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太玄门
    ,!

    东荒,浩瀚无垠,国度无数。

    太玄门位于魏国东部,占地极广,东部无尽仙山都属于该派。绵绵山脉中,足足有一百零座山峰,每座都代表着一种传承,每种传承都远胜灵墟洞天这样的小派。

    太玄门在这片广袤的地域势力极大,除却姬家与摇光圣地外,没有任何宗门可以稳稳压制此等规模的超级大派。

    昔日,太玄门鼎盛时期,实力可以排进东荒前一百名,称得上一个巨无霸。尤其是在这片地域,更是赫赫有名,周围数十、上百个国度内,少有门派可与之并列。

    叶凡和庞博自离开燕国之后,不知不觉便如原来的历史一样,来到了太玄门的地盘。

    当他们发现有不少修士陆续从四面八方向此间汇集,也是惊讶不已,不过很快就打听到,原来这是太玄门收徒的日子。

    两人这一路逃来,尽管已经确认摆脱了姜家的追杀,但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不太放心,决定躲入太玄门之中,毕竟漫无目的地逃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还是要找个安稳的地方修行。

    作出决定之后,两人很快就随着其他人来到了太玄门内,只见前方群山巍峨,气势磅礴,亦非常秀丽,称得上壮美。当中,一百零八座主峰最是瑰丽,当然不可能尽入眼底,只有十几座主峰在视野中,饶是如此,也只见仙鹤飞舞,灵殿飘渺,云雾缭绕,非常祥和。

    他们混在前来拜师的人群中,顺利走入山门,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山门前,以及各大主峰的山道上前来拜师的人群密密麻麻,眼见着一众人骑着异兽,坐着仙辇呼啸而过,登时忍不住露出神往之色。这一刻,想必许多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个同样的念头:修仙者,当如是也!

    人群之中,有一对气质出众的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修士并肩而立,男子身着蓝衣,如流动的云,似拂动的风,肆意洒脱,给人飘渺而随和的感觉。

    女子白衣飘飘,婀娜挺秀,长裙旖旎,双腿修长,甚是明丽,出尘脱俗,十分醒目。

    “叶子,你快看……那不是李小曼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庞博压低着声音惊呼了一声,面容无比诧异,毕竟太玄门离燕国十分之远,而且实力也远非之前那些洞天福地可比,寻常人很难来到这里。

    “我们要上去打招呼吗?”说完,他又继续问道。

    叶凡听到自己初恋女友的名字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不知是悸动还是其他,不过他脸上却神色如常,平静道:“算了,只不过是普通同学罢了,她有她的路,我们也有我们的路,相信以后不会有太多交集。”

    他和李小曼已经平淡如水,所能有的关系也只是共同流落在这个世界而已,除此之外,很难再有其他。曾经的点点滴滴,早已随时间而逝,成为了绽开的烟花。

    庞博听到叶凡的话,心下了然,看样子叶子显然没打算与前女友旧情复燃的想法,他十分了解自己这位死党的性格,以他的心气,也不太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很快也就转移了注意力。

    太玄门无尽仙山中的一百零八座主峰,也同样代表了一百零八种传承,是太玄门长盛不衰的根本所在。

    纵然一些传承现出颓势,还有其他传承正在崛起,历经王朝更迭,岁月流转,太玄门始终屹立不倒。

    这一次开山收徒,自是规模浩大,吸引了无数人前来,

    目之所及,山门内,地势开阔,人流涌动,足足有数万人聚集在此,但却一点也不拥挤,都在等候选拔。

    而这仅仅是第一天而已,将持续七天,若每天都有这么多的人,可以想想,将会有多少人赶到此地。

    这些人来自周围数十个国度,都有一定的天分,但仅有很少的一部分可以留下,必须天赋异禀,极其出色方可。

    有的主峰,仙乐阵阵,云雾飘渺,霞光闪烁。有的主峰,生机勃勃,瀑布长达千丈,垂落而下,犹如银河坠落九天。有的主峰,仙鹤飞舞,天宫悬浮,极其祥和,如世外净土。

    这些异象……都代表着在当今之世,这些主峰正值鼎盛,门徒兴旺,传承强大。

    而就在叶凡和庞博正在纠结着要去参加哪座主峰的考核之时,太玄门其中一座叫做“拙峰”的破败山头,却是迎来了一名身穿青衫,相貌十分年轻的青年男子。

    拙峰,山如其名,无瑰丽景致,无雄伟气势,无灵秀仙根,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它普普通通,近乎荒凉,像是一片野地,枯藤老树昏鸦,血色夕阳西下,一派暮气沉沉,根本不像仙门主峰。

    拙峰上断壁残垣,瓦砾无尽,蒿草丛生,荆棘遍地,连山路都没有了。而主峰下的山门前杂草丛生,根本不像是一处仙山,不远处的一株古树上,几只乌鸦呱呱大叫,扇动翅膀飞起,山上的道路,彻底被荆棘淹没了,草木杂乱横生,久未有人清理了。

    就在青衫男子到来之后不久,一个身材佝偻、颤颤巍巍的老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从山上一座破败的殿宇中走出,来到了青年面前,然后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了他好一阵,才恭敬地道:“敢问尊者是什么人?莫非……是为传说中的传承而来的么?”

    青年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的来意,淡淡地道:“本座想在拙峰带上一些时日,顺便见识一下此处的传承,别无他意,不必问我是谁。”

    老人充满忌惮地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阵,又道:“五百年了,传承始终未现,恐怕近乎断绝,再现之日遥遥无期,尊者或许会失望也说不定。”

    “本座既然来了,它就一定会出现!”青年微微一笑,言语中充满自信。

    老人闻言一怔,没想到青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旋即他再次好意劝解道:“若是没有出现,只怕尊者平白浪费了时光。”

    “无妨,本座有的是时间。”青年摇了摇头,并示意自己主意已定,让他不必再说。

    老人沉默下来,他知道眼前的青年不是他可以拒绝的存在,便是他们整个太玄门亦得罪不起,于是不再多说,摇椅晃地退到一旁,不再多言。

    这名青年,自然是夏阳!

    他十分清楚,太玄门一百零八座主峰,从来没有真正断过传承,因为每座主峰都是一部天然的经书。纵然没落数百、甚至上千年,也早晚有一天会重新兴盛起来,经书自现,传承再次开启。

    在他眼中,此峰绝非外表看上去那般荒凉,隐隐充斥着造化大道的痕迹,向来正是那道传说中的无上秘法,具有鬼神莫测之能,足以让所有圣地都眼红!

    遮天界的九秘,乃是与《道经》、《虚空经》等仙典齐名的绝学,可惜那本古经被拆分了,九种秘术再也难以同时出现,分落八方,而拙峰上的传承,便是那九秘之一。

    这种秘法一旦运转,可以激发己身十倍以上的战力,发挥出难以想象的杀伤力,可想而知是何等的恐怖!

    以他现在的实力,若是增强十倍战力,又该是何等可怕?

    所以这道秘法,他势在必得!

    拙峰老者名叫李若愚,他在知道夏阳心意已决之后,没有多说,只是让夏阳自便之后,便颤颤巍巍地离去。

    李若愚走后,夏阳并没有立即就去参悟秘法,而是将目光移到了山峰之下,投在了准备前去另一座主峰的叶凡和庞博身上,淡淡地传音道:“叶凡,庞博,你们上来吧!”

    “阳哥!”

    “大哥?”

    下方一座山峰下,叶凡和庞博同时一震,面露惊喜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