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难以置信
    ,!

    石昊一拳轰出,宏大的力量顿时淹没了这片虚空,化成可怕的光芒。

    无量金光爆发神威,一头巨大的金翅大鹏虚影璀璨夺目,异象惊人,与他一起展翅击天!

    “想杀我?你妄想!”

    感受到这股可怕的力量,石子腾咆哮出声,在铿锵声中,一片赤霞洒落,光彩夺目,他迅速套上了一套赤红色的金属战衣,将身体护得严严实实。

    那金属战衣赤红如霞,宛若一件神衣,只是形状怪异,身体两侧多了几条蛛腿,像极了一头人形大蜘蛛,并且手中持着一杆血红色的大戟,看上去神武中又充满了狰狞。

    “哧!”

    石子腾身披战甲,手持血色大戟,整个人神武无比,威猛无边。他挥动手中大戟,血红色的戟刃切过,斩向那鲲鹏的虚影,并有无尽符文之力附在其上。大戟劈落,犹若一道血色闪电,又像是一片茫茫血河,从空坠落,杀气滔天!

    众人吃惊,一起望向了那杆从未见石子腾动用过的可怕兵器,这杆血色大戟绝非凡物,太锋锐了,爆发出的符文力更是摧枯拉朽。

    “以为依靠宝具就能战胜我吗?”石昊冷声道,单臂一挥,金鹏之翅便阻挡下了大戟的劈击,而后向前猛冲,霎时间,众人只见一头金翅大鹏飞起,轰隆隆鸣响,仿佛震动了整片苍茫天地,庞大无边。

    “那是什么凶兽?怎么力量那么可怕?”无数人难以置信。

    “那是……鲲鹏!”很快便有人认出了那只金翅大鹏的来历,发出了惊呼。

    “嘶……”

    闻言,无数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演武场中,那片大戟化作的血河,直接便被石昊以鲲鹏宝术撕裂,符文溃散,剧烈的大爆炸,闪电飞舞,雷霆如海,那只鹏一冲而过,有粉碎一切的力量!

    “鲲鹏?”

    石子腾也认出了这种曾经纵横天上地下无敌的生物,心中亦是震惊至极,血色闪电般的大戟再次奋力向前劈去,同时口中发出长啸,喷薄出无尽的匹练,那是一挂挂星河般的符文,为魔蛛一脉的宝术。

    他试图以此阻挡鲲鹏,却是徒劳无功,随着轰隆一声,那些丝绦全被巨大的鹏翅切断,电芒闪烁之间,让这里尽被炽热与璀璨包围。

    石子腾心中又惊又怒,身体剧震之下,快速定住身形,刷的一声,血色闪电般的大戟符文澎湃,一声龙吟响起,惊动四方。

    石昊眼神冰冷,直接以手掌硬撼大戟的长杆,锋锐的戟刃丝毫奈何不了他,只是出人意料的是,正当他要狠下杀手之时,大戟中却是猛然有一头赤色的大龙冲出,朝他扑杀而来。

    那头赤龙太真实了,栩栩如生,这应该就是此宝具压箱底的手段,恐怖无比,这不像是蛟,而是一条真龙,有那种威严,若君主俯视臣子。

    “龙血宝兵!”

    观战之人吃惊不已,终于意识到这杆大戟的与众不同之处了,原来竟然沾染过龙血。

    “这杆大戟了不得,我曾听闻过,它因缘际会之下,曾被一滴龙血滴上,从此通体鲜红,赤霞漫天,同时也造就了它的威能。”远空有一位老者沉声说道。

    此宝具珍贵之处在于它的材质,混进了一滴龙血,这是一杆龙血战戟!

    只是那名孩子竟然疑似拥有鲲鹏的力量,战力之强,丝毫不在石子腾之下,这场战局胜负如何,还难以预估。

    虚空中,石昊眉间一凝,掌指接连变幻,以鲲鹏印猛力向前轰去,震动四方,才将那条大龙震散。

    石子腾内心震怒,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也无法拿下,他无法接受这种事实,狂吼一声,再次冲了上去。

    “锵!”

    大戟划来,虚空颤抖,那条血色的真龙又一次冲了出来,龙吟动九天,庞大的躯体极为慑人。

    石昊脸色不变,抬手反击,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传出,火星四溅,这便是鲲鹏宝术的力量,尽管他仅仅只是初成,但威力已经极其惊人,不愧是号称十凶宝术的盖世秘术!

    接下来的战斗激烈至极,那杆大戟不断劈斩,却能被石昊轻而易举地挡下,他的强大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两者间剧烈碰撞,突然间,石子腾的战衣外,那几条金属蛛腿全部刺出,如一头人形大蜘蛛,根根倒刺竖立,发狂般攻向石昊。

    这是他酝酿已久,竭尽全力的一击,恐怖的力量,竟连那鲲鹏的虚影都淡化了几分。

    石昊的鲲鹏法毕竟只是初成,又是跨境界大战,加上他也并未倾尽全力,一时竟被石子腾压制了下去。

    不过下一刻,轰的一声,石昊由十口洞天融合的小世界轰然开启,若一道神环笼罩身体,他的气息强盛了很多,几乎在一瞬间禁锢虚空。

    石昊爆喝一声,冲了过去,一脚横扫,踢向石子腾的头颅,这若是扫中,多半就要将其踢得四分五裂。

    石子腾本能地感觉到这一击不能硬接,通体发光之下,他竟强行挣脱了虚空之力的束缚,尤其是手中的龙血战戟,更是发出龙吟声,裹带着他倒飞。

    不过,他的动作终究是受到了影响,石昊的禁锢起了作用,砰的一声,一脚踢在他的肩头,令他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大伯,我的实力比起你的儿子来如何?”

    石昊并没有继续追击,傲立于虚空之上,静静开口。

    闻言,石子腾面色铁青,张嘴吐出一口血,肩头像是折断了般,传来阵阵剧痛。

    他稳住身形,身旁出现一道又一道身影,金乌、蛟龙、狴犴、魔蛛等,全都环绕着他,皆发出无量光,将他衬托得如同一尊魔王。

    惊怒之下,石子腾彻底动了杀念,动用各种手段提升战力,让自己的灵身显化,誓要将石昊击杀在此。

    “还不死心么?”

    石昊一声冷哼,天灵中蓦地冲起滔天血柱,击穿了云朵。

    这一刻,他的小世界开启,洞天中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与气血之力彼此交融,构建在一起,化成了一块不朽的神盘。

    同一时间,他再次演化起完美无缺的鲲鹏法,黑色浪涛在脚下汹涌,金色神火在头顶上方浩荡。

    脚下,一条鲲鹏跃出海面,如同一轮璀璨骄阳升起,眸子开阖间,整个世界浩荡。

    “杀!”

    石子腾大吼,手中血色大戟立劈而下,带着一股惨烈的气息,一往无前。

    嗡的一声,血光暴涨,大戟威势猛烈得惊人,他浑身熊熊燃烧赤霞,打算与石昊进行真正的硬撼。

    此刻他仿佛一头人形大蜘蛛,浑身赤霞缭绕,眸子慑人之极,甲胄上的几条蛛腿齐动,化成战矛向前刺来。

    与此同时,所有灵身也一起发威,而他的袖里乾坤等宝术亦施展,惊人之极。

    他狂暴了,一头人形大蜘蛛在这里爆发,各种符文闪烁,无尽宝光缭绕,这简直就像是一尊魔王。

    但石昊这边的景象更加可怕,以他为中心,世界之力与无边气血结合支撑的鲲鹏法,简直可以横扫一切敌。他猛然长啸,一拳轰杀向前,禁锢之力再现,挟带着破灭一切的力量,向石子腾击去。

    “轰!”

    在惊怒之中,石子腾身子如陷泥沼,难以摆脱,最终他身躯剧震,舍弃了手中的血色长戟,整个人再次倒飞出去,大口咳血。

    而后,只见石昊身形化成一道流光追了过去,将那杆龙血战戟擎在了手中,口中更是发出长笑:“大伯,多谢了!”

    接住这杆大戟后,他第一时间抹去了兵器原主人的印记,自此,这杆宝戟已经易主。

    石子腾面如死灰,如今他珍爱的兵器被夺走了,整个人更是战衣破碎,鲜血淋淋,他已经彻彻底底败下阵来!

    “石子腾败了!”

    所有人皆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相信石子腾这位王侯级别的高手,竟然败给了自己的侄儿,还被夺走了兵器,彻底输给了一位少年至尊。

    “死吧!”

    尽管已经击败了对手,但石昊可没有忘记这位大伯先前可是一直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他又岂会手下留情,当即目光一冷,举起手中大戟,就要立劈而下。

    不过这个时候,天地浩荡,另一股恐怖的魔威铺天盖地而来,剧烈的能量波动席卷,让整座武王府都在颤抖,是那头太古魔蛛出手了!

    “终于出手了么?”

    演武场外,一直静立于此的夏阳,嘴角微微翘起了一道弧线。

    不出他所料,在关键时刻,那头魔灵湖的大蜘蛛终于来了,挟满天乌云,惊动整个皇都,神威无远弗届!

    这一刻,整个皇都寂静无声,一切声音都消失,无比的压抑,只见一头巨大的蜘蛛盘踞在高天之上,比山岳还要浩瀚,狰狞而慑人。

    这个景象对于世人来说,太过恐怖,这简直就是一个魔神,从另一界降临,如此大的一头太古蜘蛛,谁能撄锋?

    不要说它爆发了,光是那种气息就可碾压一切,让所有宫殿楼阁化成齑粉,山岳般大的躯体矗立苍穹上,如太古的强者复苏!

    下方,脸色苍白的石子腾,见到天上的异状,脸上不禁涌出一抹潮红,他知道那位存在一旦出手,在场根本无人可敌,他若一怒,整个皇都要崩碎。

    “少年至尊?也只能在少年称雄罢了,若是早夭的话,什么都不是,一切成空!”

    它目光冰冷,并带着一丝轻蔑俯视石昊,幽森的话语,如山般的躯体,再加上那汪洋般的波动,让下方的人群瑟瑟发抖,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大魔蛛话语霸道,他这样说,等于是在宣判一个少年的死刑,不给他成长起来的时间,令武王府所有都是心中大震。

    “是么?”

    就在这时,一道淡然之声蓦地在中人耳畔响彻起来,下一刻,便见那堪比山岳一样大小的魔蛛口中猛然发出一声惨叫,如遭雷击,直接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而那庞大的身躯,更是在掉落的过程中不断缩小,最后化成了一个老者的模样,重重地砸落在这武王府前,烟尘四起!

    “什么?”

    见到这骇人听闻一幕,所有人再次惊呆了,甚至更是生出了一种无比荒谬之感。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前一刻,还如同魔神一般的太古魔蛛,下一刻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异变。

    石昊则是冷笑连连,他自然知道,这魔灵湖的大蜘蛛乃是一位尊者,在人间几乎是无敌一般的存在。但他永远不会忘记在他小时候拜师之时,师父曾经说过,所谓的尊者,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口气就能吹死的货色。

    当初大荒深处有太古生灵作乱,被他师父以一只遮天巨手轻松拍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是人皇出手了么?”

    惊骇之下,有人颤抖着问道。

    在石国之中,人皇便是无敌的代名词,若是他出手,未必不能敌过这只魔蛛。

    “不是石皇。”很快就有人摇了摇头,石皇虽然深不可测,但也不可能一击就拿下尊者境界的魔蛛。

    “请前辈手下留情!”

    就在此时,又有一道无比凝重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是源自皇都的方向。

    众人顿时一震,心中凛然,这才是真正的石皇,在太古魔蛛现身石国上空,又被瞬间击落之后,终于被惊动了!

    很快,皇宫之中便有两道强大的气息破空而来,那是两名沐浴无尽神光,仿佛神袛降世一般的身影,散发着极为可怕的波动,正是石国的人皇,还有身在皇宫中的现任武王。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这位如同天神一般的人皇神情十分严肃,并隐隐有恭敬之色,上前对着那名青衫男子拱手行礼道:“不知前辈莅临石国,我族上下有失远迎,还望前辈恕罪!”

    而另一位石府之主,武王也是郑重施礼,上前告罪。

    “什么!是他?”

    见到人皇和武王神态如此恭谦,所有人皆是震骇无比,难以置信地看向夏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