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虚空崩塌
    ,!

    就在这时,青石粉碎,化成了齑粉,什么也没有留下。

    老疯子长身而起,向山岭深处走去。

    叶凡惊疑不定,在后面跟随,这个老人虽然疯疯颠颠,但他感觉对方也有清醒的时候,来到太玄一定有他的道理。

    这是一片荒山野岭,比拙峰还有过之,但却不是主峰,并没有任何太玄门人在此。

    前行了大约了十几里,老疯子突然一脚跺下,前方一座百米高的矮山一下子裂开了,犹如被天神以巨斧立璧过一般。

    后方,叶凡瞠目结舌,一脚之威,让人悚然,矮山裂为两半,犹如敞开的两扇大门,老疯子径直走了进去。

    里面迷迷蒙蒙,犹如玄境,竟然别有洞天,像是一片独立的空间。

    “什么人,敢闯我太玄重地?”喝喊声突然传出。

    叶凡在此止步,不敢前进了,数条人影从那迷蒙的空间中飞出,阻拦老疯子。

    一道道绚烂的光芒冲起,向着老疯子冲去,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强大的铁印,遮天的大网……各种强大的灵宝,全都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但是,老疯子大袖一挥,所有宝物全都化成了齑粉,根本没有一点悬念,所有光华全部溃灭,简单而随意,可以说没有费一点力气,胜似闲庭信步。

    刚从迷雾中冲出来的七八道人影,见状全都骇然,可是没有等他们再做任何反应,老疯子轻叱一声,这些人全部被震昏,坠落在地。

    这几人皆是白发白须的老者,绝对是太玄门的长老,但是在老疯子面前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叶凡心中凛然,老疯子如果想杀人,强大如太玄门也将变成尸山血海,东荒,除了自己那位大哥之外,恐怕没有人挡的住。

    老疯子大步前行,径直进入前方的迷雾中。

    叶凡感觉很惊异,见那些老人全都昏死了过去,他没有顾虑,大步向前冲去。

    迷雾散尽,漫天星辰浮现,竟来都了一座山谷中。

    在这里,有一座巨大的祭台,上面刻印有很多道纹,更有很多古字,标明有东荒的各部分区域。

    域门!

    叶凡心中吃惊,他一下子想到了域门二字,这里一定是太玄门的重地——域门!

    “如果能够提供足够的源,激活道纹,便可以从此地横渡虚空!”

    叶凡若有所思,却没有继续前行,追到了这个地方,他不能再追下去了。

    不过,他也没有离去,而是站在一边,注视着老疯子的举动。

    太玄门、姬家、摇光圣地所在的区域属于东荒的南部,而如瑶池圣地之类却在东荒的北端,南北相距到底有多远,没有人能够说清。

    如此距离,修士纵然能够驭虹而行,也需要数年苦功,着实让人头疼,如果没有域门,整片东荒根本无法互通,地域实在太大了。

    在这片地域,除却姬家与摇光圣地外,当属太玄门最为势大。

    可是,他们毕竟不是圣地,刻下的道纹,最远也只能达到东荒中部,并不能到达最北端。

    老疯子登上祭台后,并没有利用上面的道纹,而是自己动手快速刻印上无比繁复格纹络,整座祭台咔嚓喀嚓作响。

    他不过是想利用这里海量的“源”而已,道纹他完全可以自己刻印,老疯子来太玄门竟是想横渡虚空!

    他究竟要去哪里?叶凡非常惊讶,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此刻,天色黑暗,繁星点点。山谷中,祭台高大,完全是由玄玉堆砌而成,台面上非常开阔。

    老疯子并指如刀,在上面划划刻刻,神情非常专注,石屑纷飞,繁复的道纹,密密麻麻,深深烙印在上,深奥无比,根本无法看懂。

    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华洒落而下,域门这里只有沙沙的声响,玄玉通透,被刻出一组组神秘的图案。

    叶凡在旁观望,想要揣摩,但是却感觉阵阵晕眩,那是无尽的空间烙印,很容易让人迷失在里面。

    “前辈你要去哪里?”叶凡出声询问。

    “砰!”祭台一阵摇动,玄玉绽放光华,道纹被其刻印完毕,已经成型,老疯子长身而起,立在祭台中央。

    “前辈,你一定要小心啊!”担心之下,叶凡再次出言道。

    就在这一刻,祭台开始抽取能量,埋在地下的“源”绽放光辉,像是一道道水波一般流淌向祭台。

    玄玉通透,不断闪耀,老疯子刻印下的道纹像是有了生命,不断的颤动,全都通灵,明亮了起来。

    虚空扭曲,不断塌陷,而后一个黑洞洞的门户敞开,域门开启成功,不知道连向何方。

    神智错乱的老疯子抬脚迈了进去,出现在寂静的虚无中,里面什么都不可感知,永恒的黑暗,无边的寂静。

    域门慢慢关闭,而后整座祭台开始抽取无尽的源力。

    突然,老疯子大叫了一声,他抱住了头颅,额头的那个“仙”字灿灿放光,流转出一股神秘的能量,将他包裹住了。

    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虚空竟然不稳定了,开始龟裂,永恒的黑暗中闪烁出奇异的光华。

    老疯子仰头栽倒,陷入沉眠中,静静的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了,身上被一层丝状物覆盖,全都是从额头的“仙”字冲出的,如茧一般。

    叶凡大吃一惊,老疯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竟将空间震裂了,即将横渡虚空,此地却极其不稂定,这可是天大的灾难。

    “完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叶凡脸色顿时白了,在横渡虚空时发生变故,动辄就会粉身碎骨。

    “咔嚓咔嚓……”

    看样子老疯子横渡虚空失败了,周围出现一道道大裂缝,即将开始崩塌。

    终于,永恒的黑暗,承受的力量达到了极限,轰的一声破碎了。

    虚空粉碎,达到极致,便是无声的湮灭。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

    毁灭性的力量碎粉一切,在这一刻老疯子的强大体质展现了出来,他身上的茧流动出奇异的光华,撑起一片光幕,定住了一方空间。

    “砰”的一声巨响,老疯子的身影直接被震飞出去,消失在了叶凡惊骇无比的视线范围之内。

    就在这时,他身后方向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光华冲天,那座玄玉祭台崩裂了。

    “轰!”

    这是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绚烂的光芒直冲霄汉,让漫天星辰都暗淡无光,那里像是有十轮太阳同时出现,照耀八方。

    叶凡一阵后怕,横渡虚空太危险了,若是自己身处其中的话,只怕这么恐怖的能量,连他的荒古圣体都足以粉碎他。

    太玄门内,一百零八座主峰的修士亦被惊动了,域门所在地,光芒盛烈,像是数十座火山在同时喷发,让所有人变色。

    “这是……域门被开启了,空间被击穿,横渡虚空失败!”

    “难道我太玄的大人物横渡虚空时发生了意外?”很多长老全都腾空而起,遥望域门所在地。

    同一时间,太玄掌教与诸多名宿更是震惊,这样如渊海般的能量波动,让他们都感觉一阵不安。

    “何人在开启域门?”一位太上长老询问。

    “虚空崩塌了,若是有人在当中,恐怕凶多吉少了。”另一位太上长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心悸之下,叶凡不敢再在此地逗留下去,连忙往拙峰方向奔去。

    “大哥,我回来了!”心神激昂之下,叶凡连忙将刚才的事跟夏阳说了一遍,更是着重讲了老疯子横渡虚空失败,消失无踪的事情。

    “无须担心,虚空崩塌的波动虽然可怕,但还奈何不得那一位。”夏阳说话之间,大手向前一伸,虚空一抓,便将陷入昏迷的老疯子,将其从数十里外摄到了拙峰之上。

    叶凡和庞博见到这犹如神话的一幕,都是震惊到了极点,万万没想到夏阳竟然还有这般手段,竟能隔着遥远的空间将人抓来。

    李若愚也出现了,无声无息,看向老疯子,以神识探查而去,他的道心顿时不稳,肌体竟有将要撕裂的感觉,自然大道流转不畅。

    前方的茧像是魔胎,让他阵阵心悸。

    “前辈,这是……”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接连向后退出几大步。

    “他横渡虚空失败了,且让他在你这拙峰修养一段时日吧。”夏阳淡淡说道。

    “不成仙,便疯魔,六千年前的盖代高手……”李若愚动容,难以保持平静。

    任何人得悉,都要震撼,老疯子历经无数个时代,堪称一部活着的古经。

    “这样的人物出现在我拙峰上,不知对太玄门是好还是坏……”李若愚皱起了眉头。

    不过夏阳既然发了话,他也不敢反驳,只好将老疯子安置在自己所居的残破殿宇之中。

    此刻,太玄掌教与一些名宿盯着崩裂的玄玉台,久久未语,心中充满了震撼。

    “这样的道纹太过深奥了,很难理解,恐怕圣地中的域门也不过如此。

    “到底是什么人刻印下的?”

    这时,守护在此的几名长老清醒了过来,当下快速说出了经过。

    “什么,一定是他!”太玄掌教与那些名宿全都露出惊容。

    不久后,太玄掌教与门中的名宿皆出现在拙峰上,李若愚将他们请到这里,老疯子出现在此,事关重大,他不能隐瞒。

    当然,李若愚也是在请教了夏阳之后才这样做的,他言称老疯子从虚空坠落而出,意外出现在拙峰上。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切都很平静,太玄门封锁了消息,并没有传扬出去。

    太玄门中的宿老,将老疯子当成圣物般供了起来,派专人守护,生怕被人惊扰。

    老疯子处在一种奇妙的状态,被茧覆盖,有奇异的能量在流转,太玄门的一位名宿想要探查,结果被震的口吐鲜血。

    “愿老疯子早点醒来,不要发生意外……”叶凡暗暗祈祷。

    随后的数天里,依旧无波无澜,非常的平静。

    如今,拙峰崛起,地位提升,收了很多杰出弟子,主峰上不再萧索。

    每日间,都有其他主峰的弟子来拜访,叶凡和庞博也得以结识了许多年轻的弟子。

    直到这一天,一辆黄金古战车从远空碾压过苍穹,隆隆而来,战车上布满了刀痕箭孔,透发着无尽沧桑与久远的气息。

    这是姬家与摇光圣地的大人物到了,他们也听到了老疯子出现在太玄门的消息,于是匆匆赶来,面对这两大超级势力,太玄掌教与诸多名宿不得不亲自相迎。

    拙峰,野草丛生,枯藤遍布,殿宇破败,但今日却引得八方云动。

    九条青色的蛟龙,横贯天穹,犹如铰水浇铸而成,青色蛟鲸闪烁,充满了震撼性的力感,拉着一辆黄金古战车,隆隆碾压而来,沉凝而大气,如从历史画卷中冲出。

    摇光圣地与姬家的大人物联袂而至,共乘一车,出现在拙峰上。而姬家带队之人,赫然便是姬谨峰,姬皓月与姬紫月兄妹也赫然在列。

    太玄一百零八座主峰,很多强者都被惊动,不少长老向这里眺望。

    残破的殿宇中,老疯子一动不动,被银白色的茧覆盖,震动出一股神秘的力量,让整座山巅都在跟随其同时脉动,像是一个魔胎,又像是一个仙种,让人感觉心悸。

    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摇光圣地与姬家的人一进入这座殿宇就变了颜色,他们没有出言,直接席地而坐,闭目沉思,用心去感应。

    六千年前的盖代人物,如今疑似涅槃,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机遇,若是能够在这种脉动中领悟出无上妙谛,将受用终生,说不定有成仙的契机。

    接下来的几日间,太玄门由不时有大人物驾临,全都是为老疯子而来,拙峰的那座破败古殿简直快成为了一方神土。

    等闲人根本不能靠近,能够盘坐里面的人全都是赫赫有名之辈,皆足以震动一方。

    这一日,星峰遣人来请叶凡与庞博,送信之人言明,绝无恶意,只是为了缓和两脉间的关系。不过他们始终有所担心,只好前去请教夏阳。

    夏阳并未多说什么,在深深地看了叶凡一眼之后,便让他们尽管安心前去。

    姬家之人已经到来,如无意外的话,他和姬紫月这一对欢喜冤家的命运,自会如宿命般联系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