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神组织
    ,!

    成仙鼎的碎片,如果夏阳没记错的话,另有三分之一的成仙鼎碎片,在神组织的手中。

    神组织,为上古天庭的残余势力,也算得上是帝尊余孽,而要找到他们,对夏阳来说并非难事。

    这一天,他横渡万古星空,来到永恒星域外,在一颗枯寂星球上的重地之前停了下来。

    他的内天地中,自地球昆仑山所得的绿鼎碎片在这一刻发出了光芒,这是在产生共鸣。

    而伴随着他的到来,一股震动星空的恐怖威势也霎时间笼罩了整颗星球,几乎令镇守在此地的人惊骇得魂飞魄散!

    下一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撕裂空间出现,这是神组织的一尊老神,鹤发童颜,年岁极大,眸光睿智,像是能够看透世间一切,修为惊世,深不可测,是一个可怕的准帝。

    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丝丝玄妙的气机,有机会迈出那最后一步。

    “无极大帝?”

    在见到夏阳的一刹那,这位老神心中猛地一跳,迅速从他身上的帝道气息,判断出了他的身份,不过脸上却是很快就镇定下来,拱手向夏阳施了一礼道:“见过大帝,我等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快快请进!”

    “本座自行造访而来,与你们无关,自是不知者无罪。”夏阳摆了摆手,淡淡说着,跟了进去。

    其中山河瑰丽,景色怡人,一座仙山悬在半空上,白雾弥漫,这里殿宇楼台,小桥流水,看起来有一种出世的宁静。

    “敢问大帝此来,有何贵干?”

    一颗古松旁的亭台中,老神泡了一壶最好的清茶,然后才郑重地询问起夏阳的来意。

    “本座是为你们手中那一部分残破的成仙鼎而来。”夏阳淡然开口,却是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成仙鼎……”老神闻言,瞬间沉默下来,眉头紧皱,半晌后,才十分犹豫地道:“大帝,仙鼎乃是我组织的重器……事关重大,能不能换一个要求?除此之外,我神组织无有不从!”

    他并不敢一口回绝,即便神组织为昔日天庭的传承,他也是一名准帝,但在一名当世大帝面前,亦不过蝼蚁罢了,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何况这位还不是一般的大帝,不久前荡平生命禁区的辉煌战绩,更是传遍了天宇!

    “本座不会白取,听闻你们一直在寻找昔日天庭的小主人,只要你们肯交出成仙鼎碎片,本座自会将那个孩子的下落告诉你们。”夏阳说道。

    “什么?那……那个孩子?”老神脸色变了,神情一下子极度的激动。“大帝所言当真?你……你真的知道小主人的下落?”

    当年,他们根据帝尊留下的一座神像进行了推演,还原了他一生的形貌,从出生到老去,其形都可辨。

    传言,那时天庭之中有一位小主人,可是谁都没有见到过,直到帝尊崩,也不见他出现。

    他而们为了昔日的这个传言,曾经寻遍了万古,走访了很多遗迹,串连起数不尽的历史碎片,却是毫无所得,没想到如今竟在夏阳口中听到了这一消息,又如何能不激动!

    “你失态了。”夏阳平静开口,震动道音,令其心神平复下来,接着摇了摇头:“本座向来一言九鼎,断不会信口雌黄,言而无信!”

    “大帝见笑了。”老神深吸了一口气,又默然了一下之后,才面容凝重地道:“此事对我神组织实在关系重大,我却是做不了主,还需要询问一位大人的看法,且劳烦大帝稍待片刻。”

    说完他便要起身,打算刻划符文,横渡到某地。

    “不必,我已经来了!”

    就在这时,虚空中传来一道波动,一个身披兽皮衣,眼神清亮,背上背着一把黑色的硬弓,右手拎着一根石棍,有一种睥睨八荒的无敌大势的少年,从中跨越而出,静静地开口。

    在他的身体之中,还有一种极道的波动内敛,气血如同汪洋一般浩瀚,越是强大者感知就越清楚,自会升起敬畏之心。

    “川英大人!”老神连忙起身,恭敬地行礼:“您来了。”

    “一位大帝大驾光临,我又岂能不知?”少年淡然开口,眼睛却是紧紧地盯着亭中静坐的夏阳:“如果无极大帝方才所言不虚,愿意告之我等帝尊子嗣,那位唯一后代的下落,我可以做主,将残缺的仙鼎碎片交给大帝!”

    说着,他看了老神一眼:“毕竟大帝不久前扫荡生命禁区,已经代我们诛杀了长生天尊,我等还未言谢,单凭这一点,仙鼎碎片也该双手奉上。”

    “只是小事而已。”夏阳看着这位昔日天庭第一神将,脸上有欣赏之意。

    面前这个叫川英的少年,乃是神话时代的天庭第一神将,是一个活着的传奇,昔年连帝尊都惊叹不已,亲手将他封印,想留待他日成道。只可惜其执念太深,耽误了一生。

    微微笑了笑后,他又道:“不过你们或许有所误会了,那个孩子并非是帝尊的后代,他们并非这样的关系,甚至还要更进一步。这样说来,子嗣的说法倒也不算错。”

    “哦?大帝此话何解?”川英有些不解。

    “那个孩子,只是成仙鼎的神祇罢了。”夏阳平静说道:“成仙鼎乃是帝尊的道果演化,亦是他的生命的延续,这种关系比起子嗣后代来说,却要更进一步,倒也算得上为父为母。”

    “原来是这样。”听完夏阳的话,川英和老神都沉默了。

    “那也没什么。”不过片刻之后,川英还是微微摇头,道:“既是帝尊道果所化,却也与他后代无异。”

    说着,他目中绽露出了精光:“这样看来,我昔年天庭一脉,终究不算完全断绝,还存有一丝希望……哈哈!”

    他骤然间放声大笑,洒脱之中有一种特别的狂放,那种极道的波动没有掩饰,周围的宇宙星空在隆落鸣,十方天宇崩塌,甚至有星辰一颗颗炸开,化成最绚烂的烟火。

    夏阳静静看着这一切,神色不为所动,这位第一神将,对于帝尊和天庭倒也十分忠诚,可惜却是所托非人了。

    帝尊虽然是一位无上人杰,本以为被不死天皇偷袭,乃是一个英雄般的人物,但最后却在结局来了一个反转,是最大的幕后黑手。若是让这些忠心耿耿的部将得知真相,也不知该做何感想。

    “敢问无极大帝,将来可有征伐地府的打算?”

    又过了一阵之后,川英却是再度开口,杀气惊人地说道:“如大帝日后要铲除地府,我神组织必当誓死追随!”

    他以为这位年轻的人族大帝或许并不清楚当年的历史,当即自顾自的解释起来:“地府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势力,开创者是冥皇,他有着极大的来历,据传他是由古尸成道,可能是神话时代之前的存在,成为了一代无上天尊。”

    “此人精研生死与轮回,认为一切都是虚的,唯有肉身不朽,在守护真我不灭,有朝一日所有轮回印记贯通,融合在一起,早晚会有真我再现,那时就是仙,前生今世未来合一,就此长生。这种道影响了很多人,尸祸的源头就在地府,为诸尊提供了一种长生法,这是一种方向。”

    “他当年与帝尊大人亦师亦友,关系很好……”川英说着,语气中带着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只是没有想到,在贯穿仙路的那一刻却出手,袭杀了无上的帝尊,令成仙大愿梦碎。而我等待了万古,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覆灭地府,让其中的至尊全部神形俱灭!”

    他的眸光璀璨得惊人,凝视着夏阳:“以大帝的无上战力,加上我神组织的底蕴,必可让那地府彻底落幕!”

    听到川英这番充满杀意的言语,夏阳倒是有些感慨。

    这位古天庭的第一神将,本来在神话时代之后,有着无数次证道的机会,但是却都被他放弃了,因为他的心中始终有一道坎,迈不过去。

    地府是天庭溃灭的元凶之一,他若是成道,成为一尊大帝,纵然再是强势,除非走到帝尊的高度,否则最多就是格杀一两个地府之中的至尊,最终也免不了战死的结果。

    这叫他怎么甘心!

    他想要的,是当年围攻天庭的势力全部殒落!

    如地府,还有不死皇朝!

    而成为大帝,还有一个麻烦的情况,那便是无法自我封印了,或者说不能够无缺的封印,需要自斩一刀,等待万古才有瞬间的辉煌,哪里能够像另类成道者这般超然?

    所以,这些问题,都化作了他心中的一道枷锁,束缚在心灵之中,阻止他迈过那一个坎。他没有证道,并不是修为不足,他曾服用过不死的神药,又有当年帝尊给他的精血滋养,能够活过漫长的时间,功参造化,绝对比刚证道的大帝强大!

    他不成道,自然可以从容的布局,当年的神组织,便是他保下的天庭的一只嫡系。经过漫长的岁月发展到现在的程度,他绝对是功不可没。

    “征伐地府么?”夏阳眼中同样有精光闪过,点了点头:“你放心,自有这一天的到来。”

    他脸上若有所思,转瞬之间,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届时攻打地府一事,无需自己亲自动手,到时候交给叶凡他们去办即可。

    嘴角一翘后,夏阳淡然说道:“顺便告诉你一个消息,本座刚刚已经斩掉了不死天皇,你若有兴趣的话,可代本座出手,清除那些不死皇朝的余孽!”

    “什么?不死天皇死了?”

    闻言,川英和老神皆是震惊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