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鲲鹏巢穴
    带着无尽的疑问,与无比复杂的心神,夏阳将黑色纸船重新放入了河流,然后静静而立,思绪万千。

    直到一阵突如其来的骚动,这才重新惊醒了他,回过神来。

    在那金色的光门前,一群人疯狂出手,符文漫天,爆发了一场惊人的大战。

    原来是他们发现了,在那炽盛的门户中横着一段烂木,虽然被泡得快腐朽了,但依旧散发一种神辉,灿灿而淌。

    那段木头应该是个枝杈,有水桶粗,通体有龙纹,烂的不成样子了,可是依旧有浓郁的神性光辉在闪烁,十分惊人。

    这无疑是一种神木!

    而见到那段木头,夏阳也立刻就明悟了过来,原来是那截神木阻挡了漫长岁月,使得那艘纸船停留于此,没有被冲走。不过一旦有人取走木头,或者等到鲲鹏巢穴的门户大开,纸船便会漂流而去,继续流向万古。

    夏阳知道那截木头的来历,那是传说中的昆木,生长于天地间,传说可以沟通天地,人族居在大地,而众神居于上天,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

    这种树,只在传说中出现,号称通天,贯穿苍穹,无以伦比。后来据说在太古年间被伐倒了,天地间便再也没有了。

    或许只有世间一些最古老的神山,或许还有它的一两片叶子存在,其余就只能从古籍中看到。

    这样的神木,夏阳自然意动,不过却没有出手夺取。

    因为在那门户之前,有着鲲鹏布置的禁法,在门户未开之前,任何人都无法将其取走。

    何况那黑色纸船要等的石昊还没有到来,若是强行取走昆木,纸船便会随着这条灵气聚集而成的河流飘走,汇入下方的海洋之中,与石昊失之交臂,这样做的结果,必然会带来无量因果!

    那些正在大战的修士,很快也认出了昆木,更加疯狂地向前杀去,跃入河水中,准备争夺那段烂木头。

    “噗……”

    只是他们一进入到河水中,逆着河流想要通过那道门户时,所有人都直接炸开了,燃烧成灰,化成晶莹的光雨。

    这可怕的景象简直让人震撼,就是一些强大的生灵,比如数百丈长的海兽,依旧是在此爆碎,化为血雾,不堪一击。

    那门户仿佛禁忌之地,不允许凡尘界的人触及。

    夏阳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脸上无悲无喜,亦没有任何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他终于在这鲲鹏之巢中感应到了石昊的气息,他的那位小徒弟总算是来到了这里。

    夏阳身处折叠空间之中,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的存在,就连石昊也不例外。而他也是亲眼看着小石昊面带惊容地来到他的附近,将那黑色纸船捞起,随即浑身一震,仿佛陷入了巨大的震撼当中!

    就在石昊到来后不久,在另一边那鲲鹏巢的入口处,突然间散发出了夺目的宝光,一股宏大的波动释放出来。

    “那入口裂开了,天啊,有人打开了这处道场,即将要进去了。”众多生灵大喊,引发了一场大乱。

    鲲鹏之巢,远比周围的岛屿宏大,不知是以什么古树筑成,每一条树干都不朽,存在万古岁月,依旧保持不变。

    而今被封印的入口裂开了,出现一道缝隙,混沌雾霭澎湃,向外喷涌。

    一群强者围聚在那里,乃是一个顶级的大势力,他们持有一块龟裂的骨块,散发神秘光辉。

    那块骨看起来很普通,但是一经催动,金光顿时如骇浪,而后又弥漫黑色符文,各种光纹如水,汩汩而涌。

    “那是……鲲鹏残骨!”有人惊呼,认出了那到底是何器物。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太古十凶之一的形骨居然还留存于世,难怪能打开这座古巢了,谁也没想到,竟有人持有这种东西。

    “杀啊!”

    短暂的沉寂之后,喊杀声再度震天般响起,群雄全都杀红了眼睛,一起向那入口发起冲击。

    那铺天盖地的无数符文宝术,全部碰撞在一起,将整个天空都照亮了。

    这一次,大荒中无数种族和势力,都赶来这鲲鹏巢穴中夺宝,除了荒域几个人族古国,只有一名尊者境的人皇坐镇都城,无法轻易出行之外,其他的神山圣地,纯血真灵,太古遗种,几乎都全数出动了。

    但即便如此,相比起北海中的海族而言,在数量上依旧远远不如。

    不多时,那巢穴入口处的尸骨已经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各族生灵也不知殒落了多少。

    自此,石昊才动了起来,跟在人群中,进入了鲲鹏巢穴。

    夏阳跟着石昊进入,下一刻,景象立变,只见这是一片不知多么巨大的道场,完全自成一方天地,一路上更是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破碎的宝具和尸体。

    没有理会这一切,许久之后,夏阳跟随石昊来到了一方巨大的石门前,石门旁边有古木,那是鲲鹏筑巢的材料。而这里,才算是真正到达了鲲鹏巢穴的核心所在。

    石门是通往前方唯一的路径,而道巨大的石门就宛若墙壁,阻隔在前方,许多人聚集在此,满脸均是骇然之色。

    先前,有人以宝具轰击那石门,想要将其震裂,然而却触碰了那石门上的鲲鹏符文,爆发了一股宏大的波动,席卷十方。成片的强者炸开,在那波动下犹如气泡破裂,不堪一击,漫天都是血雨,一地的骨块,惨不忍睹。

    随后幸存者中,有人提议将各方所得的鲲鹏遗骨全部拿出来,先将石门开启,否则任何人都休想进入真正的禁地。

    在沉吟一下后,诸多大势力联起手来,拼凑出了一些鲲鹏遗下来的血、骨、鳞、毛后,总算是得到了石门的认可,一股柔和的光发出,在隆隆声中,尘封的巢穴开启。

    刹那间,一股瑞霞喷薄,淹没了整片古地,让人如沐浴仙雨,宛若要举霞飞升。

    一瞬间,群雄并起,一起冲了进去,踏入真正的古巢穴中。

    石昊并没有跟进去,而是落在了后方,他觉得这鲲鹏巢穴太危险了,冲在前面,也不见得能得到鲲鹏宝术。

    夏阳并没有干涉他,而是独自进入其中。至于他的那位小徒弟,有着自己的命运轨迹,根本无需他过多担心,何况,比起原本的轨迹而言,如今的石昊无疑更加强大,拥有无上传承的他,在这片压制化灵以上修为的区域中乃是无敌的存在。

    一路前行,神念扩张开来,只见下方的海底世界,拥有三处神秘之地,夏阳知道那是鲲鹏为后代设下的炼体之地,分别叫做阳极洞,极寒渊,陨星谷,而真正的鲲鹏宝术就铭刻在虚空之中,只有通过了那三地考验的人,才能看到真正的鲲鹏宝术。

    夏阳没有急着冲那鲲鹏宝术而去,反正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小徒弟迟早会获得这一门宝术,等经历完那鲲鹏所留的考验之后,石昊必将绽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他静静参悟着这方天地,无穷法则萦绕在他念头之中,解析着鲲鹏所留下的阵法,完全没有和那些蝼蚁之辈去抢夺所谓宝藏的意思。夏阳很清楚,这巢穴之中留有裂缝,还没有真正开启,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进得去。

    许久之后,夏阳总算是洞悉了鲲鹏所布大阵的奥秘,对着那条裂缝打出了一道秘术。

    隐约间,夏阳仿佛回到了太古年间,虚空中有诸神吟唱,神音贯耳,无穷无尽的符号从虚空中生出,随后,他一步迈入了鲲鹏道场的内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