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不堪一击
    ,!

    石昊虽然早已不再是过去的小不点,但看上去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说话却是铿锵有力,目光更是无比坚定,直视着对面的族人。

    只是他的眼神之中,隐隐包含着几分悲愤,对这些所谓的族人充满了失望。

    尽管他出生在这里,与这些人是同族,但他几乎从来没有在这武王府中感受到过温暖,有的只是彻骨的寒意。

    不过即便他表明了身份,此刻众人的注意力却并不在他身上,全都满脸惊恐地望着石昊身后的夏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气氛沉寂了许久之后,石毅一脉的一位老者才仓惶地叫喊了一声:“快……快去通知子腾和武王,族中有大敌来犯,请他们速来歼灭强敌……”

    他此话一出,所有人总算是回过神来,武王府前霎时间变得骚乱无比,更有人立刻掉头冲入了府中。

    “你,你真的是昊儿?子陵的孩子?你……还活着?”

    石昊祖父的一位老兄弟走上前来,颤声开口。

    另一位老人惊喜交加:“没错,是昊儿!他和当年的子陵一模一样,甚至我能够感觉到那种独特的血脉,这是不会错的……”

    “你是……昊儿的师父吗?”

    先前说话的那名老人,很快又惊疑不定地看向了夏阳,急促说道:“你刚刚杀了十七,已经闯下弥天大祸,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快带昊儿走吧,去玄域寻他的祖父与父母,我和其他老兄弟会帮你拖住他们!”

    “无妨,凭你们石府的人,还奈何不了本座的弟子,且让石昊自己处置就是。”夏阳摆了摆手,淡淡地道。

    见他并未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老人面有急切,正要开口,却是猛地听到府内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敢来我武王府撒野?”

    下一刻,只见有人横空而来,从天空降落。

    那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整个人不怒自威,其头顶发丝在发光,肌肤雪白如玉石,无比的稳重,眸光冰冷,一步一步走来,脚步声与天地脉动同步。

    见到此人出现,刹那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瞬间静了下来,他像是与这天地自然合一,融为了一体,整个人有一股无比可怕的道韵。

    令人心颤!

    这便是石毅的父亲,石府当代的绝顶高手石子腾,也是石昊的大伯。

    石子腾算得上是一名传奇人物,曾拜在魔灵湖一位绝顶强者的门下,那是一个与太古神山一样可怕的地方,有着无数神禽、纯血凶兽栖居。而这么多年来,他虽然十分低调神秘,但是只要出手,敌人就没有能活下来的,招惹他的人中不乏光环笼罩的大人物,但如今都成为了死人。

    石子腾冷冷地扫了夏阳一眼,脸上全是杀机:“就是你杀了十七?自刎谢罪吧!”

    石昊虽然不知来人是什么身份,但听到他的话,脸色却是瞬间沉了下去:“你是谁,竟敢对我师父无礼?要我师父自刎谢罪,你们还没这个资格!”

    “就是你自称是老十一的后人?”石子陵眼光寒光一闪而没:“敢来我武王府冒充一个早已去世的族人,你该当何罪!说,你们到底是谁?”

    “我是石子陵之子!”石昊冷笑道:“你们是心虚了么?还没确定我的身份,就先扣上罪名!”

    “不可能!老十一的孩子早就去世了,你根本就不是当年那个孩子。”石子腾旁边一人开口道:“莫要以为你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高手,就能冒名得逞,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与他们说那么多作甚,敢来我武王府耀武扬威,打杀了十七,直接杀了他们再说!”有人厉声大喝。

    “想动手么?那就来吧!”

    便在这时,石昊终于按捺不住了,无量神能轰然爆发,十口洞天在他周身浮现,少年至尊的威势展露无余,璀璨得如同一**日。

    “住口,石渊,你们想要杀人灭口吗?”十五爷的一位老兄弟大吼道:“睁开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这绝对是子陵的种,一个少年至尊,需要来此冒名?”

    闻言,石子腾那一方的人闻言皆是色变,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即便他是十五的儿子,可他这来历不明的师父杀了十七又怎么说?”很快,又有人冷笑道。

    “不错,少年至尊又如何?不论他的身份是真还是假,毅儿天赋无双,又岂是寻常人能够比拟。他天生拥有重瞳,未来注定要君临天下,成为这片大地上的王者,就算是这小子,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一位老者也开口道。

    “哈哈,你们以为,我是回来认祖归宗的么?”就在这时,石昊突然笑了起来,语带嘲讽地道:“我的身份,又岂用你们来认可?何况我师父杀人,杀了便杀了,你们想要交待上来就是,我石昊来给他!”

    “好大的口气!”石子陵旁边,一人冷冷地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来做什么?”

    “刚才我已经说过,这次前来,只为讨回一个公道,你们所谓的家族荣耀与辉煌,我毫不媳!”

    内心一片极怒之下,石昊的声音反而平静了下来:“你们这样的家族,我耻于与你们为伍。但是当年的不公,不得不讨回,我会打破你们认为的重瞳无敌,让你们所有人知道,天赋不是靠一块骨,一双眼睛就能决定!”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石昊分外平静。他在这个显赫的家族出生,却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荣耀,本是天生至尊,却被人挖去至尊骨,导致记忆消退,生命之火差点熄灭。

    他的父母拼死一战,要为他讨回公道,最后却被这个所谓的家族放逐。

    他从小就没有父母的记忆,懵懵懂懂的在石村长大,唯有那个在大荒之中艰难挣扎生活的村子,给他带来无尽的欢乐,倾尽一切的培养他。

    后来更是遇到了自己师父,可以说在石村中成长的那些日子,是他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随后,石昊的双目中爆发了最为璀璨的锋芒,整个人如同一柄无双之剑,整个虚空都烙印了他霸道无双的身影,冰冷地道:“既然我的父母,我的祖父都已经反出了这个家族,我与你们自然也没有任何瓜葛。你们放心,我石昊绝不会自甘堕落,留下来与你们这些无耻之人同流合污!”

    “你说什么?”听到他这番无比刺耳的话,石子腾身边有数人大怒。

    “到我武王府来捣乱,还敢大放厥词,今日不管你是不是老十五的儿子,都容你不得,开启大阵!”

    “石中和,你敢!”石昊祖父一脉的老人爆喝一声,冷漠地扫过那人。

    “你看我敢不敢!”那叫石中人的老者冷笑一声,抖手便祭出一座法阵,那是由兽骨组成的,一块又一块密布在虚空中,要将石昊镇压下去。

    “哼,雕虫小技!”见他法阵袭来,石昊轻哼一声,袍袖一展,抬手便是一拳击出,浩荡的拳力,直接便将将那兽骨轰成了齑粉。

    “嘶……”见到这一幕,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什么?”石中和亦是难以置信地大叫一声,震怒之下,他再次出手,祭出其他宝具,向石昊攻伐,展开大战。

    可惜,石昊并非是寻常的少年,他一掌拍出,那散发着神光的宝具便即破碎开来。接着,石昊脚下一动,更是瞬间出现在了石中和的身侧,五指一张,便将其禁锢。

    “不堪一击!”石昊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就你这样的货色,也敢来当出头鸟,真是不知死活。不过冒犯了吾师,你说,我要不要斩了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