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东荒神体
    ,!

    大印一成,夏阳心念一动,大印顿时冲出体外,悬浮在他面前。

    “本座以无极为号,以后便称你为无极印吧!”

    夏阳满意地笑了笑,这方大印初成,就展现了出无可比拟的强大威势,可见遮天界的法确是高深浩瀚。

    青帝的传承当真非同小可,便是以夏阳如今的境界,亦大感震撼。他在阳神位面成道,以三元之道走上了超脱之路,更开辟出了自己的内天地,修为之强,眼界之高,可想而知。

    不过青帝的强大也毋庸置疑,本体为万古青天一株莲,自斩不死神药特性,化为妖族修士,走上修炼之路,最终证帝,成为了后荒古时期唯一的大帝,并将自己的本体——混沌青莲,铸造成了一件帝兵,资质何等之高?根据原著中的种种细节推算,只怕拥有荒塔的他,在诸多大帝之中,战力也能名列前茅,是仅此于狠人与无始大帝等少数几人,这类绝顶大帝的存在。

    他与青帝论道,便是欲以对方之法,完善自身之道,从而踏上更高的境界!

    夏阳之所以无法凌驾大帝之上,是因为帝道在此界独尊,受大道所钟,有天地加持,战力太过恐怖,根本不讲道理。这是由于体系的不同,并非是他的境界不如,但是一旦等他适应和融合了这个世界的大道,那结果又是另当别论了。

    而这段时间,青帝也一直在参悟夏阳所传的阳神之法,短短时间便成功将自己的元神修成了鬼仙之体,只是由于此世没有阳神位面特有的雷霆之力,无法淬炼神魂,渡过雷劫而已。

    不过纵然是不能渡雷劫,但以青帝的境界,要解开胎中之谜,尸解转世也是轻而易举,对此夏阳毫不担心,在铸成无极芋,他便开始静心参悟起荒塔来。

    据他这段时间来元神的观测,荒塔的品阶,明显要在阳神位面的神器之王级别之上,如今专心体悟,加上青帝开放了一部分权限,他很快就对荒塔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了解。

    在荒塔的九重塔身内部,如今里面是一片广袤无比的独立空间,仙霞弥漫,瑞霭缭绕,仿佛一片真正的仙域。

    这正是青帝万年来以一己之力演化出来的一方世界。

    作为后荒古数万年来唯一的成道者,青帝试图以一己之力,开创出一方真正的不朽仙域,天赋才情不可谓不高。

    但是很可惜,他最终失败了。

    荒塔虽然是一件无上仙器,却并非空间类至宝,青帝在此开创的世界,虽然玄妙非凡,终究不能令人真正不朽。

    在这里,生命尽管流逝得十分缓慢,但终究是一天天在耗去,时间一长,总有灭亡的一天。

    这样的形同苟延残换的长生,很明显并不可取。

    不过虽然并不能真正的长生,但这荒塔毕竟是一件乱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无上至宝,牵连着极大的因果,亦是如今遮天界仅有两件完整的仙器之一,其中蕴含有“仙”之法则,那才是夏阳最为重视的东西。

    他这一参悟,就又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不得不说,这件仙珍中的所含的大道法则当真是深远无比,玄奥无穷,已经远远超越了大帝这一层级。即便是夏阳,亦极难领悟那属于仙道层次的力量!

    但他知道,这并非是他修为不足,而是则个世界大道有损,仙路已断。

    这是一方注定不允许有仙存在的世界!

    除非是天资与才情都冠绝时代的绝世天骄,还要拥有大气运,大机缘在身,最终才能逆转造化,红尘为仙。

    从剧情中来看,能在这个仙路断绝的时代红尘成仙的人,最后也就只有如无始大帝、狠人大帝、帝尊、不死天皇,还有正在轮回之中的无良道士段德,以及身为命运之子的叶凡在内的寥寥数人。

    青帝虽然也算是惊才绝艳的天骄之辈,镇压一个时代,举世无敌,但与以上几位非人存在相比,仍然稍逊一筹,无缘红尘仙之境。

    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

    夏阳亦是如此,即便以他现在的修为,但在不具备主角气运的大造化前提之下,这一年多的时间他的收获并不算大,可见仙道法则在这个世界是何等的凋零,以及晦涩难明!

    不过夏阳也不是毫无收获,就像九龙拉棺中的那篇神秘经文一样,他虽然不能完全清晰的领悟,但凭他这期间从荒塔中所洞悉和破获的那一鳞半爪仙道法则,便已经受益匪浅,那是超越了世间诸多大道,以及包括帝道在内的层次,堪称天地宇宙中最精妙的道与理。

    其玄妙之处,修为不够者莫要说领悟,甚至就连基本的理解都不可能做到!

    并且这些时日,夏阳除了荒塔中所含的仙道法则之外,还一直在参悟九龙铜棺中的古经,甚至还结合了青帝最完整的传承,修行其中的道理。

    在悟通某些玄妙关窍之处时,一股玄之又玄的至理却是不由自主地在他心头油然而生,而且在他耳畔响起阵阵天音,仿若古老天帝的经声与咒语,像是跨过千百世传来,响在今生,阐述着宇宙的起始,天地运转的秘密。

    至强的仙则,至纯的大道经文,经义流动只见,演化出最本源的韵律。

    直到一年多以后,已经初步领悟了这部分至理,在感到不能再得到更多的收获之后,夏阳才停止下来,向青帝提出告辞。

    青帝用复杂的目光看着他,感慨不已,随后也告诉夏阳,自己打算前往外界转世投胎。

    夏阳点头,当下便与青帝告别,然后带着段德离开了冥潭。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段德一直在聆听夏阳和青帝两尊盖世强者论经讲道,吸收了太多修行上的精妙道理,获益极丰。

    出了黑潭,重新见着了天上的太阳,段德忍不住在心中长舒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之感:“总算是活着出来了!”

    这两年在潭底的生活虽然收获丰富,但两尊盖代强者在一旁,他做什么都心惊肉跳,没有丝毫自在,如今出得黑潭,重获自由,他又岂能不欣喜?

    他甚至下定决心,等离开这里之后就要去吃好喝好玩好,好好弥补一下这两年自己担惊受怕的受创心灵!

    夏阳没有理会这个胖道士,而是一步踏出,离开了此地,同时神念扩张,开始感应起叶凡的下落来。

    跟着,他几个闪身,便跨越了数千里距离,离开了燕国的地界,来到了毗邻的魏国。

    这是魏国西部的一片荒岭,山脉无尽,植被很少,多是焦土,传说古时这里生过惊天大战,成为了不毛之地。

    一座座大山耸入云霄,但却没有一丝绿意,光秃秃,甚是荒凉。

    乱石、焦土、断山……讲述了这片古战场的凄冷与幽寂。

    四方,各座枯寂的大山上,都有一个个强者站立,封铺了四方。

    夏阳傲立虚空,俯视下去,只见一座断裂的大山上,一名紫衣男子衣袂飘动,犹如天神下凡,他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双眸如星辰般璀璨,负手而立,独挡前方。

    他与群山合一,与天地相融,竟给人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感觉,让人无法揣度其深浅。

    “妖帝后人何在?”

    片刻之后,只听到紫衣男子神色平淡地开口。

    被这一行人围困住的,乃是一群妖族中人,其中一名中年美妇上前,沉声问道:“为何阻挡我等去路?”

    “我神体初成,闻听妖帝后人在此,特来约战。”这名紫衣男子贵不可言,但偏与天地自然交融,他神色平淡,话语轻缓。

    “我家殿下身体有恙,不能动手,请你改日约战。”妖族美妇传声道。

    紫衣男子的话语很轻柔,如春风拂面而来,道:“既然如此,我亦不勉强,请将妖帝圣兵留下,神体初成后,世间少有我中意的神兵,缺少趁手的武器。

    妖族美妇面色不变,道:“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动,我们没有所谓的圣兵。”

    紫衣男子的身后出现两名清丽动人的侍女,她们恭敬的立在后方,其中一人轻启红唇,声音清脆动听,道:“两年前,妖帝坟冢出世,震动东荒,坟冢中射出诸多通灵武器。可惜,妖族大帝的圣心冲出后,踪迹渺然。而那把妖帝圣兵冲破五位大人物的阻挡,被你们的殿下夺去,怎么可能未在你们的手中?”

    “笑话!当今天下谁不知道,当日帝坟曾经出现了一位镇压一切的无敌强者,除了少数人,其他几家圣地,包括你们姬家在内,都被屠杀一空,宝物自然早已被取走。何况大帝圣兵乃是我妖族之物,即便落在我们殿下手里也是理所当然,你们姬家凭什么要索取?”妖族美妇神色不善。

    紫衣男子虽然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却非常的沉稳,举手抬足间似乎有“道”与“法则”在流转,他缓缓开口道:“我们已经彻查清楚,当日那位高手并未取走坟冢中的宝物,而是被你们妖族以聚宝盆取走,莫非以为没人知道?总而言之,妖帝圣兵,我势在必得!”

    旁边,另外一名秀丽的少女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道:“我家公子神体初成,唯有妖帝圣兵才能与之相媲美!”

    “好大的口气。不知道神体是否名不虚传……”妖族美妇冷笑道。

    紫衣男子黑发轻舞,神色淡然,双眸深邃,平静地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们尽可上来一试。”

    “让老身来试试看,神体究竟有多么可怕!”妖族美妇亲自上前,口中喷出一道柽光,状如柳叶,银灿灿,向着紫衣男子斩去。

    紫衣男子从容自若,根本没有动,衣袂飘舞,他负手而立,但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夜幕突然降落了下来,一片黯淡,而在他的身后,出现一副极其奇异的画面,碧海汹涌,一轮皎洁的明月冉冉升起,洒落下圣洁的银辉。

    “海上升明月!”所有人全都震惊。”

    “这是上古大能的轮海异相,他竟然修成了,不愧为神体!”

    那轮皎洁的明月,当场定住了妖族美妇的柳叶神兵,瞬间将其化成齑粉,而后圣洁的明月转动,那名妖族的强者连哼都未能哼出一声,就化成了血雾,形神俱灭。

    夜幕下,碧海波光粼粼,一轮皎洁的明月当空悬挂,紫衣男子负手而立,始终都未曾动一下,说不出的淡然与飘渺,人景交融,如诗如画。

    明明烈阳当空,但前方那座断山却夜幕降临,碧海涌动,潮起潮茹,一轮明月悬挂,让人感觉到了阵阵空明,虽有涛声,但却有一种安谧与祥和的气氛。

    海上升明月!

    上古大能的轮海异相,震住了所有人,这种手段在当今之世少有人修成。

    姬家七公子姬皓月,神休初成,第一次出手,就给人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传说,每一种异相都具有神秘的伟力,完全不同于正常修炼出来的力量,根本无法揣度。而海上升明月,更是名传千古,古时的大能不少都修有这种异相,在东荒名气甚大。

    “海上升明月,这种异相乃是神体和圣体所独有,此世的体质倒是有点意思。”虚空中,夏阳若有所思地望着下方。

    “唯有修炼两三个秘境,才能显化异相,运转伟力,此子果然可怕。”妖族中一位老妪叹道:“姬家雪藏了他多年,恐怕刚出生就开始调教了,二十年过去了,如今修为有成才让他出世,可以想见,他的实力定然深不可测。”

    在场的妖族强者都知道,这二十年来,姬家肯定花费了无尽的心血培养此人,一个荒古世家若倾尽全力,拥有神体的姬皓月究竟达到了何等境界,没有人能够预科。

    “留下妖帝圣兵,我放你们离去。”姬皓月如清风,似流云断山上,身后潮起潮落,他非常的淡然。

    “阁下未免太霸道了吧?”

    就在这时,两年前曾在灵墟洞天之外废墟出现过的那名完美女子飞上山巅,遥对着紫衣男子,淡漠开口,正是青帝的那位后人颜如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