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见狠人
    ,!

    荒古禁地外,一道神光闪烁之后,夏阳的身影顿时显现而出。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荒古禁地,上一次,还是初临这个世界之时。

    仙珍图,除了与三大仙器息息相关之外,也隐藏了仙域的虚空图,甚至更是记载了人界宇宙的印记,是以夏阳并没有费太大力气,便从奇异世界返回了人界。

    荒古禁地虽然同为北斗七大生命禁区之一,作为唯一一个从来没有发动过黑暗动乱的生命禁区,他这次自然不是为了找茬而来,而是为了见一见狠人这位世上最惊才绝艳的大帝。

    再临荒古禁地,只见其中草木丰盛,古木参天,茫茫荒林深处,九座圣山巍峨而立,环成一圈,正中位置是一片深谷,黑洞洞的一片,不知道有多深。

    这里依旧是一片生人勿入之地。

    跨入禁地之中,昔日曾经感受到的那种侵蚀生机的力量,立即再次笼罩过来,只是夏阳如今身具不死物质,再加上他如今的境界,这种力量已经再也无法撼动他的生死。

    来到那九座圣山所包围的深渊之前,往下望去,深不见底,却能见到一座悬在半空中的五色祭坛。

    “哗啦!”

    突然之间,一道高大的身影禁地深渊中闪身而出。

    这是一个足有十余丈高的巨大生物,金色毛发慑人,双眸赤红如血,周身血气滔天,至尊气息弥漫。

    他身上带着镣铐,哗啦啦作响,沉重无比,为打造帝兵的神金材料铸成。

    荒古禁地中,共有两名至尊,一位为狠人大帝,另一位则是荒古年间人族九位大成圣体之一。这个高大的金毛生物,正是荒古禁地中的那位大成圣体。

    正如源天师的晚年不祥,变成红毛怪物一样,大成圣体晚年亦会遭遇不详,体生金毛,变成怪物。

    只不过,纵然自身发生不详,这位大成圣体依旧是那位对人族有过大功绩的至尊,不仅自己没有发动过黑暗动乱,而且还在其他禁区至尊发动黑暗动乱时竭力阻止,为此不惜舍命相拼。

    这是一位值得世人万分敬重的人族至尊。

    “无极道友驾临荒古禁地,有何要事?”大成圣体声音低沉的问道,他自然知道夏阳的身份。

    “我是专程来拜访女帝,有事与她相商。”夏阳说道。

    “莫非是为了其他禁区之事?”大成圣体面有疑色,但却没有阻拦他,而是说了一声:“好,跟我来吧!”

    夏阳点点头,随即身形一闪,随他一起穿越重重黑暗,来到了禁地深渊的底部。

    在这深渊的下方,是一大片遗迹,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但如今都成为了废墟。

    一边跟着大成圣体往前走去,夏阳一边却是随手拿出几枚蟠桃,递给了他。“道友是大成圣体,战力盖世,于人族亦有大功德,若是就此沉沦下去,却是可惜。本座这里有几颗蟠桃,可令你延续不少寿元,道友且收下吧。”

    “多谢好意。”大成圣体摇了摇头,并未接过来,而是道:“不过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神药于我,也只是苟延残喘一些时日罢了,效用有限,道友还是将它留给其他更有需要的人吧。”

    他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感叹道:“以前我还担心将来禁区再次动乱,祸延天下,人族难以阻止,凭我和女帝,恐怕也独木难支。只是如今人族之中既有无极道友横空出世,我也总算彻底的放心了,不过日后道友若是要再平禁区,可告知一声,若我还未身死,势必将以残躯全力拼掉一位至尊,那时纵死亦瞑目!”

    闻言,夏阳不禁肃然起敬。眼前的圣体,不惜以生命凋零为代价,也要为后人阻止至尊之祸,实在是让人心生敬意。

    不过,他也同样摇了摇头,道:“道友不必心灰意冷,你虽然年老体衰,但也不是没有办法逆转生机,另外你圣体一脉诅咒未除,又岂能轻言生死?”

    “不用安慰我。”大成圣体似乎并不相信夏阳的话。“圣体之诅咒,万古以来我尝试已久,根本无法打破。尤其到了晚年的时候,诅咒之力更强,当年我入主这里进行抵抗,哪怕如此,也时常会有失去自我的迷茫,若不是圣血够强,恐怕已经成为别人手中的杀戮机器。后来得女帝相助,铸造锁神链,将我困于此地,才勉强摆脱诅咒的控制,然而即使如此,却也始终不能根除!”

    “或可让他一试!”

    就在这时,虚空中忽然响起了一个淡漠的女声,这是那位女帝的声音。

    首次听到这个声音,夏阳心中微微一震,而大成圣体的脸上尽管还是将信将疑,但却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好!那就劳烦道友,姑且一试。不过此事不急,道友还是先见了女帝再说吧!”

    说话之间,二人已经走到了废墟尽头,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石门,足有千丈高下,巍峨屹立,气势十分不凡。

    随着大成圣体进入石门,只见里面乃是一方奇异的世界,而让夏阳惊异的是,其中同样有着仙道法则在流转,霞雾缭绕,宛如一方浩大的仙域。

    以夏阳如今的境界,自然可以看出,这方世界并非是天然而成,是被人以**力演化出来的,与他的内天地,还有那位异界红尘仙之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很显然,这方奇异世界是狠人大帝演化出来,而她走的,亦是演化仙域的路子。

    若是让青帝得知,必定要感叹吾道不孤!

    夏阳举目眺望过去,便见那世界深处,有一名美到让人觉得不真实,充满出尘与淡然,明明就在眼前,却恍若身在仙界中的绝美女子,静静地站立在那里。

    这就是狠人大帝!

    真正的绝代风华,她看起来这般的美丽,丰姿绝世,可是一旦凌厉起来,这天地都将被毁灭,古来无人可挡。

    即便是以夏阳如今的修为,亦感受到了淡淡的威胁,几乎可与那尊异界红尘仙相提并论。

    但夏阳能够肯定的是,对方目前与无始大帝一样,还并没有真正成就红尘仙的境界。

    而就是这位女帝,曾经气吞山河,震慑到宇宙各族心惊胆颤。

    就是她,镇杀了皇道火灵。

    就是她,一剑削去天断山脉,让圣灵皇族祖地成为废墟,一剑扫平了一个生命禁区。

    就是她,一人独抗九大天尊后手,甚至与他们活着的人对决,一个人征伐九天十地,开创了堪比九秘的九种终极奥秘。

    也是她,进不死山,盘坐悟道茶下,古皇不敢语,沉默以对。

    也是她,踏入昆仑成仙地,一掌击碎成仙鼎,指杀万条祖龙首,超然世上,不理不死神药想要追随的愿望,飘然而去。

    还是她,活了一世又一世,开创长生奇迹,却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回来。

    而这些只是她一生中的点滴,还有太多,都消散在时间长河中,外人不能得知,真相葬在了过去。

    这就是狠人大帝!

    一个充满传奇,才情古来第一的女子。

    夏阳目光落在女帝身上,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他举步上前,微微拱了拱手道:“无极见过女帝。”

    女帝秀发轻轻飘舞,一袭月白衣裙衬托出她婀娜傲人的仙姿,肌肤晶莹,宛若一尊羊脂玉雕刻而成的仙子,美丽而莹润。

    她抬起头,神情平静而淡漠,深邃的眸光如渊如海,注视着夏阳,绝世仙颜上没有一丝波澜。

    夏阳淡淡一笑,对此毫不意外。

    他很清楚,女帝的性情本就如此。

    在她心里,唯一的执念就是等她那位哥哥轮回转世归来,兄妹团聚。

    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他归来。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夏阳平静上前,与那位女帝相对而立,眼中却是略有一丝惊艳之色。

    女帝风华绝代,冠绝古今,仙姿无暇,身材修长而完美,气质超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仿佛随时都可能羽化登仙,飞升而去。

    不得不承认,女帝之风姿,实在为他生平之仅见。无论是容颜,还是气质,都是完美的无可挑剔,才情更是冠绝万古。

    以一介凡体,逆天修行,直到现在已有半只脚跨入仙门,仅差半步,便可红尘为仙。

    而这半步,并非她跨不出去,而是她不愿跨出,这一点,却是更加让人惊叹。

    这样的才情,放眼诸天万界,都是绝无仅有。

    即便夏阳自忖修行至今,除了以半颗九窍金丹为基之外,从不仰仗任何天才地宝,法宝丹药之类的外物,论境界战力,亦不在女帝之下。但归根结底来说,若无万界珠这样的至宝,以及熟知剧情的优势,只论天赋才情的话,他却是逊色对方,以及无始大帝这等真正盖压万古的强者多矣。

    这一点,夏阳自是心知肚明!

    女帝静静而立,神情恬淡,一双眸子清澈而不失深邃,与他平静地对视着。

    “我这次来,目的有三。一是多谢大帝借我仙珍图,二来是为帝尊与成仙路之事,三则是为了令兄而来,我或有办法,可让大帝复活你的哥哥。”

    夏阳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你说什么?”

    听到他的话,狠人大帝原本平静的双眸之中猛地射出两道精光,直直地瞪着他,似是要穿透他的元神,窥探他的脑海深处的记忆一般。

    夏阳淡淡一笑,并不在意:“大帝在红尘中徘徊几世,不为成仙,只为等待令兄归来,如此深厚的情谊,实在让人感慨。不过以大帝的境界,当能觉察到这片天地大道有缺,轮回不存,便是仙域也已破损,即便继续苦等下去,但最终的结果亦是让人失望。”

    闻言,女帝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得凌厉起来,眸光同时也变得无比冷冽,有一股冻煞灵魂的寒意,声音清冷地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夏阳微微摇头:“我想说的是,大帝想要在这个红尘中与令兄重聚,几乎没有可能。不过这个世界做不到,并不代表其他世界没有办法,诸天万界之中,想来必有复活令兄之道!”

    说完,他手指一弹,便有一道包含着诸天万界信息的元神之光飞出。

    狠人大帝面若寒霜,抬手接过这点元神讯息,略一感应之后,却是霎时间凤目一瞪。

    “诸天万界……”

    饶是以狠人大帝的修为,亦是心神震荡,没想到在这片天地宇宙之外,除了传说中的仙域,还有着那么多广袤璀璨的世界!

    在这一刻,这位女帝的绝世仙颜终于彻底动容,美眸之中陡然亮起两道璀璨夺目的光彩,重新落在了夏阳的身上。

    她现在终于明白,这位来历神秘,连她亦无法推算出跟脚的人族大帝,原来竟是一位异域来客。

    夏阳面容平静,没有多言,静静地等待着女帝的回应。

    片刻过后,女帝眸子中的光彩才渐渐收敛起来。

    而后,她望着夏阳,轻启朱唇,声音重新恢复清冷,道:“你愿意带我去其他世界?需要什么条件?”

    “没有任何条件。”夏阳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道:“在下行事只凭本心,从不趁人之危,相助大帝,仅是出于对你与令兄之间的那份兄妹情感到惋惜而已,也算回报先前仙珍图一事。不过我从未带其他人穿越过,能否带你去到别的世界,我也不能完全担保,但我可以保证,即便不能带你离开,我日后也自当尽力为你寻找复活之法,将来交到你的手中。”

    “多谢!”

    狠人大帝不善言辞,只是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面有感激。

    一直以来,她最大的执念便是他的哥哥。

    当年,在她三四岁时,疼她爱她的哥哥被带走,等再次见到时,却只是一具尸体。

    从那时开始,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执念和心结。

    不为成仙,只为红尘等候。

    甚至她的道果“小囡囡”,一直保持着三岁女童的外貌,便是希望有一天,哥哥轮回归来,能够一眼认出她。

    毕竟小囡囡,原本就是曾经的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