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我名石昊
    ,!

    石国,皇都。

    这是一座恢宏无比的巨城,由一块又一块的碧晶石筑成,壮阔的城墙便如一道绵延无尽的山岭,一眼望不到边。

    高大的城楼如同一座天宫,横亘那里,气势磅礴,城内人口众多,守军自然也多,城体上刻有无尽的符文,如一颗又一颗大星在转动,闪耀光芒,有一种特别的气息散发。

    这是石国的都城,城墙之上一队又一队的士兵在巡逻,金属的铠甲反射着冷光,每一个都是精锐,统领都是由一些强大的战将担任,可谓固若金汤,特别是开启城体的阵纹后,整座城池都会被符文笼罩,难以攻克。

    “师父,这就是石国的皇城吗?好大啊,我真的是在这里出生的吗?”

    走在城中的街道上,石昊一脸惊叹地打量着前方高大的城墙,有种难以置信之色。

    在他身旁,夏阳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而是笑了笑道:“走吧,我们去武王府。”

    石昊早已恢复了曾经的记忆,自然知道自己乃是石国的人,只是情绪有些复杂罢了。想到幼年之时遭遇的一切,以及自己的父母,他心中有着浓浓的伤感,不过目光却是无比坚定,没有任何犹豫,跟在夏阳身后,径自往石府而去。

    这一次,除了解决自己的身世之外,他还打算要接一个人出来,那人在儿时,曾给他留下了无比美好的印象。

    在他恢复记忆之后,在石昊的心中始终有一处柔软,总是会记起一个活泼可爱而又天性善良的小丫头。

    当初在他落难时,在他身不能动,连神智与记忆都模糊时,武王府很多人都舍弃了他,没有人理会,没有人相伴,只有冰冷的床。那个时候,一个叫阿蛮的小女孩,守在他的病床前,眼中含着泪水,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不要忘记,他是至尊,是一个天生的至尊!

    阿蛮本是下人的后代,但天生聪慧,得以进后宅,照顾石昊。他“病了”,生命都将不保,那些平日间很热情的堂兄堂姐,还有那些早先预见他能一飞冲天的族人,得悉他的“病情”后,都开始疏远,不再与他亲近,只有阿蛮照料他。

    石昊一直牢记着那一幕幕幼时的记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当他失去至尊骨,成为一个将死的病人时,饱尝了很多。

    曾经有个约定,阿蛮看他记忆模糊,神智衰退时,要他记得,不要忘了她的名字。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阿蛮姐怎样了,过得可好。

    随师父来到了一座极其宏大,占地极广的府邸前,石昊怔怔的看着,这就是他出生的地方吗?

    汉白玉打造的阶梯,两边有巨大的瑞兽匐卧,朱红色的大门,宏伟的府邸,看上去无比的气派与壮阔,明显在皇都之中拥有极其非凡的地位。

    但在他的记忆中,这里留给他的只有病与伤,在他出生还不足一年,便离开了。

    当年,那么多族人与他父亲石子陵大战,全靠他父亲杀出一条血路,保护着他离开,至今想来还是浑身冰冷。

    那个时候,爷爷的老兄弟,父亲的朋友,大多都被调离了府中,那个时候,当真是一座冰冷的孤城。

    石昊思绪万千,当年只有一个阿蛮让他感觉无比的温暖。

    “你们是什么人?武王府重地,等闲之人不得进入,快快离开。”武王府门前,见这一大一小两人走近过来,有卫士开口。

    石昊有些诧异,这些人的态度,似乎并不如他想象般盛气凌人,与他预想的不一样。

    “我还以为,你们会直接赶我们走呢。”他有些意外地看了几眼一眼。

    “若是以前,你肯定被人赶走了,不过上次十五爷回来居然还有卫士奚落,结果全被革除了。”几名卫士看着小家伙笑了笑。

    “十五爷?那不是我祖父吗?”石昊闻言一愣,下意识身躯颤抖了一下,转头看向师父。

    此前师父与他说过,他的祖父已经回到了石国,并且大闹武王府,一箭射断了雨王的身体。

    听到这一消息,他当场眼睛就红了,出现了水雾。他知道,老爷子肯定是得悉了他昔日的遭遇,气到发狂,所以愤而出手,可以料想那种悲伤的心境。

    “你们进去通传一声,我们要进武王府!”

    片刻后,石昊回过神来,平静的说道。

    “你们真要拜府?”这时,他们全都将目光投到了夏阳身上,他们并不相信会是一个孩子,要来这里找谁。

    “我名石昊!”

    石昊堂堂正正,自报姓名,没有一点的掩饰地道:“去告诉能管事的人,大魔神的孙子归来了!”

    我名石昊,仅四个字而已,若一道惊雷,让这几名守卫的神色在刹那惊变,倒退了几步,瞳孔急骤收缩,死死地盯着他。

    “请在此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通传!”一名守卫脸色剧变,立即转身冲进了府中。

    很快,石昊归来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石府,所有人都震惊,一个被许多人都认为死去很多年的人又回来了?

    不多时,一大群人快步冲出石府,先是惊疑不定地看了夏阳一眼,跟着立刻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石昊的身上。

    “孩子,你说……你的名字,叫石昊?”一位老者颤声道,连雪白的胡须都在抖动,怔怔的看着前方那个少年,他是石昊祖父这一脉的老人。

    而另一方,显然与他们不睦,相互对立的一群人,则是个个露出了震惊之色,跟见了鬼一般,盯着石昊。他们难以置信,看着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年,不由自主一颤,心中腾起一股寒气。

    石昊这个名字,太让人震撼了,尤其是那位十五爷前不久才刚刚归来,他们有预感,一股风暴将要来临了!

    “不错!我就是石昊!”

    小家伙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石昊是什么人……很特别吗?”

    人群后面,还有更多的人在源源不断赶来,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隐约听到了这个名字,不禁低声问向旁边的人,感觉有点不理解。

    “你……小声点!”在他的身旁,有一个年轻人以非常严厉的语气告诫,看了看左右,这才低声道:“你忘了十五爷口中的昊儿了吗?就是这个名字,不久前的大战,就是因他而起!”

    “什么?昊儿就是他!”那些小辈,以及不了解当年情况的人,闻言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全都感觉不可思议。

    昔日,武王府发生的祸事,知道内情的人自然明白,不了解的人则永远不会被告知,那件事被当作禁忌,严加封锁,不让外传。故此,一些十几岁的孩子,以及更小的子弟,只隐约间有些耳闻,他们的父母并不愿细谈。

    “他是石昊。与十五爷的后人拥有同样的一个名字!”有人低语,快速在人群中传播。

    石昊是谁?曾是一个禁忌,在府中不容许人细谈,他的身份与来历让那些年岁较小的子弟震惊!

    至此,人们终于明白,为何族中的宿老以及中青代那些人会是如此严肃,脸上显出那种表情了。

    很快。纵然是族中的小辈,以及新进府中的下人也都了解了,一个个都倒吸冷气。

    “怎么可能……都过去十几年了,那个孩子还活着?”一名老人声音发颤,不敢相信。

    “咦?他不是虚神界那个孩子吗,曾引发了无数的大风波,是那群蛮子的其中一员,怎么又变成十五爷的后人了?”有人惊呼道。

    听到这句话,很多人脸色猛然一变,如临大敌。

    “听闻他在虚神界无可匹敌,号称少年至尊,还打破过石毅的纪录?”有人接着那人的话道,语气中充满了震惊。

    “不错!”

    这些话语听在武王府众人的耳中,感受各不相同,石毅一脉的人眸光冷漠,而另一方的那群老人则是惊喜万分。

    原本,武王府并不止石毅一尊少年至尊,只是早夭了,却不曾想如今竟然逆天归来!

    “阁下又是什么人?”

    石毅一脉,一名老人脸色十分难看,眼神冰冷地望向了石昊身旁的夏阳。

    “这位是我的师父。”石昊冷冷地看了那老人一眼,随后扫视着诸人:“任何人都不得对他无礼,否则休怪我不念同族之情!”

    “混账,当年的石昊早就死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来我武王府冒名,莫非是活腻了不成?”石毅一脉,一位老者开口,眼中寒光一闪而没,冷冷喝道。

    听到那老人这样一说,立时有人附和:“不错!敢来我武王府蒙骗,你们还看着作甚,还不将他们给我擒下?”

    这一脉很多人会意,绝不能承认石昊的身份,应该立刻采取行动,将着祸种镇杀,否则必然后患无穷。

    “你们敢!”另一边,几名老者怒吼,像是几头老狮子,须发皆张,神态威猛,大声地呵斥:“你们想做什么?打算杀人灭口么!”

    “这人明明是那群蛮族中人,竟然冒充我府已经死去的子弟,来我武王府招摇撞骗,分明是居心叵测,我们要将他们拿下拷问,有什么不对吗?”对面,一个中年人针锋相对。

    “哼!”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夏阳却是蓦然间冷哼了一声,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那名中年人的身体便如同琉璃一样凭空碎裂开来,连鲜血都没有流出一滴,甚至惨叫声也没有发出。

    “什么!”

    “这怎么回事?”

    “十七怎么死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所有人都是双目圆瞪,大声惊呼起来。

    “是你动的手?”

    先前说石昊乃是冒名的那位老人死死地盯着夏阳,面上全是震怒之色。

    “是他?”

    “大胆,敢在我武王府捣乱,找死!”

    “不错,敢动手杀十七,必要他血溅当场,杀了他!”

    无数石族中人大吼着就要冲上来。

    “谁敢冒犯我师父?立杀无赦!”

    于此同时,石昊跨前了一步,周身神威凛凛,只要谁敢向他师父出手,他立马将会展开无情反击。

    “住手!”

    见到双方之间马上要爆发一场大战,石昊祖父这一脉的一位老人连忙站了出来,阻止道:“先不要出手,如今还不知道是敌是友,莫要轻举妄动。”

    “老八你走开,此人在众目睽睽出手,让十七死于非命,此乃大家亲眼所见,若不将他斩杀,我石府威严何在?”

    石毅一脉的老者目光无比冰冷,看向夏阳的目光便如同一个死人。

    “不错,敢对我武王府不敬者就是这个下场,速速将这二人就地格杀。”有人附和。

    “呵呵!”听到他们的话,夏阳突然间却是笑出了声,随即目光转冷:“本座乃是石昊之师,今次特为了断当年一事而来,所有石毅一脉之人,皆是死不足惜。不过看在我这弟子的份上,一切都由他自行处置,谁要是不知死活的话,本座也不介意出手将他碾死!”

    在他开口的同时,一股震慑天地的强大气势在他体内释出,笼罩了整个石府。一瞬间,所有在都是浑身一颤,面容剧变,不由自主地跪倒下去,内心惶恐一片,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他的恐怖气机。

    “师父手下留情。”见到那些刚刚为自己说话,应该是他祖父和父亲一脉的老人都惊惶地跪伏在地,甚至连头都不敢抬,石昊连忙大呼了一声。

    “好!”夏阳点了点头,连看都懒得看那群狼狈的石府中人,径自收回气机,轻声道:“徒弟,既然是你的家事,便由你自行处置,只要不是有人要以阴谋对你不利,为师不会过问。”

    这群石族之人,在他眼中与蝼蚁无异,弹指即灭。如果不是要让石昊讨回一个公道的话,他根本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无。

    “多谢师父!”

    石昊满是感激地冲夏阳行了一礼,然后才转过身去,对那群石府中人高声道:“我名石昊,本是天生至尊,却于幼时被你们挖走至尊骨,嫁接石毅体内。今日归来,不为其他,只为让你们和我那位哥哥知道,至尊绝不只靠一块骨,即使失去了那块骨,我同样能成就至尊之位,不在任何人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