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姜家
    ,!

    对夏阳而言,太玄门对他称得上是近在咫尺,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破开空间,一瞬间跨越千万里,一步抵达。

    只是他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缓缓在这东荒大地上行走,静静领悟着这段时日来的各种收获。

    而与此同时,叶凡和庞博不愧有着天命加身,又惹下了不小的麻烦。

    他们自从与夏阳分开之后,便离开了灵墟洞天,其中经历了不少事情。并且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皆有成长,庞博如今已经突破了命泉,甚至无限接近于神桥境界。

    至于叶凡,虽然依旧没有突破命泉,苦海却也开辟了许多,但更让人惊喜的是,他如今在人仙武道之上,竟已达到了练髓如霜,血如汞浆的武圣之境!

    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叶凡便从毫无基础的普通人,练至了全身换血的地步,气血强大得不可思议,简直就如脱胎换骨一般,可见他的体质和气运是何等的可怕。

    这一路以来,他们引发过不少麻烦,也经历了许多战斗,后来在途经一个小镇之时,偶然遇上了一对极为可怜的爷孙,老爷爷名叫姜老伯,小孙女叫做姜婷婷,孤苦伶仃小本买卖度日,有时候饭都吃不饱,却还经常遭遇镇上的恶人欺辱。

    叶凡和庞博是什么人?本身就比一般的这个世界的人多了几分对于人性的善意,最为重要的是,那些恶人的言语中,无一不是透露着他们身后站着洞天之人,让他们一下子就想起了以前在灵墟洞天内受到打压的日子,现在的他们眼光和修为可不一般,尤其是叶凡如今实力之强,比起过去简直就有着天渊之别。

    有了心意,又有了足够的力量,两人果断出手,三两下便将对方打跑,救下了这对祖孙。

    而且叶凡和庞博也并非是那种莽撞人物,自然懂得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若是就此离开的话,最终受害的还是那对爷孙。所以二人更是暗中摸上门去,把那些家伙全部打杀,如今对他们来说,杀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以接受之事。可以说,来到北斗之后的经历,对他们而言改变实在太大了!

    在那一过程中,结果他们还查到了那些恶人的背后,存在着一户姓李的修士家族,其中还听闻还有一个修炼者的门派。在他们的调查之中,或许姜婷婷的父母之死,根本与他们脱不开干系,似乎是和他们父母曾经寻到过“源”有关。

    愤慨之余,二人亦是十分无奈,他们明白修炼者掌控着强大的力量,心性和行事自然肆无忌惮,整个修行界的环境都是如此,并非他们所能改变。

    强烈的激愤下,两人挥手间破灭法器,庞大的气血与神辉闪烁,强大得不可思议,李家的修炼者根本不是他们一合之敌,很快便被他们击杀。

    但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接下来会愈演愈烈,李家背后的修士回来了几位,甚至这个小镇上另一户修炼家族背后的人物也回来,一个小小的源,引动了无数修士的贪念,接着双方师门来了不少高手,他们前往了发现源的古洞数次,甚至几次都要大战起来。

    叶凡和庞博对视一眼尽皆不明就里,难道那里会有源的矿脉么?他们也曾经暗地里去看过,可是都没有收获,不过此事风波几乎已经无关姜家爷孙的事情了,就在叶凡和庞博留下了一些可以让爷孙改善生活的东西,提出告辞之后,小镇的街道上是突然来了一行极为出采的骑士,全是极其神异的蛮兽,各个鳞甲森森,头角峥嵘。

    正中的那头最为不凡,浑身覆盖着金色的鳞片,灿灿神辉缭绕,像是有金色的火焰在燃烧。此兽形似黄金神犼,只是头颅上多了两根角,分叉而生,缭绕着金芒,非常的神骏与威武。它的四蹄没有踩在地面,离地竟有三寸多高,完全是在踏空而行,可想而知这头异兽的强大与可怕。

    这列骑士尽皆踏空而行,最为惹眼的就是领头的那名男子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一身白衣,看起来很儒雅,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非常的俊朗,双眸如水,隐隐有神华流转,称得上丰神如玉。

    与他并行的两人都是少年,只比叶凡和庞博的模样大上些许,一对少男少女,其中那个少年面容倨傲,看着小镇的一切似乎很是不屑。而少女尽管肤若凝脂,眸如秋水蒙雾,红唇点点,甚是美丽,但同样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带着一丝傲意。

    并且这一行人无论男女,全都带着肃杀之气,在他们的周围凝聚着一股强大的战意!

    不远处,叶凡和庞博见到他们的来临,亦觉十分讶异,这些人绝非一般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样的穷乡僻壤,怎么会有这些明显是大势力的人物到来?

    随后,一名骑士奉命向镇上的人询问:“镇上是否有姓姜的人家?”

    叶凡和庞博二人对视一眼,心中猛然一跳,这些人来寻找姓姜的人作甚?

    他们都有一种预感,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来寻找的是姜家爷孙,两人不敢怠慢,急忙回转到了姜家爷孙所在的小饭馆中。

    “姜老伯!”

    “怎么了?落下什么了嘛?”老人家走了出来。

    姜婷婷亦是极为喜悦的走了出来,端着一盆浆果,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动着,闪烁出好奇的光芒:“两位大哥哥,出什么事情了么?”

    叶凡和庞博将刚刚见闻对他们说了一通,却见得姜老伯疑惑的问道:“这与我们应该无关吧?就连婷婷的父母在洞天修炼,也不会交往这等人物……”

    话音未落,一股凶威弥漫,小婷婷在外喊道:“快出来啊c多异兽,它们居然脚不沾地呢……”

    叶凡庞博和姜老伯走了出来,所有骑士都自然外放出一股强大的肃杀之气,还好叶凡和庞博散出一丝气息温润着老伯和小婷婷的身体。

    “这里是姜家么?”正中央那个看起来很儒雅与俊朗的年轻人开口问道,眼神之中见得了叶凡和庞博调动的力量,闪过了一丝异芒。

    姜老伯的面目上满是皱纹,听得问话显得更加深邃:“是,不知道各位有什么事情么?”

    见他这样老迈,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端坐在五色异兽上的十六七岁的少年,顿时皱眉,道:“这只是一个寿元将尽的普通乡下老人,不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人。”

    黄金神犼上的年轻男子扫了他一眼,五色异兽上的少年似有些顾忌,止装语,不再说什么。

    “老伯你一直生活在此地么?”

    “没有出去过几乎。”姜老伯这般回答道。

    “那您是自古居住于此,还是后来搬来的?”白衣年轻人继续问道。

    两人一番对答,叶凡和庞博听在耳中渐渐明白,似乎他们是在寻找一个人,知道他们没有恶意放松了一些警惕,带着这些人进入了饭馆,或许是已经问到了许多证据,白衣年轻人吐了一口气,那名进内的女子也露出了一丝轻松的意思。

    在白衣年轻人的要求下,他们向着姜老伯行礼口称“叔公”!

    原来他们来自荒古世家姜家,乃是恒宇大帝的后人,姜老伯他们是因为家里分歧而离开的一脉,现在族内的事情已经分辨清楚,所以他们前来寻觅血脉。

    叶凡和庞博心中惊讶,居然是姜家,要知道这可是和姬家一样不凡的家族,不止是在这片北斗世界,哪怕是在他们的世界,也是极为崇高的姓氏,据史书记载,姜姓是炎帝的后代,因炎帝的出生地而得姓,“神农居姜水,因以为氏。”

    “老伯的父亲当年惊才绝艳,弱冠之龄便已名动一方。后来更是威震东荒,跺一跺脚,八方云动,叱咤风云,想不到……”白衣男子似乎非常感慨,他已经看出,老人的生活并不是很好,怎么也想不到一代强者的血脉,会沦落到到如今这番田地。

    姜老伯也慢慢明白了过来,好似他父亲的出身极为了不得。

    “当年的事情已经很难说清楚了,家主一脉……老人家您愿意跟我们走吗?”说到这里,白衣年轻人还看了看小婷婷和叶凡以及庞博一眼。

    两人连忙挥手表示他们不是姜家之人,婷婷才是唯一的血脉。

    “还未请教两位名讳。”白衣男子显然早有预料,对着叶凡二人问道。

    “叶凡,庞博。”两人倒也没有隐瞒,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知道他们都是姜家祖孙的族人,二人也彻底放下心来,不过叶凡知道他们身上秘密不少,不欲与荒古世家的人多打交道,在给庞博递了一个眼神之后,便主动抱拳提出了离开。

    姜家的人并没有为难他们,放任他们离开,只有那名倨傲少年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芒。

    告别伤心不已的小婷婷,两人远离了姜家之人后,庞博才诧异地向叶凡问道:“刚刚怎么了?我们为什么要急着走?”

    “我感觉到那个姜家少爷的眼神有些不对,希望是我想多了。”叶凡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总之我们还是少和这些世家打交道为妙,尽快离开此地的好。”

    庞博思索了一下,倒也认同他的想法,两人当即快速往着镇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