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悲哀
    ,!

    那青衫男子的身份,乃是石昊的师父!

    所有人犹记得,对方先前曾经展露过神威,只用眼神便将十七击杀,随后更是凭借气势,便让他们所有人跪伏在地,生不出反抗之心。莫非,那竟是一位超越了尊者境界,点燃了神火的无上神明?

    难怪能调教出石昊这般强大的少年至尊!

    石子腾一脉之人,尽管先前全都惊惧于夏阳的强悍,但并未真正将他视为不可抵挡的敌人,以为只要府中真正的强者与武王出手,必可将其镇压。毕竟这里是石国,就算是强大如尊者,他们武王府也无惧!

    他们纵横世间太久了,心态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加上与雨王府的联姻,可谓是这个国度中最为强大的势力。即便是人皇,在许多时候都要忌他们武王府三分,根本就没有想象过有人胆敢招惹他们。

    但若是一位神明的话,结果却又完全不同了。

    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石昊的这位神秘师父竟然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就连人皇与武王都要口称前辈,不敢有丝毫冒犯。

    而在见到人皇和武王那恭敬的态度后,石府之中所有人都是惊恐不安到了极点,尊者在他们眼中,就已经是无敌的代名词,而神明是何等的存在?那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石府中人,尤其是石子腾那一脉,此刻均是遍体生寒,心胆俱颤。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在与一尊神明为敌,更想不到这个看上去二十出头,年轻得不像话的青年男子,竟会是一尊超越了尊者境界的无上存在!

    “你们是想为这老蜘蛛求情?”夏阳淡淡地看了人皇与武王一眼,平静开口。

    闻言,二人皆是脸色微变,对视了一眼后,人皇才连忙道:“不敢……在下只是担心,魔灵湖那边不会善罢甘休。”

    这时,被夏阳自空中击落,已经化成人形的那只蜘蛛总算是缓过气来,从地上爬起,惊怒交加地道:“前……前辈是何方神圣,老朽乃是魔灵湖的金蛛尊者,不知与前辈之间是否有所误会?”

    “以为抬出魔灵湖来,就能吓唬本座?”听到他话中隐有震慑之意,夏阳不由嗤笑一声。

    魔灵湖虽是太古神山之一,其中栖居有纯血生灵,可以号令无垠大荒,强势无匹,平日间无人敢招惹,见到魔灵湖走出的生灵,诸人莫不避退。但在他的眼中,不过弹指可灭。

    见他全然没将魔灵湖放在眼里,金蛛尊者面容再变:“却不知我有何得罪前辈之处?”

    “你刚刚不是才威风凛凛,想要打杀本座的弟子么,还问有何得罪了本座?”夏阳嘴角一弯:“区区一个尊者,蝼蚁般的东西,也敢口出狂言?”

    “他……他是,前辈的弟子?”

    闻言,金蛛尊者震惊万分,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听到这神秘强者似乎并不惧怕魔灵湖,人皇与武王本来都是心下一沉,而后在听到石昊乃是对方的弟子之后,面上却又一喜,同时惊喜地望向了不远处的那个孩子。

    在赶来的过程中,他们已经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刻在震惊之余也是大喜,万万没想到当年的天生至尊竟然没有夭折,并且还拜了一位神明为师!

    夏阳并没有与他多费唇舌的意思,只是不置可否地瞥了这老蜘蛛一眼,淡然开口:“放心,你还不配死在本座手上,既然你扬言要击杀本座的弟子,那就留给他亲自解决好了。”

    “师父请放心,来日我必斩他!”石昊手中大戟向前一伸,直指金蛛尊者,凝声道。

    “好。”夏阳点了点头,轻笑一声,然后才淡淡地看着金蛛,问道:“本座且问你,石毅何在,可是在你魔灵湖中?”

    听到夏阳并没有击杀自己的想法,而是将自己交给了那个黄口小儿,金蛛尊者心头如释重负的同时,也有一股抑制不住的怒意,不过在这神秘强者面前,他丝毫不敢展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随后听到对方问起石毅的下落,他在默然了片刻之后,方才沉声说道:“回前辈,石毅……如今已拜入了补天教中,并未在我魔灵湖。”

    “补天教么?”夏阳若有所思,看了石昊一眼,也不理会其他人:“既是如此,那徒弟,我们走吧。”

    “师父等一等。”既然石毅不在府中,石昊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有一事要做。

    “阿蛮姐!你在哪里,请出来一见!”石昊一个闪身,瞬间消失在了演武场,冲进了记忆中的一座小院,高声喊道。

    “你……你真的是……少主吗?”

    很快,有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回应起来,那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女,穿着粗布制成的衣衫,看上去并不起眼,满是吃惊地看着他。

    “没错,我是石昊,你是阿蛮吗?我回来了,这次是来接你出府的!”石昊惊喜地道。

    但是很快,他的猛地眼神一变:“不……你不是阿蛮,她在哪里?”

    “阿蛮姐前不久被十五爷带走了,已经离开了武王府,一直没有回来。”这个少女回答道。

    “被我祖父带走了?”石昊十分意外。

    “你……真是石昊少爷?”少女小声问道。

    “你知道我?”石昊惊讶地看着她。

    “阿蛮姐常将你挂在嘴边,说你不会死,一定还会回来的,也会记得她。”少女有些激动地道:“要是知道少爷你回来,她一定会高兴死的。”

    瞬间,一股暖意涌上心间,石昊看着依稀有些熟悉的幽静小院,这是他曾经住过的地方,心头感觉到了一种温情,还有一种酸涩。

    他没想到,阿蛮居然对他这么有信心,过去全武王府的人都觉得他会病死,只有她细心照料自己,流着泪告诉他要记得,不要忘记,要活下来。

    而且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依然没有忘记自己。

    “阿蛮……”

    石昊忍不住轻唤,还记得她漂漂亮亮,眼睛很大的的样子,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应该早已大变样了。

    “爷爷为什么要带走她?”片刻之后,石昊有些不解地问道。

    显然,这个少女很聪明,知道他想要了解什么,快速告知了一切。

    “十五爷归来之后,在府中了解昔日的事,知道阿蛮姐曾照顾过你,而且阿蛮姐最聪明了,天资非凡,所以将她带走了。”

    “阿蛮很厉害吗?”石昊有些微愕,随即轻笑问道。

    “可厉害了,她是天才呢!只是族中故意隐瞒,不让外界知晓而已。”少女说了很多,显然和阿蛮的关系不错。

    “那你知道我爷爷带着阿蛮去了哪里吗?”石昊又问。

    只是对于他们的去向,少女并不知道。

    不过石昊并没有太过失望,先前从那位祖父的老兄弟口中,他大致知道祖父应当是去了玄域寻找他的父母,想来应该是带着阿蛮同去了。

    既然没有接到阿蛮,石昊也并未逗留,当即大步走出小院,前去与师父会和。

    “我们走吧,师父,阿蛮并不在这里。”石昊回到夏阳身边,便要和他一起离开。

    “昊儿,等一等!”

    正当这对师徒打算离去的石昊,武王连忙出声了。

    “何事?”石昊停下脚步,静静开口。

    “昊儿,当年之事,正好我在闭关当中,未及阻止,等我知悉此事时,一切已成定局,对你的确不公,是家族亏欠于你。”

    武王沉声说道:“不过你既然如今既然活着归来,自该回归族中。你放心,当年之事,一切都会进行清算,甚至我也可以将武王之位让给你的父亲,未来的家族,将由你和毅儿两兄弟共同统治。”

    “我亦可以将人皇之位让出!”

    人皇也开口了:“你和石毅,将来一为人皇,一为武王,有你们两大至尊支撑,绝对可以让我族迎来最辉煌的时刻,甚至这片大地,都将由我们石国主宰!”

    不过听完他们这番话,石昊却是摇了摇头,他甚至连回应的意思都没有,径自对夏阳道:“师父,我们走吧,我与他们并非一路人,这里也没有让我留恋的东西。”

    武王和人皇虽然明面上站在了他这一方,更有清算当年之事的意思,但明显并不打算处罚石毅那位少年至尊。而他们两个石族最高掌控者都是这样,实在是让他心凉,觉得深深的悲哀。

    当年他至尊骨被夺,几乎死去,百般挣扎之下,更经历了无数的苦难,这才活了下来,后来遇到了师父之后,才有了现在这般的成就。

    可是这两位石族的最高掌控者,只是随意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想让他忘记当年的事情,和与他恩怨纠葛最深的石毅联手,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站在人皇与武王的角度上看,这一切的处理似乎都天经地义,完美的符合家族的利益。

    但站在石昊的角度看,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