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二章 小石昊
    ,!

    石村,位于苍莽山脉中,四周高峰大壑,茫茫群山巍峨。

    然而山中并不宁静,时常有猛兽咆哮,震动山河,万木摇颤,乱叶簌簌坠落。

    在那无尽的原始山林中,一株株根深叶茂的参天古树遮天蔽日,阴气很重,更有无数毒虫出没,兽吼沉闷如雷,凶彪、蛇虺等留下的阵阵腥气扑鼻而来,令人皮骨发寒。

    “嗷吼……”

    山脉深处,不时传来雷鸣般的吼声,令山石滚落,回音隆隆,林木剧烈摇摆,乱叶狂飞,那是远处有大型凶兽出没。

    此时在一片山林中,一群孩子脸色发白,他们离开自己所在的石村已经有段距离了,是瞒着大人们出来的,进入了老林子中,还好不曾进入凶兽真正的栖居地。

    “大壮哥,山林太危险了,我们年龄还小,不能再前进了。”一名奶声奶气的小不点颤声道。

    他们的村落世代守着原始山林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都要谨慎小心,否则便有丧命之虞。

    这群孩子的年龄都不大,共有十几人,全都来自附近的石村,为首的孩子名叫石大壮,曾举起过千斤铜鼎,生得浓眉大眼,手脚粗大,人如其名,身高都快追上成年人了。听到那奶声孩子的话,他看向了另一人,问道:“皮猴,还有多远?”

    皮猴名为石中侯,长得干巴巴,但力气极大,也很机灵,回道:“我听林虎叔他们说,那山崖离村子不是很远,就是这个方向,应该快到了。”

    “石昊,你有什么意见?”闻言,石大壮又向先前那小不点问道。

    过去,小不点石昊只是他们一群大孩子后面的跟屁虫,因为他年龄很小,只有三岁,但自从他同样能举起千斤铜鼎后,就连大人们都已视他为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一下子成为了他们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再走下去会很危险。”小石昊声音清脆,黑白分明的大眼乌溜溜,如实说道。

    “可是离那里真的不远了。”石大壮道。

    半数以上的孩子意动,想继续走下去。

    “如果你们要去,我也跟着。”小石昊稚声稚气的说道。

    就这样一群孩子又上路了,又走出去一里多远,大树渐稀,植被越来越少,巨石逐渐多了起来,且有阵阵凶气弥漫。

    山石嶙峋,这是一片很大的石林,寂静无声,地上散落着一些巨兽的遗骨,雪白而惊人。

    皮猴四顾,小声道:“就是这里,我听林虎叔他们说,它的巢穴筑在石林深处的崖壁上。”

    石大壮也压低声音,提醒所有孩子道:“这些兽骨可能是它吃猛兽时留下的,虽然说这个时间段它应该不在巢内,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千万别被发现,不然可能会没命!”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这一路上他们见到了很多骸骨,雪白而巨大,有五六米长的禽骨,更有磨盘大的兽头骨,都是山林中的猛兽与凶禽被生生撕食后所致,此地死气沉沉。

    “它果然要在这里栖居下去,时间长了,若是繁衍出一些后代,我们石村的人进出山脉时将会受到致命的威胁!”

    “林虎叔他们商量几天了,早就观察好了它的习性。”

    这些孩子一边低语一边疾驰,速度极快,如十几道小旋风般冲进了石林深处。

    一座石崖横亘前方,这里更加寂静了,寸草不生,在崖壁最上方有一个巨大的巢,以一根根黑梧木筑成,给人很压抑的感觉。

    孩子们隔着很远,躲在山石缝间小心地观看,黑色的巢直径足有十米长,很巨大,不用想就知道是异种凶禽的巢穴。

    “果真在这里!”

    “这头青鳞鹰在此徘徊良久了,现在筑出了巨巢,难道真如林虎叔所说的,已经产卵了?”

    一群孩子皆是双眼放光,这才是他们来此的最主要目的!

    青鳞鹰是一种很凶悍与强大的异禽,体内有传承自太古魔禽的血液,很难对付,一般的猛兽与凶物被它盯上都得死,难逃活命。

    “据林虎叔他们观察,那只雄性的青鳞鹰数日来都不曾现身,可能在山脉深处发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时那只雌鸟都会自己出去捕杀食物,想要接近,机会就在眼前。”皮猴说道。

    一群孩子握紧了拳头,显然很紧张,同时眼中也有一种期待与兴奋,在山林中长大的孩子个个都很胆大,不然也不会自作主张地跑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

    “大家藏进石缝中,我投块石头试试看!”一个皮肤黝黑的孩子开口,他名为石猛,村人都叫他二猛。在石村演武时,他曾直接撂倒一头大莽牛,更是差点举起千斤重的青铜鼎,在这群孩子中仅次于石昊与石大壮。

    “呼”的一声,一块大石飞起,冲向远处,最后咚的一声落在了石崖前的乱石堆上,发出一声巨响。

    众人都吓了一大跳,还好山崖上没有什么动静。

    “二猛别这么鲁莽,小心谨慎一点。”

    “我试试它在不在巢中,现在看来没事,我们赶紧上!”二猛说着,就要冲过去。

    “二猛哥先等一等。”小石昊开口,抓起一块不小的石头,用力掷出,石块嗖的一声飞上石崖,落在梧巢近前,发出一声大响。

    过了片刻,山崖上很安静,青鳞鹰并没有出现。

    “走!”

    一群孩子如兽群般,嗷嗷叫着,飞快冲向石崖。到了近前后他们分工有序,一部分人站在巨石上,注视天空,站岗瞭望,以防那只凶禽突然出现,另有几个人则准备攀上石崖。

    “大壮哥你们都等着,我先上去看一看。”石昊说道。

    “你一个还没断的娃,在边上看着就行了,我们上。”石大壮道,一群孩子都笑了起来,小不点到现在还在吃兽奶,常被他们取笑。

    “我早就吃肉了,只是偶尔拿它当水喝!”小不点气呼呼,皱着鼻子,瞪着黑宝石般的大眼进行辩解。

    当然,小家伙很聪明,知道大孩子们此时并不是真的在笑话他,而是在照顾与保护他,不想他第一个上去而冒险。

    “我比你们速度都快,有危险也逃的快。”小不点不等他们开口,像是一只酗子般,嗖的一声,飞快攀爬向石崖,矫捷而灵敏。

    “别让他犯险,我们也上!”石大壮与二猛还有皮猴全都紧随在后,同样如同猿猴般追了上去。

    崖壁上有不少缝隙,令几个孩子得以借力,快速向上攀。生长在大山中,守着原始密林,他们攀跃的本领自然很强,比起山脉中的恶魔猿都不会逊色多少。

    “呼……终于上来了!”

    石崖能有三百米高,小不点上来后,等待另外三人片刻,直到他们都冒出头来才一起向那巨巢走去。

    “好大的鸟窝啊!”皮猴惊叹。

    站在近前观看,格外有震撼感,巢穴足有十米长,以黑色的梧木筑成,占据了大半的崖顶,比石村的房屋都巨大。

    舍此之外,崖上还有一些粘着血丝的大骨头,每一根都比成年人还粗长,这令人毛骨悚然。

    尤其是那磨盘大的兽骨头上,还有几个可怖的爪洞,残留着血迹,显得非常狰狞。

    “这是龙角象的骸骨,真是可怕,一头凶禽居然动辄就要吃巨象!”二猛惊憾。

    “先别管这些了。”石大壮道,向着那黑色的鸟巢上攀去。

    来到巢上,顿时感觉到阵阵森然气息,且有血腥味。巢穴边缘呈暗红色,显然青鳞鹰常在巢穴的边沿进食,经过各种兽血的长期浸染,这个地方煞气很浓。

    “那头凶鸟不在!”

    “快看,有好几枚禽蛋!”

    几个孩子惊呼,他们胆大包天,在村中偷听到大人的谈话后,自作主张,就是冲着凶禽的卵而来的。

    “太好了,我们赶紧搬走,带回村子去孵化,日后将会有强大的凶禽为我们捕杀猛兽,带回猎物!”皮猴兴奋得直叫。

    然而就在此时,小石昊却是突然带上了几分惶恐,惊呼起来:“那是什么?”

    一群孩子闻言放目过去,只见那梧巢内,铺着柔软的金丝草,看起来很舒适,三枚水盆大小,晶莹如碧玉般的蛋静静在呈现在那里,上面带着一些纹络与斑点,光泽闪动,而在三枚巨蛋的中间,赫然有一道青色身影横陈。

    那是一个人!

    一个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出头,穿着青衫,身有血迹的年轻男子,正静静的盘坐在梧巢的最中心,整个人透发着莫测的威压,让那群孩子忍不住在簌簌发抖之下跪伏下去。

    这种情况简直匪夷所思,过于惊人!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所有孩子都是心惊肉跳,有种惊骇欲绝之感,那种气息太恐怖了,只是看了一眼,就让他们不由自主地跪倒,甚至连丝毫冒犯的念头都无法生出。

    也不知过了之后,这群孩子才缓缓回过神来,但脑袋依旧一阵发懵,无论怎么都没想到,在这青鳞鹰的巢穴之内,竟然会有一个人的存在!

    小石昊强忍着恐惧,吞了一口唾沫,颤抖着张开嘴唇,问道:“这……这位大哥,你还好吗?”

    但出乎意料的是,年轻男子依旧紧闭着双目,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皮猴通体发寒之下,惶恐地看了自己的酗伴们一眼:“他……不会是……死了吧?”

    “可能……是吧?”

    石大壮此刻心中亦是恐惧不已,不由战战兢兢地道:“要不……我们还是快走吧。”

    “那蛋……怎么办?”石猛结结巴巴地问道。

    众孝都是一阵沉默,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凶禽的蛋就在眼前,要他们就这样离开,却也心有不甘。

    突然之间,远处高空之上,一声鸣叫响彻长空,穿金裂石,非常尖锐,具有一种可怕的穿透性,震得一群孩子耳膜生疼。

    “不……不好,是……是那头青……鳞鹰回来了,要是发……发现我们这这里,肯……肯定要发狂了!”

    闻得远空之中的高昂长鸣,一群熊孩子都是大惊失色。

    “快……快逃!”有人惊叫出声。

    “不行!我的腿……好像发麻了,动……动不了。”一名孩子惊慌大叫。

    “我……我也一样,浑身……没有力气。”其他孩子也是惊恐万状,只觉无力动弹。

    高空中,大风呼啸,一只巨鸟在山林中投下大片的阴影,极速飞来,浑身流动青色寒光,凶气惊人。

    “完了!”

    看到那只巨鸟正以极快的速度归来,而他们却在那鸟巢中年轻男子的威压下一动也不能动,所有孩子心中都是一阵绝望。

    不过就在那青鳞鹰将要归巢的时候,却是猛然发出一声尖叫,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存在,停在了数百米外的高空中扑腾着双翅,口中不断发出短促而尖厉的嘶叫,却根本不敢降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一群孝惊呆了。

    “我……我知道了!它肯定也是……感应到了……那位大哥身上的气息,所以……不敢下来!”小石昊脑袋十分机灵,很快就想到了原因,不禁惊喜开口。

    “是……他?”

    闻言,所有孩子心里都是再次一惊,瞪大双目朝着巢中男子望去,心中却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只要那只凶禽不敢靠近这里,就是好事。

    不过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只凭气息,就能让他们所有人跪倒在这里,无法动弹,连逃跑都做不到,更让青鳞鹰这样的凶禽都不敢逼近,这个神秘男子,究竟该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而就在这时,似是听到了他们的话,那名闭目盘坐年轻男子却是蓦然睁开了双眼,目中发出一道如虹金光,冲上云霄,竟将那身形十分硕大的青鳞鹰生生击飞,发出惨叫,在空中连翻几个跟头,而后仓惶飞逃,连巢穴中的后代都顾不得了。

    见到这一幕,那群孩子都是彻底震撼了!

    “没想到,竟然会来到了这个时代,不过也总算是与你见面了。”

    在煌煌不安中,只有三岁多的小石昊,只听到年轻男子幽幽一叹,一双充满了他无法理解,仿佛历经了千百世轮回,似乎每时每刻都有无穷世界在不断生灭的眸子,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