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拙峰
    ,!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庞二人根据夏阳的传音登上拙峰之后,一见果然是他,当真是惊喜交加。

    夏阳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理由,然后才赞赏地点了点头道:“不错,短短时间就已经修到了武圣的境界,说明没有偷懒。加油吧,争取早日成就人仙之躯!”

    闻言,叶凡心中不由涌起一股了感激之意,若不是大哥传他武道,他又岂能有今天的成就。

    回想起这两年多的经历,他突然意识过来,自己也是有后台的人,而且还是天大的后台,像姜家那样的荒古世家,在大哥面前就根本不值一提!

    当然,他也明白想要得到别人的敬畏,唯有自己真正的实力,依靠大哥是没有用的。如果他能变得更强的话,又何需惧怕姜家?

    夏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意招呼了他们一阵,便让他们留在了拙峰之上,自己则是独自往山巅而去。

    等他离开之后,庞博四处环视了一下周围荒凉的拙峰,有些不敢相信地道:“叶子,这里真有阳哥所说的无上传承?”

    叶凡丝毫没有怀疑,神情坚定地道:“既然大哥说有,那就一定有!据他所说,那道秘法一旦激活运转起来,可在短时间内叠加两到十倍战力,这样的传承没有人不动心,想必这也是大哥亲临此地的原因。”

    庞博点了点头:“好,那咱们就留在这里吧,倘若阳哥得到了那道秘法,咱们到时直接找他求教就是……”

    不过还没等他说完,叶凡便打断他道:“不!我们也要出力才行,不能什么事都依靠大哥。”

    庞博闻言一愣,思忖了一下,倒也认同了他的说法。人情都有用完的时候,何况他们还是欠着人情的一方,又岂好意思一直充当别人的包袱。

    “你说得对,我们也要出力才行!”他嗯了一声,重重点头道:“那我们先在这座山峰到处转一转吧,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说完之后,两人当即往着山脚而去,打算先从下方查探起。

    就在二人围着拙峰,由下往上开始探索之时,天空中一道原本正要飞掠而过的身影,似乎发现了二人,在凌空审视一番之后,登时降下身形,一道熟悉的身影瞬间映入了二人的眼帘。

    李小曼白衣飘动,黑发如瀑,容颜清丽,身材婀娜挺秀,可谓纤尘不染,出尘脱俗。她如今已经加入了一座叫做“星峰”的强大主峰,与几名弟子敲在上空路过,无意中见到叶凡和庞博二人,心中暗道毕竟是从地球而来的老同学,便主动现身相见。

    她的面容惊诧不已,有些不可思议地打量着二人,不过她此刻的修为也只是命泉境界,甚至还比不上庞博,并不算多高,也看不出什么门道,除了只觉叶凡身上气血非常强大之外,并未察觉有其他神异之处。而且由于二人曾经服食过神药,曾经返老还童的关系,现在只是十来岁的少年模样,身上的衣物也很是普通,实在让人无法和那些强大的修士联想在一起。

    她打量了二人一阵,朱唇轻启道:“没想到会在里相见……你们是来拜师的吧?既然能进入山门,想必是通过了前面的考验,可以选择主峰了,也算半只脚踏入了太玄门。不过我劝你们不要来这座拙峰,此峰的传承早已断绝,就算拜入也没用,还是赶紧去选择其他主峰吧。”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不想离开。”叶凡淡淡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李小曼黛眉微蹙,凝视着叶凡道:“我这是为你们好,倘若你们担心无法度过其他主峰的考验,我在星峰还有些关系,便让你们先进入当个杂役或者外门弟子如何?”

    此言一出,叶凡和庞博皆是相顾无语。

    尤其是庞博心中更是冷笑不已,心道要是让你知道阳哥也在这里,看你还能不能保持这样的优越感。

    平日间,李小曼清丽出尘,遇事不惊,总是很淡漠与清冷,此刻却对两个貌似前来拜师的普通人如此关切,这让旁边的几个年轻男女弟子很好奇,其中一人忍不住问道:“小曼师妹,你认识他们?”

    李小曼神色平静,点了点头,淡然道:“认识,我和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算得上是同乡。”

    “原来是旧识。”另一名女弟子露出恍然之色,又见叶凡二人默不作声的样子,登时眉头微皱道:“我们星峰可是位列太玄门三甲的主峰,就算只是一个杂役,别人想当也得挤破头去,若非小曼师妹举荐,你们二人哪里能进入星峰?可不要不识好歹!”

    “不错,须知仙凡有别,进入太玄门更是登天之难,你们没有小曼师妹这样的机缘,成为我们星峰的核心弟子,做个杂役也未尝不可。进了我们星峰,就算只是杂役,也要远比你们在这里更有前途,说不定有生之年能炼成一两个小境界,增加一两百年的寿命,基本还是没有问题的。”

    “做人要懂得正视自己,要知道人皆有命,命里无时莫强求。你们能有这个机会已经是非常难得,总比在拙峰荒废岁月要好很多,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小曼师妹的一片好意。”

    旁边的几名年轻星峰弟子纷纷出言。

    叶凡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李小曼,脸上带有一丝莫名的笑意。

    庞博见此,知道叶凡不想和李小曼再多说什么,于是替他开口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真的不需要。”

    旁边一个年轻的男子见他们如此不识相,顿时皱起了眉头,喝斥道:“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话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还如此不知天高地厚,难道真要在拙峰放弃自己颓废下去,然后让不知内情的人指责小曼师妹不念旧情,不懂得照顾故人吗?”

    叶凡眉头一沉,终于开口,脸色平静道:“放心吧,我们自有我们的选择和机缘,能够很好的走下去,绝不会去打扰你的。也祝你在修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一帆风顺!”

    李小曼神色恬静,眼波如平静的湖水,没有一丝波澜,望了叶凡一眼,道:“算了,你好自为之吧,实在不行就离开这里,沉下心好好做一个普通人,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但愿你们能说到做到,不要落魄到极点或者惹下大麻烦的时候,又来请求小曼师妹庇护!”一名星峰的男弟子很不满地说道。

    叶凡和庞博哂然而笑,没有说什么,挥了挥手,目送她们一行人离去。

    “可叹世间多的是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的人,有志气是好事,但看不清现实就太可悲了。这样的人必须要撞得头破血流之后,才会明白自己今天错过了什么。小曼师妹,以后也不必再管他们了,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便是,你已经尽到了身为故人的情义。”

    “不错,所谓升米恩斗米仇,别到时候他们打蛇上棍,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怨恨于你就得不偿失了,这样的事情,我在太玄门见过很多。”

    “谢过诸位师兄师姐指点,我和他们只是曾经相识过一段时间,并不是多么了解,也许以后再相遇时物是人非,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李小曼淡淡地道。

    等他们在交谈中离去后,庞博才用胳膊肘捅了捅叶凡,低声说道:“据说每个男人都忘不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你就真的没有半点其他想法?”

    叶凡笑了笑,很温暖,很和煦,泰然言道:“初恋是一辈子中第一个喜欢上的女人,是你第一个想用生命去守护的人,一起渡过了一段真诚,没有杂念,美好的时光,自然值得怀念,所以,初恋是很难忘记的。但……记忆总会褪色,有些人与事终究会在岁月中慢慢淡去。”

    庞博眼神古怪地看着他,十分惊奇道:“只知道你以前一直喜欢研究古书,没想到还真有这样近乎哲学的思想境界!”

    叶凡闻言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我就再给你说一句吧。对于一个成熟的男人,心里会记惦着初恋,但最后娶的是让他爱一辈子的女人,有的初恋,男人再爱,也不会带回家……因为他知道有些人不值得,也根本不能相守一辈子!”

    庞博翻了翻白眼,也就不再多说,继续专心地查探起来。

    另一边,拙峰之巅,夏阳静静地站立在这里,俯视着下方,面上无悲无喜,让人无法看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尊者,那两个是你的晚辈么?如果他们想用这样的方法得到秘法的话,还是让他们放弃吧。”不久之后,李若愚老人出现在夏阳身后,开口劝说道。

    夏阳自然知道叶凡他们用的是最笨的方法,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传承,不过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而是轻笑一声道:“无妨,由他们去吧。”

    李若愚眉头一皱,随即喟然叹道:“这些年,觊觎九秘的大能有很多,但最终都失望离去了。”

    “你何以就认定我一定是为九秘而来?”夏阳平淡地看了他一眼。

    李若愚摇了摇头:“除了九秘,我想不到太玄门一百零八峰还有何法能入尊者之眼。”

    “不能这样说,你所修炼的自然大道,亦算得上是不世传承,自然能入本座之眼。”夏阳轻笑一声,顿了顿,又接着道:“万物枯萎,草木凋零,化成泥土,回归本根,由动而静,返回本性,此为“枯”。而枯之极致,生机生,生机勃勃,极度鼎盛,此为“荣”。再到繁华落尽,极致宁静,回归本源,是为大枯荣!如此由光灿到灰暗,由生机到空寂,然后再逆转的大道法则,本座亦有几分兴趣。”

    拙峰的自然大道,也算得上是筑道妙经,其中不少道理,也对他有所触动。

    听到他的话,李若愚沉默不语,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夏阳又淡淡地道:“下面那两个都是不错的苗子,你不妨将他们收下,不会辱没了你拙峰的传承。”

    “只要他们自己肯留下,自是拙峰的弟子。”李若愚摇了摇头。

    “那你且去招呼他们吧。”夏阳摆了摆手,不再多言。

    李若愚点点头,当即也不再打扰夏阳,径自下去寻叶凡二人去了。

    没过多久,叶凡和庞博便顺理成章地加入了拙峰,成为了拙峰的一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