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逃不过的命运
    ,!

    “这一天还是到了么?”

    听到小石昊的话语,夏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叹息了一声:“过来坐下吧。”

    指了指身侧的一个蒲团,等小石昊坐下之后,他才继续问道:“你确定想好了,决定要恢复记忆?”

    “是的,师父,我决定好了!”小石昊重重地点了下头:“我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有父母的下落。”

    “也罢,终究也会有此一日。”

    夏阳自知这本来就是石昊的命运,是以也没有啰嗦,抬手屈指一点,便有一点白光瞬息射出,没入小石昊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霎时间,一道神光亮起,于蒙蒙雾霭中向外扩散,若混沌一般,整片世界像是寂静了,小石昊仿佛感觉自己置身在了开天辟地之前。

    他一动不动,宛若站在世界的尽头,混沌气弥漫,隐约看到了一副副画面,那是他曾经看到过,但却因为年幼不能被记住,储藏在潜意识中的记忆。

    同时,由于心神连结的缘故,那一副副画面,也出现在了夏阳的眼前。

    “悠悠太上,民之厥初。皇极肇建,彝伦攸敷。五德更运,膺箓受符……”

    宏大的声音响彻天地间,肃穆而庄严,那是一片如神话般的场景。

    一座巨大的祭坛,高耸入云层中,透发着古朴、沧桑的气息,像是存在了亿万年那么久远,上面刻有各种古图,有日月星河,有太古凶兽,有上古先民,还有神祇,震慑人心。

    祭坛宏伟,巨大无边,超过了山岳,云层环绕,在上面摆放着太古遗种的尸体,鲜血淌落,流向那些图案,此外还有奇异的神珍,罕见的宝药……这是在举国祭天!

    一轮金色的太阳散发出至强的气息,刺得人睁不开双眼,当中立着一道恐怖的身影,照亮了整片天穹,如一尊天帝般,睥睨天上地下,金色血气自然外放,造成了这等异象。

    这是古国的人皇,统御亿万里山河,而今正在亲自祭天,无比的郑重。

    在他的身后,是一群皇族强者,一个个威势慑人,眸子开阖间犹若电芒,在后面则是各大诸侯,无尽臣子。

    光是这群人就足有数万,来自不同的封地,一个个都是威震一方的可怕强者,散发的气息让天地都颤栗。

    再后方,则是无穷无尽的军队,真的是无边无沿,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将这片大地都挤满了,站在祭坛上也望不到边。

    一方诸侯统驭的人口就数以亿计,没有一个简单人物,而这么多臣子贵族齐聚,他们即便统驭少许人马来祭天,那也将是惊人的。

    举国祭天,声势浩大,无法想象,跟神话场景一般!

    在另一边,还有一些重要人物的家眷,也参与了这称大的祭天典礼,沐浴那如汪洋般的神圣光辉。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子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孩子开心的笑着,不断伸小手,大眼与曾经的小不点很像。

    柳树下,小石昊先是一怔,随即一阵出神,他有一种直觉,那年轻的女子,应该便是他的母亲!

    随后,祭天场景消失,另一幅画面呈现。小石昊也很快确定,那女子的确就是他的母亲,另外,他也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他的父母,乃是一对丰神俊秀的青年男女,有着强大的实力,是一对令人称羡的神仙眷侣,对他更是疼爱有加,他们本是幸福美满的一家,可这一切,就在一夕之间,彻底崩塌。

    人心之贪欲,堪称一切罪恶的源头!

    为谋夺他体内的天生至尊骨,他的六伯娘,亲手剖开了他的胸膛,挖出了属于他的至尊骨。

    鲜血,刺眼的红,剧烈的疼痛,充斥了他的视线。

    那时的他,才不过只是不足十个月的幼儿,他满眼恐惧的看着他的六伯娘,将他的至尊骨从胸膛里挖出,移植给了堂兄石毅。

    这是千古大恨!

    他的父母为了替他夺回至尊骨,不惜与家族决裂,激烈的大战爆发了,光辉炫目,各种圣光齐舞,遮蔽天日,将整个石府都覆盖了,触目之下,尽是光和宝术,绚丽得让人心颤,整片天地都被神圣的光辉染成了淡金色。

    最后,他或许是太虚弱了,伏在母亲的怀中昏迷了过去,但在临闭上双眼之前,他看到了战场外那个谋夺了他至尊骨的堂哥石毅,重瞳深邃,冷漠无感,在望向他的时候,嘴角微翘,眸中有一种傲视天地的光彩,很灿烂,更无情。

    接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因为受创太重,一直昏昏沉沉,在生死间徘徊,虚弱得不成样子,生命似乎随时会终结,对于发生的事并不知晓。

    当景象再次变换时,他们已经到了一片蛮荒苦地,远离了浩瀚的古国,告别了繁华的皇都,环境可谓有着天差地别。

    他的父母带着他来到了一个占地很广,但是却非常破旧的庄园,这是石家中兴之祖长大的地方,也算是第二祖地。在这里,他得知了父母罢手的原因,家族向他们做出了保证,待他恢复之后,石毅就归还至尊骨,同时,四祖更在私底下给了他们一张古图,那是通往原始祖地的地图。

    后来,石子陵夫妇历经千辛万苦,寻到了石村,见到焦黑的柳树时,着实震撼,他们很强大,自然看出了此树的不凡。

    但是,对于石村祖地其他的一切却无比失望,为了延续他的生命,他们将他寄养在祖地,然后离开了这里,要去太古神山为他找寻续命的圣药。

    一阵风吹来,雾霭渐散,柳树下,小石昊已是满脸泪痕,口中呢喃着:“父亲,母亲,而今你们在哪里?”

    “唉……”

    夏阳亦是一声叹息,在小不点的记忆中,他所见到的没有温情,只有冷漠,实在令人心痛。

    伸手抚了抚自己这名小徒弟的脑袋,他轻声开口道:“徒弟,你若是心有不甘的话,为师可为你讨回公道!”

    这一刻,他在心怀怜悯之下,胸中亦是怒火高炽,无比重视亲情的他,见到如此冷漠的石家中人,也有一股灭尽石府的冲动。

    不过小石昊却是摇了摇头,目光坚定,铿锵有力地道:“不用劳烦师父了,等弟子日后强大起来,自会前去讨回一个公道,将失去的东西蓉来!”

    “好!”夏阳满意地点头:“有志气,不愧是我夏阳的弟子!”接着他更是在心里暗赞了一句,果然是未来威震诸天,盖压万古的荒天帝。

    “这等心性,加上你的培养,他未来的成就必定不凡!”

    柳神突然间传念过来:“那原始真解之法,你现在可以传与他了。”

    “正有此意。”夏阳淡淡一笑,然后手上一挥,便有一片莹白色的骨块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徒弟,这里面记载的‘原始真解’,乃是一门无上秘法的残篇,需要在搬血境界就磨练到最为强大的地步,走到一种极境才能够真正的观看,你如今已经满足了这一门槛,且拿去好好参悟修习吧。”

    这块骨,当年与柳神一同坠落到石村,一直为石云峰珍藏着,后来交到了夏阳的手上,是一门惊天动地的传承,甚至超越了六道轮回天功与草字剑诀!

    这门原始真解,乃是由这个世界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仙帝——尸骸仙帝所创,那是一位真正俯视古今的盖世人物,也是整个完美世界,除了荒天帝外唯二出场过的仙帝之一,他创下的功法,又岂是寻常。

    原始真解,这部骨书从最原始之处入手,阐述天地的奥秘,讲述符文的起源,解析了原始宝骨的奥秘,注解了诸多太古凶兽、神禽的强弱之处,其中涉及到了太多,包罗万象,也令夏阳洞悉了不少这片天地的秘密。

    而想参悟原始真解,就必须要打下最坚实的基础,于年幼时就得如同天阶太古凶兽的幼崽般,以肉身之力举起十万斤神铁,且要将精神意志磨砺得比铁还硬,方才能满足这一门槛。

    如今的小石昊,早已超越了单臂一晃,十万八千斤以上的神力,就算是柳神,也没想到石昊能这么快就走到这一步来。

    “是,师父!”听到这是一门无上秘法,小石昊脸上有着激动之色,认真点了点头,郑重收起了这块骨头。

    “好了,自行修炼去吧。”夏阳摆摆手,便让小石昊退了下去。

    “有时候真不知道你的做法是对是错,他还如此之小,这么引导他,会不会太激进了?”

    等小家伙离开了之后,柳神才开口道。

    “当然不会。”夏阳平静地摇了摇头:“虽然他如今还年幼,但迟早会走到不弱于你我这个层次来,他是我的弟子,我比任何人都要对他有信心!”

    只是柳神似乎有不同看法,神念继续波动着:“自古以来,无数天骄人杰争锋,真正能够走到最后的也只有寥寥几人,而要成长到你我这一步,也不知要经历打算磨难,对他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这条路……太过残酷了!”

    闻言,夏阳沉默了下来,良久才道:“可是,终究要有人来承担这一切,不是吗?即便是我们,也是一样。”

    “的确如此。”柳神亦是微微一叹:“你说得不错,终究要有人去面对那一切,这是所有人都逃不过的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