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杀到他服
    ,!

    “是我。”夏阳微微点头,笑了笑道:“多年未见,别来无恙?”

    “我很好!”叶凡激动万分。

    自从当初在太玄门与夏阳分开之后,他就一直再没有对方的消息,直到后来,他辗转到了神城,才从那位姜家神王的口中得知,原来当日成就大帝之位,随后扫荡生命禁区之人,竟然就是自己的这位大哥,这才算是知道了他的一些消息。

    “修为已经晋入仙台之境了么?另外武道也已经达到了拳意实质的顶峰,只差一步就是血肉衍生的层次,你果然不错!”

    感应了一下叶凡如今的境界,夏阳满意地笑道:“继续好好修炼吧,争取早日走到我这一步来。”

    “哪里,我离大哥还差得远呢!”叶凡如今早已不是修行上的小白,自然知道自己和夏阳之间有着多大的差距,随后他面色激动地道:“对了,还要多谢大哥前往我家,替我父母延寿。”

    数年前,当他武道成就一窍通百窍的巅峰人仙之后,便通过夏阳昔日留下的暗手,踏上了回归地球之路,足足比原剧情提前了十多年。

    而当他回去之后,方才知道他的这位大哥早已经去过他的家中,并且还给他父母服下了延寿的神药,这才彻底放下了心结,又如何能不感激。

    摆了摆手,夏阳问起他这些年来的经历,通过叶凡的讲述,才得知他的命运虽和原著有着许多不同,却也有许多相似之处,看来冥冥之中自有惯性。

    而这一次,北原青年一代的第一人王腾,欲往姬家求娶姬紫月,他此行正是打算前往挑战对方!

    “你没告诉姬家的人,和我的关系么?”

    闻言,夏阳眉头一蹙。

    “早就说过了。”叶凡苦笑道:“不过姬家的人除了极少数人以外,并不相信一位堂堂大帝会是我的大哥,就连姜家的人作证也不信。”

    “哼!”听到他的话,夏阳心中微微有些不满,不过以他的身份,自是不会轻易与那些人一般见识,淡淡道:“既然不信,那就打到他们信!”

    话音一落,他径自一指点在了叶凡的眉心处,将一道元神之光渡了过去。

    “完整的圣体修行之法?还有……无缺的大帝古经?”

    感受到元神之光中的内容,叶凡瞬间呆滞在了当场,激动得浑身颤抖。

    要知道,他的荒古圣体早已断了传承,之前还是圣崖的时候,遇到了一具同为圣体的骸骨,才得到了一部分残缺的法,而如今大哥竟然将完整的圣体修炼之法传给了他,如何能不让他震撼?

    而且除了圣体之法外,大哥一并传过来的,还有无数古经,他只是粗略感应了一下,便从中感知到了无始经、西皇经、虚空经、恒宇经、太阴经、太阳经、青帝古经、吞天魔功、不灭天功、渡劫仙曲,以及数种九秘之术,全都是名震万古的无上帝经。

    “再赐你一件帝兵!”夏阳屈指一弹,便有一件得自奇异世界的战利品落到了叶凡的面前,这一一把闪烁着乌光的神刀,上面更是充斥着盖压天地宇宙的帝气,差点没让叶凡吓得肝胆俱裂。

    以叶凡如今的实力,却也能够发挥几分帝兵之威,他既得了对方的机缘,如今正好弥补一二。

    “好好修炼吧,有了这些功法和这把帝兵,足以让你成就无上帝路!”夏阳冷冷开口:“今后管他什么圣地大教,荒古世家,圣子帝子,只要招惹了你,直接武力镇压过去,若是不服,便直接杀到他服!”

    “好!”听到夏阳这番惊心动魄,目空一切的话语,叶凡也猛地生出了一股豪气冲天,热血沸腾之感,重重地点了点头。

    “去吧,去将自己的媳妇抢回来。”夏阳平静地挥了挥手道:“然后勤加修炼,早日成就帝境,到时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是!大哥。”手握帝兵,叶凡这一刻信心万丈,心里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追上大哥的步伐,否则又怎么对得起他的一番栽培?

    夏阳并未与叶凡多说,很快就再次离开了。

    叶凡身为天命之子,无需他多加操心,而有了他提供的资源,叶凡成长起来的速度必定要比原来的剧情大大缩短。

    ……

    “拜见大帝!”

    见到夏阳悄无声息的出现,姜家白衣神王姜太虚在惊诧之下,连忙施礼。

    “不必多礼。”夏阳抬了抬手,问道:“我刚刚见了叶凡,分开之前,他说你有事要传讯于本座,是何要事?”

    “回大帝,西王母将在近日召开瑶池盛会,她听说我曾见过大帝,便特让我转达,恭请大帝前去赴会!”姜太虚道。

    “瑶池盛会么?”夏阳若有所思,随即点了点头:“好,你代我告知她,本座届时自会参加。”

    西王母的实力他尽管看不上,但若无意外的话,这场大会却是代表着太古万族要出世了,他倒要看看,那些曾经统治诸天界域、宛若高高在上的古族,能弄出个什么幺蛾子来。若还是敢如原著一般肆无忌惮的话,他说不得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一举荡平那些牛鬼蛇神。

    接着,夏阳并未再度离开,而是让姜太虚为他准备了一个房间,随后大手一探,径自将一块一米高下的破烂石头隔着空间摄取了过来。

    石头呈土灰色,一点也不起眼,上面有很多裂纹,看起来都快四分五裂了,甚至还有着前后透亮的空洞。

    这是姬家石园之中埋藏的一块石料,其中有一个生灵尘封!

    夏阳双眸穿透石料,只见一团仙气沉淀在最核心,在不催动神眼的情况下,甚至连他都有些看不真切。

    “嗡!”

    夏阳一指点出,一道清光落在石料上,令石皮剥落,显出其中的存在。

    “轰!”

    混沌汹涌,突然炸开,像是一个世界被劈开,石料之中更是于刹那间爆发出了九色神霞,耀得人睁不开眼睛,异象惊人,若不是他提前封锁了这片空间,只怕将会闹出不小的动静。

    “嗡隆!”

    一股股清气冲起,化成一缕缕炫目的光,宛若飞仙,出现了许多奇景,像是有一尊又一尊大帝在呼喝,又像是有仙域的大门被打开,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浩大世界!

    在这一刻,夏阳双眼中都闪出了精芒,凝视着那个异象,似是感受到了有如一位又一位大帝在怒吼,在奋争,一道又一道的帝影,并列在一起,俯视万古,面对苍生透发出惟我独尊的气势。

    不过这些都是虚幻的,没有一点力量波动,更无一丝的威压,当一切平静下来,那仙域虚幻便在光影中慢慢淡去,这些大帝影子全部消失,慢慢散于虚空中,露出了其中的仙源。

    仙源形状很特别,像是一口小棺材,又像是一个水晶床,其中封印有一个孩童,拥有蓬勃的生命气息,透发而出,让人感觉到了一种万物初生时代的朝气。

    他长的肥嘟嘟、胖乎乎,憨态可掬,看起来只是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眼瞳跟黑宝石般,通体白白净净,看起来没有一点危险,甚至很可爱,正是剧情之中的那个神娃。

    蓬勃的生命气息,透发而出,让人感觉到了一种万物初生时代的朝气。

    这是一尊天生的圣人,生而为圣,并且这还是他丢失了他大部分记忆和修为后的境界,由此可想他大圆满时候的强大。

    “成仙鼎内的神祇啊!”夏阳试着以神念感应其识海,那里茫茫如一片汪洋,广阔无边,且晶莹炫目,非常的祥和。而在那海中央,有一座耸入苍空的高台,光辉万丈,巍峨惊人。

    这是神娃的仙台,璀璨而炽盛,犹如神玉打磨而成,仿佛一片仙域,充满了神圣的气息。

    虽然很惊人,但夏阳并不是特别在意,只是留意着神娃的记忆,那是他识海的初始地,也是最重要的记忆片段。

    不过当他神念一靠近神娃的识海,他的耳畔便传来了无尽的哭泣声,像是成千上万人在哭嚎,响彻云霄,这个世界都在动荡。而这仅仅是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哭声越来越大,人数迅疾增多,到了最后,像是苍茫大地上的众生都在恸哭。

    接着,各种奇怪的声音响起,若神鼓擂动,似丧钟哀鸣,震颤了九天十地。

    天鼓、丧钟、众生的悲音……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神秘而又诡异。

    最后,当他神念到达最深处时,更是听到了各种祭祀音,像是上古的圣皇在下葬。种种迹象、诸般异常,总让人觉得很不一般,心头压抑、沉重。

    “一个至强者的葬礼,一个无上神朝的落幕,真的是盛大的景况!”

    将神念从神娃的仙台之中抽回,夏阳微微感叹。

    此时,仙源中的神娃早已惊醒,在感受到他那一身的可怕的气息后,显得极为不安,充满了恐惧,手抓脚蹬,想要挣脱出仙源,逃之夭夭。奈何,仙源非是常物,想要破开都很难,况且还被夏阳的力量所镇压,根本不可能出现一丝裂纹。

    “欧淼拉额赌哪……”

    见到夏阳注视的目光,这个幼小的孩童开口了,话语之中带着几分的忐忑与不安,又有几分祈求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