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尽灭
    ,!

    “不得不说,不死山是一个诡异的地方……”

    昔日,他们三人被姜太虚追杀进不死山中,大难不死,意外发现一个黄泉池,采摘到一株奇草。

    他们以为是神药,结果分食下去后肉身瞬间发出腐臭,三人成为半人半鬼的存在,肉身彻底被毁,修为再难寸进。

    可是他们并没有就此死亡,阴冥草举世难见,为绝世奇物,有让人腐烂的毒素,也有一些不死物质的精华,两种截然相反的药力集于一身。

    他们的神识得到了滋润,但是肉身却几乎成为了腐尸,称得上是一种奇异的蜕变。

    当然,他们的身体并不是真的彻底坏死,始终有一丝活性,不然的话他们早已成为白骨骷髅了。

    “不死山如今已然不存于世,说此作甚。”姜太虚面色平静,然后望另外两人一眼,摇头道:“你们还是走吧,今日我不想大开杀戒。”

    “嘿嘿……走?”另外一人阴森一笑:“姜太虚,你害得我等四千年来半人半鬼,生不如死,今天我们就要跟你算清这笔账!”

    三个老妖孽站在一起,一个比一个鬼气森森,腐臭充斥到姜家行宫的每一寸空间,让人毛骨悚然,浓烈的死亡气息让人心悸,腐臭令人作呕。

    “啪!”

    其中一人出手,干枯的手掌近乎腐烂,打在虚空中,一股黑雾涌出,阴冥的力量流转。

    一道神火亮起,冲起千百丈高,粗大如岳,恐怖之极,代表了阴冷!

    他责而生,被恐怖的火焰缭绕,赤红如血,这是他的本命神火,如烟霞染空,更像是火山喷涌。

    “嗡!”

    另一个老妖孽更吓人,空洞的眸子中射出两道绿油油的光芒,击穿虚空。

    两道绿光仿若从九幽地狱射来,阴惨惨,闪烁不定,有一股死亡的力量在流动,宛如黄泉在汹涌。

    碧火连天,火焰透体而出,冲上高天,烧绿了夜空,高达千丈,像是一座碧绿的大山在摇动。

    第三个活死人,发出一股浓烈的黑雾,浑身都被淹没了,像是打开了地狱之门,惨烈的煞气铺天盖地。

    亦有黑色的火焰冲霄而上,似勾动了九幽与九天,贯穿天上地下。

    赤火、碧火、黑火与他们的腐身颜色相同,代表了血腥、阴冷杀戮、死亡。

    “既然不肯退,那我就送你们上路吧。”

    面对三位绝世老妖孽,姜太虚有几分唏嘘,更多的却是杀意。

    若是让他们存活于世,只怕整个姜家后辈都不得安生。

    他眸子中射出电芒,漆黑的长发向后飞舞,锋芒毕露,像是回到了四千年,意气风发,惟我独尊,他的拳头上出现一道道先天道印,玄奥无比。

    一步迈出,到了一个老妖孽身前,一拳砸下。

    “我不甘……”

    这位老妖孽话还没说完,便被打的灰飞烟灭,死的不能再死。

    斗战圣法,举世无双的攻击终于又一次显现于世人面前!

    “上路吧!”

    姜太虚再动,到了另一位老妖孽面前,依旧是简简单单,一拳轰下。

    又一位老妖孽殒落了。

    其他人惊悚,这可是活了四千年的人物,与姜神王同一时代的人,天下间的绝顶强者,纵然与人交手战死,也几乎不可能被这样挑杀!

    但是现在,却被姜神王一击必杀。

    “难道,你真的到了那一步?”

    仅存的一个活死人喃喃失色,几乎不能相信。

    四千年过去,他们居然不是姜神王的一合之敌?

    这怎么可能?

    除非,姜神王已经成了姜圣人!

    “请上路!”

    姜太虚神威盖世,又是一拳轰出,这一拳跨越了虚空,径直落到了唯一的活死人身上,将他打的灰飞烟灭。

    随即,他将目光看向了天空更高处。

    这三个同辈人物,并不是这次来袭的主力,留在最深处的,另有他人。

    只不过有另一件极道帝兵守护,他还看不出来人究竟是谁。

    不过,也快了。

    “姜太虚,没想到过去了四千年,你的修为竟然不退反进,真是让人意外!”

    暗中一个如夜枭一样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

    姜神王面色平静。

    “四千年前,你杀我兄长时,可曾想到有这一日?”夜枭一样的声音寒声道。

    姜太虚神色一动,像是想起了久远的往事,略微思索,道:“中州双子王?”

    “你的记性倒不坏,过去四千多年了还记得我们!”黑暗中那个声音越发的寒冷了。

    远处,姜家众人莫不变色,没有想到暗中的大敌来头这么大。

    四千年多前,中州双子王名震天下,兄长名为太阳君王,弟弟名为暗夜君王,他们是孪生兄弟。

    兄弟二人齐出,横扫天下,所向披靡,堪称绝代双骄,难逢抗手。

    姜神王一生遇敌无数,唯有与太阳君王那一战最为艰险,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

    他们摧枯拉朽,也不知道崩断多少山脉,整整大战了一夜,姜神王才以惊世一击,将太阳君王打的形神俱灭,永远从世间消失。

    “姜太虚,四千年前你是否以恒宇神炉杀了我兄长?”暗夜君王冷喝。

    “我未动用过圣炉。”姜太虚说完这句话,仰头往虚空望去。

    在那里,恒宇圣炉射出的光芒赤红如血,艳丽如霞,比太阳让还要璀璨,可惜除了姜太虚外,在场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清它的样子。

    此时,两件极道圣兵相互牵制,依然在相互对抗。

    姜家行宫之中,姜家众人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暗夜君王绝对堪与他们的老祖宗争锋,真要大战起来,孰弱孰强,很难说清!

    而且,究竟是谁将古之大帝的圣兵借给了暗夜君王?他的来历虽然很神秘,但绝不可能拥有极道武器。

    暗夜君王所图甚大,他想夺走恒宇炉,一直在尝试,到了这一刻还没有放弃。

    不过就在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之时,一只遮天大手却是猛地在虚空中出现,一把将中州的那件极道帝兵抓在了手中。

    接着,虚空之中便只剩下恒宇炉,在那里摇摆不定。

    神城之中,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是目瞪口呆。

    与姜家恒宇炉不相上下的另一件神秘帝兵,竟然被一只大手摄走,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简直让他们不敢相信这的眼睛!

    不只是其他人震惊到了极点,就连那位暗夜君王亦是大惊失色,惊怒交加。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将他带来的帝兵一把抓走?

    若是失去了极道帝兵,只要姜太虚催动恒宇炉,他必死无疑!

    “杀你,无需动用神炉。”

    却在此时,姜太虚动了。

    脚下一点,初步领悟的行字秘便在姜太虚双足下施展出来,如步步生莲一般踏上虚空,爆发出无穷的伟力,一招所过,暗夜君王灰飞烟灭。

    这一位活了四千多年,几乎无人可撄其锋的中州王者,败亡了!

    而出手夺取那件帝兵的人,自然是夏阳。

    这件帝兵名叫九黎图,乃是当年九黎大帝的兵器,他如今欲将内天地演化为仙域,大道法则自然多多益善。

    任凭这件帝兵在他手中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掌控,而夏阳在见到外界姜太虚灭尽强敌,落到彩云仙子身边之后,却是屈指一弹,便有一点鲜红的血液划破空间,落入了姜太虚的掌中。

    “这一滴血,足以弥补你那位红颜的生机,令她恢复青春容貌,否则她怕是未必肯留在你的身边。”

    听到行宫中传来的声音,再感受到掌心血液中所流转出无比旺盛的生命气息,姜太虚当即大喜,遥遥朝着夏阳所在的方位施了一礼。

    夏阳并未在意,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顺手而为的事,却能成人之美,又何乐而不为。

    那一滴血,乃是夏阳以僵约位面创造盘古族人的技术而制,虽然效果与盘古族人那等完美的存在终究有所差距,却也拥有神效。

    在他的影响之下,姜太虚提前出世,也就不会有后来三打紫山,叶凡用神药救神王的剧情出现。

    更不会有彩云仙子舍命相救,那等令人扼腕叹息的结局。

    原著中,有昔年的绝代佳人彩云仙子,无怨无悔,一等神王就是四千年,逝去了韶华,黯然了心神,默默苦候,直到彻底老去。

    纵然过去了四千年,彩云仙子一朝得悉神王消息,不顾性命而来,为救姜太虚,终究香消玉殒。

    “我死后……以白布遮尸,告诉太虚……不要揭开看我……我不想让他见到……这个样子,我要让他的记忆中……永远是四千年前的我。”彩云仙子言道。

    神王悲伤,却无泪可流,往昔的一切历历在目,喃喃的轻语,温情的面庞…………

    过逝的音容笑貌似乎仍在眼前,往昔的心有灵犀至今未散,姜太虚神伤,他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这具冰冷的尸体。

    他有无边的哀伤,无尽的遗憾,看着红颜知己为救自己,死在身边,他心中的大痛难以言表,恨欲狂。

    天纵神王哽咽,满眼的凄怆,四千年前,他白衣胜雪,纵横天下,谁与争锋?如今,暮年而归,连最爱的女子的命都保不住,为救他而死情难禁,心在伤,他仰天望,用力抱紧那具冰冷的尸体。

    一别四千年,无尽的哀与伤,英雄迟暮,红颜凋零,怎能不心碎,如何不神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