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道兵化神术
    石昊与石毅在激烈地碰撞,成片符文出现,金色符号烙印虚空中,轰隆隆作响,像是一篇宏大的经文在被铭刻。

    “好强大,这两个孩子不愧是当世最顶尖的少年至尊,果然了不得啊,竟然将宝术推演到了这样的地步,堪称惊艳!”

    观战众人心头震动,这两个少年所掌握的宝术太惊人了,就算是许多老牌强者都要远远不如。更让他们震撼的是,这两大少年天骄还展现出了超绝凡俗的天资,以他们如今的年龄,未来能够走到哪一步,简直不可想象!

    圣院中,石昊速度快到了连肉眼都看不见的层次,将鲲鹏身法演绎到了他目前所能达到的极致,而且他掌指间还在蕴生金霞,浮现黑色斑纹,以另一种宝术掩饰着鲲鹏法,没有具体展现出宝术的源头。

    人们惊讶地发现,他不仅速度极快,而且攻击力恐怖无比,让重瞳者都遭遇了大麻烦。

    “不错啊,弟弟,你的速度真的很非凡,鲲鹏的传承果然惊人。”石毅将瞳力运转到极致,才能勉强跟上石昊的速度,但他心头却没有丝毫慌乱,还有闲暇传音出来。

    “少废话,还有什么你尽管施展出来,否则你今日必败!”石昊冷冷地道。

    “弟弟别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石毅平静地道。

    下一刻,两人再次冲向一起,激烈大战,看得众人心神动荡,神驰目眩,随他们而共鸣。

    “混沌天地。”石毅轻语,他的一双眸子流动蒙蒙雾霭,整片天空战场都不一样了,有白色雾气弥漫。

    他的眸子深邃无比,像是世界的源头,向外涌混沌,这个地方一片迷蒙,不是那么的真切了,有点朦胧与模糊。

    这个变化很不妙,最起码石昊觉得身体仿佛受到了一些禁锢,冲击时不是那么的顺畅了。

    “杀!”

    石毅下杀手,接连施展不同的法。他一下子化成了狴犴,狂暴无比,踏着混沌而行,碾压而至。

    石昊举拳轰杀,同时不断变换方位,防止他在这种环境下袭杀。

    果然,狴犴化成霞光消散在混沌中,天际出现一道火光,一轮金色的太阳浮现,而后镇压而下。

    “咦,这是什么法?”

    场外,很多人吃惊,这种宝术绝对可怕,即便并不在一个空间之中,他们也能感到心头压抑,甚是恐怖。

    “状若混沌的雾霭,抵消我的速度。”石昊暗自思忖着,要不要毫无保留,直接动用鲲鹏法。

    但是他忍住了,不想将自己得到这门无上传承的事情彻底曝光,否则必将惹来大麻烦。

    这个时候,天空中的金色太阳降落了,石昊念头略微运转之后,便即迎击而上,以原始真解中记载的古朴符文对抗起石毅。

    这一刻,他双手不断结印,各种符号飞出,密布虚空中,都是最原始与朴素的骨文,但却有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当然,这不是全部,他还在动用其他的宝术,与石昊激烈对攻,完全是以硬碰硬的打法。

    虚空中,金色太阳忽左忽右,不断变化,最后轰的一声变大,几乎压盖了大半个圣院之上的虚无空间,镇杀向下。

    “轰!”

    石昊挥拳,这是肉身之力极尽升华,再加上原始真解中的朴素符文,组合在一起,雄浑而霸气,堪称惊天地泣鬼神。

    在炫目的光芒中,那金色的太阳被击碎,化成数十上百道碎片,那是符文与道则的演化。

    “咦!”

    这一刻,石昊惊讶,金色太阳被击碎后,并未被终结,而后又重组,那些金色碎片化成了最为纯粹的符号。

    它们凝聚在一起,成为一口金色的大钟,悠悠轰鸣,震动虚无空间。

    “这是……借敌人的战力,淬炼己身道兵的手段吗?好一个重瞳者,不愧是天生神人,竟然还有这种手段,在这般年纪,当世有几人可以做到?”有大势力的强者发出了惊叹。

    “当……”

    大钟悠悠,它完全是由金色的符号组成的,从太阳中炼出,借助石昊的神力“孵化”,这可能是石毅的成道之兵。

    金色大钟向下压落,钟波如涛,非常恐怖,震得上古圣院接连爆碎,混沌沸腾不止,可见它的强大与恐怖。

    石昊眸子冰冷,并没有闪避,他逆冲向天,浑身散发各种符文,一会儿如狻猊,一会儿如朱雀,提升着自己战力。

    “当……”

    他出拳,击穿钟波,艰难来到大钟近前,接连施重手,拍向大钟。

    人们骇然,这得是多么强大的肉身?那钟波震碎了大半个圣院,令补天阁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而石昊却肉身无损,就这样突破了上去!

    他身在空中,猛击那口大钟,震得乾坤都在摇动,发出恐怖的钟鸣声。

    “不好,那小子太厉害了,那可是石毅辛苦炼出的道兵,该不会毁掉吧?”外界,魔灵湖的一位长老心头一震,露出担忧之色。

    只是这次送石毅入补天阁,他们魔灵湖并没有尊者前来,而一旁却有那头朱厌在侧,让他们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当……”

    大钟悠悠,上面浮现出成片的符号,宛若一篇经文铭刻在上,接着竟真的响起了诵经声,震动天上地下,如神在吟诵咒语。

    金色的大钟,光芒璀璨,上面刻满符号,钟声悠悠,化成诵经声,金色涟漪向外扩散。

    下方的上古圣院,在这钟波声中不断被绞断破碎,而石昊身在钟前,却屹立不倒。

    “砰砰砰……”

    他一拳又一拳的向大钟砸去,势猛力沉,震得这片空间抖动,与大钟一起轰鸣。

    “咦,出现了变化!”

    人们惊愕,张大眼睛,盯着场中。

    大钟上的符号密密麻麻,化成有形的经文,脱落而下,宛若袈衣般向着石昊罩去,经文声震耳。

    “轰!”

    石昊无惧,径自结了一个拳印,将它震开。

    然而接下来的景象极其神秘,那金色符号脱落,组成神衣,将石昊笼罩,要将他封印在内。

    至于石昊,则是通体发出火光,有自身的道火,也有朱雀火,熊熊燃烧,灼烤这件符文神衣,将它淹没当中。

    “阿达姆啦……”

    有莫名的经文声响起,如诸神在吟唱,那大钟垂落下万缕丝绦,古老的符号在钟壁上闪烁,而后飞起,向着石昊罩去。

    在半空中,经文如涟漪,绵绵无穷,不断从钟体上脱落下来,组成金色的符号,将石昊包围在其中,使他受到束缚。

    到了最后,经文声宏大到比天雷还震耳,符文炽盛,金光淹没了天地,将他整具躯体都给埋上了。

    “这是要炼神入道兵,当作兵魂用!”一位补天阁的高层忍不住惊呼起来。

    闻言,人们又是一惊,这重瞳者小小年纪,却懂得这么多,要将石昊化成兵魂,这绝不是他这个年龄所该触摸的东西。

    “哼!”

    然而石昊一声冷哼,气息大变,体内神曦尽化成神炉,一个又一个晶莹的小炉子在血肉中游动,而正他整个人也如此,宛如化成一尊永恒神炉。

    这一刻,任那道兵沉浮,都难以伤他根本。相反这肉身火炉发光,开始汲取外界力量,化那些符号为道火,熔炼己身。

    “什么?好诡异的变化,昊天难道要逆天不成?他这是以符文化炉,就是王侯中都没有几人可以做到啊!”

    人们惊叹,震撼得近乎麻木了,这两位少年至尊的大战太过可怕,两人都是天纵奇才,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实在让人惊骇欲绝。

    “当!”

    最终,石昊冲霄而起,自身化剑,锋芒毕露,斩破云霄,锵的一声,斩开了那符号化成的神衣。

    并且,他的攻势余力未绝,劈在了那口金色大钟上,让大钟摇颤不休。

    “喀嚓!”

    终于,金色裂纹出现,大钟发出脆响,迅速龟裂。

    “什么,大钟破了,毅儿的道兵要毁掉了!”

    魔灵湖的几位老人惊怒交加,恨不得立刻冲入那座圣院。其他人更是屏住呼吸,握紧着拳头,这一战,总算要落下帷幕了吗?

    “轰!”

    石昊最后一拳落下,大钟崩开,化成数十上百块碎片,飞向四面八方,而当中有一道人影翻飞了出去,大口吐血。

    “毅儿!”那几名魔灵湖老者猛地大声惊叫起来。

    “重瞳再次遭受了重创,看来要败了!”

    现场哗然,一下子沸腾了,许多人都觉得大战将要结束。

    突然,一道炽盛的金光飞出,扑杀石昊,太快了,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就是在道钟破碎,人影吐出鲜血飞出去的刹那,所有人都以为石毅重伤,此战可能要有结果时,变故突生!

    那是一头金乌,孕育在道钟当中,钟体像是金色神卵,滋养了它,直到钟壁破裂,它才出世,发出了凌厉一击!

    再去细看,那倒飞出去的身影消散,不过是虚影而已,所谓的大口吐血,都是虚的。

    “道兵化神术!”

    有人惊呼,这等手段,就是王侯都难以掌握,居然在一个少年手中显化!

    先前石毅所有的手段,所有的攻击,都是在掩饰,为了最终这凌厉一击,进行绝杀。

    道钟是一个载体,内蕴金乌,这是在孕化金乌宝术,最后一刻才显现!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