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石府大战
    ,!

    “不要杀我!”

    见这孩子如此厉害,石中和终于害怕了,他并不想死。

    “那就留你一命,也好让你见识一下,当初被你们挖走至尊骨的人,将来如何击败你们心目中的天生神人。”

    石昊冷冷地道:“不过你刚刚对我师父无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以后就当一个废人吧!”

    话音落下,他掌中有霞光闪烁,几缕神霞斩向石中和,直接将其一身修为废除。

    “怎么可能?”

    “中和祖叔,竟然被废了……”

    见到两人这么快就分出了结果,而且石中和更是被废去了修为,瘫倒在地,所有人都惊呆了。

    “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狠毒?”

    见石中和直接被废,一瞬间,石子腾目光无比冷冽,紧紧地盯着石昊:“就算你真是子陵的孩子,也不该对你祖爷下如此重手!”

    “怎么,你要为他出头么?”石昊面无表情地道:“那就来一战吧!”

    “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随我来吧,让我这个大伯看一看,你这所谓的少年至尊有多么的不凡。”

    石子腾沉声说道,龙行虎步,转身大步走入府中。那里有阵纹守护,可确保王府不会崩掉,不然以他们的修为来说,一旦开战,那将是一场灾难。

    石昊也不多言,径自跟上去,而他们这一动,其他人也立刻跟进了府中。

    静站在场中,石昊浑身渊渟岳峙,雍容平静,根本不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而进入战斗状态中的他,比起修道数十载的人还要沉稳。

    另一边,石子腾神色平淡,举手投足,与这天地相合,竟显出一种道韵来,宛若一个世外高人。

    “战!”

    大喝声传来,两人几乎同时动手,向前杀去,石子腾大袖一挥,飓风浩荡,乾坤暗淡,这里飞沙走石,许多宫殿都要被吹上了高天。

    幸好,四周先后腾起一片光芒,镇封了此地,没有造成一场大灾难。

    但是,场中就完全不一样了,刮起了黄毛旋风,呜呜声刺耳,那大袖一展,如一片垂天之云落下,遮拢了天地。

    “袖里乾坤!”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是一种大神通,属于人族昔日一位神人开创,并不属于魔灵湖。无需细想也知道,石子腾必有大机缘。

    那大袖一展,遮蔽天日,将石昊直接就要兜进去,若是入内,那就很难逃走了,里面自成一界,杀刮皆在石子腾一念之间。

    “轰!”

    石昊挺身而立,两眼之中爆出无尽的光辉,如同两轮烈日破空而出,浩荡的神辉璀璨夺目。

    气势交锋,如同两股怒潮狠狠的撞击,爆出惊天动地的震荡。

    初次交锋,两人平分秋色。

    “那个孝子……竟然,如此厉害?”

    见即便是石子腾亲自出手,也没能拿下那个自称石昊的孩子,所有人都是震惊一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回想起刚刚夏阳所展露出来的那股惊天动地的气势,他们心头皆是惊惧不已,那个小家伙这些年一直流落在外,就是在随他学艺吗?

    他的这位师父,究竟是谁?

    石子腾一击无功,脸色更加阴沉,眸子深处闪过一道赤霞,气息暴涨,雪白晶莹的皮肤更像玉石,显然已经动了杀意。

    这个孩子如今才多大,就已经这般可怕,未来会成长到何等地步?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孩子的话,将来必是毅儿的大敌!

    石昊同样能感觉到,他的这位大伯十分厉害,已经是列阵境界的强者。不过他虽然境界略有不如,但不代表在战力上不如对方,大喝一声后,他的身形化成一道流光,向前杀去,背后瀚海起伏,一头玄武冲起,乌黑而庞大,散发惊人的威压,那是宝术的力量,要将石子腾镇压。

    石子腾一声轻叱,满头发丝飞扬,在其身后,兵器颤音发出,铿锵震耳,一片由符文化形成的神剑飞出,全都光灿灿,飞向前来。

    那是一片剑林,很有规则,排列整齐,不多不少,正好三十六柄,密集的刺来。

    一声轰鸣,天翻地覆,犹若史前巨兽翻身,石昊背后那片汪洋起伏,玄武冲起,庞大的躯体挡在其身前,散发符文,炼化诸多神剑。

    玄武的躯体非常巨大,每一次动作都响声隆隆,与诸多符剑碰撞,铮铮作响。

    随后,玄武旋转,化成一块盾牌,铭刻着龟形图案,而在铿锵声中,它震碎所有符剑,防御力惊人。

    杀!”石子腾沉喝一声,极速冲来,展开了激烈的搏杀。

    他一掌立劈而下,在其掌心散发无攫光,若岩浆喷涌,一只金乌冲起,展翅扑击。

    这是将宝术修到出神入化的体现,早已不拘一格,举手抬足,尽显神通奥义,这本是一记大神通,而今却浓缩为一掌。

    金乌宝术!

    而石昊丝毫无惧,右手握拳,向前轰击,紫色闪电炸开,无尽符文崩现,像是击穿了长空般,声势骇人。

    在其拳头中,猛然冲出了一头狻猊,摇头摆尾,光芒炽盛,栩栩如生,撞向那只金乌。

    分明是拳与掌的对击,但直接演化成了宝术的抗衡,高手皆如此,一举一动都有符文奥义,神威不可测。

    “砰!”

    最终,石子腾的手掌与石昊的拳头撞击在一起,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只金乌竟然发出了哀鸣,随即溃散在了半空中。

    而石昊则是安然无恙,周身气血冲天,尽管只是铭纹境界,却完全不在列阵强者之下,强大到让人惊颤!

    石子腾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在宝术上不敌,他手上有护具,可以极速提升掌力,瞬间将人劈碎,但不曾想这个孩子的肉身,居然恐怖到让他都心惊的地步,而且宝术威力更是在他之上。

    不过他还没有落败下来,心有不甘之下,他再次展开手段,与石昊大战,不断冲击,爆发出一片又一片光芒,人影翻飞,动作迅如闪电。

    “当!”

    石昊俯冲,犹若一头鲲鹏展翅,他通体灿烂,一根根金色羽毛出现,带着黑色斑纹,从高空扑杀石子腾。

    “哧!”

    石子腾蛰伏不动,像是趴伏在地上,最终关头,他双掌拍击向上,而且在其身后,冲起一道可怕的尾钩,鲜红欲滴。

    他绽放灿烂光芒,符文流转,构建出一头生灵。将他自身包裹,犹若一只天蝎,他像是身在蝎子体内。

    那根鲜红的尾巴,就是此种宝术的体现,于肉身搏杀中绽放,诡异的刺出,既快,又狠,且准。

    “砰!”

    天蝎与鲲鹏撞在一起,这一次的碰撞非常激烈,那条蝎子尾巴太锋锐了,无坚不摧,欲伸展向石昊的眉心。

    不过那只天蝎,根本不能与石昊演化的鲲鹏相比,他以鹏翅阻挡,符文迸溅,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并且反手一翅,更是撕裂了无尽虚空。

    “噗!”

    石子腾顿时横飞了出去,脸上露出一缕异色,嘴角淌血,在这一击中,他遭受到鲲鹏的压制,被直接轰飞了出去。

    只是就在被击飞的那一刹那,一条晶莹的细线却是蓦然间从他袖口飞出,比神矛还锋锐,无声穿过虚空,刺向石昊的后脑。

    不过石昊的灵觉敏锐得可怕,脑袋极速一偏,一条比头发还细的透明丝线,便贴着他的脸颊划了过去。

    “蛛丝飞仙!”

    石昊冷哼一声,在来到石府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祖父曾经在武王府掀起了一场大风暴,最后却被一只魔灵湖的太古魔蛛逼走,自然了解过对方的神通。

    那虽然只是一根丝线,但却是由符文构建而成,坚韧无比,无坚不摧,可以洞穿诸多宝具,轻灵而迅疾,乃是一种杀手锏,悄无声息,防不胜防。

    “这样就想杀我吗?不愧是我那位哥哥的父亲,果然是一丘之貉。给我去死!”

    石昊眼中怒火大炽,暴怒之下,再不留手,径自一拳轰向石子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