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恒宇经
    离开神墟之后,夏阳当即重新返回紫山外面,见到了一直在此处等候的姜太虚与黑皇。

    而重新见到夏阳,他们皆是震惊到了极点,尤其是黑皇,眼见夏阳这位绝世凶人归来,更是心惊胆颤,甚至连看向他的勇气都没有。

    “走吧!”

    夏阳也未与他们多说,大手一挥,便将两人包裹,来到了北域圣城,一座方圆百里的古城之中。

    北域第一古城,第一神城,都是它的名字,同时也是北斗星域最为古老与神秘的城池。传说在那遥远的过去,它是悬在空中的,一直到了荒古时代,才沉坠到大地上。

    神城的起源,久远到无法追溯,从有文字记载以来,此城便从未改址过,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了。

    这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古城,因为临近太初古矿,盛产源石,里面多出奇珍,因而备受当世各大势力关注,是天下风云汇聚之地,不仅仅东荒的诸多圣地与荒古世家,就连其他四域的大势力也纷纷云聚于此。

    神城内的古道宽阔笔直,道旁随处可见恢宏的宫苑,连绵的殿宇,雕梁画栋,比皇宫还要富丽堂皇。

    这些宫阙殿宇,都被来自天下各地的势力盘踞,各自开楼设馆,有赌石坊、仙人楼、风月宫、圣主阙、妖王阁,应有尽有,极尽奢华。

    上古之时,有诸多大势力,诸圣地与荒古世家想将神城据为己有,但这却很不现实,毕竟神城只有一座。

    最终,诸多大势力密谈,共同行使权力,掌控此城。

    荒古姜家便是其一,在圣城之中置办了许多家产。

    很快,两人一狗,便来到了姜家一座的行宫之前。

    “本人姜太虚,今日脱困归来,姜家中人,出来见我!”

    姜太虚沉声开口,传音进去。

    “老……老祖宗?”

    听到这个声音,很快就有一道强大的气息从姜家行宫中释出,落到大门之前,面上先是震惊,随即狂喜,到了最后,满是激动,激动的快要晕过去了!

    不久之前,有人族大帝诛杀禁区至尊,举世欢庆,而今他们姜家神王重新归来,今日发生之事,真是让人惊喜到了极点。

    “您……您还活着?这实在是我姜家天大的幸事啊,天佑姜家!”

    片刻后,这位圣主级别的老人涕泗横流,跪倒在姜太虚面前。

    而见到这一幕,其他闻声而出的姜家小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位这位身形干瘦的白衣男子,真的是他们姜家的老祖宗级人物,传说中的姜神王?

    他还活着?

    “不要多说,今日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位贵客大驾光临我们姜家,且先入内再说。”姜太虚摆了摆手道。

    “贵客?”那位姜家圣主一愕,下意识地看向了姜太虚身后的一人一狗,目露惊讶。

    “看什么看!”黑皇经过这么一阵过后,心神总算是平静了许多,而惊骇之后却是变成了狂喜,这位人族大帝如此厉害,也就意味着它有了一座无比强大的靠山,如何不喜?见那姜家圣主惊讶望来,它不禁十分不满的跳出来道:“这一位无上存在,和本皇都是你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今日驾临你们姜家,肯定是你们的祖坟冒烟了,还不快快迎我们进去?”

    这条黑狗成精了?

    听到黑皇口吐人言,所有人都是风中凌乱。

    姜家圣主在愣了一下之后,不由将眼神移向了姜太虚,见他满脸肃然,面容之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谨慎与恭敬,也就知道那青衫男子的身份必定不凡,当即连忙将他们请了进去。

    神王姜太虚还活着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座神城,震惊了无数人。

    “一个将近五千年前的人,竟然至今没死?”

    “失踪了四千载,他居然又出现了!”

    听到这一消息的各大势力,均是为之震动。

    神王姜太虚,在四千年前便是盖世无双,又掌握着斗战圣法,号称东荒攻击力第一的无上神术,见神杀神,见鬼杀鬼,无人能敌!

    这位当年已经是无人能敌,这四千年过去还活着,岂不是变得更可怕?

    只不过和刚刚一位人族大帝出世,强势镇杀七大禁区至尊的事相比,此事却又也不算什么了,于此风云际会,暗潮涌动之际,倒也没有引起如同原来剧情中那么大的波澜。

    姜家行宫,一处清静的别院中,姜太虚一身白衣如雪,恭敬地站在夏阳面前,正式向他致谢。

    “多谢帝尊相救,否则我只怕要不了多久就真的变成死人了。”

    “不必多礼,紫山之中你已经谢过,何况本座救你,除了只是顺手而为以外,也是因为敬重你‘姜太虚’这三个字。”夏阳淡淡说道。

    听到这番话,姜太虚却是一愣,他与这位人族大帝并非一个时代的人,在他最辉煌的时候也与之并无交集,又何来的敬重?

    他却不知,夏阳敬重的乃是那位原著中一生白衣无敌的绝代神王,神城一战,大战群雄,一夜间,连斩暗夜君王、三大活死人、十三绝顶大能等当世强者,盖世雄姿,令人神往。

    昔年夏阳在读这一段之事,当真是热血澎湃,不能自持,如此人物,自当敬重!

    不过说完,却又看了他一眼:“不过本座这次随你来姜家,倒是尚有一事,你姜家有一物,令我颇有兴趣。”

    姜太虚闻言一愣,沉吟片刻,便点了点头:“好,我这就让他们去将恒宇神炉拿来。”

    “你误会了,本座有兴趣的并非恒宇炉,而是恒宇古经。”

    夏阳轻轻一笑,道:“虽然本座早已走出了自己的路,以我现在的境界,恒宇经只是可有可无之物。但是修行之路无止境,他山之石亦可攻玉,所以你姜家古经,当有值得本座参考之处。”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不过本座绝不强人所难,更不会白看你姜家的古经,你们只需将讲述大道法则部分的经文交给本座即可,修行和神通部分一律略过。作对回报,本座便以‘行’字秘与你姜家交换吧。”

    “帝尊无需如此,先祖古经又岂能当作一场交易,何况你扫平生命禁区,斩杀至尊乃是盖世奇功,我姜家又岂会吝啬一部古经?”

    姜太虚摇了摇头,说完,直接便将恒宇经的经文传了过来。

    见他几乎没有犹豫,便将恒宇经传来,夏阳淡淡一笑,一段玄妙无极的经文便从他口中轻诵而出,传入了姜太虚的耳中。

    诵念经文的同时,只见夏阳的身体也缓缓动了,就像个凡人一样,在这庭院之中漫步行走,完全没有任何神光仙华,也没有任何空间和时间的波动传出。但姜太虚看在眼中,却是震撼无比,只因这平淡无奇的身影,在他眼中看来,却有如仙神一般高不可攀。

    夏阳淡然迈步之间,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光环将他笼罩,简单朴实的步伐却是返本归源,没有展现出任何太过繁复的变化,而是万千变化归一,大道至简,将所有法则与奥义都尽展在他面前。

    而且行字秘与斗字秘有极大的不同,其实并没有什么招法,不管怎么走,都不过是脚步一迈,抬起,落下,仅此而已。

    关键是抬起之前,目光看到了哪里,落下之前,心感受到了何处。

    道韵到了,纵然天涯海角,九天十地也是一步即至,道韵不到,便是踏上千万步,亦迈不过一道山涧。

    最后,夏阳的脚步一收,化繁为简,整个人如大道生一,亘古不变,凝在了那里。在他淡然的身躯里,蓦然有一股舍我其谁,天上地下无处不可去的气概。

    先天阵纹困不得,无上道法堵不住,纵然摆下十方绝阵也可穿行而过,天上地下,诸天寰宇,没有什么能够阻拦,这就是行字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