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愚蠢还是贪婪
    ,!

    帝兵余波的突然平息,还有神威惊天动地,实力恐怖得一塌糊涂的姬家老祖和青帝之孙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场景,令所有人都呆愕当场,惊得合不拢嘴。

    “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人妖两族都暂时放下了彼此的敌对,惊骇地叫喊0起来。

    而就在场中众人惊恐万分之际,便见夏阳的身影,缓缓自虚空中显现而出。

    “他是谁?”

    “刚刚是他阻止了极道帝兵的可怕余波?”

    “就是他将姬家老祖和我妖族的那位强者从天空中震落下来?”

    夏阳光明正大的现身,其他人自然发现了他的行踪,一时间所有人都是露出震撼莫名之色,紧紧地盯着他。

    “是你!”青帝之孙虽然从半空中掉落下去,但除了气息有几分紊乱之外,实际并未受伤,不过在见到了虚空中的夏阳之后,他忍不住脸色大变,惊呼了一声。

    姬家老祖同样没有受伤,很快就重新飞上空中,而面容在惊疑不定的同时亦是阴沉无比,用充满杀机的眼神望着夏阳道:“阁下是何方神圣,为何要与我荒古姬家作对?”

    “与姬家作对?”夏阳轻声笑了笑,摇着头道:“就凭你们,还不配让本座对你们作对。本座今日只是看在青帝道友和虚空大帝的份上,出来阻止他们的后辈互相残杀罢了,两个道宫境的小辈相争,还没必要动用帝兵这样的至宝。何况你们姬家自有传承,又何需打青帝道友圣兵的主意?”

    “青帝……道友?”

    听到夏阳所言,人妖两族的所有人均是勃然色变。

    “什么,他居然称呼青帝为道友?”

    “敢称呼大帝为道友,他是得了失心疯不成?”

    “莫非此人乃是一尊大帝,这怎么可能?”

    夏阳一语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姬家老祖更是把接下来想要说的话语硬生生吞了下去,同样惊骇地望着他。

    敢称一代大帝为道友,此人若不是得了失心疯,就是有真有其事,而无论哪样,再结合刚刚从空中被震落下去的经历,都说明了此人极不好惹,即便是他们荒古姬家的身份。

    “先祖,你没事吧?”心惊之下,颜如玉和一干妖族之人迅速飞至那位青帝十九世孙的身侧,然后向他询问:“你认得那人?”

    青帝之孙并未答话,而是无比激动地望着夏阳。他又岂会记不得虚空中的青衫男子,对方可以说是他毕生所见最为神秘,最为深不可测之人,当日之事他至今历历在目,甚至就连他现在这具身躯,都是对方随手造就而来,他又岂会忘记?

    “晚辈颜云凡拜见前辈!”

    那位妖帝世孙深深地知道夏阳的恐怖,在场众人也只有他没有怀疑夏阳的话语,在深深施了一礼之后,他才激动地问道:“敢问前辈……当真是我祖的道友?”

    听到他的话,两族之人都是神情大变,惶然地看向夏阳,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姬皓月亦是如临大敌,面容肃然地飞回那名老祖的身侧,而在他头顶,一面古老的铜镜沉沉浮浮,流转出迷蒙的混沌气息。

    “你便是……当日杀死诸多世家圣地强者的那个人?”

    两年多前,妖帝坟冢之外虽然死伤无数,但也有很多人因怕死离去,出去后留下过夏阳的画像,经过这么一会,人妖两族都有人认出了他,不由大声惊呼起来。

    “什么?他就是当初杀死无数圣地和世家高手,夺走荒塔的那个神秘无敌强者?”

    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

    “嗯?就是他夺走了东荒人族的至宝?”姬家老祖双目精光闪过,除了将信将疑之外,脸上更是充满了忌惮之色。

    不过在犹豫了一阵之后,他的眼神还是变得阴沉起来:“阁下便是当初杀死各大圣地高手之人?”

    夏阳没有否认,微微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本座。”

    “如此说来,荒塔果真落到了阁下手中?”姬家老祖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追问道。

    “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闻言,夏阳眼神微微一凝,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怎么,莫非你还想向本座讨要不成?”

    姬家老祖语气一滞,若对方是一般人,他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但对方敢称青帝为道友,乃是一尊疑似大帝的存在,他又岂敢乱来。

    而且对方先前只是轻哼一声,便将他和那位青帝后人从空中震落下来,实力之强难以想象。大帝成道,威能惊天动地,天地万灵都会生出感应,而自青帝之后,这个天地间再也没有人晋升大帝,所以对方绝不可能是大帝,最多也就是只是一位准帝。

    甚至很有可能连准帝都不是,境界还要更低,不过无论他怎么推算,对方最差也该有大圣级别的修为,根本不是他现在如同风中残烛状态可以匹敌的存在。

    不过荒塔虽然号称至宝,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他又岂肯甘心放弃?在天人交战了一阵之后,他忽然脸色一沉,对身旁的姬皓月道:“将宝镜给我!”

    在将虚空镜从姬皓月手中拿过来后,姬家老祖才把心一横,咬着牙道:“阁下既敢与青帝称道友,就让你尝尝我姬家虚空镜的威力吧!”

    “嗡!”

    霎时间虚空抖动,那古镜在他的手中,威力与在姬皓月手中之时简直不可相提并论,力量彻底爆发出来,释出一股开天辟地的恐怖气息,如一片古老的宇宙在演化,而后自其上混沌万丈,如垂天之慕,倾泻而下,白茫茫一片,没有尽头,朝着夏阳所站立的位置,滚滚淹没而下。

    这也是姬家老祖在明知夏阳实力极其可怕,仍敢向他出手的原因和底气所在,极道帝兵真正的威力一旦激活出来,只要一丝气息就足以将圣人碾碎,而今他全力出手,如此多的混沌之光垂落,对方便是大圣之身,亦难以抵御虚空镜之威。

    他这是在搏,赌夏阳不是准帝那等级别的恐怖存在,只是圣人王或是大圣的实力,那样的话,他将有极大的可能夺得荒塔!

    至于另一种可能,他不是没有想到,但他绝不相信对方在不是大帝的情况下,能轻易炼化荒塔那样的至宝。

    “不自量力!”

    而面对姬家老祖手持极道帝兵发出的攻击,夏阳面露不屑之色,冷哼一声,他周围的空间立刻微微震荡起来。下一刻,震颤扭曲的虚空中,一方大印突兀撕裂空间出现,一股盖压天地宇宙的威严气息当即私下弥漫开来,将那混沌古气镇压,化作玄黄二气,玄者升起为天,演化出日月星辰,星河璀璨,化作长河围绕他周身奔腾,黄者为地,大地浮现,万千山峦一一拔地而起,成为沟壑天堑。

    “嘶!”

    见到这可怕的一幕,不止是姬家老祖,人妖两族所有的强者都是倒抽一口冷气,齐齐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那方大印是什么宝物?似乎并不是传说中的荒塔,却能接下极道帝兵的一击!

    “本座也不知该说你愚蠢,还是贪婪的好,在明知本座不好惹的情况下,还敢坚持出手。”

    夏阳看着那错愕当场,满是难以置信之色的姬家老祖,失望地摇了摇头:“那么,现在结果出乎你的意料,你又有什么打算?是要本座灭尽你在场姬家之人,又或是其他结局?”

    听到此言,姬家老祖不禁面容剧变,脸色瞬间变得无比惨白!

    饶是他时日无多,却也并非真的完全无情,了无牵挂,家族传承对他而言,甚至比天还大。即便他夺饶塔,其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让姬家更加强大,屹立于东荒之巅,只是一时的冲动,却让他闯下了弥天大祸。

    在招惹了这样一位可怕强者的情况下,这是一场足以破门灭族的可怕灾厄,他将会将姬家带入深渊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