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黑皇
    ,!

    “不必多礼,举手之劳而已。”

    夏阳微微一笑,又道:“此地乃是大帝坐化之地,危机四伏,以你的实力和现在的状态,不宜在此久留,而本座还要入内一探,不如先行送你离开此地,如何?”

    姜太虚连忙道:“姜某求之不得,那便有劳帝尊了。”

    被困紫山四千年,他无时无刻不想离开此地,只是力有不逮,这里被大帝施展了无上神通封印,自成一界,只能进不能出,非圣人与极道帝兵不可破。夏阳将他救下,已经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如今要送他离开,他自然不会拒绝。

    “好,本座且先送你出去,稍后再来寻你。”

    夏阳风轻云淡地说着,随即大手一挥,一股浩瀚的力量涌出,顿时包裹住姜太虚的身形,将其破空送出了紫山之外。

    提前将神王姜太虚解封,对夏阳而言只是顺手而为的小事,做完这一切后,他便继续而行,沿着石洞往紫山更深处走去。

    行了数百丈远,在途经一个溶洞时,夏阳突然顿时一动,停了下来。

    但见岩洞内传出点点光华,朦朦胧胧,氤氤氲氲,有一种神圣而祥和的气息。

    岩洞幽深,通向一座开阔的古矿中,前方点点光华传来,一种神圣的气息迎面不来。

    前方,有一块巨大的源,高足以两米,烁烁放光,里面封印着一个人类女子。

    只见她容颜清丽出尘,无瑕无垢,美眸紧闭,一动不动,像是睡美人一般,安详无比。

    夏阳神识一扫,发现这女子的生机几近断绝,唯有心脏处还有一缕无比微弱的生机,勉强吊住了性命。

    “此女应该便是一万年前瑶池圣地的圣女杨怡了。”夏阳心如明镜一般。

    杨怡,一万年前的瑶池圣地的圣女,五代源天师**的红颜知己。

    一万年前,**得遇源天师传承,修成无上源术,有通天彻地之能,傲行人世间,就连各大圣地与荒古世家都将其奉为上宾。

    在此期间,**结识了瑶池圣女杨怡,并与其相恋。但是,种种原因之下,两人最终错过。

    后来,**娶妻生子,多年后成为了瑶池的护道之人,在沉默中守护。

    在他们的后半生,只能为知己,虽然常有见面,但却只能是相敬而立,再难走的很近。

    一直到噩耗传来,**因身为源天师之故,晚年遭遇不详,化魔而入紫山。

    杨怡闻讯之后,终于抛下一切羁绊与枷锁,冲进紫山殉情。

    当时的**已经彻底化魔,失去了神志,但他却仍有一股本能,将遇险垂死的杨怡救下,封入神源中。

    就这样,两个彼此深爱之人,一个化身魔人,如行尸走肉,另一个则生机近乎断绝,只能在神源中沉睡。

    整整一万年。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对情深却苦命的鸳鸯。

    根据原著中的剧情来分析,在他看来,源天师一脉的悲剧,极有可能和传说中的古老势力“地府”有关!

    地府,在遮天界乃是恐怖、诡异、强大的代名词,由冥皇创建,曾经葬下一个纪元,使神话时代的天庭崩塌。而冥皇第一世为渡劫天尊,也就是那个无良道士段德,其死后体内结出轮回印,以尸成道,于冥土创出禁区级组织,便是地府!

    冥皇本与天庭的尊主帝尊亦师亦友,后期陷入沉睡,将地府交给镇狱皇、长生天尊管理。后来天庭帝尊欲炼化天地,企图以此进入仙域,使得地府震怒,向天庭宣战,地府强者尽出,从轮回中召唤出上古至尊们的尸体,使其尸体通灵,恢复前世战力,辅佐地府,最终使得天庭崩塌。

    只是地府也因为那一战遭受了重创,不得不隐匿起来,成为了一处生命禁区。

    “一个不惜舍身殉情,一个在化魔后仍有本能保护爱人,确是一对难得的有情人,既然如此,本座便成全你们好了。”

    轻叹一声之后,夏阳抬手便将一道生命元气注入神源之中,缓缓修复起她的生机来。

    随后,他才继续朝着石洞深处行去。

    同时,夏阳的神念也将紫山最深处的本源地带完全笼罩在内。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只狗。

    一只方头大耳,铜铃大眼,体型如公牛一般健壮,浑身毛发漆黑如墨的大黑狗。

    紫山深处的这只大黑狗,自然就是黑皇了。

    黑皇是无始大帝晚年收养的一条流浪幼犬,生性贪婪无耻,蔫黑坏,坑蒙拐骗无恶不作,而且还“杀熟”,是一个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

    放眼整个遮天世界,论起猥琐无耻来,大概也只有段德才能和黑皇一较高下。

    段德是一个无良道士,专干挖坟掘墓的勾当,脸厚心黑,胆儿也够肥,就连狠人大帝的道场都光顾过,丢了九条命,将吞天魔盖给挖出来了,天底下就没有他不敢挖的古陵。

    甚至,就连在威胁人的时候,段德也不忘自己的老本行,张口挖人家的祖坟,闭口掘人家的陵墓,让人恨得牙根痒痒。

    段德有一句经典口头禅:“你祖宗的坟,我来挖,你的坟,我孙子来挖。”

    明明是无耻到毫无下限的威胁话,愣是让他说出了愚公移山的气概,也是没谁了。

    段德和黑皇,一人一狗,无疑是遮天世界里最令人发指的猥琐无耻组合。

    做人不能太段德,当狗不能太黑皇。

    这话是叶凡说的,一语中的,深刻的揭露了一人一狗的本性。

    此时此刻。

    黑皇正身在紫山最深处的一口一丈大小,由五彩玉砌成的神池中。

    神池之上仙光艳艳,云蒸霞蔚,氤氲流转,五光十,一看便知非同寻常。

    黑皇那公牛一般健壮的身体浸泡在神池中,两只前爪将一块块雕刻着复杂阵纹的玉石阵台丢出,落在神池边,交织成一座隐匿阵法。

    阵阵迷迷蒙蒙,缥缈无可捉摸的气息弥漫而起,光华闪烁了几次,就将这口神池连带黑皇的身影一起隐藏起来。

    但黑皇仍觉不够,两只爪子翻飞,玉石阵台不断抛出,一口气布下了四五道阵法,密密层层,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神池底,十分人性化的伸出前爪,抹了把脑袋上的冷汗。

    “汪,吓死本皇了……刚刚那道气息之恐怖,威势之强,简直不在大帝之下,直接都把本皇给吓醒了!世间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也不知那等可怕的存在,入山有什么目的,与无始大帝又是敌是友?不过保险起见,本皇还是先躲起来为好,还好我以前为了保险起见,提前就刻好了一些阵台,大帝的欺天阵纹,应该可以瞒过那人。”

    黑皇出声嘀咕,神情充满了惊魂未定。

    “有点意思,这就是无始大帝的欺天阵纹吗?”

    忽然,一道轻笑之声响起,黑皇浑身皮毛一炸,一蹦几丈高,连忙回头一看,就见身后的池边,静静地站立着一个十分年轻的青衫男子。

    夏阳此时身上并无神芒闪烁,亦没有任何气机散逸而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通修行的普通人,但他只是双目一扫,黑皇所布下的欺天阵纹便开始波动震荡起来,连同那座玉石阵台一起,纷纷化为了齑粉。

    在这一刻,黑皇浑身都在打颤,心头万分惊悚。

    众所周知,大凡猥琐无耻之辈,几乎都没有那种不畏强势,宁死不屈的傲骨,黑皇自然也不例外。

    “无始大帝座下黑皇,拜见前辈。”

    惊恐之下,黑皇只得硬着头皮上前,直接扯起了无始大帝的大旗,不敢有丝毫造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