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柳神
    ,!

    在这样的变化之下,石村中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修炼的行列,整个村子的实力也随之开始往上暴涨。

    夏阳传给石村中人的,并不是简单的炼体术,尽管比不上小石昊所练的无上大道,却也是一等一的修行之法,不要说这里只是下界,便是放在上界之中,也称得上是顶尖的功法,可以作为一教之传承!

    而且这门玄功,夏阳还在不断推演完善,以他的境界和眼界,一旦真正推演完毕,成仙不朽或许不能保证,但要成就至尊领域,却是轻而易举。

    在这个世界,至尊并非禁忌领域,天地压制和遮天世界的大帝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只是能否真正走到那一步,还要看石村中人自身的造化,不是他能够轻易左右。

    如今夏阳除了默默恢复着体内伤势之外,每日就是教导石村中的族人修行,偶尔外出打猎,击杀强大的太古遗种,取得他们的真血和宝骨,为那群熊孩子打熬身体。

    另外他的内天地中,不少已经对他无用天地灵药也都被取出,用来给石村中人改善肉身。严格说起来,石村中人的年纪都不大,就算是老人,也少有超过百岁的,相对于上界动辄活了上百万年的至尊级人物,他们还只能算是稚童。

    石村之中,如今有一块被夏阳开辟出来,用作修炼的巨大场地,而在那演武场中,一群打着赤膊的汉子均是日复一日地挥洒着汗水,口中喷吐精气,认真修行着夏阳传授的玄功,那无比健硕的躯体,就像是铜浇铁铸而成,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之感。

    而那些五六岁大小的熊孩子,也全都**着上半身,全身均是流线型的肌肉,近万斤重的铜鼎如今已经能被他们轻松举起,一个个强壮得跟貔貅幼崽似的。

    但是变化最大的,还要属石村之中的那些老人,在修行了夏阳的玄功后,他们就像是重回了年轻时代,不再复过去的年老体衰。

    本来苍老而干瘪的身躯,如今又恢复到了壮年时候的样子,肌肉高高隆起,就连已经花白的头发,都重新变成乌黑。

    尤其是族长石云峰,更是所有年长者中变化最大的一个,曾经外出历练过的他,如今似乎又恢复了昔日的风采,身躯不再佝偻,满头的白发也再次变黑,高大强健的身躯,就算是和狩猎队长石林虎相比都毫不逊色,甚至还要胜之。

    而在他们都将玄功修炼入门之后,夏阳便不再多过问了,也极少再和他们一起外出,而是让他们自行前去狩猎。

    这样的做法,石云峰也极为赞同,这近半年来村子的变化,他深深地知道,全是由夏阳所改变,也自感惭愧已久。夏阳为他们石村所做的事实在太多,这样的恩情,他们根本难以报答,像狩猎这样的事情,早就该让他们自行解决了。

    何况温室之中培养不出猛虎,想要真正的在这大荒之中立足,唯有自立自强,方为正途!

    ……

    “轰!”

    这一日,大荒最深处突然爆发出一片滔天的火光,炽盛无比,一只鸟鸣惊天动地,崩裂了天穹。

    赤红火光极盛,烧的天穹都塌了,一只火红色的小鸟横空而过,神威惊人。

    在那浓密的云层上,探下来一只金色的大爪子,铺天盖地,抓向赤红的小鸟,威势无以伦比。

    那铺天盖地的金色大爪子,每一次落下都会抓崩一条山岭。

    赤红的小鸟毫不逊色,许多山峰化成了岩浆,赤红液体喷发向苍穹,如一道道红色的大河沟通了天地,而那只是余波,真正的大战在天穹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是两只太古遗种在战斗?”

    “前些年传闻大荒深处有山宝出世,难道那两只太古遗种在争夺山宝?”

    大荒深处的激烈战况,自然惊动了石村中人,许多人都是震撼无比。传言有些太古遗种强大到不可思议,只手遮天,可以轻易灭掉一个超级大族,如同神祇一般,现在看来所言非虚。

    即便他们石村如今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但比起那战斗中的动静,还是远远不如。

    倒是夏阳望着那片区域,神情若有所思。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那大荒深处,几头最为强大的凶兽争夺的山宝,乃是一方圣地至尊殿堂的无上传承。尤其是其中那六道轮回天功,更是一门古老的天功,在上界都赫赫有名,是上界最为强大的功法之一。

    至尊殿堂的完整传承,简直堪称是一方巨大的宝藏,甚至于名震太古的十凶之一,九叶剑草族的无上攻伐宝术草字剑诀都在其中。那门宝术名列太古三大剑诀之一,其威力之强能斩断时空,切开宇宙,在整个完美世界之中都算得上是顶尖的攻伐之法,是最为强大的法诀之一,也是至尊殿堂的镇教传承。

    想当年,十凶之一九叶剑草的最后一代,就是在异域入侵九天十地时碰上四尊不朽之王,爆发了一宠天暗地的血战。

    当时那株草还远远没有真正的进入到仙王领域,但却能够以一敌四,面对四位不朽之王,可想而知它的强大与可怕,尽管最后喋血,却并未让它的威名有丝毫逊色!

    大荒深处的那场大战,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才终于平静了下来,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显然两只太古遗种的大战已经暂时告一段落,至于谁胜谁负,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真的不打算过去查看一下么?”

    村中那株柳树前,此时只见它枝体摇拽,隐隐间有青光滢滢,向静立在不远处的夏阳传出一股精神波动。

    夏阳微微一笑,道:“两只扁毛畜生在闹事而已,不值一提,柳神何需大惊小怪。”

    “莫要忘了,你的弟子和那群你调教的熊孩子,还有所有的石村之人都生活在这片大荒中,你总不希望他们出事吧?”柳树再次传来一股波动。

    “不必担心,只要不是上界的人出手,区区下界几只凶兽,还影响不了石村。”夏阳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何况就是我不出手,以柳神你现在的状态,也足以庇护石村了。”

    “这还要多谢你提供的生命本源。”柳神沉默了一下,才道:“虽然只是恢复了不到三成根基,但要不是你,恐怕我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到这一步。”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夏阳淡淡地摆了摆手:“这个世界的未来还需要柳神,能让你早些恢复过来的话,自该如此。”

    “你究竟是什么身份?”柳神闻言,不禁再一次追问起来:“你好像对我的事知之甚祥,但在我的记忆里,昔日九天十地之中,似乎并没有你这一位人物?”

    在这近半年与夏阳的交流之中,柳神并未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高,而是将他放在了与自己平等的位置上,只是这位神秘强者的身份,在她眼中一直都个谜团。

    “我已经说过,我的身份不值一提,柳神就无须多问了。”

    夏阳脸色平静,这个问题,在他来到石村不久,柳神就一直追问至今。不过在经历了神秘存在跨越时间长河的击杀之后,他隐隐猜测到对方有可能针对的是未来的他,而在情况没有明朗之前,他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到这一个时空,所以他并未将自己来自后世的事如实相告。

    “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算了。”见他始终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柳神有些气恼,枝条摆动,微微有些情绪变化,但只是一瞬即逝,随即又沉声说道:“从你交给你弟子的传承之中,我看得出与九天十地流传的修行之法都不相同,似乎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这种传承十分不凡,难道是因为如此,所以你不肯透露自己的来历?”

    “柳神无需深究,你只要知道我与你是友非敌就好,等到未来时机合适的时候,你自会知晓。”夏阳摇了摇头,然后才静静一笑道:“倒是我那弟子,日后还要劳烦柳神关照一二,将来对抗异域,或许还要落在他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