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姜太虚
    ,!

    紫山内部幽暗一片,阴风呼啸,煞气森森,隐约之间似有鬼影闪动。

    一路所过,可见种种奇形怪状之物。

    有人形生物,高有两米,双翼展开足有四米,利爪如刀,寒光闪闪,浑身生有灰色的兽毛,双翅为肉翼。

    此物名为魔蝠,居于地底,凡有魔蝠出没的地方,必是大凶大恶之地。

    又有无穷白骨,密密麻麻,遍地皆是,遍布通道。

    又有阴风呼啸,影影绰绰,枯骨堆间,出现一道道朦胧鬼影,非常虚淡。

    对于凡人而言,这些极是可怕,但在夏阳的眼中,却是微不足道的小把戏而已全然不放在心上。

    只见他周身神光璀璨,照耀十方,简直威震万古,所过之处群邪纷纷惊恐退避,没有任何存在敢胆敢冒头阻拦。

    一路前行,大约数十里之后,前方豁然开朗,显出一片宏伟的建筑物,上面光华流转。

    这是一片由古玉刻成的宫殿,楼台林立,殿宇辉煌,流光溢彩,宛如天上的琼楼玉宇。

    在这片宫殿建筑的尽头,是十几阶血玉石阶,连接一个散发着淡紫色光晕的幽深石洞。

    夏阳目光望去,赫然可见紫色石壁之上,有一行大字。

    “神王姜太虚误入魔山,决定一窥究竟!”

    他向前走了几步,又看到一行字迹,上面刻有:“散修李牧探魔山留。”

    五步外,一行纤秀的字迹,如水中莲花,清新扑面,像是有生命一般。“瑶池圣女杨怡寻**,入魔山前留。”

    向前走出去四五十步,夏阳连续看到三十几行刻字,有些名氏非常古老,已经消失在东荒数万年了。当中,最古老的一行刻字,甚至标有日期,距今足有七万年有余。

    最终,夏阳看到了一行刻痕不深的字句,明显是功力不足,无法与他人相比:“源天师**之后张继业入帝山前留。”

    紫色的洞府,地形复杂,似是天然的石洞,又像是采掘源脉,遗留下来的古矿,正是通往紫山最深处的通道。

    紫色石洞内光线并不昏暗,因为四周的石壁上都有迷蒙的紫色光华流转,给人以朦胧的感觉。

    借着朦胧的紫色光可以看到,洞内的地形十分复杂,蜿蜒曲折,而且还有无数溶洞,里面有许多太古生物蛰伏,自封于神源块中,沉寂不动。

    这些太古生物,乃是不死天皇麾下八部神将的后裔,原本负责守卫紫山周围九座大山的龙脉。后来无始大帝入主紫山,将他们都拘禁到紫山深处,丢在这里看门。

    但紫山里也不仅仅只有太古生物。

    夏阳神念在石洞中一扫,霎时秋毫无漏,很快就发现在前方不远处一个溶洞中,赫然正有一股十分微弱,似乎已经油尽灯枯的人族圣人气息。

    在他神念洞察之下,夏阳能清晰地感应到此人身体干枯,肋骨根根,腿细如柴,骨瘦嶙峋,没有一点血肉。满头长发比躯体还要长,拖在骨瘦如柴的身体背后,体内生机微弱至极,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死亡。

    人族。

    圣人境界的修为。

    近乎油尽灯枯的生命力。

    夏阳一瞬间就判断出了此人的身份,正是四千年前的姜家那位神王,姜太虚。

    四千多年前,荒古世家姜家的绝世神王,神王体大成之后名动天下,战力绝伦,同辈无人能敌,斩道之后更是号称五千年来东荒攻击力第一。

    但在四千年前,姜太虚在鼎盛之年时,误入紫山,却被困在此地,再难脱身。

    整整四千年,沧海桑田,朝代更迭,无数天骄逝去,姜太虚虽为一代神王,也已油尽灯枯,生命将熄。

    “姜太虚……”夏阳轻声诵念了一下这个名字。

    太虚,指道貌,道大而虚静,亦泛指大道。敢用这两个字做名字,此人非但有大气魄,更拥有与之匹配的实力,足以让人动容。

    神王姜太虚,乃是一个大成的神王,在这里活过四千年的岁月。

    四千年是什么概念?

    虽然张口说来容易,但沧海桑田,岁月悠悠,大地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朝代兴盛了又衰亡。

    而在星空的彼岸,两千年便可以追溯到秦汉年间,四千年更是几乎可以覆盖整个华夏文明!

    只可惜,纵然是强大的神王,被困四千年,也难以熬下去了。如果换成其他修士,恐怕早已是归于尘土,腐朽数千年了。

    夏阳抬手一点,便有一股无比浓郁的生命精元自他掌中滚滚而出,将姜太虚的身形淹没其中。

    “隆!”

    滚滚的生命精元,神光闪耀,璀璨无比,内蕴无穷生机,纷纷没入姜太虚体内,令其肌体恢复活力,血肉再生,干枯的身体变得润泽起来。

    下一刻,姜太虚体内生机越来越旺盛,他的双眼渐渐有了神采,缓缓睁开。

    两道骇人神光闪过,似乎能看透人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一代神王的目光不容小觑,可以将圣地之主轻易绞杀,但到了夏阳面前一丈处,便停了下来,渐渐烟消云散。

    “你……是……谁?”虚弱的声音,从岩石中传来,微不可闻,根本不连贯。

    “本座无极大帝!”夏阳淡淡开口。

    “无极……大帝?!”姜太虚听着夏阳话语,面上立刻浮现出了惊容。

    “你很不错。”夏阳深深地看了姜太虚一眼,静静道:“被困于此四千年,居然还能修炼到圣人的境界,足见不凡!”

    闻言,姜太虚的心中更惊。

    他丝毫看不透眼前此人的修为,可想而知对方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而且对方敢以大帝为号,想来必是一尊惊天动地的人物!

    但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个世上,何时又出现一尊大帝强者?

    姜太虚眼中满是惊骇,过了好一阵,才难以置信地看着夏阳,缓缓问道:“敢问帝尊此来,所为何事?”

    夏阳的一道神光修补着他体内的种种伤势,让他渐渐恢复了生机,差不多已经能够发挥出三成战力。

    这是何等的可怕?

    举手投足之间,便轻而易举地将他从即将湮灭的绝境中拯救回来,这样的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听闻姜神王当年纵横天下,斗字秘一出,无人能敌,号称东荒五千年来攻击力第一,不知可否交与本座一观?”夏阳淡淡说道。

    “九字之一斗字秘,的确在我的手里。”听到这番话,姜太虚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点点头坦然承认下来,道:“帝尊救了我的性命,这斗字秘,自该交给帝尊!”

    说完,他径自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一股道境霎时间弥漫而出。

    各种姿势,连续摆出,同时一段口诀也传入了夏阳的耳中。

    夏阳面前,姜太虚如同神祗一般,数不清的光环浮现在他周身,将他笼罩。

    一股舍我其谁,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气概爆发而出,那种战意让人颤栗,简直就是斗战圣者的化身。

    这种无上秘术,极其繁复,攻伐之术变化无尽,整具身体每寸血肉都是最强大的武器。

    不限于拳指,不限于腿法,全身处处皆可攻击,每寸肌肤都可以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最终,姜太虚的身体越来越慢,繁复的变化,一下子简单了,千变万化归一,大道至简,攻伐集于一术!

    如枯柴般的身体,化繁为简,整个人如大道生一,亘古不变,凝在了那里。

    “所有变化,都是手段,最后归一,才是本源!”夏阳若有所思。“斗字秘,其实只有一式,归一本源,可演万法……”

    夏阳得其神髓,其形自现,可化千万,掌握了根本,其他体势皆能呈现。

    他处在一种奇妙的状态中,一百个呼吸之内,他一直沉浸其中,身体展动,如梦似幻。

    他在以身体结印,不单单是结手印,每一寸血肉都是道印的一部分,整个人如太虚、似道貌,欲将无形大道表现出有形之势。

    最终,他心中轰然一震,浮现出一尊亘古不变的身影,千变万化归一,结出唯一体势!

    一种体势概括了这一秘术的全部,这是斗战圣法!

    一百个呼吸后,夏阳醒转,微微一笑。

    斗字秘主攻杀,不论其他,具有无以伦比的攻伐之力。

    九字秘,算上残缺的行字秘,他已得其三。

    九种无上秘法,分别由神话时代的九位天尊开创而来,分别是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在太玄拙峰得到的秘术为皆字秘,可以叠加数倍乃至十倍的战力,称得上旷世奇术,若是发挥出,任何敌手都要颤栗。

    而姜神王掌握的斗字秘,则攻击力极度恐怖,很难有秘术可以超越。

    这九种秘法,神秘而又强大,每一种都惊天地泣鬼神,各自代表了一个领域的极致。

    九秘合一,天下无敌!

    神话时代的帝尊,太古时代的不死天皇,之所以能够名震万古,凌驾于诸多古皇与大帝之上,就是因为他们集齐了九秘。

    九秘所包含的九种秘术,若是全部掌握,绝不逊色于世间任何一门古经!

    如今斗字秘到手之后,夏阳随手一挥,前方的石壁便自动瓦解消散,露出姜太虚的身影来。

    “嗡!”

    脱困而出之后,一股强烈无比的气势便从姜太虚身上透发出来出来,只见其一袭白衣如雪,丰神如玉,英姿勃发,宛如回到了四千年前的风采一样。

    “帝尊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请受姜某一拜。”

    姜太虚冲夏阳躬身行礼,感激称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