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行字秘
    ,!

    “不会吧?”

    叶凡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有想到传说中的老疯子,竟然会突然出现在太玄门内,刚刚不是听说他三五步就迈出了魏境,去别的地方了吗?

    他目光看去,血色残阳下,枯藤绕青石,林鸟归巢,一片凄静。老疯子躺在大青石上,面对夕阳,老眼中有着无限的眷恋,同时有伤感的神色,两行泪水在老脸上显得格外醒目。

    这本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盖世强者,六千年前便已经在东荒难寻对手,而此刻却蜷缩在这里,枯瘦的身躯瑟瑟发抖,让人心生同情与怜悯。

    “前辈……”叶凡好奇地走上前去,当他看着老疯子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之时,心中很是同情,却不知道如何帮助这个老人。

    “叶子,你……”庞博见他忽然靠近了那疯疯癫癫的老人,不由惊呼了一声。

    “无妨,让他去吧。”夏阳摆了摆手,淡淡开口。

    不远处,老疯子抬头看了叶凡一眼,而后又转头看向即将沉下去的红日,世间一切似乎都难以引起他的注意,唯有那轮血色的红日,才能吸引他全部的心神。

    “那一年,夕阳如血,天璇泣血。那一天,万物凋零,天璇殒落……”老疯子活了这么大的年岁,却不断的淌泪,一双老眼如都浑浊了。

    “前辈,过去的事情已无法挽回,死者已矣,还是想开一些吧。”叶凡相劝道。

    忽然,残阳彻底消失,沉下山峰。

    就在血色残阳消失的刹那,老疯子的双眸中突然射出两道夺日的光华,一下子洞穿了虚空,伤感之色尽敛,他腾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如绝世利剑出稍,锋芒毕露,让山岭上一片寂静,所有鸟兽都战战兢兢。

    叶凡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如果不是他拥有极强的肉身,此刻恐怕已经骨断筋折。

    近在咫尺,老疯子如山岳一般,流转出的庞大压力,无法想象。

    “他们的气息……”他凝望叶凡,而后一把抓住了叶凡的手臂,双目一下子深邃了起来。

    叶凡忍不住打了个冷颢,这个疯老人太可怕了,这种压力,让他根本无法挣动一下,远超所见到的任何修士。

    老疯子在他身上感受到了荒古禁地的气息,当即往他身上一拂,刹那间天璇圣女的影迹浮现而出,活生生的立在半空中,明眸皓齿,体态轻灵,风姿如玉,绝美无双,活灵活现,近乎完美。

    叶凡瞠目结舌,这是怎样的一种神通?轻轻一拂,就拘禁出活生生的影迹,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老疯子再拂,无尽白骨,密密麻麻,出现在山岭上,荒古禁地圣山上的骸骨顿时全都呈现了出来。

    这也正是夏阳没有阻止叶凡的原因,一是为了还他原来的机缘,二来亦是为了另外一道九秘。

    行字秘的残篇!

    当然,叶凡能不能把握到这一机缘,这要看他自身的缘法。

    不过即便剧情有些变化,但身为天命主角,夏阳相信他依然有这样的气运。

    六千年前,天璇圣地鼎盛无比,精英众多,举全派之力攻入荒古圣地,寻求成仙之路,却不想,那一去便是绝路,天璇圣地,从世间除名。

    如今,沧海桑田,世间莽莽苍苍,只剩老疯子一人。

    昔日的亲友,成了无尽的尸骨。

    美丽高洁的天璇圣女,亦成了荒古圣地下的荒奴。

    怎一个惨字了得?

    老疯子望着无尽白骨,突然抱住自己的头颅,痛苦的长嚎了起来,如孤狼悲啼。

    “哈哈哈……”

    最终,他又仰天大笑了起来,状若疯狂。不成仙,便疯魔!

    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如昔日初次相遇时一般,情绪失控,让人觉得可怜复可叹。

    天璇圣女端庄秀丽,冠绝群芳,让星月都要黯然失色,立身在空中。

    无尽白骨阴气森森,像是真实的降临在此,围绕着老疯子转动,场面非常的诡异,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便如同荒古禁地中的场景一样。

    老疯子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而后霍的枯起头来,正视天璇圣女还有那些白骨,眸子中射出两道璀璨的光芒,竟在天空中刻下一个“道”字。

    随后,他昂首而立,双手缓慢而有力的划动,所有人影都被刻印在虚空中,成为一幅巨大的图案。

    里面,白骨无尽,尸山血海,正中央天璇圣女白衣胜雪,黑发如瀑,栩栩如生,像是有灵魂一般。

    “这……”

    后方,叶凡心中吃惊,以虚空为图,烙印灵韵,这种手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今日亲眼所见,实在让人震撼。

    老疯子双手划动,竟有道的气息在流转。“锵”的一声震音发出,他在那幅图案上刻下一个“仙”字。

    光华灿灿!

    那个“仙”字像是有着奇异的魔力,将图案内的人影全都照耀的暗淡了下去,到最后仿佛只剩了一个“仙”,周围只有一些影影绰绰的虚影,连最中央的天璇圣女都模糊了。

    图案流转出迷蒙的气息,“仙”字道韵无尽,竟给人以大道无边,道法自然的感觉。

    老疯子伸出一指,点在自己的额头上。

    天空中的巨大图案,化成一道烙印,冲进他的头颅,他脸上露出喜怒哀乐等各种不同的表情。

    叶凡心中凛然,老疯子这是在做什么?

    “锵!”

    老疯子的额头,那道烙印浮现,内部的影迹越来越暗淡,只留下一个光华灿灿的“仙”字。

    “他这是在斩掉过去,还是在更深刻的记忆?”叶凡暗暗吃惊,老疯子这种手段,让人难以揣度。

    直至过去很久,老疯子才平静下来。

    “啪!”

    这时,他在大青石上轻轻拍了一巴掌,顿时有腰胧光晕闪现,浮现出一幅神秘的图案。

    毫无疑问,这一刻他是漆醒的,并不是胡乱拍打青石。

    叶凡心中一惊,凝神观看,双目蕴集神光,朦胧的光晕,在青石上闪耀,像是鬼画符一般艰涩。

    “这是……一种步法?”

    叶凡大吃一惊,这幅图案乃是繁复的道纹,非常的深奥与艰涩,似乎是一种神秘的步法。

    他心中惊疑不定,老疯子从他这里取走一图,又还给他一图,似是想两不相欠。

    此刻,容不得他多想,集中全部精神,努力去记这幅神秘的刻图。

    光晕迷蒙,冲入他的双眸,化成图案,刻在他的心间。

    这幅秘图异常深奥与复杂,叶凡不过演化了一遍,立刻感觉天旋地转,他的境界太低,根本无法参悟最深奥的道纹。

    “这种步法,一定是一种无上秘术!”他暗自吃惊。

    与此同时,拙峰之上,夏阳平静而立。

    在他面前,有一幅神秘的刻图,像是鬼画符一般,闪烁不断。

    道纹繁复,深奥无穷!

    正是老疯子传与叶凡完整的步法。

    “仅是一道残篇,便涉及到了时空法则,若是完整的行字秘,又该是何等的浩瀚莫测?”夏阳微微感叹道。

    九秘之一行字秘,号称世间行之极尽,不仅拥有世间第一极速,且还能上跃九天,下穿九幽,任何一地,都可去得。先天阵纹困不得,无上道法堵不住,纵然摆下十方绝阵也可穿行而过,没有什么能够阻拦。

    行字秘极尽升华,当速度突破了空间的极限,那便是时间的演化!

    虽然时空的力量如今在夏阳眼中早已不再神秘,但对于遮天界至高无上的行字秘,他仍旧是兴趣十足。

    毕竟大道法则不同,行字秘这样的秘术,当可令他得到更深的启发,自然不容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