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青铜仙殿
    ,!

    青铜仙殿,第一次出现在世上并不知是什么时候,传说其主人原本是仙,从远古流传至今,经历过无数的动乱,每一次出世,都必然会激起轩然大波,乃是整个北斗,所有修士都觊觎的存在。

    关于它的秘闻,林林总总,牵涉到数不尽的大人物,甚至还有大帝级别的旷世强者,几乎贯穿了半部东荒史。

    不过此殿向来神秘,一直在东荒大地下移动,每次都出现在不同的地域,随无量的通幽之河漂移,极难追寻踪迹。

    如今夏阳便身处这座铜殿之前,入眼所及,上方那沉凝如山,厚重如云的大片阴影,通体呈玄黄二色,迷迷蒙蒙,似乎一缕雾丝就可压碎一道山岭,沉重得让人感到窒息,正是传说之中的玄黄二气!

    星辰乱逆,阴阳舛错,玄黄喷薄,寻常修士或许分不清与混沌之气的差别,会误认为玄黄之气便是混沌之气。但夏阳以无极为道,对混沌之气可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自然知道它与混沌之气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玄为天精,黄为地髓,是为天地精髓,故以玄黄表天地。

    无,名天地之始,是为道。有,名万物之母,是为天地。是以玄黄之气也是天地之精,乃是万物的母气,是锤炼一切有形之质的至强物质,属于天地间最难得的精气之一。

    换句话来说,玄黄二气也是祭炼“器”的最佳圣物!

    天地初始,溢出精华,是为玄黄,数量少的可怜,已几近枯竭,是绝顶强者的最爱,炼器之瑰宝。多少强大的修士百般寻觅,却难有收获,甚至苦寻一辈子也难以得到一丝,而如今大量的玄黄二气就在青铜仙殿顶上,甚至并不需要进入仙殿便能收取,若是让外界的人知道此地的状况,也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按照传说,一缕玄黄之气就足以压碎一条山岭,若是实力不足擅自收取,立刻便会粉身碎骨,化成血雾。不过夏阳自然不在此列,他伸手一摄,便将其中两道格外绚***其他厚重无华的玄黄气璀璨许多倍的气柱抓在了手中!

    这是玄黄之根,传说中的母气精华,是玄黄之粹,千百世难得一见,这里共有九道,他只取了两道。

    虽然这殿中的事物,乃是狠人留给叶凡的机缘,但叶凡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并且此时也取不了,他取走其中两道,一道用来祭炼无极印,一道用来融入内天地,倒也无伤大雅。

    不过这个过程注定极为漫长,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慢慢进行,他并未急于一时,收起玄黄之根后,便继续向前行去。

    铜殿中,无尽的空旷,说不出的寂静。里面昏昏沉沉,模糊可见。

    视线之内并不见殿门,就像是来到了一片戈壁,没有一点生机,时间在这里仿佛停滞了,犹如世界的尽头。

    淡淡的雾气缭绕,非常迷蒙,空旷的铜殿中,一眼望不到尽头,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之初。

    夏阳漫步朝前走去,只见前方有一具雪白的骸骨,浑身碎裂多处,静静的趴在那里,另外地面之上还有几个干涸的血字,黑红而又模糊,具有一股说不出的韵味,似凝聚了这个强者全身的精气神,才烙印在这里,给人一股极其特别的感觉,似是在传达一种情绪。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仅有这样几个字,此人临死前,似乎充满了遗憾与不甘。

    能够保留下白骨的人,绝对是无尽岁月前的盖代强者,但至死时他却心中迷茫,可以想见他那种失落与不能拨开云雾见青天的遗憾。

    夏阳微微一叹,这个位面的绝代天骄,盖世人杰多如恒河之沙,却因世界规则的残缺,终究不得成仙,最后只能寿元终结,成为冢中枯骨,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除了这具枯骨之外,很快他又陆续见到了不少尸骨,地上刻着他们临死前留下的遗言,通过这些字迹可以得知,他们全都是曾经纵横东荒的绝代人物,却一个个死在了这里,前赴后继,令人唏嘘,若是心志不坚的话,只怕还会生出无穷恐惧来。

    这座巨大的铜殿,果然是盖世强者的埋骨地,昔年诸强飞蛾扑火,前来寻找成仙的希望,但最终却郁郁而终,死在此地。

    突然,铜殿震动了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如银河坠落,似星域枯寂,庞大的压力让人有窒息的感觉。

    殿中一片迷蒙,竟有混沌翻涌,像是雾霭,朦朦胧胧,摧枯拉朽,根本无法阻挡。

    这是一种本源的力量,像是宇宙初开,天地刚成形一般,星辰闪耀,混沌暴烈,势不可挡。

    但夏阳并未在意,以他的修为,青铜仙殿中的杀机,那可怕的混沌之气,根本奈何不了他。

    继续往前走去,前方出现了两个门户。

    在此地有十几具白骨,骨骼上透着晶莹的光泽,岁月也未能彻底将其磨灭,说明了他们的不凡。

    有数几具白骨前遗有血字,其中一人留下遗言:“我有仙心一颗,久被尘劳封锁,何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这是一种大气魄,同时也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绝望,实力达到这等境界,绝对已是震古烁今,但依然成仙无望,这几句话道尽了遗憾与落寞。

    夏阳轻叹一声,绕过这十几具骸骨,来到那两个门户前,两扇门户形似太极中的阴阳鱼,左侧的门户是一个黑色的阴鱼,右侧的门户是一条白色的阳鱼,全都似不规则的弯月。

    “合二为一,是为太极!”夏阳若有所思。

    在那黑色的阴鱼门户上,刻有一个苍劲的古字,气势迫人,直欲将人崩飞出去。

    “死”!

    这个字可以说非常的不祥,如魔咒一般,烙印在上面,竟有些血淋淋的味道。

    而在那白色的阳鱼门户上,铁钩银划,也只刻了一个字,为:“生”!

    笔力雄浑,神韵天成,流转出一股祥和的气息,与阴鱼门户截然相反。

    以夏阳在易数之上的造诣,即便不知晓原著中的剧情,这样的阵势也难不倒他,直接推开死门,跨入其中。

    太极门后,又是一条仿佛数万年没有人走过的古道,来到尽头,前方是一间空旷大殿,依然为青铜所铸,在地上有几具灿灿生辉的白骨。

    一个巨大的“仙”字刻在前方铜壁上,有着难以说清的韵味,竟是以鲜血书写而成,烙印进青铜内,千万年过去,血迹如新,根本没有干涸,灿灿血光四射而出。

    鲜红欲滴的血水灿灿生辉,烙印在正前方的铜壁上,形成一个巨大的“仙”字,高能有九米左右,华光四射,绚烂夺目,若璀璨的赤霞凝聚而成。

    “成仙的秘密,当中就在其中么?”

    原著中,关于青铜仙殿的来历并没有详细描述,是以就连夏阳,亦是好奇不已。

    要知道这里的仙,可不是天仙之道中的真仙和金仙那个仙,而是真正渡过彼岸,超脱轮回,任凭时空寂灭,宇宙终结,纪元更替,依旧可以永生俯瞰的强大存在!

    如果不算这个位面的力量层级,只论修行境界的话,夏阳或许已经触碰,甚至站立在了那个层次。

    不过这一切还只是他的猜测,以及大致推算而出的结果,就像他此前对大帝的实力预估错误一般,最终还是有所差距。所以实际到底如何,只有他真正走到了那一步,再进行比较,才能准确的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