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铸印
    ,!

    帝道流转,青帝悍然出手,星空中赫然爆发出了最为璀璨的光,照亮了无垠的星空,震动了万古岁月,粉碎了所有史册。

    青帝全身被仙光笼罩,看不出他的真形,但气势却是惊天动地,仅是溢出那么一缕,就让附近的星空崩碎了!

    这根本不像是一个付出巨大代价,到了而今已经快要腐朽的存在,他依然强大无比,盖压万古,在这个人间界有着无可匹敌的实力。

    “万物归墟,粉碎真空!给本座碎!”

    面对青帝所展露出的强大实力,夏阳体内穴窍跳动,神通爆发,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

    轰隆隆!

    空间崩塌,秩序崩溃,万法粉碎,诸道不存。

    洪流狂卷,星空破灭,二人所处的这片区域,恐怖的力量波动似要将整个星河湮灭。

    这一刻,无数神秘而强大的存在震惊了,尽皆感受到了在宇宙星空的深处,有两尊旷世强者在进行交战,神威盖世!

    ……

    夏阳与青帝的交锋并没有持续太久,两人只是交手了三招,很快便重新化作流光,回到了北斗那片废墟的冥潭底部,彼此驻足而立。

    “他们交手结束了?谁胜谁负?”段德内心一片惊悚,震骇得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青帝可是十万年前成道,曾经威震这片天地宇宙的大帝,而先前那神秘青年,竟然自称无极大帝,难道又是一尊的大帝级别的盖世强者?

    还有,对方说自己是自域外而来,那域外又是在何地?莫非是……星空之外?

    “咳咳……道友果然强大,实力傲视古今,所修虽非帝道,却也堪与大帝媲美,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对手。”青帝咳嗽几声之后,又重新变成了那个枯瘦老人的模样。

    他太老了,肉身和心脏都没了,只有元神,虽然不影响他发挥大帝的实力,但力量却不能持久。三招,已经是他的极限!

    “道兄客气了。”夏阳摇了摇头:“帝道之强大,如今我已知晓,若是你全盛之时,真正交起手来,本座亦奈何道兄不得。”

    通过方才短暂的交手,他已对大帝的实力有所了解,遮天界的无缺帝道当真是强大无比,即便是他,亦强不过这个位面中的大帝。

    并非是他修为和境界上的不足,而是由于此世的法则所影响,以至于大帝在战力上无双无对,冠绝天地宇宙!

    这也是遮天界一个时代只有一位大帝称尊,却能镇压天地,威震万古的原因。便是因为帝道法则太过霸道,能以一道压万道,任凭旁人再如何惊才绝艳,亦无法真正超越。

    以夏阳的修为,在这个世界足以另类成道,但受限于这个位面的大道法则,帝道在此世有着法则上的增幅,战力近乎无敌,一道镇压万道,他如今也仅仅只是拥有媲美大帝的实力,却未曾凌驾于大帝之上。

    夏阳感慨不已,光是大帝便有如此实力,那么力量还在大帝之上的“仙”,又是何等一个层次?

    “道友过谦了,我如今已是油尽灯枯,又岂笔上你骄阳正盛,若不是得你生命之力灌注,根本无力醒转,也许会长眠至死。”青帝叹道:“当初为了暂缓寿元流逝,我将自己肢解了,元神进入仙器荒塔之中,不曾想几乎真的将自己送上绝路。”

    这个时候,他露出了真容,这是一个面庞清癯的老人,满头灰发,身材颀长,眸子深邃,有一种世事皆洞明的睿智光辉。

    顿了顿,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夏阳:“不知无极道友仙乡何在?你所说的域外,又是个怎样的光景?”

    夏阳并未隐瞒,简单描述了一下阳神位面的种种,然后才轻叹一声道:“以道兄之修为,如果换在其他地方,早已是不死不灭,万劫不磨的存在,只是此世天道有缺,不能长生。”

    青帝自然知道这一点,在仙域未损之前,仙界法则完整,大道无缺,修士领悟法则虽然难上加难,但只要修行至仙台第二台阶,便能够飞升仙界,长生不死。

    只是自从仙域破损之后,再也无人可以进入其中,他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段德怔怔地听着二人的言语,心中早已经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如果他们的存在和谈话内容传出外界,必定会掀起滔天波澜。恐怕没有任何人能想到,传说中十万年前的第一人,如今又活了过来,而且还在和另一尊以无极大帝为号的域外强者进行对话,若是被人见到,一定会震撼至极,这可是比史册上所记述的各种大战还要惊人之事。

    这是一场盖代强者间的对话,他们言语不多,但是却涉及到了大道,长生等各种禁忌话题。

    据青帝所述,如今只有荒塔可以容下他的元神,所以他以无比恐怖的实力,在荒塔的内部开辟出一个小型神域,向仙域演化,试图在这人间开辟出一个可以长生的仙界。

    不得不说,青帝惊艳古今,真的太强大了,要以一己之力演化出太古皇无比渴望的仙域世界。

    不求人,不借外部诸天力,而是要自己开创,造化出一个真正的仙域,惊人而逆天!

    “那还只是一个失败的世界,在荒塔中,我的生命虽然流逝缓慢,但终究是一天天在耗去。”青帝在叹息一声之后,忽然充满期待地道:“敢问道友,域外可有解救之法?”

    “自然有。”夏阳点了点头:“以道友现在的状况,方法有二,一是彻底离开此界,前往其他位面,自然可以重获新生,二便是设法补全仙域!”

    “如何离开此界?”青帝有些激动地问道。对于补全世界,对他而言只是一条死中求活之路,但实际上便是他自己,也没有任何把握能走通这条路,如果能够离开此界,他自是求之不得。

    夏阳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道兄若是想要离开这个位面,我并非没有办法助你。不过这片天地未来可能会发生某些转机,或者可以藉此达到更高的境界,道兄若是此时离开的话,未免太过可惜,不妨再静候一些时日如何?”

    “转机?”青帝呢喃一声,随即却是面露苦笑:“就怕是时间太久,我未必能等到那个时候。”

    “自然可以!”夏阳一指点出,便将一股信息传递过去:“此乃阳神大道的法门,以道兄现在的状态,正适合修行此法,就算不能长生,亦可以鬼仙之身长存于世。”

    “阳神大道?”感受了一下元神中的法门,青帝惊喜不已。有了这篇法门,他即便抛弃自己的大帝道果,亦可轮回转世,再世为人!

    “多谢道友。”青帝欣喜道谢,接着才看着他道:“不知道友这般相助,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若有的话,不妨直言。”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在得到什么的同时,自然也要付出一些代价,他岂会不明白这样的道理。

    不过无论是刚才的磅礴生命之力,还是这一篇阳神大道之法,以及夏阳所透露的讯息,其价值都远远不是一般事物可以衡量,即便是要他以荒塔交换,他也会欣然答应。

    夏阳面带微笑,道:“我这次只会论道而来,并无其他目的。不过这荒塔来历不凡,如果道兄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想在此参悟一些时日。”

    “自无不可。”青帝同样也是淡淡一笑,有这样一位另类成道者留下来与他论道,他自是求之不得。

    接下来,两人也没有理会段德,便开始谈论大道,细述法则,可以说甚是投机,平淡的话语中蕴含着无上至理,有互为知己的感觉。

    青帝毫无保留,阐述了他的道,而夏阳也为他细细讲解着阳神大道,二人均是受益匪浅。

    只有段德依旧十分苦逼,夏阳与青帝论道说法,相谈甚欢的样子,不过却是苦了他,两尊大神在一旁,他连重重地呼吸一口,都感到心惊肉跳。但在二人的耳濡目染,论经述典之下,他也一样收获极大!

    论道数十日之后,两人这才停止交流,青帝正式开始修炼起鬼仙之法,而夏阳则是静心参悟起这些时日从青帝处所得到的东西。

    青帝亲自讲道,其精深奥妙之处,远在他所流传于世的那本古经之上,甚至远远超过了那一页道经!

    而在青帝进入修炼之后,夏阳也开始正式修炼起这个世界的玄法来。

    以道经与青帝古经为基础,他以此世的法,沟通早已开辟的苦海,立刻便有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涌上心头,流转向四肢百骸,让他通体舒泰,血肉与脏腑以及骨骼都在被滋润,在这一刻,有一种全新的力量在他体内诞生。

    与此同时,夏阳的苦海上空,也猛地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出现种种异相,神华点点,先如星辰,后如混沌,吐气布化,出于虚无,蒙蒙雾气缭绕,道道神霞闪耀,变化千万,没有定势。

    在那片汪洋的上空悬挂着一**日,而景象则是千变万化,一会儿星河漫天,一会儿天穹枯寂,生长与衰败,鼎盛与灭亡,周而复始,不断交替轮回。

    夏阳有一种感觉,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晋升命泉,打通神桥,贯通彼岸。不过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晋升的时候,起码也要等铸成了一件自己的器,才能进入下一个境界。

    寻常修士,在到达彼岸境界的时候,通常都有了四件有自己铸造的器。这器不同于其他,是用苦海中的神纹和神材铸成,可以与修士共同成长,是修士的本命之物,关系到修士日后的修行。

    虽然要想有所成就,自然要有所付出,这是颠扑不破的至理,成功的路上没有捷径,但一般修士都不会选这只铸一器,那样太难,并且他们也没有法门。

    在整片东荒大地,只有几部古经记载有这种四境界锤炼一“器”的深奥秘法,一般的修士根本没有机会触及。

    不过,纵然是掌握有这几部古经的圣地与荒古世家,他们的弟子也很少有人敢这样冒险,因为机遇向来与风险并存,想要得到的更多,付出的代价同样可能无法承受。

    以四境界来锤炼一“器”,古往今来,绝大多数人都是一“器”无成,白白蹉跎了岁月。

    没有自己的“器”,便不能御物,与废人相差无几,故此圣地与荒古世家的的弟子也很少有人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过连原著中的叶凡都只修一器,夏阳更加不会例外!

    最强大的“器”,在这个世界只有几种,钟、鼎、塔皆是强大无比的器,无始大帝的无始钟威压天下,帝尊的仙鼎更是流传千古,神秘莫测的荒塔甚至镇死过传说中的仙……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器无出其外。而叶凡,日后亦是选择了以鼎作器。

    夏阳很快,便决定了自己要铸造的器,乃是一方印!

    印,又称章,或是玺,乃是统治者的象征之物。便如华夏历史中,那枚“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传国玺,便是一方大印。

    印在人们的心里,地位十分不凡,象征着权势,代表了地位。

    在决定了铸造何种器后,夏阳便直接开始尝试控制神纹,在苦海中刻划起来。而每一道“神纹”的出现,都像是一道神铁链,缭绕在他苦海的上空,这是由生命精气凝聚而成的原始形态。

    神纹不断组合,并且不断锤炼,就如同凡人打铁一般,将其反反复复的锤打,上面密密麻麻,烙印上很多纹络。

    在夏阳的祭炼之下,那方大榆快就凝练成形,充满了莫名的韵味。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将那块成形的印章“胚胎”不断熔化,反复祭炼,里里外外都摹刻上了强大的道纹,可谓千锤百炼。

    而在那方印章的胚胎成形之后,夏阳对于道纹和法则的领悟,也到达了一种全新的境界。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经过将近三个月的千锤百炼,夏阳所铸的器总算初成,来到了这个世间。

    在他的苦海上方,只见一座巴掌大小的印章粗胚,灿灿神辉全部内敛,看起来古朴而自然。这三个月来,经过千百亿次的锤炼,加上道纹的构筑,这方印章,终于道韵天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