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昆仑山,成仙鼎
    夏阳离开之后,并没有返回东荒,而是直接跨越星空,回到了这个位面的地球之上。

    再看地球,他的观感却是要比初来之时复杂得多。

    夏阳眼中仙光闪烁,在他一双神眼之下,似乎直接洞察了所有的隐藏,看到了地球的本质。

    遮天位面中的地球,虽然与现实世界类似,同样是以科技文明为主,但修行文明却从未断绝过,只是因为有太多限制,所以一直不为人知而已。

    在这片同属华夏文明的大地之上,许多上古修行门派仍然存在,诸多上古灵山洞天,大多也都存续至今。

    如今成道之后,领悟了帝道法则,夏阳能清楚地看到在这地球的深处,共有四座帝阵,守护者这颗祖星。一座座阵势,一道道帝纹,无穷符文烙印大地,封锁虚空,以致神话不显,仙道不出。

    在上古年间,地球乃是传说中的成仙地,丝毫不下于号称葬帝星的北斗。

    而这其中最为神秘之地,莫过于传说中的神话祖庭——昆仑山。

    昆仑山是遮天界的万古仙山。

    它不仅孕育了仙钟这等与荒塔齐名的无上仙器,而且还蕴含着成仙的希望。

    本来,昆仑山并不在地球上。

    神话时代,古天庭之主帝尊率众攻打昆仑山,而后将其截取了一截,带到了地球上。

    帝尊所截取的昆仑山,巍峨磅礴,足有数百万里大小,其中大部分都被封禁在阵法中,只露出冰山一角,形成了如今的昆仑山。

    夏阳这一次来地球的目的,并不是要进入现实社会,而是直接身形一闪,进入了昆仑山中。

    巍巍昆仑,壮阔浩大,横贯**,纵压八荒,茫茫无边。

    这是一片连绵数百万里的莽荒山脉,足足有上万座巍峨山岳巨峰共同组成。

    站在昆仑山脚下,抬头仰望,就像是面对浩瀚星空一般,每一座山岳都高的吓人,云绕雾锁,如混沌气弥漫,充满了天地初始的气机。

    连绵的群山之间,古木苍劲,许多老树也不知生长多少年了,高耸入云,有时几株都合在一起,遮蔽方圆多少里,都压过了高山。

    更有许多老藤,跟一条条虬龙似的,横缠几座大山,藤蔓遍地,山崖都被压盖了,苍翠而刚劲。莽荒的气息,原始的韵味,好似闯入了未开化的蛮荒世界。

    如此茂盛的植物长势,便是历经多个位面,阅历无比丰富的夏阳,亦是第一次见到。

    神念展开,他能清晰地感应到,这昆仑山就仿佛一条沉睡的大龙,那数不清巨山,都是大龙的脊柱骨,横陈盘卧,气象万千。

    “好一处昆仑古地!”

    夏阳忍不住赞叹,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孕育出造化之玄奇。

    在他识海映照之下,其中有一座山峰,形势卧龙,龙口之处,是一个洞窟,里面仙光升腾,神曦洒落,颇显神异。

    在他视线之中,那洞中有一口棺材,里面刻划着字符,那是神话时代的文字,脸上不禁若有所思。

    所以猜测无误的话,其中埋葬的应该是羽化神朝的人!

    昔年,羽化神朝曾派出大批之人,护送成仙的希望前来这里,当时死了很多人,就连狠人的哥哥,也是其一。

    不过夏阳并没有停留,继续前行。有着仙珍图中的路线指引,这密密麻麻的阵势根本阻拦不了他的脚步,很快,他便来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前方,景象壮阔,非常惊人,共有上万座巍峨山岳巨峰,拥簇在一起,围成一个仙谷,每一座山峰都像是一个龙头,浑然天成。

    而每一个龙头上的龙口中,都在向外吐各种天地精华,仙气氤氲,蒸腾而起,凝聚于仙谷内,说不出的神秘莫测。

    仙谷之内,亿万缕仙光连成一片璀璨无尽的光海,又有仙霞瑞彩缭绕,根本看不清中间到底有什么。

    “这位帝尊,当真是好大的手笔!”见到此地的种种布置,夏阳亦不禁感到心惊。

    神话时代,有天庭镇压古星,称霸亿万星河,俯瞰人间沧桑。而那位诸神之主,天庭帝尊,召集八方四极之强者,共同铸造九十九龙山,以莫大伟力,催动运转,降临一颗颗古星,吞噬生命精气,让无数生命之星化作荒芜,最终跨越星河,来到了昆仑祖地,便是此地。

    这里,便是仙珍图上所记载的九十九龙山,传说中的成仙之地!

    当年天庭帝尊,称霸当世,荣耀万古,是真正的神话时代第一人。

    天地称尊,那是何等的霸气?

    可惜在登仙路上,先是被背叛,又被不死天皇偷袭,最终假死才得以脱身,如今还不知隐藏在哪个角落里。

    可以说,眼前的九十九龙山,是自古至今不知多少古星合力孕化的结果。足有上万条龙躯在地脉下,唯有龙首高昂位于地表上,吐出各种天地精华,滋养成仙地中的仙珍。

    这样的地势,日后即便孕育不出成仙的希望来,这上万条真龙也得复活,拥有神灵意志。这是很多古星枯竭后所孕出的希望,这些龙首一旦复活,那将是万龙腾空的壮阔场面。

    它们共吐菁华,这样成全他物,化为一片成仙地,果然是逆天的手段。

    而且在那每一座龙首峰上,都有灵株宝药,株株透亮,棵棵璀璨,清香飘出。

    漫长的岁月,有几人能深入到这个地方,久经龙气与仙光滋养,此地早已通灵,所生出的药草每一株都价值连城,堪称药王!

    药王,很难培育,需要不断以大地灵乳浇灌,生长八万年以上,才可称之为药王。

    但又有谁等得了这么长的时间?**万年之久,纵然是古之大帝寿命都早已到了尽头,万难培育。

    也只有这等地方,汲纳整颗古星的生命精气,孕育了漫长的岁月,才能诞生出这几十上百株来。

    而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小片星域,灿烂夺目。

    这处神迹未在万座龙首峰前,还在安全的区域,一块巨大的山石上有数十个拳头大的星辰嵌在当中,生出柔和的光辉。

    这是真实的星辰,被人炼化缩小而成,因为他感应到了一种磅礴的气息。

    化数十星辰点缀在此,护住山石,这是大帝的手段。

    夏阳稍一接近,便数十星辰浮起,演化成一小片星域,星光灿烂,内部的那块山石一下子变得无尽遥远,宛如立在宇宙另一端。

    这种手段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他的内天地中,如今也已演化出了一片星域,太阳,月亮,诸多星辰,一应俱全,更胜此处。

    不过,他并没有擅动。

    这是狠人炼化星辰所设立的纪念物,纪念死去的哥哥。

    若是动了,只怕这位大帝会立刻找他拼命!

    “我要死了,谁……能帮我照顾妹妹?”

    刻书的人似乎生命力枯竭,刻痕潦草粗糙,有的地方很模糊,有一种绝望与心事未了的情绪。

    “狠人的哥哥!”

    星辰轮转,一副画面出现,像是历史的回放,被星辰之力再现与人世间。

    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是一个少年的形象,他喃喃自语,像是放不下星空的另一边,手抚一张鬼脸面具,无比的失落。

    “神血、妖血、佛血都已浇在它的身上,马上就要轮到我了,死不要紧,可谁能帮我照料妹妹,她还太小,我放心不下。”

    这少年向旁边的人哀求,若是能回到星空的另一端,请他们一定不要忘记,帮他养大妹妹。

    这是狠人证道后寻到了这里,以惊艳万古的大神通还原了昔年的一幕,此情此景肯定让她肝肠寸断。

    最终,她摘星捉月,炼化一小片星域守护这最后的话语与思念,将这块巨石永远的留下,与世同存不朽。

    “只可惜已经死去太久,否则却也不是没有办法让他复活。”夏阳微微皱了皱眉。

    阳神位面,粉碎真空便有重聚亡者神魂之能,而以他超越彼岸的境界,加上遮天世界认可他的道,要复活一人,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狠人之兄死去实在太久,连残魂都没剩下,而他亦和对方素未谋面,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除非是跨越时间长河,前往狠人之兄尚且在生之际,方有可能做到。

    但这只是他的猜想,并不一定可行,否则未来的狠人,势必自己就去了。

    何况要逆流那么久远的时间长河,可想而知,其代价也必然极大。

    古往今来,所有迹象都表明,任何生灵,无论他多么强大,想要出格,改变时空大事件,都是在自寻死路!

    这就是时间法则的恐怖之处,过去不可逆!

    否则,剧情中后来狠人早已复活了自己的哥哥,而叶凡自然也会复活自己的双亲。

    至于未来,狠人跨越时间长河去救那位荒天帝,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对方本身就不应该死在那里,狠人改变的并不是过去,而是未来。

    而她的哥哥是被作为祭品牺牲掉的,生命就在那里终结,自然没有以后。

    不过这个世界没办法,并不代表其他位面也没有办法,如果他将来有了这个能力,却也不介意帮上这位女帝一把。

    刚刚感受到的那一画面,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少年没有半分死亡临头的恐惧,而是将全部心思放在了年幼无依的妹妹身上。

    如此深厚的兄妹之情,着实是感人肺腑。

    完全可以想象,狠人大帝在当初以无上神通重现这一幕时,会是何等的悲恸。

    正因为如此,狠人大帝一生惊艳万古,红尘为仙,但却不欲飞升仙界,宁愿在红尘中等兄长轮回归来。

    昆仑仙山,蕴含惊人造化,又有数百万年前古天庭的布局,乃是名副其实的成仙之地,孕育着成仙的希望。

    但狠人大帝却视之如敝履!

    仙谷周围的万座山峰,每一座都拥有一道仙脉,内蕴无尽精华,共同蕴养山谷仙池,令这里成为了孕育成仙希望之地。

    结果狠人大帝只是一掌,就将这害死自己兄长的成仙希望拍碎,并抽走仙脉,令这里的无上造化彻底断绝。

    “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回来。”

    一个女子的声音像是划过万古时空,轻轻传来,声音凄凉哀伤,柔肠寸断,足以让闻者伤神,听者落泪。

    恍惚间,少年的身影附近,又出现了一道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身影,模模糊糊,梳着是一对羊角辫,脸看不真切,唯见一双大眼纯净,蕴着泪光,在可怜的哭泣。

    小女孩的衣服打着补丁,穿着露出脚趾头的小鞋子,无助的伸着小手,似乎是想要抓住少年的衣角,但却怎么也够不着。

    此情此景,令人不禁动容叹息,心头酸涩。

    良久。

    土坟前的星光渐渐散去,少年与小女孩的身影也各自消失不见。

    夏阳这才缓缓收回目光,暗自叹息一声,心神亦是受到感染,有些酸涩。

    这也无疑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一定要早日寻到僵约位面创造盘古族人的神血,好让母亲和妹妹走上永恒之路!

    绕过那座土坟,夏阳最终来到了中心之地的一口小池旁边。

    这口池不大,却是万座龙首峰的精气汇聚之地。

    仙光升腾,神曦洒落。

    万千虹光不停闪耀,宛若飞仙。

    “池子之中,像似孕育的胎盘,可惜,却被一掌拍碎了!”

    此处本位孕仙之地,像是一个胎盘,后来被狠人一巴掌给拍碎了,才化为了现在的池子。

    夏阳向池中望去,果然见到了一宗器物。

    那口仙池约丈许长,多半丈宽,不知是何材质,内部霞光灿烂,天地精华浓的化不开,成为了液体,聚在池中。

    这是一个铜器,暗淡没有光泽,静静的沉在池底,通体刻有各种纹络,有鸟兽鱼虫与日月星辰等,都模糊不清。

    仙池的底部,有一口并不完整,严重残缺的绿鼎,所余不足原器的三分之一,三只鼎足还在,圆形鼎壁几乎都不存了,而鼎底更是有一个大窟窿。

    这口绿鼎,正是神话时代那位帝尊,以昆仑仙山的精华孕育而出的成仙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