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杀机
    ,!

    大殿内混沌涌动,阴阳二气流转,那光辉灿烂的“仙”字,有着一股难以说清的韵味,竟是以鲜血书写而成,烙印进青铜内,血迹如新,根本没有干涸,灿灿血光四射而出。

    邪异非常。

    这种“血”明显非同寻常,也不知道过去多少万年了,所有强者的血肉都已灰飞烟灭,只有少数盖代强者留下白骨。

    青铜仙殿,当真称得上是一座坟墓!

    夏阳脚下这座巨大的铜殿,果然不愧为盖世强者的埋骨之地,也不知吸引了多少修士前来,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进来寻找成仙的希望,但最终却葬身在了此地。

    换做一些弱小的修士,简直比这铜殿里的一颗尘埃还要渺小,甚至就连葬身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那“仙”字上的血,鲜红欲滴,灿灿生辉,似还在流淌,恐怖得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这是狠人大帝的血?”夏阳瞳孔一阵收缩,目有奇光。

    鲜红的血液,烙印在正前方的铜壁上,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仙”字,高达九米左右,华光四射,绚烂夺目,若璀璨的赤霞凝聚而成。

    “大道的气息!”

    凝视着那灿灿血字,根据种种细节来看,这个“仙”字极有可能是狠人大帝留下的血液,烙印着玄之又玄的道则,给夏阳一种极其玄奥莫测的感觉。

    其中每一滴血,都蕴藏着无法想象的道则,既是玄之又玄,有着无上法则,又蕴藏着无限的杀机。

    一滴血,可杀圣人,大圣。

    若是头脑迷迷糊糊,混混沌沌,听着大道之音,往前走去,碰着那一滴血,必定会化作枯骨,死无葬生之地。

    想必那“仙”字下方的许多枯骨,便是因为见到了一代大帝的血,激发杀机,被直接格杀!

    夏阳并不畏惧,以他在精神一道上的修为,血字中蕴含的神秘力量并不能影响他的意志,直接就盘膝而坐,静心凝神,细细品味,感悟起狠人大帝的道则来。

    无知无觉间,夏阳似乎触摸到了一股难明的意境。

    前方,渐渐迷蒙起来,如梦似幻,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天地枯寂,而后又繁盛,在衍化,在生灭。

    大道清虚,空灵而又变化莫测,永不寂灭,种种莫名异相呈现,让人沉醉。

    夏阳眼中神光爆射,周围仙光涌动,道则翻飞,很快便攫取到了那一缕莫名的轨迹。

    “有,名万物之母。天地有形位,阴阳有刚柔,相合滋养万物,缔造生灵。”

    “无,名天地之始。无形无状,出于虚无,绵绵不绝,犹如一缕游丝,不见形迹,永不衰枯,天地本始,道之根本。”

    恍惚间,似有一种声音在大殿内回荡,诱惑人前进,欲探索天地之根,开启众妙之门。

    这是一种莫大的诱惑,仿佛成仙的希望就在眼前,大道伦音,不断回响,如黄钟大吕,让人彻悟。

    不过夏阳本身就是站在彼岸的存在,论真实境界未必就在“仙”之下,所以他并不执着于成仙之事,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大道之音,感悟着其中的大道法则,融入己身,并未落入那个血字的陷阱之中。

    事实上,夏阳知道这青铜仙殿,很有可能是狠人之墓,当中也不知道葬送了多少人中之杰。

    其每一次出现在世间,都会吞噬一批绝代高手的性命,古往今来,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所在,从来没有人能够探清,他又岂会那么大意。

    是以血字的杀机,对他无用,反而算得上是一锄缘!

    天地间似有一盏明灯,高悬在上,绽放无尽神韵。

    又似有天音妙谛,无尽法门,浮现眼前。

    地涌圣泉,天降金莲,鸾凤飞舞,瑞彩千道,神虹万条,五色纷呈,七彩照耀,各种祥华不断流转。

    种种妙相,无尽大道伦音,响彻大殿。

    “玄而又玄,禀气有厚薄,得以生圣贤……”

    虚无缥缈的波动响起,不是声音,亦不是神识传荡,完全是一种莫名的气息在流转,传递着大道妙谛神音,蕴有妙不可言的修行至理。

    “除情去欲,守中和,玄中有玄,道中有仙,众妙之门,从速开启……”

    更加艰涩与玄奥的波动传来,前方那个血淋淋的“仙”字竟然在震动,而后分为两半,竟开启了一个神秘的门户,四个古字显化:众妙之门!

    血淋淋的“仙”字分成两半,形成众妙之门,在其旁边不远处,那里混沌翻涌,阴阳二气流转,但却很不均衡,不断塌陷与沉降。

    感应到这一变化,夏阳从悟道中醒来,望着众妙之门,神情若有所思。

    而要不要进去?

    这是摆在他面前的下一个选项。

    虽然以他的修为,此世绝大部分修士眼中的禁忌之地,对他来说皆能来去自如,在大帝不出的情况下,根本无人可以威胁到他的生命。

    但狠人大帝绝非一般的大帝,那可是名副其实的狠人,若是和她结下因果,绝非一件好玩的事。

    对夏阳而言,这不是怕不怕,能否敌得过的事情,而是有没有这个必要。

    对方一直是他极为欣赏的人物,他从来没有与其为敌的想法。而且与狠人为敌,亦非明智的选择!

    他来青铜仙殿的目的,只是为了其中的大道法则,如今已有收获,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以免触怒狠人。

    是以夏阳并未进入众妙之门,而是站起身来,向那个仙字走去。

    就在仙字的旁边,混沌雾气下,有一道缺口,铜壁被生生打穿,一条被人为开辟出来道路坑坑洼洼,不知道通向何方。

    这无疑是狠人大帝的杰作!

    传说中的青铜仙殿,坚不可摧,如天地囚笼,根本无法打破,东荒诸多强者深陷里面,没有人可以活着出来,皆被困死。

    而狠人大帝一指,便将青铜仙殿击穿,一身实力简直就是恐怖!

    这便是遮天世界帝道的可怕之处,更遑论是狠人这种站在大帝顶峰的存在。

    正是看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以及出于对帝道法则的兴趣,所以夏阳才不断收集各种道则和古经,尝试融入自己的武道之中,以期让自己的力量更加强大。

    随后,他沿着狠人大帝击穿的路,离开了青铜仙殿。

    “哗啦啦!”

    浪花翻卷,下一刻,夏阳已经离开了水底,重返地面。

    这是一个巨大的湖泊,碧波万顷,一望无垠,水雾迷蒙,湖面青碧透亮,像是一块天然的宝石,缭绕着仙气,点缀在苍茫大地上。

    夏阳一步跨出,便已到了岸边,入眼一片葱郁,无尽的古木生长在岸上,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该离开了!”

    夏阳目光悠悠,自语一声,又望了青铜仙殿一眼。

    这个地方,有着太多的秘密,只可惜是狠人大帝的地盘,他也不欲冒犯对方。

    相传狠人的某一世就在里面,可惜最后蜕变失败,肉身留在了那里。然后,竟然被东荒的几大圣地给分了尸!

    此前的荒古姬家得了一条胳膊,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夏阳极为佩服这些世家圣地的勇气。

    不过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夏阳径自展开神念,思索起自己下一处该去什么地方。

    “太玄门,拙峰!”

    片刻之后,夏阳终于确定了自己的下一站。

    太玄门有一道九秘之一的斗战圣法,强大非凡。

    而遮天界的九秘,乃是上古时期九位天尊创下的九种无上秘法,他自然不打算错过。

    当即,夏阳便沿着魏国由西至东,漫步往太玄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