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一朵相似的花
    鲲鹏遗巢出世所引起的震荡,惊动了诸多大域,越来越多的势力赶到这里,暗中窥探的强者更是多不胜数,甚至还爆发了几场流血碰撞,有强者喋血,被打爆在这片海域的上空,鲜血染红了下方的海域。

    在这片海域,修士想要飞行无比的艰难,大多为借助宝具,或是利用船只横渡过去。

    而石昊,如今则是和天神山联盟的人一起,乘坐着一艘堪比小山大小,剔透闪亮,散发出瑞气,金碧辉煌的宝船,前往了那片海域。

    宝船的速度极快,与飞行没有什么区别,转眼间就突进了数百里,大浪滔天,却难以撼动此船。

    而后,航行了千里远,突然间船体剧震,光辉摇曳,整艘大船差点翻过来。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船上众人吃了一惊,只见那汪洋中出现一条银色的背鳍,恐怖无比,极其巨大,是它撞了上来。

    “轰!”

    下一刻,电芒滔天,银色的雷霆从海中窜起,将这艘巨船直接炸得爆碎,电会空,可怕的吓死人。

    “啊……”

    惨叫声当即响起,成片的人被银色电击中,而后爆碎。

    “畜生敢尔!”

    天神山的一位老仆大怒,他抖手一扔,一张兽皮出现,铺天盖地,遮拢了大海,符文密布,闪烁圣辉,阻挡住了所有电芒。

    下一刻,另一位老者出手,祭出另一块兽皮,极速放大,铺展开来,如一块陆地,接住了其他所有人。

    这一行数百人突然遭袭,竟然直接死伤了大半,幸存下来的人也都带伤。

    “快升空,不要贴着海面而行了!”一名老者大吼着。

    只是当他们升上高空不久,很快又是一片密集的蓝光飞来,冲向兽皮,隔着很远就有无尽的蓝色符号闪耀,如流星雨般冲击而至。

    那是一群拥有人身,却长有肉翅,和一条蛟龙似的尾巴,模样无比怪异,拥有人类的面孔,却又长有獠牙,通体都是蓝色,无比的可怕和狰狞。

    这是海洋中独有的生灵,名叫海魔。此时足足有上千只海魔从海中升起,全都张口,喷吐蓝色的符文,将整片天空和海面都笼罩住。

    而且那海底之下,还在不断腾起一片片蓝色杀光,神秘符号闪烁,而后杀气滔天,那是一座海底大阵,可绞杀高空众人。

    “海魔尊者有令,封禁这片海域,擅闯者杀无赦!”海洋中传来大喝。

    众人闻言,立刻就知道那是尊者级别的大人物在阻拦外界的人进入鲲鹏巢穴,想要独占鲲鹏遗留下来的神藏。

    万里之外的海岸前,即便是石昊在那其中,处境十分凶险,夏阳依旧没有出手,而是径自从神魂中分化出了一枚念头,进入了海域。

    这枚念头,乃是夏阳以阳神手段分化而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大道,是以也不受化灵境界的限制,神念一动,便即到达了海域的最深处,见到了一座堪比神山,甚至还要更加宏伟的巨大枯崖。

    那座枯崖,仅是露出海面的部分就无比高大,令人震撼。而崖壁之上,有着一座古禽巢,古朴无华,没有符文,也没有神光,但是却被一缕又一缕的混沌气笼罩,摄人心魄。

    一座枯崖立于海上,宏大无比,鲲鹏之巢就筑在上面,自太古遗存至今,始终隐于汪洋间,无人得见巢中的盖世神通。

    这片海域之上有着独特的波动,不断压制超过化灵境界强者的修为,不过夏阳的念头却未受到影响。

    他过来的这一路上,海域中有无尽的符文在闪耀,闪电交织,光刃飞舞,无数强者在此展开大战,不顾一切的想要争夺鲲鹏的机缘,海面被染得通红。

    无数超越化灵境界的顶尖强者在这片海域徘徊,不愿离去,实在是鲲鹏宝术太过诱人,甚至于这片海域有尊者级别的霸主生灵在隐匿,等待时机。

    不过夏阳并没有出手干预他们的意思,径自朝那鲲鹏巢穴飞去。

    他并非第一个登临此地的人,在那壮阔的石崖之上,上面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只有雾霭缭绕,霞光隐现,神秘的波动在扩散。

    这是一座太古遗阵,应该是昔日鲲鹏在弥留前布下,不过早已被赶到此地的生灵发现,一群又一群的强者在消失,从那山崖上踏向了远方。

    鲲鹏巢穴如今已经开启,无尽的涟漪波动着,无数生灵涌入那方山崖,却又在片刻之间消失,被传送至了未知的空间。

    夏阳的念头也跨入了其中,随即被传送到了一座很小的岛屿上,到处都是金色霞光,非常梦幻,甚至连植物都是金色的。

    远处,类似的小岛不在少数,坐落在海中,全都发着光,颜色各不相同,十分炫目。

    每一座岛屿上都有许多生灵,他们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点,灵气浓郁得化不开,四周海水晶莹,没有大浪,蒸腾氤氲,竟然全是先天精气。

    而在前方,有一座无比宏大的巢,坐落一块岛礁上,几乎与海面持平,真的是太宏大了,比附近的岛屿都要磅礴,正是那鲲鹏的巢穴。

    见到那座巢的生灵们眼睛都红了,激动地呐喊着,一起向前冲,要进那处神巢。

    不过那里早已喊杀声震天,密密麻麻的身影,将虚空都挤满,也不知有打算人其中厮杀。

    事实上,早在多日以前,就有人横渡到了此地,一直在征战,都想第一个冲进鲲鹏巢中。

    夏阳并不着急,反正小石昊还没有到来,他只是静静参观着这方海域,感受着当年那只鲲鹏的强大。

    那是堪比仙王境界的绝顶强者,却殒落在了这方下界的海域之中,其传承还要被这些如同蝼蚁一般的生灵争抢,当真是一种难言的悲哀,让他颇有几分感慨。

    庞大的岛屿之上,另一边还有一道巨大的门户坐落在其中,与鲲鹏巢穴并列,通体无比炽盛,仿佛连通着传说中的神界,一道河流从其中流淌,汇入无尽的汪洋。

    那是灵气浓郁到极致,化为液体后形成的河流,每一滴都蕴含惊人的灵气。

    只是让夏阳有些意外的是,他竟然看到了一搜黑色的纸船,从那金色的门户之中沿着河流飘出。

    黑纸船很小,不过巴掌大,秀小而精致,似乎是出自一位女子之手,顺着那灵气化成的河流流淌,不知飘向何方。

    黑纸船如新,像是才折好没多久,上面一行字,鲜艳欲滴,流动异彩,这是一行血字:“只剩下我自己了。”

    在那黑纸船上,夏阳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以他在时空之道上的造诣,立刻就知道,那是属于岁月的力量。

    冥冥之中,夏阳似乎还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高坐于九重天上,回眸一瞬,万古悠悠。

    “女帝?”

    夏阳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那道身影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像极了后世的狠人,但又有几分似是而非之感,那一瞬而逝的眸光中,更带着一股浓郁得化之不去的伤感与凄迷。

    带着惊疑不定的情绪,他心神一动,当即将那艘纸船捞在了手中。

    而纸船一入手,夏阳的神魂立刻便是一颤,有一种日月星河坠落,茫茫一片,天地都要倾覆的感觉。

    不过以夏阳的元神修为,几乎是瞬间便稳固了心神,驱散了那种异样的感受,然后全力看向了纸船。

    他想要确定,那女子究竟是不是狠人!

    在夏阳的元神映照之下,下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了一个浑身白衣,落寞而孤寂的身影,折叠纸船,咬破指尖,写下了一行字,然后,将手中的纸船放出。

    接着,这艘纸船便仿佛从时间的尽头飘荡至今,经历了无数的时空,直到……来到了这条河流。

    而在夏阳以元神映照纸船,看到那名白衣女子的时候,那名女子隐约之间,仿佛抬头与他对视了一眼。

    “不是狠人!”

    这是隔绝了万古时空的一道视线交汇,但夏阳也立刻就肯定,那绝不是狠人大帝。

    尽管,那女子与白衣女帝有着九成相似!

    “莫非,是一朵与狠人相似的花?”

    夏阳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他随手将纸船重新放入了河流之中。

    因为,对方要等的人并不是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