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神秘世界
    出手的人,自然是夏阳。

    在他的大手之下,骨塔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在万分惊惧中,直接便被擒拿了过去。

    不过夏阳并没有难为它,只是在它体内核心之中取了一点东西,再警告了几句之后,便将其抛给了石昊。

    作为曾经的仙器,尽管跌落了境界,但也有可取之处,它塔身中的构建法则,倒也能入夏阳之眼。

    至于石昊这个小徒弟,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如果不是为了要取得骨塔体内的法则,他甚至根本就没有出手的必要。

    作为未来的荒天帝,石昊如今已经初步展现出了无敌的威势,即便夏阳不出手,这座骨塔最后多半也伤不了他,而且在剧情中,这座塔本来就是跟着他的。

    现在的石昊,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小不点了,除了已经战胜石毅这个宿命中的大敌之外,甚至不少老一辈的高手,纯血生灵都被他斩杀,熊孩子之名,已然传遍整个荒域。在他这个年龄,实在要比剧情中强大太多太多,年轻一代中难有比拟者。

    这些时日,夏阳见识了不少大教的传人,补天教、截天教、西方教、不老山……这些古老大教和太古神山的传人,每一位都精才绝艳,最为杰出者同样开辟出了十口洞天,在基础的境界上走到了极致,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无敌的象征,的确有资格傲视荒域。

    而且也是因为不久之后,一场大清洗即将展开,下界的强者都会被收割,届时这片荒域即将大乱,各种牛鬼蛇神都出现。因此这些顶尖的大教开始在这片大地上寻找杰出的天才,要带到九天十地上修行。

    不过夏阳没有过多干涉这一切,而是继续独自在这片大地上行走,一边观看芸芸众生,体悟人间百态,一边在这下界中寻找对自己有用的资源。

    随着收集到的法则越来越多,他的身体被一缕又一缕的混沌气笼罩,朦胧的法则碎片萦绕着他的躯体盘旋飞舞,像是一颗又一颗闪耀的星辰。

    这些规则从他的体内诞生,随着他的悟道,逐渐融入他的血脉以及无极之道中,朦胧的时空碎片互相纠结缠绕形成了一条又一条秩序神链,成为他最为本源的力量。

    朦胧之间,隐约有一条长河贯穿,其独特的印记融入他的体内,让他的本源都有所触动。

    这是不同时空的印记,融合在了他这一世代的体内,虽然没有在战力上带给他多大的变化,但随着那些时空烙印消失,即便再有无上强者走出时间长河,也无法前往过去未来斩杀于他了。

    夏阳将所有的一切印记都融入了他的躯体之中,唯有现在的他才是最真实,过去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虚幻,永恒被固定,就算是当初在时间长河中遇到的那人推算出了他的下落,除非是对方有能力降临这个时代,否则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而在做到这一点后,这也代表着夏阳在时空之道的掌握上再进了一步!

    “修行无岁月啊!看来必须要加快进度了,如今我的实力,仅相当于这个世界的真仙,只是勉强有着自保之力,面对未来的无穷变局,力量还远远不够。另外,如果按照原本的轨迹发展下去,石昊还得有几十万年之久,才能晋升仙帝,成为未来的荒天帝,我可没那么长的时间耗在这里。”

    夏阳感叹着,不知不觉,他来到这个世界,又已经有数年之久了。

    他知道,自己想要完整解析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等到未来石昊晋升仙帝之时,无疑是最佳的一个时机。

    但是现在距离那个时间节点,实在太久太久了,他根本不可能等到那个时候,所以他从来就没有将一切寄托在石昊身上过。

    本来夏阳的希望,是打算等到仙域演化完成,不过如今在时空之道上更进一步,倒是让他看到了更多可能性,是以他突然间心血来潮,想要再次前往一趟北海。

    以夏阳的能为,这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所以他很快便跨过了亿万里之遥,再一次来到了之前鲲鹏神巢所在的那片海域。

    鲲鹏之巢,如今已经沉入了海底,眼前只有一片浩瀚无垠的汪洋大海,滔天巨浪汹涌澎湃,浪潮滔天,并笼罩在茫茫迷雾之下。

    若是一般人想要再度进入巢穴,根本就是异想天开。但夏阳却不同,那片迷雾再浓,也无法遮不他的眼睛,当他降临在这片海面之时,汹涌无边的海水,更是直接自动分隔下来,轻而易举便即深入到海底,进入了鲲鹏的遗巢。

    来到那条有建木阻隔,昔日隔绝了一条黑色纸船的河流之前,那个阻断了万古时空的洞口依旧存在,这一次夏阳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跨入了其中。

    当初他已知道,那黑色纸船之主并非后世的狠人,只是一朵相似的花,而且对方要等的人也并非是他,所以并未干涉那一切。但是夏阳如今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他迫切的想要变强,更加想要知道,那和狠人有九成相似的女子,到底在其中留下了什么信息,要告诉后人什么消息。或者说,那个洞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而一跨入那个洞口,一股无形的力量,便猛烈地在他周身涌动起来。

    那是无比混乱而狂暴的时空乱流,在疯狂的汹涌,阻挡他这个外来者的前进,夏阳这看似一步就能跨越过去的距离,实则,却隔着无数空间与时光,阻断了无穷时空。

    “难怪一直无人进去过,光是跨入这个洞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这一刻,夏阳心中有着明悟,只是狂暴的时空乱流,并不能阻挡他的脚步,他的身影径自化成了一道无形无色的琉璃清光,如同水滴一般,无声无息的渗入了时空乱流之中,顷刻之间,成功跨过。

    下一刻,在他眼前是一片寂静无声的世界。

    金色的河流缓缓流淌,却全无一丁点声音,整片天地都闪耀着淡淡的金辉,广阔的大地,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尽皆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辉之下。

    没有任何声音,整个世界一片寂静,如同一方沉眠之地。

    “这是……”

    见到这般景象,夏阳不自觉微微皱起了眉头,仿佛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觉得这片天地,似乎有些熟悉。

    “这到底是哪里?莫非……我曾经来过这里?”

    夏阳强压着心头的震惊,一步跨出,踏上了对面的河岸。

    在他脚下,是一片青郁葱葱的草地,绿草如茵,弥漫着氤氲的灵气,云蒸霞蔚,散发着点点金光,神圣辉煌。

    然而,眼前这一切看似生机勃勃,神圣辉煌,但却瞒不过夏阳的双眼,实际上,这一方世界早已经灭绝了。

    花草树木,悠悠天地,全都已经断绝了生机,只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维系着,使它们保持着原状罢了。

    这股力量,如果夏阳推测无误的话,应该是属于那个与狠人相似的女子。他曾经隔着时空与那名女子对视过,感应到过对方的气息,应该便是对方在这里折下了纸船,残余的力量保持了这片天地的金碧辉煌。

    “奇怪,为何我总觉得这个世界那么熟悉呢……在过去未来,我的时空烙印皆已被我抹去,不可能来过此地而我自己却不知!”

    夏阳面无表情地沿着这片河岸漫步而行,眼前一片死寂,整个世界都已经寂灭了。

    他举步踏出,仿佛跨过了千万年的时光,又仿佛时间早已停滞。

    时空逆乱,天地规则一片混乱,即使以夏阳如今在时空之道上的造诣,想从天地规则中探查这个世界,也感到有些无迹可寻,不知道从何处着手。

    而越是前进,夏阳心中的那股熟悉感却是越强!

    最后,当他踏出这片神光笼罩的天地,到达了金色世界的边缘,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心神剧震。

    只见那片天空之中全是灰暗,再也没有了金色的光辉,入目所见,大地一片干枯,生机灭绝,破败不堪……

    这是一片死地,整个世界都寂灭了,没有一点生机!

    然而,夏阳此刻也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

    “成仙路节点?这里竟然是成仙路的节点?”

    夏阳心脏重重地跳动了一下,这片天地,赫然便是后世遮天纪元,荧惑海眼之下,无始大帝曾经与不死天皇对峙了两千年的那处成仙路节点,人界与奇异世界之间的两界间隙!

    “这里……已经灭绝了?”

    夏阳心头一颤,他记得,之前自己便是在此地斩杀了不死天皇,也是在这里击穿了空间壁垒,前往了奇异世界,这也是他觉得这个世界如此熟悉的原因。

    “这个空间,在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夏阳心头充满了无尽的疑惑,不知道是否因为自己的到来,使得这个世界产生了某些不可知的变化,更加不知道会否对未来造成怎么样的影响。

    这里,是后世分隔两个世界的节点,也是荧惑古星的所在之地,那人界呢?地球和北斗,是否又在这个世界中存在?

    如今又是否一片荒芜?

    深吸了一口气,夏阳身形一动,直接便沿着这条河流飞速前进,想要看看这个世界的尽头,到底有什么东西。

    然而,当他穿过这死寂一片的两界间隙,抵达世界的尽头,在后世奇异世界与人界的交界之处时,却惊愕的发现,那里……一切都陷入了停滞。

    时空静止,万物静止,一切都归于静止!

    如同按下了暂停键一般,整个世界都凝固了,静止了,永远的定格在这一刹那。

    在那个静止的世界里,有生灵,有城池,有山川河岳,有花草树木,但是,这一切统统都已经定格了,静止不动了。

    “这里还属于成仙路的节点,那股天地静止,时空凝固的力量,似乎是从人间界漫延而来!”

    夏阳眉头紧锁,观望着那片静止凝固的天地。

    “要定住时空流转,定住天地万物,那是什么样的力量层次?”

    感受着那片凝固的天地中,天地万物归于静止的力量,夏阳心惊到了极点。

    “要定住一方世界,仙王绝对做不到这一点,难道是……仙帝?这里……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元神飞速运转,分析着种种可能性,夏阳隐隐察觉到,那似乎是一股混杂的气机,应该来源于数人,也就是说,绝非一人造成眼前的局面。

    虽然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谁,但折下纸船的女子,应当便是其一。而且那几人在力量层面来说,已经远远超越了他现在的境界,绝非真仙层次的他所能匹敌!

    所以夏阳并未跨越那方静止的世界,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涉足其中,同样也会静止下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在哪那里,时空都已经静止,既没有时间流动,也没有空间变化,那已经是超越了他目前所掌控的时空法则。

    站在这片世界的尽头,抬眼看向那远方的天际,夏阳感应到了那贯穿时空,镇压天地的未知法则,心中一时复杂无比。

    这里当年应该爆发了一场大战,造成了一片染血的世界,通过这里的种种景象,他能够想象到当年的滔天血煞,漫天战火!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