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 遮天巨手
    石村发生的小插曲,无论夏阳还是柳神,都没有放在心上,根本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波澜,这片土地很快又得到了暂时的平静。

    只是很快,这种平静就再次被打破。

    “轰隆隆!”

    苍莽山脉深处,一场可怕的大战爆发了,为了争夺山宝,共有四头至尊的生物在战斗,它们的恐怖层次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惊天动地的声响连连不断,苍莽山脉中神光破天,那是绝世宝术在冲击,天上地下都在惊颤,就连不少强大的太古遗种都在发抖,躲在远方,不敢动弹。

    不少身在山中,想打山宝主意的人类也都是骇然,这一刻他们的灵魂都在悸动,很多人竟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那是一种至尊的威压,让他们竟然忍不住要叩首与膜拜。

    “嗷……”

    原始森林深处沉闷的咆哮声连绵起伏,无数凶兽在往外奔逃,最为中心的存在太过于强大和可怕,引发了巨大的兽潮。

    这是有强大的太古遗种在驱逐凶兽,争夺那山宝。

    山脉最深处,恐怖气息惊世,四大生灵在激战,宛若来到了开天前,一会儿离火滔天,一会儿乌云蔽日,一会儿铁棍横空……

    在混沌雾霭中,一声鸟鸣贯穿九霄,那是一只浑身火红的小鸟在怒叫,与那对手激烈厮杀,带动起滔天的赤火,烧塌了半边苍穹,炽热难抵。

    “吼……”

    一声大吼,天地动荡,它的对手气吞山河,拥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爆发冲霄的霞光,以至尊宝术压制天火。

    那只徐鸟的对手乃是一只巨禽,而发出的声音却如兽吼一般,震得山河摇动,若不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镇压在山中,必然崩裂了。

    “轰隆!”

    巨翅横空,如一片乌云般压盖满了天穹,竟然让那赤火暗淡了很多,一对巨大的爪子探了下来,抓向徐鸟。

    这头凶禽太大了,它挤压满了天穹,一只羽翅横过,宛若十万大山压来,且戾气滔天,让人灵魂都在惊颤。

    “呜呜……”

    另一边,罡风呼啸,荡破九霄,那巨大的铁棍横扫天地,被持在一双毛茸茸的大手中,与那顶天立地的生物激战到了白热化,两者每一次碰撞都宛若在开天,混沌气扩散。

    遥远的山脉外围,许多人强忍着那股源自灵魂的惧意,跌跌撞撞,亡命而逃,这片区域太可怕了,此时此刻,他们恨不得立刻遁入传说中的古国避祸!

    石村中,柳树耸立,嫩枝摆动,村人虽然同样隐隐心悸,但是并没有像外界之人那般连灵魂都在颤抖,显然得到了庇护。

    “山中在大战,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宗圣物,竟这般激烈。”

    “若不是夏师以无上力量封锁了村子,恐怕将会蔓延到我们这里来。”

    这是石飞蛟与石林虎在低语,不过两人并没有不安,因为那位强大的夏师已经知会过村子中的人,只要他们不离开石村,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咻!”

    大荒深处,猛然间有一道霞光四溢,瑞气流转之物冲天而起,那是出土的器物在沉浮,暗四大生灵并没有立刻夺取,而是在全力对抗自己的敌手。

    不过就在这场战斗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一只足足有上百里大小的遮天大手,却是蓦地地石村中而起,挟带着流云飞卷之势,朝着大荒深处抓了过去!

    “快看!天上有一只好大的手!”

    这只遮天蔽日的可怕大手,石村中人又岂会视而不见。尤其是在山脉深处的夺宝大战彻底爆发,夏阳通知他们不要外出之后,石村中人全都留在了村子里,无人外出狩猎,只要不是瞎子,都不可能看不见这只突如其来的恐怖大手。

    不过会这般大呼小叫的,也就只有那群熊孩子了。

    “好像……是师父出手了!”

    演武场中,小石昊仰着头惊呼了一声。

    “什么?这是夏师的手?”

    石大壮张大了嘴,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苍莽山脉最深处,四大至尊生灵在生死搏杀,激烈争锋之下,可怕的气息冲向八荒,万灵都在颤栗。

    “嗡!”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虚空震荡,有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盖压而下,浩瀚如天宇,以无边威势,直接将正在激战的四大至尊生灵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那是什么?”

    随着那只巨手的出现,四大至尊生灵全都感应到了一种大恐怖袭上心灵,那是一种他们根本无法抗衡的可怕力量,不得不同时停下争斗,本能地打算飞身向外逃去。

    不过他们根本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张开双翅,便已感受到无尽的黑暗笼罩,将他们彻底吞没。

    “轰!”

    一声巨响,天穹剧颤,就像是有一颗星辰坠落下来,整个苍莽山脉之中天摇地动,又宛如有神魔降世,威不可挡。

    在那只遮天巨手之下,四头至尊生灵毫无抵抗之力,便在瞬间被镇压下去,其中那只顶天立地的庞大凶兽,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直接被抹去了元神,大如山岳的碧绿色眸子黯淡下去,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另一只可怕的凶禽也是同样下场,任凭它如何缩小身躯,想要振动翅膀逃出生天亦是无用,直接被诛灭了元神,仅留下了一具尸身落下。

    而那只大手似乎有意放过了其他两只生灵,并未灭杀它们,而是连同那件刚刚出土的器物一起,一同摄回了石村之中。

    幸存的两只生物在重新见到光明之后,只见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似乎是一个人类的部落之中,而在它们面前,静静地站立着一袭青衫的身影,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大……大人饶命!”

    见到这个眼神,那头形似猿猴的金色生灵下意识哆嗦着开口。

    在它旁边,那头火红色的雀儿亦是猛然浑身一个激灵,眼神之中全是惊恐之色。

    即便他们二者都是纵横一方大域的绝顶生灵,然而在面对那只大手的主人时,也不能保持平静。

    毫无疑问,那只遮天巨手的主人,自然便是夏阳。

    这方世界只是区区下界,尊者境已经是凡人领域的极限,这四只至尊生灵,已经是世间最为强大的存在,天下之大任其纵横,但在夏阳的眼中,却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以他的能为,要捏死它们,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你们两个小家伙,看在你们一直站在人族一方,对人族多有庇护的情况下,本座特意往开一面,以后就留下来,给我弟子当个伙伴吧,少不了你们的好处,如何?”

    夏阳淡淡道。

    火红的雀儿乃是一只朱雀,它硬着头皮开口:“前……前辈,我……我还是人族的祭灵,需要守护一方国土,呃……只怕不能够留下来追随前辈的弟子,还……还请恕罪。”

    它说话之时,声音都在颤抖,那遮天大手的主人明显修为惊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领域的强者,但明显远远超过了它,天知道拒绝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夏阳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移到了一旁形似金色猿猴的生物身上,这是一种名叫朱厌的绝世凶兽,在太古传说中,只要一出现,就预示着某一域要大乱。

    不过这头太古凶兽在见到夏阳的目光投来,不禁浑身汗毛倒竖,惊慌之下连忙点头:“我……我愿意!”

    见它如此识相,夏阳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