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兵字秘
    ,!

    夏阳并没有在神城久留,只是给姜太虚留下讯息,让其日后稍加关照一番一个叫做叶凡的年轻人后,便即离开了神城,往秦岭而去。

    秦岭,方圆不下于百万里,称得上广阔无边,这是一片神秘的古地,外界很难了解,有很多传说,自古多强者,且极度强大,却少为人知。

    从古至今,关于秦岭的秘辛有很多,但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秦岭中有一座化仙池,传说三万年前一株青莲诞生了灵智,不久得道化形,远走东荒,说的正是后来的青帝。

    也有人说,曾经有一位远古圣人无敌天下,走遍五大域难逢一抗手,结果来到秦岭后,却被一个放羊的老人打的伏在地上。

    纵是在近古,两万年前也有类似的事发生,八位大能来到秦岭寻古,被一位渔农全都扔进了湖中。

    这是一片古地,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对于外界人来说很神秘,始终笼罩着一层浓浓的迷雾。

    秦岭百万里,到处都是山脉,地下更是多古陵,曾有人在半年内连续挖出十二位远古皇主的陵寝。

    这片地域很是不凡,远古神朝有的皇主死后,总会想方设法将自己葬进秦岭大地下,让人不解。

    有人说,这是一片通仙之地,故老相传,曾见到过有人举霞飞升。更有人说,这是一片不可理解之地,地下多陵园,有人在修行,以求证道,不为外界所知。

    “秦岭,多地下古陵……”

    这是夏阳来此之后,神念笼罩下去所得的结果。

    很快,他便来到了秦岭中的一个小门派,秦门之前。

    秦门占有矮山四座,总共不过二十人而已,可以说小的可怜。而且其中门人的修为也参差不齐,弱者不过轮海秘境,但也有大能强者,而此地不过是一处分支,算是外门罢了。

    秦门规模不大,总共也就一百多人而已,共有东西南北四个分支,也就是所谓的外门。

    总门,位于这片山地的中心,与东西南北分支间不过二三十里而已,相距很近。

    这片地域散落着一些山村,都是一些普通的百姓,与秦门为邻,有些顽皮的孩童经常跑到矮山上来嬉耍,并无人管。

    可以说,这个不过百余人的没落小教,并没有什么严厉的门规,看上去很是松散,一点也不像一个隐世秘教。

    唯一让人生疑的是,这个没落的小教竟然有长达数千年的历史,相对于尘世来说,也不知道有多少个王朝更替。

    就算是附近这些小山村,都不能知晓秦门可追溯到什么时期,因为太古老了,似乎自他们祖先那代起,就已经存在。

    但实际上,这个秦门真的是隐世门派,而且实力强大无比,甚至拥有南岭天帝留下的一种盖世神术,可度尽世间诸王的“度神诀”!

    度神诀,乃狠人第二世南岭天帝所创,可将一个有异心的人度化为虔诚的山门护法,甚至比佛门中的度化手段更加可怕!

    这并不是控制思维,而是从其本源内心中切入,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正常度化,绝非普通的夺人心志。

    秦门虽小,不过一百多人而已,但却深不可测,渡化了不少为九秘寻到此地的人,都是非常人,当中的饺佼者自然是人中龙凤。

    三十年前,就有人寻到了此地,为中州的一代碧落王,当时还英姿勃发,但未过一年就进入了主峰,结果就此常住了下来,不再离去。

    碧落王,进入主峰不足三年就成为了山门护法,可想而知他的心路历程,而今更是成为了秦门的太上护法。

    三十年过去了,他未曾离开一步,扎根在了秦门,正式成为当中的一员,可见度神诀是何等之妖异!

    “吞天魔功,度神诀……狠人果然不愧是狠人!”夏阳望着秦门主峰,眼中带有异色。

    度神诀,为狠人大帝一世身南岭天帝留下的一种盖世神术,可度尽世间诸王,从其本源内心入手,顺其自然正常度化,十分诡异,强大无匹。

    而吞天魔功,亦是狠人大帝所创,威动古今,可吞噬他人本源,转为己用。

    狠人一生,杀尽诸王,踩着无数人杰的尸骨成为大帝,实在有伤天和。而她的敌人,甚至比无始大帝的敌人都要多!

    一切只因为,她所创的神术太犯忌讳。

    一句话概括来说,她的所有攻击法门,是要对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生生折磨死……

    吞天魔功,根本与吃人无异,吞噬神体本源,即是变相的吃人。

    与用其他手段炼化他人本源,或是生吞活咽,几乎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只是前者的吃相没有那么难看而已。

    至于度神诀,比佛门的普渡术还要狠,让人丧失自主性,如同傀儡,却比傀儡高一些。简而言之,便是让一位强者心甘情愿的……做狗!

    被施展了度神诀的人,哪怕施术者要其杀亲杀己,这个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这门功法就是这般的妖异,堪称魔道中的魔道。

    若是无始大帝与狠人同生一个时代,只怕无始大帝绝对会出手“降妖除魔”,灭了狠人这个“万魔之魔”。

    甚至若不是了解狠人,要是夏阳碰到了这样的人,能不能打得过暂且不论,但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不过若是夏阳或无始大帝与狠人同生在一个时代,即便他们不灭了狠人,狠人也绝对会主动吞噬他们……

    这就是狠人。

    与这位魔主生在同一个时代,可以说是所有修士的悲哀,不是被吞噬,就是被度化,简直是生死两难!

    当然,狠人所做的事究竟好与坏,对与错,夏阳并不打算评价,而且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此次来的目标,乃是为了九秘之中的兵字秘。

    就在秦门主峰后山的石壁上,有着少许壁刻,都是一些兵器,如鼎、钟、塔、矛、剑等,随着夏阳神念扫荡过去,这些兵器盂之上竟然有一丝丝的古老沧桑的气息透而出,很快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山壁上的这些烙印绝对存在很久的岁月了,夏阳越是凝视,便越是觉得玄妙,那拙劣的痕迹看起来如一条条神凰在展动,将要破天而去。

    时间,在无声无息之间流逝着,不多时,便就到了夜晚时候,华灯初上,一轮神月当空,皎洁而明亮,如水月华洒落,这片山地如笼罩着一层薄纱,素然朦胧。

    石壁上,兵器印记不多,刻迹拙劣,但此时却大不相同,月辉洒落,一片祥和,兵印在光,且在流动。

    “化腐朽为神奇……”

    拙劣的刻痕化成了道的神韵,每一条痕迹都似一条真龙、一头鲲鹏、一个麒麟、一只神凰,妙不可言。

    月满中天,神华如水,流淌而下,石壁土所有印记都活了,刻痕移动,与刚才所见大不相同。

    一种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有一种沧桑,更有一种大气,属于道教的印记闪烁,一种飘渺的神音传来。

    原本一组拙劣的兵器图,此时却翻天覆地,完全不一样了。

    夏阳元神颤动之间,见到了一只大鼎,三足两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代表了道的有形痕迹……

    他看到了一口大钟,天地间唯一,代表了时间与永恒……

    他望见了一座古塔,共分九重,代表了九重天,空间无限……

    镜、炉、矛、弓、棍等其他兵器,也逐一呈现,各代表一种神秘法则,有各自不同的世界演化,深奥繁复。

    夏阳心神沉浸其中,恍惚间,听到有人在诵经,从域外传来,直入心海。

    鼎、钟、塔、矛等一些兵器轮转,壁刻闪烁,此时宛若化成了一面玉璧,渐渐晶莹了起来,吞吐月光。

    参悟神奥,夏阳渐进无我无物之境,立于秦门山门之外,一动不动,在他周遭,道痕浮现,起起伏伏,不断变化。

    那是道的印记,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韵。

    在这一刻,鼎、钟、塔、炉、镜、矛等全都转动了起来,开始重组,而后竟然分解,仅仅化成一个字。

    “兵!”

    这个字一出,天地星宇皆动,一种宏大的天音从域外降下,振聋聩。字字如刀,句句如剑,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承受住,可摧裂人心,劈开人的识海。

    但夏阳的识海何等庞大坚固,紫府神台,足足孕育着三百六十五个混沌世界,即便是大帝都难以相望,更何况区区一道秘法?哪怕,这道秘法乃是此方世界最顶尖的秘法之一,亦毫不例外。

    兵字秘,与夏阳此前得到的几秘很不相同,如一件惊世仙兵一样,字字诛人心神,撼动修者的魂魄,且经文很长,旨在操控天下万兵。

    相比之下,那些什么御剑术、控器术不过小道尔,根本算不了什么,这才是真正控兵圣术,对如何掌控器,给予了最高诠释,如果掌握了此秘,敌人纵有王者神兵,甚至传世圣兵,都有可能夺来!

    兵器,修者的最大倚仗,可让战力无限提升,但是兵字秘一出,这对很多人来说一种噩耗,将打破平衡。

    九秘,每一秘都有逆天之能,这也是其遭天妒,被人拆分,断了传承的原因所在。

    这兵字秘一成,天地间一沙一石,皆可为兵,甚至敌人的兵器都是为自己而生的,实在是逆天之极。

    据说,东荒荒古姜家有种秘术,名为八神蛮劲,也是一控器的无上秘术,乃是恒宇大帝仿兵字秘而创下的无上神术,可惜,终究还是比不上原版的兵字秘。

    “如果完全掌握了此秘,纵使大帝手持帝兵,或许我都可以将之夺来,果然是无上之术!”随着对这门秘术的参悟,夏阳心如明镜一般。

    兵器,修者的最大倚仗,可让战力无限提升,但是兵字秘一出,这对很多人来说一种噩耗,将打破平衡。

    九秘,每一秘都这样逆天,怪不得要遭天妒,被人拆分,断了传承。

    九秘之兵字秘一成,天地间一沙一石,皆可为兵,甚至敌人的兵器都是为自己而生的,妙不可言。

    不过,这一秘很难修成,条件极为苛刻,欲控万兵,必先掌一兵,修成自己的仙兵,这是根基。祭成自己的唯一仙兵,与一器破万法之术很像,但却更加的繁奥。

    唯一仙兵,是兵字秘的根基所在,是修者的唯一证道之器,是为兵祖。

    兵字秘,博大精深,从锤炼兵器,到蕴养兵器,再到控器,包罗万象,从一把兵器的诞生到如何使用它,极为详尽。

    “嗯,要祭炼自己的兵器……那便从无极印开始吧。或许有一天,本座这件‘器’可以真正化为仙器,实现真正的一器破万法!”

    夏阳眼中神光闪烁,若有所思。

    甚至,他还可像狠人一般,以兵字诀锤炼肉身,让身躯变得更加强大,臻至完美!

    得到兵字秘后,夏阳目光远望,再度展开神念,覆盖了整个秦门,以及整座秦岭,没过多久,便即发现他要寻找一位的病老人早已拜入了秦门之中,到处转悠,但却不是在秦门附近,而是常入百万大山深处,时常出现在一些湖泊前。

    病老人名叫盖九幽!

    曾经是人族的一位盖世强者,几乎成道,只差一点就成为了大帝,如今因身体老迈跌落境界,但仍身处准帝境界。

    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等待黄金大世到来,他在寻化仙池,想要尽可能的保住自己的战力,为寻仙道而战,亦为守护而战!

    可惜,偌大的秦岭山脉之中,立碑的化仙池就有数十上百个,天知道哪个为真,甚至可能都是假的,唯有机缘至方有寻得的可能,很显然,他的气运似乎有些不够,机缘也并不足,所以他寻了几百年,只是时至今日都没有寻到。

    夏阳一步踏出,身影便出现在了一片山林之中,出现在一个看上去已经枯朽的老人身前,淡淡一笑,问道:“这位道友,你在寻找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