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 地府
    ,!

    “好,既然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肯止戈,我等也只好舍命一战了!”一名至尊凝声说道

    见夏阳一方全都存了必杀之念,诸多至尊古皇也知再无退路,一人冷然开口:“无极,狠人,你们虽然厉害,但我们都是一样的存在,本皇就不信你们几人,能挡住我们所有人!”

    “实在是欺人太甚!诸位,既然他们誓不罢休,我等不如这就发起动乱吧!”

    这些人全都是曾经无敌一世的存在,哪个不是心高气傲,怎么可能甘心赴死,不少人都是面带狰狞,露出了阴森之色。

    “不错,想要灭绝世间所有古皇,简直痴心妄想!就算是昔日的远古天庭之主帝尊都没有做到,凭你无极和狠人,还有两个另类成道的家伙也能做到么?”

    “嗡!”

    就在这时,一声剧响自遥远的西漠传彻而来,转瞬之间,席卷整个北斗大地。

    佛门圣地须弥山发出万丈金光,无量的信仰之力浩荡,山体内部发出了巨大的佛号声,一尊真正的大佛于大雷音寺中出现,盘坐在那里,头顶着万古苍穹!

    在那里,瑞气蒸腾,霞光万缕,无量的信仰之力汹涌澎湃,比海洋还要浩瀚,席卷了整个西漠。

    “那是……阿弥陀佛!他也出手了吗?”

    这一刻,无数人皆忍不住的为之震惊,那位佛门大帝,也以如此方式选参战了,向世人宣告着他的存在!

    “轰!”

    接着,东荒的某地,无尽仙光爆发,一座古塔冲天而起,发出神音,隆隆而鸣。

    其塔身古朴,共分九层,流淌着岁月的力量,像是贯穿了整部修炼古史。

    那是属于青帝的荒塔!

    “咚……”

    仿佛是为了回应那些至尊所说的话,就在荒塔现世之后,一声钟响也随之在紫山之中响起,声音传遍整个东荒,天地震荡,乾坤摇动,代表着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力量!

    “无始钟!”无数人惊呼起来。

    那些古皇至尊们的神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

    尽管很难相信,但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对方今次乃是有备而来,而这样一股足以镇压万古的力量联合起来,他们全都感到了强烈的生命威胁!

    在这样恐怖的威慑之下,他们反而不敢动手了,哪怕他们都是曾经无敌一世的存在。

    即便是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升华自身,亦没有任何把握可以与夏阳一方抗衡。

    不过即使他们肯退去,事到如今,对方也万万不可能罢手了。在脸色一阵铁青,惊怒交加之下,那些至尊古皇只得是把心一横,强行出手了!

    “杀!”

    冷酷无比的喝声,如同一道信号,那些古皇至尊尽皆发出了最无情的进攻,打得禁锢的虚空都在椅,承载着几可毁天灭地的力量,将要崩溃。

    夏阳一方,诸多大帝也出手了,道则环绕己身,至强之力逸散,荡漾出去,万道都开始哀叹,与禁区至尊展开了天昏地暗的搏杀!

    惊天动地的杀机爆发,夏阳身形一动,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手指一点,便落在了一尊古皇的身上。

    那尊古皇正欲祭出某种禁忌神通,做决死一搏,然而随着夏阳这一指的力量降临,那凝聚了一般的神通立刻崩溃,他骇然发现,自己空有一身修为,却根本无法再施展半点神通!

    接着,他的双目瞬间失去了光芒,然而他的肉身却是丝毫无恙,只是神魂的波动顷刻熄灭,如同先前的黄金古皇一样,元神直接寂亡,连丝毫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这是夏阳从九秘中领悟出来的力量,能够封印敌人的肉身,神通与元神,更能直接将对方封死,既是封印之法,也是恐怖的杀招!

    这尊古皇在临死之前,脸上布满了狰狞,不甘之意充斥天地,但是却不能改变结局。

    天地凄凉,冰寒彻骨,因为又有一尊古皇死去了,神魂俱灭!

    一旁,盖九幽再次对上了一名至尊,除了无始大帝的封神榜外,他还有一张古琴在手,随手弹动就是无上的琴音,每一次音波都能够崩碎虚空,割裂苍宇。

    即便盖九幽刚刚成道,却一点也不逊色于那万古前便已证帝的至尊,两者在第一时间就血战到巅峰,璀璨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北斗。

    青帝的荒塔,以及无始钟并没有参与战斗,而是将这一片区域中爆发的通天神力全都镇压下去,使得大帝间的无上战斗只能在太初古矿中弥漫,无法波及外部世界。

    “阿弥陀佛!”

    随着一声佛号宣出,蓦然间,虚空中一只遮天大手压下,施展出了掌中佛国的无上大神通,无尽金光爆发,整个宇宙都为之震动。

    另一边,大成圣体手持着一柄不知由什么材质打造而成的神枪,浑身气血滔天,与一名古皇厮杀在一起。

    “轰!”

    那名古皇手中一把阔剑横斩,和大成圣体手中的神枪碰撞在了一起,迸发无量的光。

    两者都是大帝一级的盖世人物,力量几乎不相上下,刹那之间就进行了千百次交手,无量的金色气血和赤色的光辉交错。

    大成圣体如今同样修行了夏阳所传的人仙武道,打开了身体中的众神,无穷穴窍跳跃,使得他手中的神枪一枪强过一枪,更夹杂着无量的帝气在天地间蔓延!

    狠人大帝的战力更加惊人,她一掌击出,只听到轰隆一声,与她对上的那名皇道强者便即倒飞而出,帝血横洒,连身体都被拍裂开来。

    甚至那名古皇连躯体都无法重组,肉身寸寸断裂,连元神都湮灭了,而后炸开!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那近十名禁区至尊,便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伤亡,折损了近半,震惊了整个世间!

    虽然让人有些无法接受,但这就是现实。

    战局之惨烈,是用鲜血来铸就,就如同天空之中正在不断倾泻而下的血雨一般。

    “速速出手啊!否则我们所有人都要步元皇他们的后尘!”有至尊发出了震天巨吼。

    而他话音未落,便见苍天有黑雾滚动,一片乌云笼罩了整个天空,遮天蔽日,无比可怕的气息从其中散发出来,令整个宇宙都仿佛刹那陷入冰冷,所有大帝之下的修士全部毛骨悚然,那是剩下的其余隐藏对手,终于不能再犹豫坐视下去了!

    “总算舍得全部出来了么?”

    大成圣体冷冷一笑,一拳轰出,铺天盖地的拳力击向那片黑云,而后伴随着一记惨叫中传出,一道身影从黑云中迭下,在空中暴起一蓬血雾,那是一名至尊被生生轰断了拳头。

    “哼!”与此同时,一道冷哼之声响起,一股强绝的力量从黑云中落下,截断了他的拳力。

    “装神弄鬼!给本座滚出来!”

    见此,夏阳猛地暴喝一声,一股比大成圣体更加浩瀚的气血之力翻腾,冲动九霄,亘古不朽的拳力震荡,化作无边的惊涛骇浪,直撼那片黑云!

    一拳之下,那片黑云尽散,顿时露出了其中至尊们的身影。为首的一人,身影高大,身穿太古战甲,左手持盾,右手持戈,他一步迈出,地动山摇,挡在众人身前,挥动战戈,再度将夏阳的拳力化解。

    “你便是地府的镇狱皇吧?能接本座一拳,倒也算个人物!”没有再继续攻击,收拳负手之后,夏阳静静地看着他道。

    “你这位人族大帝同样不凡!”镇狱皇,也就是地府之主,气息极其可怕,不逊于任何一位古皇至尊,他神情凝重地望着夏阳,数息之后,才缓缓问道:“非要灭了我等不可?”

    “事到如今,莫非你觉得还有转圜的余地?”夏阳嘴角微微翘起,似有讥讽之意:“本来倒是没准备这么快找上你们地府,打算日后让圣体一脉自行解决,既然你们如此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倒是省得麻烦了。”

    就在他说完之后,大成圣体却是仰天发出咆哮,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机开口:“你们地府胆敢欺我圣体一脉万古,今日就要你们血债血偿!”

    镇狱皇沉默。

    他知道,今日这一战已是在所难免。

    “嘿嘿,你们以为稳操胜券了?”

    在镇狱皇身侧,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那是一个容貌不断变换的漆黑人影,至始至终,都是充满邪恶的模样。

    “不错,世间大成圣体,是我诅咒!”

    “天下源天师的诡异,是我所为!”这时,又有另一道身影浮现。

    “圣体和源天师晚年不祥的源头,便是由我们而起!”

    “我是源鬼。”

    “我是源神。”

    两人自报名号,一下子勾起了不少人久远的回忆,当年的北域神城内,流传着关于源鬼与源神的传说,它们食石中仙珍,可怕无比,没想到竟是来自地府势力。

    “无极小儿,狠人,阿弥陀佛,你们真以为仗着人多势众,就能随意拿捏我们?真是妄想!”源鬼冷笑声声。

    他们一个是源神,一个是源鬼,相生相克,有着诡异的神通,强大的不可思议,他和源鬼,掌控着天下最强的诅咒之力,两人力量相合,哪怕大成圣体也摆脱不了诅咒。

    另一个头顶黑色宝轮,青面獠牙,好似深渊中爬出来的恶魔,狰狞可怖。这是一头地府中诞生的本源之魔,另类成道,不过也只是一般,可他头顶上的宝轮却是通天冥器,与荒塔、仙钟同等级别的仙器。

    “嘿,妄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