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帝兵之威
    ,!

    “你们姬家的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么?当初惨败在那位无敌强者的手中,如今不去寻正主,来与我们妖族纠缠什么?”

    跟着颜如玉身后又站出了一名性感妖娆的女子,此女名叫秦瑶,眼中满是嘲弄之色,似笑非笑地望着天空中的紫衣男子。

    姬皓月瞥了秦瑶一眼,并未开口,但他身旁一名神情倨傲的老者却是冷哼一声,开口道:“休要逞口舌之利,不怕实话告诉你们,这次我姬家出征,就是专程为了此事而来。昔日那人虽然实力极强,当初只是一掌便将老夫拍到了九霄云外,可谓神威盖世,不过我姬家的老祖不惜耗损寿元出关,便断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誓会找出此人,将他擒拿问罪!”

    “姬家那位老祖都出动了?”闻言,颜如玉不禁微微色变。

    姬家有一位老祖宗,巅峰时有圣人战力,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即将离世,除非有攸关姬氏存亡的大事,否则绝不会出世,因为他或许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了,此后便会寿命终结,精元耗尽而亡。

    不过就算命不久矣,那人亦有无比可怕的战力。那样的人物距离现今这个时代很遥远,却在他那个时代留下过浓厚的一笔,与诸多同时代的天骄争雄,排名非常靠前,这就是圣人的可怕之处!

    老者冷冷一笑之后,又继续道:“另外皓月神体初成,唯有妖帝圣兵才能与之相称,所以妖帝圣并我们这次是志在必得。你们识相的,就主动将圣兵交出来,若敢反抗,今日休想有一人能生离此地!”

    “尔等如此相逼,是想与整个妖族开战吗?须知你姬家虽强,但若与整个妖族为敌,还没有这样的资格!这天下不光你们姬家有极道帝兵,今日种因,他日会有果!”颜如玉身后,一名大妖所化的老妪走出来,沉声说道。

    “我姬家自然无法与整个妖族抗衡,但你妖族在人族举族的进攻下,除了灰飞烟灭之外,又能落下什么结果?”那位姬家老者不屑地道:“所以我奉劝你们将妖帝圣兵交出,如此一来,尚且还能保持你我两族之间的和平。否则,妖帝后人你若执意开战,那便做好随时殒命的准备。无需老祖出手,便是老夫,亦能将你们尽数送入黄泉!”

    这名姬家大能完全有恃无恐,根本没将在场的妖族中人放在眼中,而其他姬家众人,包括那俊逸非凡的姬皓月在内,则皆是保持警戒,静观其变。

    “呵,送入黄泉,好大的口气!什么狗屁神体,敢打先祖圣兵的主意,那就去死吧……妖帝九斩——灭形!”

    就在这时,一道狂傲无比的声音突然在场中响了起来,而下一刻,周遭虚空异象呈现,两道银色光芒如两条银龙从高空俯冲而下,所过之处虚空塌陷,并且银芒如刀,径自朝那姬家大能斩去。

    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斩之下,那名姬家大能面色剧变,轰然间立即将气势全面爆发,迎上了银色的神芒。

    “啊!”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位名震东荒的姬家大能根本抵御不了那妖帝九斩恐怖威能的神芒,口中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便从空中掉落了下去,血肉崩碎,被直接斩灭当场。

    “什么人?”

    逢此剧变,人妖两族俱是大惊失色!而那完美得不似人类的女子,青帝后人颜如玉更是面容充满惊异。她已经认出刚刚的妖帝九斩,乃是她们妖族的不传之秘,与她修行的功法同出一源。

    随后一阵青光闪烁,莲花异像显露,就算是周遭勾连天势的道纹也被阻断,一股恐怖的威势自天地间弥漫开来,接着便有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出现在了颜如玉身前。

    “你是我族先祖第几代后人了?”

    男子淡漠的话语在女子耳边响起,让她堪称完美的身体莫名一颤。

    颜如玉深吸了一口气,才凝视着他道:“小女子为妖帝第二十四代后人,不知道前辈是何人?”

    “已经到了二十四代了么?”男子出神地看着他,轻声叹息了一声。

    女子抬眼看着这个容貌十分年轻的人物,其身上气势凝而不绝,她几乎只在几位太上长老身上感应到过这样的气息,而且从血脉上感应,如果没有弄错的话,对方应当和她一样,也同样是妖帝的后裔,并且血脉要比她纯净太多!

    “前辈,您的血脉……”颜如玉惊声问道。

    “我为妖帝十九代孙,如今重生归来了!”男子看着她,静静说道。

    此人正是当日的青帝十九世孙,自他从夏阳身上得到肉身和妖帝之心,便一直在觅地潜修,直到完全融合这具肉身,并以妖帝之心恢复了实力,甚至更近一步之后,才放心出世,寻找妖族后人来了。

    “你是……我的先祖?”听到他的话,颜如玉大惊失色,随后连忙行了一礼:“后世子孙颜如玉,见过先祖。不过不是听说先祖当年和他人一探妖帝坟冢,殒落其中了吗?怎么会……”

    “轰隆隆!”

    青帝之孙还未答话,便听到远处虚空中一辆金色的古战车发出万丈光芒,划破长空而来,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负手而立,他头发花白在风中凌乱,身着一袭简单的麻衣,目光浑浊而沧桑,宛如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

    但就是这样一个老头,当妖族众人仰望时,却蓦然有种无比高大雄伟的感觉,其头顶道纹交织,古朴而雄拙的圣光垂落,令人高山仰止。

    荒古世家姬氏的老祖现身,驱使黄金战车而来,虽然行将就木,却更加可怕,因为他已生无所恋,行事便毫无顾忌,心中无生,冷漠无情。

    “你也是妖帝的后人?敢杀我姬家的人,那就拿命来填吧!”

    那老头冷冷地看着下方的青帝之孙,单手擎出,幻化成一只恐怖的大手,遮天蔽日地按落下来,正是姬家名震天下的绝学,虚空大手印!

    “老家伙真是聒噪,想杀我,那就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了!妖帝九斩——剥夺!”

    青帝之孙夷然不惧,冷哼一声,一片绚烂的银芒乍现,当即迎击上去。

    “速退!”

    仙台之上的战斗,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这个级别,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插手进去,颜如玉果断传音下去,飞身后退,想要带着妖族中人离开二人的战场中心。

    “想走么?”断山之上,姬皓月见到妖族之人的动作,当即迈步前行,在虚空中踏步,数步就追上了颜如玉身后的一名老妪,碧海滔天,一下子将其笼罩了进去。

    “不……”老妪大叫,在这一刻,她浑身绽放五色神华,化成一头巨鸟,足有山岳般那么大,拍击浪涛,冲天而上。

    可是,碧绿的汪洋像是有可怕的魔力,根本无法摆脱,大浪汹涌,将她淹没,根本挣扎不出去。

    “杀!”两名年轻的妖族女子同时冲了过来,想要解救老妪。

    两人合力祭出一件重宝,一口金蛟剪化成两条蛟龙,摇头摆尾冲了下来,皆长达百余米,喷云吐雾,金霞缭绕,交叉在一起,足以剪断山峰,端的是可怕无比。

    然而,这样强大的宝物在姬皓月面前根本无用,他头上那轮明月清辉洒落,点点柔和的光芒溢出,顿时让金蛟剪光华暗淡,而后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当场碎裂。

    “嘶……”

    所有人都倒吸凉气,异相所具有的伟力,超越重宝,实在神秘莫测。

    两名女子想要后退,但是如陷泥沼,难以动弹一下,而后身不由己,快速向姬皓月身后的碧海中坠落而去。

    “今日不留下妖帝圣兵,你等休想生离此地。”姬皓月淡淡说道,甚至连两名仙台强者的交战都没有放在心上。他仿似闲庭信步,没有一丝吃力感,非常的从容。而在他的背后,明月悬挂,碧海波光粼粼,他如神祗一般,浑身都被圣洁的月华所笼罩。

    “你妄想!”一名妖族中人大喝。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姬皓月神色渐渐冰冷了下来,缓缓在虚空中迈步,向前逼来,群山都因他而在轻轻颤抖。

    “杀!”

    他的狂妄,终于彻底激怒了妖族众人,在这一刻,混战爆发,所有人都出手了。

    “一切都是徒劳。”姬皓月转身面向他们,头顶上方那轮明月银辉漫洒,非常祥和与绚丽,点点圣洁光辉落下,数件妖族之人的强大灵宝便瞬间黯淡,当朝成了齑粉。

    他步履从容,犹如谪仙临尘,没有人可以阻挡他,明月高悬,只要被月华照射到,莫不形神俱灭。

    “姬家神体,你欺人太甚!”

    颜如玉一张俏脸之上尽是寒霜,死死地瞪着姬皓月,随后她银牙一咬,手上便有青芒绽放出来。

    “皓月,小心她手上的妖帝圣兵!”两名姬家老者,无声无息的挡在姬皓月的身前,同时向颜如玉出手。

    “哧!”

    但是根本无用,妖帝圣兵横扫,山河失色,天穹摇动,颜如玉的掌心中,神霞漫天,那两名老者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便当场粉碎,化成血雾,消散在天地间。

    “妖帝圣兵果然名不虚传!”姬皓月神色肃穆,却并无惧意,在他的头顶上方,有一面古老的铜镜,沉沉浮浮,流转出迷蒙的混沌气息。

    “虚空镜?”

    天空之上,夏阳双目微微一亮,没想到姬家的人如此重视姬皓月,竟连虚空镜这等重宝也交给了他。

    下方战场,碧海中波光粼粼,皎洁的明月高挂空中,此刻轻轻转动,月华如水,向着颜如玉洒落而去。

    “啊……”周围不少妖族修士惨叫,当场粉碎,纵然是玉盘溢出的点点清辉,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住的。

    海上升明月,世所罕见,强大的灵宝也无法抵挡,无人可与之争锋,混战中的妖族,死尸一具具,坠落下高空,但凡被月辉照耀到,莫不毙命。

    颜如玉见到族人伤亡惨重,心中也早已生出了真火,背后蓦地异相呈现,海天一色,天空如蓝宝石,碧波如明镜,一株株金莲自海中生出,莲叶沾着点点露珠,生机勃勃,绚烂夺目。

    清风拂过,碧海荡漾,朵朵金莲绽放,浓郁的生机,让人疑似来到了开天辟地的初始时代,竟有混沌气息迷蒙。

    正是“苦海种金莲”之异象!

    周围,姬家很多强者还没有回过神来,便被这股浓郁的生机化成了最本源的灵气,至死都茫然无知。

    海天一色,金莲璀璨,如开天辟地,化生于无形间。

    苦海种金莲与海上升明月并列,皆是上古大能的轮海异相,当今之世少有人能修成。

    见到颜如玉这位妖帝后人竟然展现出了不弱于他的异象,姬皓月面色微变,在虚空中快速迈步,逼近过来,如落雁之姿,飘逸灵动,空中那轮明月坠落,向着颜如玉镇压而下。

    明月洒落的清辉就可以灭杀妖族强者,此刻整体坠下,可想而知具有多么恐怖的力量。

    颜如玉的身影素淡朦胧,她清丽出尘,身后金莲摇曳,生机盎然,朵朵金色的奇葩迎风绽放,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金色莲瓣,冲天而上,晶莹闪闪,一下子将那轮明月淹没了。

    两人交战所散逸出的朦胧月华,还有莲瓣溢出的金霞,就如同潮水一般,向着四面八法汹涌而去,没有什么可以抵挡,许多人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直接灰飞烟灭,什么都没有留下。

    恐怖无比的对决,就这是轮海异相所特有的伟力,寻常修士无人可与之撄锋!

    姬皓月双眸紫光烁烁,头上一面古镜沉沉浮浮,流转出一道道混沌光芒,轻轻颤动,威力滔天。

    颜如玉则是玉体神霞四射,掌心中蕴有一道光华,像是截取的一段虹芒一般刺目,无法让人看清,杀伐无双!

    远处,姬家三位超然的老人,须发皆白,仙风道骨,静静立在高空上,其中一人道:“妖帝圣兵果然名不虚传。”

    姬家传承久远,虚空镜神秘莫测,乃是第一代家主虚空大帝的武器,是自荒古前传承下来的极道帝兵,具有不可思议之力量。

    而颜如玉手中的圣兵同样来历甚大,乃是青帝之兵器,根本无需怀疑它的恐怖与可怕。

    在整片东荒大地上,除却荒塔这种与世同存的至宝外,古镜与妖帝圣兵绝对是最顶级的圣物。

    最初,两人都未敢妄动古兵,皆是因为心有忌惮,两件圣兵若是对决,会引发怎样的后果,难以预料。

    那面铜镜古朴无比,刻有神秘莫测的纹络,给人以道法自然的感觉,交织成“道”与“理”,衍生出混沌,沉沉浮浮,让人心中惊悸。

    此刻,古镜与姬皓月的那轮明月,缓缓合一,两者高悬在上,轻轻震动,太初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

    它快速放大,古意盎然,大气磅礴,镇压而下!

    颜如玉仿若立在云端的仙子,金莲铸成的天阙将她围拢,依然无法看清妖帝圣兵是何样子。在这一刻,她秀发飞扬,如水的眸子突然射出两道炽烈的神华,身后所有金莲全都飞上了高天,与妖帝圣兵合一,冲向那面古镜。

    没有恐怖的能量波动,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一切都平淡如水,似有一片流云轻轻飘过,点点混沌光华荡漾而出。

    无声无息之间,周围的大山突然化成了飞灰,像是雪花在消融,眨眼消失不见。并且,恐怖的能量波动还在不断往外蔓延,往着其余的两族之人席卷而去。

    “呵呵……两个道宫境的小朋友手持帝兵厮杀,何止是暴殓天物,简直是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你们这些小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突然间自高空传彻下来,下一刻,两把帝兵所发出的攻击余波戛然而止,就此停歇沉寂下来,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还有你们两个,也给本座消停下来吧。”随后,一道轻哼声再次响起。

    接着,天空中便有两个身影从高空中掉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