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人魔
    龙巢帝墓,玄黄为用!

    便在夏阳释放出无穷天地玄黄母气,化作一条滔滔长河,源源不绝的贯入龙巢古棺之中时,一股若有若无的因果线条,也开始在夏阳和大帝古棺中的尸身之间萦绕。

    夏阳虽然不能完全理解这种力量的本质,但以他的修为,其实也并不畏惧,如今他的大道已成,若是要强行斩断因果之力,也未尝不能做到。

    不过出于对狠人的敬佩,夏阳倒也没有那般想法,而且试图悖逆因果,也或有可能会生出其他的变故来。

    是以他从来没有想要找到狠人道果,也就是那名叫小囡囡的想法,便是不想再加深这层因果,虽然那样做,对他来说再容易不过。

    从始至终,对于狠人,他都是抱着以诚结交的念头,并没打算通过了解剧情,来达到什么目的。以对方的境界,足以轻松洞察一切,况且夏阳也更是不屑为之。

    古棺中,连混沌都无法奈何狠人尸身一丝一毫,可见其恐怖。而混沌雾气之下,这位大帝的头部隐隐显现,发丝乌黑,可惜脸上却带有一张面具。

    那是一张鬼脸,似哭非哭,似笑非笑,面有忧伤,也有欢笑,也许这就是她的一生。

    在欢笑中落泪,在忧伤中微笑,狠人大帝,没有人了解,最是神秘,世人皆不知其心。

    或许,唯有这一张面具,流露了她内心的点滴,其他人不能了解。

    莫名的联系,玄而又玄,一端自夏阳身上衍生,另一端连接在古棺之中大帝的尸身之上。在这一刻,夏阳清晰地感受到了一种情绪波动,就像是有一个人在轻语。

    狠人逆天而行,站在了人族所能走到的最绝巅上,傲视古皇,睥睨后帝,惊艳万古。

    不能永生,非她不够绝艳,而是这天地不能飞仙,无法举霞而去,她已经走到极尽,却没有了前路。

    纵是如此,她亦逆行而上,有如神明,创万古未有之道,逆活数世,古今莫有并论者。

    所有这一切,如此真实,像是有一个人在自语,传到了夏阳的心中。

    感受着这莫名之感,他似乎隐隐明白了狠人在此留下四世尸身的用意,她之所以在青铜仙殿外留下了大量的天地玄黄母气,便是为了任其在仙殿之中不断衍生壮大,留待无尽岁月之后,或有一日成仙之用!

    她虽然不欲成仙,只愿留在红尘之中,却也难保自己有朝一日未必不会改变想法,便留下了这么一道后手。

    直到如今夏阳来了,随着天地玄黄母气的贯入,真龙古巢之内,万龙齐跃,古棺被成千上万条龙气化成的大龙环绕与膜拜。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

    “哗啦!”

    古棺中发出一声轻响,有一道朦胧的光辉飞出,如一条龙在混沌中腾跃,非常的神秘与玄异。

    那道光并不是很很绚烂,像是星辉凝聚而成,柔和而皎洁,非常吸引人的心神。

    它绕着古棺飞行,九次冲出又九次没入里面,最后一冲而起,飞出了古老的乌巢。

    光华飞来,如一道月光垂落而下,刷的一声落入夏阳的手中,收敛了神辉。

    这是一幅古卷,晶莹闪烁,像是以日月精华铸炼而成,但却非常柔软。

    它呈四方形,能有一米五左右,铺展开来,上面偶尔有星辰一闪而没,轻灵而祥和。

    这便是夏阳此行的目标之一,传说中的仙珍图!

    相传,此图之中蕴含着成仙之秘,对于此方世界的修行者来说,乃是一宗价值无量的瑰宝,比天还重!

    在太古末期,此图曾经属于斗战圣皇,那时,斗战圣皇常于深夜观看此图,仰望星空。

    而后,历经漫长的岁月后,这幅古卷落在了羽化神朝的手中,他们依此拓图于骨片上,才能送成仙的希望往星空彼岸修复。

    后来,羽化神朝于一夜间被狠人大帝所灭,化成了劫灰,此图自然也就落入了狠人大帝的手中,才有了先前在混沌万龙巢内沉浮的景象。

    当然,在那段漫长的岁月中,必然还有其他圣皇、大帝得到过这幅古卷,只是不为人知罢了。

    “多谢狠人道友成全,容后自当相报。”

    夏阳手握着仙珍图,微微朝着前方拱了拱手。

    “轰!”

    就在他说出这句话后,真龙古巢之内,蓦地翻涌起怒啸的混沌之气,如若掀起了无边的惊涛骇浪,浩势吞没了一切,似是在回应于他。

    放眼望去,视线所及,只见眼前一片茫茫,尽是翻涌的混沌之气,片刻之后,再不见大帝古棺的踪影。

    收起仙珍图后,夏阳并未立马离开,而是心念一动,径自大手一探,虚空抓拿,便有一块神源被他跨越空间抓摄过来。神源之中,赫然有一道身影盘膝而坐,散发着一股令人惊悚的庞大气息。

    不过气息虽然惊人,但那神源之中尘封的身影,却只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他光着上半身,瘦骨嶙峋,仅在下半身围了一条兽皮,静静地盘膝而坐,看起来很原始,没有一点生命波动。

    这个如原始人一样的老者,双目紧闭,眼窝深陷,头上的灰发乱糟糟,跟野草一样,在其手中托着一根骨棒。

    而让人惊讶的是,他浑身都被铁索绑缚,几乎勒进了血肉中,赤红色的铁链光芒闪烁,一看就不是凡品,上面铭刻有很多纹络,出自很多种族,都是极为强大的符文,以此将他镇封了,不能突破而出,一动不能动。

    说起来,此人与夏阳刚刚去过的紫薇古星大有关联,兼修了太阳圣皇和太阴古皇的两大无上神诀,想要将两大神诀合一。可是,却因此出了大问题,太阴圣力与太阳圣力对冲,根本不能相容,生出了大祸。

    此人白天为神,夜间为魔,神志不清,血腥杀戮人族诸多强者,更是屠了不少其他种族的绝顶人物,犯下了滔天杀劫,许多种族共伐之,将他镇压,永封在了此地。

    那两位人皇所创的古经,夺天地造化之妙,可修成最本源的太阴与太阳圣力,玄奥莫测,威力奇大无匹,就连古之大帝在开创自己的无上古经时,都从这两部最原始的经文中受到过不少启发。可惜随着岁月的流逝,太阴、太阳两大无上神诀早已经失传,就算是偶有现世,也不过只是一些残篇,殊为可叹。

    不过夏阳倒也不是贪图对方的两大神诀,那两大古经,太阴真诀他在覆灭太阴神教时便已得到,至于太阳真诀,只要太阳古教中那位神婴出世,要得到也只是时间问题。他这次,纯属只为救其出来。

    “被囚禁镇压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放你出来了。”

    夏阳自语了一句之后,眼中金光一闪,便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可怕力量,落在了那块神源之上。

    “砰!”

    一声爆响,但见神源块飞溅,化成灿烂的神光燃烧,而封印在神源之中的那个老人却是毫发无损,只有一股恐怖波动散发出来,如惊涛拍岸,似乱石穿空!

    这是一位太古圣人觉醒的气息!

    “轰!”

    天地轰鸣,像是汪洋决堤了,整片天穹崩塌了,激起万龙巢无尽气流爆涌,这尊太古的圣人“刷”的睁开了眼睛。

    无比的刺目,慑人心魄的目光,好似天地间突兀打了两道闪电,那是两道实质化的匹练,一瞬间冲上了天宇,击碎苍穹,气冲斗牛!

    他的一双眼睛太恐怖了,比神灯璀璨千万倍,像是两轮太阳浓缩了,而后嵌在了眼洞中,熊熊燃烧,威能惊天动地。

    可怕的太古圣人,刚一复苏,便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庞大威势,崩开了高天与大地!

    他的双眼射出的光束在熊熊燃烧,长达也不知道多少里,神焰腾腾跳动,骇人之极。

    这一刻,整个万龙巢中都生出了感应,无数古族惊动了!

    不过夏阳拂袖一摆,一道神光便裹起老人的身体,与他一同消失在了这座地宫之中。

    “醒来了么?”

    外界,一座高山之巅,夏阳淡淡的看着苏醒过来的老人。

    这位可不是一般的圣人,十分恐怖与强大,在那强者如云,祖王林立的太古年间都可横行天下,曾杀了不少祖王,其中甚至有一位大圣。当年曾惹得各族共剿,群起围攻,也是在他神志不清时,才会被万龙巢的盖世父子二人所乘,将其封印。

    他的成就是极其悚人的,同时练太阴与太阳两部真经,这是要走上证道路。但最终却疯了,白天为神,夜间为魔,所过之处,腥风血雨,充满了杀戮,震撼了太古。

    那时的人族何其弱小,但却出了这样一尊无上强者,着实引发了一场恐慌,是以被称为人魔,让各大族都为之不安。

    人魔并没有作声,双目之中充满了暴虐,整个人有气吞山河之势,若不是本能地感觉到眼前之人非他能敌,只怕直接就会对夏阳暴起出手。

    “还未清醒吗?那本座便再助你一臂之力吧!”

    夏阳的声音带着一股玄奥的韵律,传入了人魔的识海,同时强大的力量也涌入对方体内,开始镇压调和起他体内紊乱的阴阳之力。

    感受到夏阳那磅礴如海的神力,人魔的暴虐的脸色终于渐渐平复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引导着人魔体内的阴阳二力,夏阳以太极之道,令太阴交融太阳,直接在对方体内构筑了一副黑白分明的太极图案,平衡了其难以自控的一身神力。

    两仪化太极,阴阳并混沌。

    当他体内太阴太阳的力量形成平衡之后,人魔的气息顿时开始暴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便达到了一个令人骇然的高度,在夏阳相助之下,突破了曾经的极限。

    “喀嚓!”

    他在运转法力,浑身都绷紧了,在一刹那间,铁链崩断的声响发出,一条条赤光飞向四面八方。

    赤色神链被他生生挣断,如同一尊打开枷锁的神魔,一声长啸,惊天动地,音波浩荡之间,巨成一束强光,冲破了地层,冲上了天穹,向世人宣告,曾经纵横天地的太古人魔,再度归来!

    “感觉怎么样?”

    夏阳看着已然清醒过来的人魔,淡淡问道。

    “多谢大帝相救,并助我突破修为,现在我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好!”

    人魔脸色归于平静,郑重向夏阳施了一礼。

    如今他恢复神志,并且修为大进,自然知道眼前的夏阳是何等的存在。心中却也暗自惊诧,在自己受封的千万年岁月中,人族什么时候又诞生了这样一位无上强者?

    “那就好,如今你已初步阴阳融合,只要继续参悟本座方才所传的太极之道,以你的资质,却也不难真正驾驭阴阳二经。待日后成仙路开启,自然大道可期,证道成帝!”

    夏阳静静说道。

    人魔闻言,脸上十分动容,然而大恩不言谢,他只好冲夏阳行了个大礼。

    夏阳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如此。

    旋即,在留下一段话后,夏阳却也没有与他多说什么,很快便破空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