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再伐禁区
    ,!

    来到太初古矿的深处之后,两人终于在一块岩石前停了下来,只因其上坐着一名古皇,早已等候他们多时。

    “两位人族大帝,你们来此,所为何事?”那尊古皇凝重开口,眼神之中尽是忌惮。

    “何需明知故问?”夏阳淡淡地扫了一眼他的身后:“让其他人出来吧!”

    “无极,你当真要赶尽杀绝,不留余地?”

    这时,虚空中传来了一阵可怕的力量波动涟漪,四周空间骤然压缩,有无穷力量压了过来,皇道大势,帝威弥漫,极其恐怖,瞬间便跨越空间而来,大势奔腾浩荡,骇人到了极点。

    这是太初古矿中的其他古皇降临了,足足有四人联袂而来,加上岩石上的那一尊,共有五名至尊一同现身!

    “你先前定下协议,成仙路开启前不许至尊出世,我等并未违反,如今你出尔反尔,却是为何,难道我等之间,就真的不能和平共处?”

    其中最前方的领头之人沉声质问,这道人影如同神灵一般,四周神霞迷蒙,被无穷神辉笼罩,看不出他的真形,而溢出的古皇气息却是令得附近的大地龟裂。并且这还是在布满了无数帝纹皇阵的太初古矿之中,若是在外界的话,极难想象他的帝威究竟有多么恐怖!

    然而这样的一尊无上强者,在面对夏阳之时,却是神情肃然,丝毫不敢有任何保留,因为他深深地知道这尊人族大帝有么恐怖,即便是他,亦没有任何信心能够单独应对。

    “呵!”闻言,夏阳却是嗤笑了一声:“你们此前暗中出世之事,以为本座不知?还有你们和地府私底下的那点小动作,真以为瞒得过我?”

    闻言,那位至尊顿时面色一沉,自知今日无法善了。何况这位无极大帝更是带来了刚刚成道的盖九幽,更是来者不善。

    “那又如何?这还不是受你所逼,难道要我等坐以待毙不成?”

    另一名至尊忍不住开口了,隆掳语,声震苍穹,却给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显然他对夏阳也同样忌惮到了极点。

    没有办法不忌惮,夏阳早在上一次斩杀七大至尊之时,便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并且他在当世证道,战力正处巅峰,而他们这些禁区至尊却是垂垂老矣,根本难以相提并论。

    好在他们也有优势,那就是人多,一旦夏阳当真打算将他们逼上绝路,也不是全无反抗之力。

    夏阳神色神情,看了他一眼,淡然道:“既然你们不守规矩,那就莫怪本座言而无信。百年前,本座除名不死山,今日便连你太初古矿一并踏平又如何!”

    平静的神情,说出的却是极其霸道的话语,如同最冷酷的判决,并且言出法随,震得整个太初古矿都在颤动,一股惊天动地的强大力量爆发出来,凝结成最可怕的战意,冲破天穹。

    见他真的打算开战,一名至尊见不禁大声惊呼起来:“你真要鱼死网破?难道你就不怕禁区彻底暴动吗?”

    “鱼会死,网却不会破!”盖九幽冷冷一笑:“废话少说,你们准备好受死吧!”

    “就凭你一个刚刚成道之人,也敢放此狂言?想平我太初古矿,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一尊古皇看了盖九幽一眼,清冷的声音中却是流露出了森然的杀机。

    “你是麒麟皇?”盖九幽目光冰冷地凝视那人:“你们这些古族,全都死不足惜,偿我人族血债吧!

    说完,他抬手之间,便有一张金色古卷飞出,无边威势赫然汇聚成滔滔洪流,呼啸奔腾,朝着麒麟皇盖压而去。

    这是无始大帝的封神榜,通体一片璀璨,绚烂夺目,夏阳刚刚交给了他,如今擎了出来,瞬间便贯穿了整个北域,照亮了山川大地,照破了古今未来!

    金色古卷化为一道的永恒的圣光,覆盖了广袤的北地,速度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光华一闪就是成千上万里,划破人世间。

    这是一种神迹,它横贯三千界,连穿九重天,散发着不不朽的神性,与天地长存,与日月争辉。

    “这是古之大帝的气息!”

    北斗大地上,也不知有多少生灵感应到了这股气机,心生震骇,忍不住纷纷跪倒在地。

    封神榜,烙有无始大帝的印记,像是化为了一只金色的大手,就这样横扫诸天,惊动了整个北斗。

    这张金色的神榜道光千万重,压盖九重霄,轨迹惊人之极,垂落下漫天的祥瑞,像是在逆转时间,回归太古,无上帝威隆隆而下,照落在麒麟皇的身上。

    “无始大帝果然还在世!”

    麒麟皇惊怒交加,大喝一声,立刻释出一股可怕的力量,强行硬抗封神榜天威。

    “你们真要执意开战,与我们不死不休,那就死战吧!”

    一名至尊发出怒喝,浑身金光冲霄,照耀亿万里,璀璨如黄金铸成,霞芒贯冲日月,威严而强大,流动出来的是隆隆而鸣的黄金血气。

    他们毕竟身为古皇,曾经独尊万古,自有傲气和尊严,虽然忌惮,却绝不缺乏血战的勇气。

    在这一刻,他们彻底震怒了!

    “当日你曾一人独斩七大至尊,称雄帝境无敌,本皇偏不信,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这位黄金族的黄金古皇在暴怒之下,不由大喝了一声:“锏来!”

    暴吼之下,黄金古皇身上的气息不断增长,力量也在迅速提升,眨眼就攀升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星空之外,一道金色光芒划过黑暗的宇宙,贯穿无垠的冰冷星空,直接降临到了太初古矿之上!

    “那是什么?”

    这一刻,诸多北斗修士都彻底震惊了,那是一件威力强绝到了极致的兵器,在这一刻全面苏醒,散发出浩荡的太古皇威。它如此的炫目,晶莹璀璨,发出永恒的光辉,照亮了整片东荒大地,快速向着北域降落,神威波及了亿万里。

    这是真正复苏过来的古皇帝兵,每一缕威压都让大圣颤栗,无论相隔多远,都让一域教祖忍不住而跪伏下去,实在太过恐怖了。一缕缕金光迸发,让日月和诸天星辰等全部黯淡下去,根本不能与此器相比,没有一点光辉可言。

    “是黄金锏!”有人震惊的吐出这个样几个字,身体都在摇动。

    “那是黄金古族的盖世古皇兵,它不是在黄金一族一位大圣手中吗?怎么自行出世了?”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能从黄金一族的大圣手中召唤出古皇兵,就算是大帝强者都做不到,除非是黄金古皇本人……难道过去了千百万年的岁月,他竟然还未死?”

    有人隐隐猜测到了什么,他们眼中满是惶恐,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可怕的大变即将到来。前有盖九幽证得帝道,后有古皇兵完全复苏,这注定将会是令人万众瞩目的一天!

    “等待了万古岁月,没想到如今仙路未启,便要展开死战,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原始湖的元皇忍不住为之一叹,瞬息之间,整片空间都在轰鸣,震动,也召唤起了自己的古皇兵,元皇道剑。

    除了他们之外,剩下的两人分别是万龙巢的万龙皇,以及血凰山的古皇,也在同一时间召唤起了自己的皇兵,万龙铃和血凰刃,各自散发出无边的帝威,震慑天下万兵。

    “那是太初古矿的方向?那里开战了吗?难道……是大帝杀入了那片禁区?”

    所有人都是惊骇欲绝。

    “杀!”既然避无可避,无非殊死一搏而已,除了正在与盖九幽交战的麒麟皇,剩下的四大古皇,都在同时向夏阳发起了攻击。

    “元皇道剑,斩!”

    元皇口中一声高喝,抬手之间,神剑锋芒所向,直斩前方的无极大帝。

    “不堪一击!”然而,夏阳只是冷笑一声,直接是一掌迎上,简单而直接,狂暴而强大。

    “砰!”

    只听得一声巨响爆发,夏阳竟然徒手与元皇道剑碰撞了一击,迸射出了无比璀璨的光华,一掌之下,震得元皇大口吐血。

    仅仅一击,他便遭到了重创,洒落了大片帝血。

    “这怎么可能?”

    其余三名至尊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心神大震,甚至就连太初古矿的最深处,还未现身的至尊亦是难以置信。

    同在太初古矿中沉眠,元皇的实力,他们自然了解。

    要知道,元皇乃是以体质无敌著称,证道之后,横推三千世界,镇压诸天,俯视万古,便是在诸多古皇之中,亦是了不得的强者。但是这样的一位强大的古皇,竟然被对方一掌打到吐血,这让人如何敢相信?

    由此可见,这位人族无极大帝的实力之强,简直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而且,这还是在对方没有动用当年镇杀那些至尊那件神秘至宝的情况下。

    虽然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外力都已经可以舍弃,但是,帝兵依旧对自身战力有着极大的加成,几乎可以等同于另一具分身。

    夏阳的至宝之恐怖,从当年那一战中便可知,而帝兵不出,便代表着他根本未尽全力!

    而在夏阳一击震退元皇之后,另外三大古皇的攻击也到了,三人奋力挥动皇兵,登时神光闪耀,漫天都是兵器之影,夹杂着他们曾经威震世间的禁忌秘术,全部冲向了他。

    夏阳夷然不惧,足下一踏,长身一展,顿时滔天气血翻涌,覆盖了这方天地,震动乾坤,椅天宇,将三人攻势化解。

    “无极小儿,你欺人太甚,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看本皇如何斩你!”

    黄金古皇发出惊天巨吼,他手中提着黄金大锏,这件绝世古皇兵立刻爆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酝酿着最为可怕的灭世伟力,朝着夏阳当头砸落下去。

    “凭你也想斩我?不自量力!”

    冷哼一声,夏阳不闪不避,任由那黄金古皇一锏砸来,径自猛然抬手,一拳破空,同样也是打向了黄金古皇的头部。

    “砰!”

    一声闷响传出,黄金大锏重重地砸落在了夏阳的脑袋上,但却被那身强盛到了极致的气血挡住。

    无极金身一经催动,血气奔涌之间,顿时展现出了惊人的防御力,纵然是绝世古皇兵,也无法击破他的肉身防御。

    接着,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夏阳的一记重拳也同样击在了黄金古皇的头上,霎时间血肉迸爆横飞,竟是直接将这位古皇的头颅,生生一拳打爆。

    “不可能!你的肉身,怎么可能如此强横?”

    血肉涌动,头颅再生,对于一位古皇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但黄金古皇却是满脸的惊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一拳之下,夏阳的拳力虽然未能将他一拳格杀,但也已经让他身受重创,此时此刻,他满脸苍白,身体踉跄,摇摇欲坠,已然到了濒临死亡的地步。

    这位曾经睥睨九天十地的太古皇者,一生强势无敌,何曾落入过这等危险的境地,今日却在夏阳这一拳之下,几乎被打得怀疑人生!

    夏阳的回击并没有结束,一拳将黄金古皇打得近乎失去战斗力之后,又是两拳轰向了元皇和血凰山古皇,直令虚空崩塌,天穹颤栗。但凡拳力所及之处,便如同一片死亡深渊划下,透发出极尽压迫的恐怖气息,速度之快,转瞬即至,直接将两人手中的皇兵生生打爆,并将虚空崩灭了一大片,令人闻之色变。

    万龙皇和血凰山古皇,也随之发出了惨叫!

    “大家与他拼了,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元皇发出狂吼:“且抵挡住片刻,我等的援兵很快就到!”

    眼见难以抵挡夏阳的恐怖力量,元皇把心一横,直接极尽升华,久违的力量,迅速在他体内攀升起来。

    “无极小儿,将我们逼到这一步,你真真该死!”

    黄金古皇怒喝一声,同样极尽升华了,在这生死关头,他没有任何选择。

    “拼了!”

    血凰山古皇亦点燃了自己的命火,刹那升华极限,再现昔日巅峰之时的古皇战力,血凰刃无坚不摧,劈杀夏阳。

    “极尽升华了么?总算像点样子了。”

    见这几位古皇终于极尽升华,夏阳神情不变,而是摇了摇头:“不过没有用,就算升华,你们今天也难逃一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