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中州来人
    姜家神王的归来,本该是震撼八方的大事,但与无极大帝平掉生命禁区之事相比,却是不值一提。

    不过在有心人的眼中,自然又不一样了。

    就在姜太虚回归的第三天,神城之中却是来了晓以大义不速之客,当夜幕降临之后,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如真龙一样旺盛的血气直冲霄汉。

    气血如龙,一道又一道,贯穿天上地下!

    见到这样的奇景,城中诸多修士莫不变色,这是修为到底达到了何等境界,才会有气血冲天的可怕异象?

    “神城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一旦有绝世强者带杀意而来,夜里就会有天机感应,真实显化出!”有老辈人物如是说。

    毫无疑问,城内突然间来了不少恐怖人物,只怕是来者不善,多半是为那位姜家神王而来。

    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今夜的圣城便是如此。

    在天黑不久之后,高空中的明月便被远处飘来的乌云所遮挡,整个圣城都不再有往日欢嚣的夜生活,而是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当!”

    某一刻,突兀有一股极度恐怖的威压覆盖了姜家行宫。

    在这一刻,神城所有人都震惊了。

    那是一股无法想象的威压,一瞬间就笼罩了全城,没有人可以抗拒,很多人几乎都在同一时间软倒在地。

    诸多修士灵魂战栗,忍不住膜拜了下去,这完全是不由自主,像是在面对一个神明,充满了天生的敬畏。

    极道神威!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张口结舌,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许多老辈人物的嘴唇都在哆嗦。

    “极道圣兵……没想到真敢摸我姜家的虎须!”

    姜家行宫之中,一位姜家圣主目光冷洌,看向了虚空之外。

    不过他丝毫不惧,姜家这两三日已有无数强者赶来,而且不要忘了,他们姜家也同样拥有极道帝兵。

    “贼子休得猖狂!”

    这位姜家圣主冷哼一声,当即便祭出了他们姜家的恒宇神炉。

    “轰!”

    恒宇神炉轻鸣,光芒万丈,赤金神凰冲天,它亦在复苏,对抗另一件大帝圣兵,且占据了主动。

    天地终于平静了下来,被凰血赤金发出的光芒笼罩,处在一种神圣赤光中,充满了温暖的神力。

    可是外面却几近沸腾了,如九天银河垂落,神霞四射,天空中赤光缭绕,神城都像是燃烧了起来。

    此刻,全城人都在惶恐,没有一个人能泰然处之,绝大多数人都软倒在了地上,这种威势太盛了,几乎没有人可以承受。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两件圣兵在复苏,它们还没有打出极道神威,不然的话一击之下神城都将成为历史的尘埃。

    “到底什么人,真的要硬撼姜家的神炉吗?”

    “天啊,发生了什么,有人挟极道兵器而来,两件大帝圣兵在对峙吗?”

    “千万不要打出,不然山河崩碎大地沉陷,一切都将毁灭,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

    神城中,许多人在惊恐的大叫,更多的人在默默祈祷,双方真要是打起来,比现在将要可怕无数倍,没有人希望发生那样的战斗。

    光大帝圣兵复苏就有如此威势,真正出手碰撞在一起,几乎不可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场景。

    此刻,所有人都心惊疑不定,不知是哪一件大帝圣兵在与姜家对峙,因为根本看不透,那里一片朦胧。

    凰血赤金铸成的神炉照亮了天地,一只神凰在展翅几乎压在了神城上,巨大无比,将天空都遮住了。

    而另一件大帝圣兵却一片昏沉,只有恐怖威压,不能见其踪迹,这是在刻意隐匿,不想暴露在世人眼前。

    甚至,连其波动都不可捉摸只能感应到帝威,而不能捕捉到其柚有的神韵,以及特别的气息。

    也正是由于刻意掩饰,它的复苏远不如恒宇神炉快,几乎快被压制了下来,难以透出更恐怖的帝威了。

    “是谁在针对我们,想要杀死我姜家神王?”

    姜家行宫之中,姜家强者惊怒交加。

    这个世间,帝兵的数量屈指可数,东荒掌握在世人手中的极道圣兵,如果只论完好无缺的,仅有一手之数,瑶池圣地有一件,妖族大帝留有一柄。

    此外,摇光圣地有一尊龙纹鼎,姬家有一面虚空古镜,剩下的就是姜家的恒宇炉,到底是其中哪一件?

    浩瀚大地,百万王朝,万古岁月,也仅磨砺出五件无缺圣兵,被各大势力持有,而那件帝兵,明显不是他们所熟知的任何一件,莫非是从其他地方而来的大势力?

    “他们并非东荒之人,而是从中州而来。”

    行宫之中,姜太虚淡淡开口,说出的话却让众人勃然色变。

    中州而来?

    中州,自古至今便为天下中心,始终鼎盛,高手如云,冠绝天下。除非有大帝诞生的年代,不然历来强盛于东荒、西漠、南岭、北原四地,更有四大不朽皇朝,君临天下!

    并且每一个王朝,均有帝兵镇压气运。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中州的王朝来人了,难怪敢在东荒如此嚣张!

    却不知,究竟是四大王朝里的哪一个?

    “无须担心。”姜太虚看到了族人们的震惊,不由面色平静地道:“放他们进来,既然他们执意送死,那我成全他们便是。”

    “姜太虚,你好大的口气!”

    “诛杀神王!”

    “送姜神王上路!”

    就在姜太虚开口之后,姜家行宫所在地的四方虚空顿时响起了一道又一道声音,冰冷而无情,都是圣主级人物,每一个人都是绝顶高手,睥睨一方。

    他们的声音不高,但却响遍神城,所有人都听到了,冷漠而残酷,低沉的话语像是一柄柄神锤打在人的心间。

    “住手!谁想取我太虚哥的命,休怪我手下无情!”

    就在这时,一道强悍无匹的气息从远方破空而来,下一刻,光芒一闪,场中多了一个满脸褶皱的老枢,她佝偻着躯体,满头白发稀稀疏疏,拄着一根拐杖如鬼魅一样飞天而起。

    可以说,她老得不成样子了,但却身穿五色羽衣,与她的年龄很不相配,但气息却与其样貌完全不服,浩荡威势,扫荡上下八方。神城中神王现世的消息一传出,她就横渡虚空而来,终于赶到。

    她的出现,所有人心头一震,称呼姜太虚为哥,可想而知其年龄有多么吓人,这绝对是一个活了无尽岁月,堪称活化石的恐怖人物!

    “你是何人?”远处,十三名圣主级人物冷漠的目光中露出凝重,他们在这个老妪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威胁。

    “彩云,是你吗?”姜家行宫中,姜太虚声音颤抖。

    “太虚哥,是我……我来了……”老妪神情无比激动。

    “彩云仙子?”

    与此同时,有三个颤颤巍巍的老人走了出来,他们头上如野草般的发丝不过数十根,稀稀疏疏,满脸皱纹堆积,跟老树皮一样,浑身充满死气,仿若活死人一般。

    “原来是她!”

    十三位圣主级人物全都震惊,立刻猜想到了老妪是谁,这是昔日姜太虚的红颜知己,万初圣地的一代圣女。当初与姜太虚情投意合,却因为圣女不能外嫁的缘故没能走到一起,姜神王闯入万初圣地,要将她带走,但彩云仙子念及师恩,终究是未离去。

    “彩云仙子,没想到你也来了,但……你这是何必呢,当年你不能嫁他,如今过去四千年了,你还放不下他吗?况且他看到你而今的模样,你觉得他还会喜欢你么?”一个半人半鬼的老妖孽低喝,似乎对老妪很忌惮。

    “哧啦!”彩云仙子却没有任何回应,直接出手,以手中的拐杖向前点去,无比恐怖威压爆发而出,出现成百上千条纹络交织在一起,打出的是天地的秩序,而非简单的神力,是跨越圣主半步的威能!

    “疯婆娘,既然你找死,我们就成全你,送你和姜太虚去黄泉做一对鬼夫妻!”三个老妖孽大怒,同样挥手天地秩序交织而出,朝彩云仙子轰去,他们全都是一个时代的人物,虽然心中有所忌惮,但以三敌一的情况下,却不会有多半点畏惧。

    “彩云你且退后,就凭这些跳梁小丑,还奈何不了我。”

    这时,一道白色身影显现在了虚空之中,微微抬手,便将那三人的攻击全部轻描淡写地拦下。

    “太虚哥,真的……是你!”老妪张开了嘴,激动开口,但下一刻却是猛地转过身去:“不……太虚哥,你不要……看我,我……我的样貌……”

    “无妨。”姜太虚落到她的身旁,扶住了她的双肩,欣喜地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中都永远和四千年前一样美丽。”

    “哼,一对老妻少夫,死到临头还要亲亲我我,实在让人作呕,受死吧!”

    见到这一幕,其中一位圣主级人物冷冷一笑,一巴掌拍了过来,仅是余波便将大地震得四分五裂,乱石穿空,成片的宫殿成为尘埃。

    “啪!”

    又有另外一人出手,一掌打下去,大地沉陷,大裂缝迸出一道又一道,一个巨大的天坑出现,无边神则与天地秩序,一齐朝姜太虚和彩云仙子袭去。

    “嗯?给我死!”

    听到那人辱及彩云仙子的话,姜太虚终于暴怒了,脚步一起,天地间都一种脉动声响起,并不是多么的沉重。

    可是这种节奏,却如古天庭的神鼓在断绝千万年后重响了起来,敲打在人的心中,连大能的心脏都一阵收缩。

    “咚”、“咚”、“咚”……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可怕节奏,像是先天大道在回响。

    “哼!”

    一位圣主级人物冷哼,想要打断这种恐怖的节奏,然而却未能中断,且更加的让人心惊肉跳了。

    “即将入土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一个大能上前,直接出手,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冲了上来,大手拍落了下来,这不仅仅是一只手掌,还是一种天地规则。

    甚至,若隐若无间,可看到一条条道纹交织而出,形成秩序之网,展现出有形的法则力量!

    “死!”

    姜太虚看了这位圣主一眼。

    圣主死。

    他又看了其他十二人一眼。

    十二位圣主同死。

    他们的身体周遭,还弥漫着法则的气息,但他们已经死了。

    一十三尊圣主瞬间身死,那三位老妖孽没有丝毫动容,其中一人语气阴沉地开口:“姜太虚,一别四千年,你怎么可能还这么生龙活虎?你看看我这个老朋友,多可怜。”

    他说出的话语,让一干围观之人心惊肉跳。

    这老鬼是谁,到底有什么来头?一别四千年……这种说法太吓人了!

    难道说这个老人超过四千岁,是姜太虚同时代的人物不成?

    无论怎么听,都绝对是那个意思,这可真是一个逆天老妖孽啊,居然与神王同代,有一样的寿元!

    正常情况下来说,圣主级人物可以活到两千多岁,对方四千多年了还未朽灭,这实在骇人听闻,让人惊悚。

    这是怎样的一个老头子,绝对是上代老圣主一辈的人物,可是怎么活到了今天?

    “的确是老朋友了。”

    姜太虚目光微眯,认出了这个老头的身份。

    “你的身体,已经死亡了,如今只有神识还活着。”他轻叹一声,语气中有几分唏嘘。

    这个老者,的确是与他同时代的人物,不过却是他的对手。

    当年他雄视天下,将这个老者与另外两个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逃入不死山中。后来,便再也没听说这三个人。

    不想四千年过去,他还能见到这一个人。

    “看起来,姜太虚你也认出我来了。”

    这个老人颤颤巍巍走来。“除了神王体,这个世间有几人能活过四千岁,历代老圣主晚年寿元将干涸时莫不走入大荒中,可是有谁能再次活着出现世间?若不是我当年受着你的逼迫进入不死山中,误食了一株阴冥草,哪里还有我的今日……”

    “什么?”众人皆惊。

    阴冥草只是传说中的东西,生长在黄泉中,不属于人世间,根本不应出现在世上才对。

    原来他们竟是服下了阴冥草,难怪变成了现在这样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