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秘术终现
    ,!

    叶凡手中的古弓,看起来朴实无华,黑漆漆,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甚至上面还有几个虫洞,显得有些腐朽,似随时会烂掉。

    但正是这样一把破弓,所透发的波动却让天穹都扭曲起来,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场传向四面八方,星峰的诸多弟子皆是战战兢兢,脸色雪白如纸。

    “确是不凡!”夏阳亦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此弓虽然论及杀伤力,对他而言不值一提,不过它乃开启拙峰传承的关键之物,而且表面朴实寒酸的弓身上,更是交织着道与理的韵律,却也值得他高看一眼。

    李若愚站在拙峰的九阶天梯之上,高声道:“拙峰将重整山门,请几位师弟转告星峰之主,还请稍微约束弟子,拙峰毕竟为一主峰,不要再闯入。”

    高空中,星峰数位的长老闻言,身形顿时一滞,其中一人道:“我等会转告。”

    说完,当即带着其他弟子转身离开。

    直到远离拙峰,星峰的几位长老才低声谈论,当中一人蹙眉道:“拙弓为何这样出现了?”

    “看来我们这位李师兄并不简单,昔年我们都小觑他了,以为他资质低下,难以有成,不想他独守拙峰多年,竟然看不出深浅了。”

    “拙峰这个地方很怪,很多事情不能以常理度之,李若愚该不会成为第二位拙峰大能吧?”

    他们想起了拙峰的过去,曾有一位前贤资质并不佳,但却在拙峰传承未现时,得到了修行法门,最终其成就堪比上古大能,法力盖世。

    “拙峰,卓而不拙,华光内蕴,重新崛起不远矣,我有这样一种感觉。”星峰的一位年岁很大的长老这样说道。

    亦有人酸溜溜地道:“就算拙峰重新崛起,极度鼎盛,又能如何?星峰才是太玄门的根基,为最强传承之一,史上半数掌教都出自我们这一脉。”

    李若愚站在拙峰的九阶天梯前,从叶凡手中接过拙弓,轻轻抚摸,最终将古弓放在了古玉石阶上。

    九种颜色的玉石有水波流动,将拙弓淹没,而后竟有火焰跳动,黑漆漆的古弓燃烧了起来。

    “前辈你这是在做什么!”叶凡大吃一惊。

    “相传,山为经,弓为根,此弓是拙峰的一把钥匙,也许可以让传承再现。”叶凡见古弓在燃烧,惊道:“这可是一件重宝啊,不会就此毁掉吧?”

    “毁不掉,只会融入拙峰中,威势更盛,山弓一体,可衾天穹。”李若愚感叹道:“传承确实该不该重现呢,我不知道这样做能否开启。”

    火焰跳动,拙弓融入九阶天梯中,彻底消失不见,最终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有一股微妙的变化渐渐生出。

    此峰,越发内敛,平淡无奇,似低矮了数百米,已经不足两千六百米高,周围很多“从峰”都比它高出一截。

    很快就是半月过去,这一天,夏阳突然心有所感,蓦然睁开了双眸:“传承终于现世!”

    而此刻叶凡也生出了感应,他自荧惑古星大雷音寺遗址中得到的菩提子,在他怀中轻轻颤动了一些,有些温热,一种奇异的感觉顿时涌上了他的心头。

    “难道是那种秘术将要出现了?”叶凡身形一动,速度快到了极致,飞速冲上了山巅。

    拙峰之巅,出现一片虚空,极度安谧,里面草木繁盛了又凋零,一会儿绿叶欲滴,一会儿凋萎枯寂。

    九阶天梯,朦朦胧胧,不断放大,竟有琼楼玉宇浮现在上,横在虚空中。

    李若愚像是化石一般,盘坐在那里,与九阶天梯对立。

    九阶天梯不断放大,化成九座平台,上面琼楼玉宇,云霞缭绕,朦朦胧胧。

    李若愚缓缓升起,被一股力量牵引,进入那片飘渺的宫阙间。

    山巅上,极度的虚空,深笃的静谧,像是一方世界在演化,莫名的“道”与“理”在交织。

    万物尽显,生机勃勃,周而复始,循环运动。最初,繁花似锦,绿叶欲滴,最终却枯萎凋零,回归到它们的本根。

    夏阳就站立在李若愚身后的不远处,一动不动,眸子由灿烂到枯寂,由光明到空洞,像是也经历了一番由繁华到凋落的演变。

    天地间有莫名的轨迹浮现,形成繁复深奥的规则与秩序,衍生出神秘的纹络与图案。

    拙峰,返璞归真,在演化道与理,整座山峰便是一部经书,需要与之相应的心境才能捕捉到流转而过的神秘轨迹。

    一入清净,心便清净。

    夏阳心境清净无为,与山体相合,同时神念笼罩拙峰,演化自然,以元神与拙峰的自然大道相契合,感悟着此峰一草一木的繁盛与枯荣。

    “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巧若拙……”

    莫名的声音在回响,夏阳与李若愚都是一动不动,静如磐石,聆听着天地间的玄奥妙音。

    断绝传承五百年的拙峰,玄法再现,道门大开,妙谛纷呈,没有地涌神泉,没有天降瑞彩,只有一种朴实的传承,一种道韵在流转。

    夏阳的神念与拙峰合一,李若愚所感悟到的一切,他同样聆听在耳,宁静而自然。而叶凡身怀菩提子这样的宝物,亦能听到那无上妙音。

    起初,并不是所谓的仙术传承,而是拙峰的根本心法。

    “九秘之一”不是修行的玄法,它是一种秘术,可融于心法内,发挥出种种神秘莫测的伟力。

    拙峰的心法传承是这一脉的根本所在,唯有以此法门修行,自身实力强大起来,才能将秘术发挥出来。

    九秘之一,瑰丽绝世,运转起来,偶然触发,可数倍、十倍的发挥出战力,是所有圣地与荒古世家都眼红的罕世秘法。

    没有心法,没有招式,仅仅九种秘术,若是合一,东荒的几部古经都可换得,可想而知它有多么大的价值。

    拙峰的根本心法确实有独到之处,不愧为太玄门最强传承之一,五百年前的峰主能与摇光圣地的太上长老争锋,同归于尽,足以说明其强大。

    纵不能与《道经》这样的仙典相比,也称得上神妙无双。

    不过自然大道虽强,但夏阳并不甚在意,他唯一关注的,还那是那“九秘之一”。

    若是对敌时偶然触发,战力数倍提升,绝对是最可怕的杀手锏!

    那数倍的触发战力,并不仅仅局限于肉身,可以体现在任何手段上,比如施展神通,比如御器,甚至于飞行的速度等等,这样的手段,夏阳势在必得。

    时光流逝,有莫名道韵流转,显得无比神秘,与拙峰的古朴心法相比,多了许多不同。

    没有声音传来,没有波动荡漾,有的只是一种奇异的神韵,在拙峰之巅显现。

    大道之音流转,夏阳眼中神光闪烁,看向了那一缕神秘的道韵。

    不得不说,拙峰的前贤大能,颇为了得,不留一字,不留一言,以整座主峰为经,传下九秘之一,使之不绝,流传后世,手段极其非凡。

    整座拙峰,古意盎然,像是穿越时空,归回到了万载以前,如荒山野岭,似从未被开发过,比现在还要普通,但却有一自然的气息在流转。

    远处的那些主峰上,很多强者在眺望,远观拙峰的奇异变化,不少人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没有祥云漫天,没有瑞彩万道,没有仙乐阵阵,看起来这样的自然,理应未到开启传承之时,却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

    “是了,曾有一位前贤大能,亦是在不应开启传承的时间内,得到了拙峰的根本心法与秘术,最终法力滔天,堪比上古的大能,强绝到了极点。”

    “难道说,李若愚也是这样的人不成,会成为拙峰史上的第二位大能?或许,真有这样的可能,传说昔日的那位前贤资质普通,平平凡凡,李若愚与他真的有相似的特质。”

    周围,很多主峰的强者都在低声自语,眺望拙峰。

    “平淡无华的开启传承,比声势惊天的传承更加适宜拙峰,想必如此,才能得到圆满的奥义。拙峰如其名,这种自然与平凡才最适合它,是其卓而不拙的根本原因所在。”

    很多主峰的强者都意识到,拙峰将要真正的崛起了,且很有能会出现一位大能!

    李若愚资质平平,当年能够成为太玄门的弟子实属运气使然,没有人看好他,认为他只是拙峰不绝,延续下去的一颗草种而已,没有人会认为他有仙缘,能够有不凡的成就。

    可是,眼下这一切,似乎彻底颠覆了过去,若是李若愚真的走上昔日那位前贤的道路,堪比上古的大能,那么就是力压这片地域的姬家与摇光圣地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光是很多长老被惊动了,就连各座主峰的峰主也都开关而出,凝望拙峰,眸子中闪现出各种莫名的光彩。

    而且,不久后,太玄门的掌教还有太上长老们,以及不少隐居在山脉深处的名宿,也全都浮现在云朵之上。

    “李若愚,并非真的愚钝,勤能补拙,他走上了前贤的道路,或许真的是我太玄一脉未来的守护者。”

    “若真的堪比上古大能,我太玄门纵是成就圣地与荒古世家般的地位,也不再是空想。”

    太玄门的掌教与太上长老们全都露出了郑重的神色。

    “拙峰荒寂五百年,弟子凋零。如今传承开启,自各座主峰挑选杰出弟子,送往拙峰。”太玄掌教下达了这样一则命令。

    在太玄门的大人物做出决断前,各座主峰的弟子早已开始议论,很多了解拙峰历史的人,打定主意,要投入过去。

    过去的破落主峰,如今重启传承,进入所有人的视野,变得光辉灿烂起来。

    在各座主峰异动,所有人都在各怀心思时,夏阳已经彻底洞悉了那一缕微妙的神韵。

    天地间仿若有一条条“线”在交织,有一道道未明的规则化成了秩序,衍生出莫名的力量,在虚空中构建出种种纹路。

    在他眼前,拙峰之巅不断变幻。

    万物枯萎,草木凋零,化成泥土,回归本根,由动而静,返回本性,像是有一种永恒的法则在演变。

    从初生到归根,历经生机勃勃,极度鼎盛,再到繁华落尽,极致宁静,回归本源,天地间有一条条“道纹”在生灭。

    夏阳的双眸由光灿到灰暗,由生机到空寂,然后再逆转,与这些莫名的纹络在一同变化,捕捉它们的轨迹,与它们共同演变。

    他像是抽丝剥茧一般,分辨与捕捉,将点点滴滴,纳于心海中,这就是他所要的“九秘之一”的传承。

    夏阳一动不动,与天地相融,与拙峰合一,用自然洗礼,仿若化成了拙峰上的一块石,一株草,一条藤,将那点点滴滴,无尽神韵,全部烙印在心间。

    最终,寂静的拙峰上,一切景物都在他眼前消失了,只剩下一颗种子与一片泥土,他如一缕轻柔的风,拂动而过。

    自然的种子,在泥下破土而出,焕发出一抹绿意。他心神宁静,古井无波,最终化成几滴水珠,洒落而下,滋润进泥土中。

    他的心神像是与这颗种子彻底合一了,成为了那抹生机勃勃的绿意,拙峰之上,一片安谧,一株绿芽焕发出无限的生机,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

    “咚。”

    夏阳心中微微跳动,九秘之一,化成种子,烙印进他的心田,破土而出,成为了永恒的生机。如今那道孕育在自然中的无上秘术,已经被他彻底得到!

    再看拙峰,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草木还是那草木,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依如过去。

    他如一朵流动的云,他似一道拂动的风,身心空灵,无上秘法在心田浮现,如涓涓细流淌过。

    夏阳视线所及,无论是李若愚还是叶凡,都各有所获,同样捕捉到了这一盖世秘法。

    不过叶凡的修为终究还是太浅了,并没有得到拙峰的根本心法,但是收获了九秘之一,已经足矣!

    只有庞博似乎与拙峰的传承无缘,始终一无所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