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荒塔
    ,!

    夏阳一指击杀乌金猿,如今看在后面三人的眼里,已经见怪不怪。

    比起先前他先前灭杀的那些人而言,这样的手段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下面的妖帝阴坟不是你们可以涉足之地,你俩也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

    接着,在凝视了片刻面前的黑潭之后,夏阳这才转过身来,看了叶凡和庞博两人一眼,开口道:“经历过今日之事,你们当对修行界的残酷有一个更深的了解,而修行之路无法假手于人,所以努力修炼,尽快强大起来吧,本座这就送你们出去!”

    说完,也不等叶凡二人说话,他手上一扬,便轻易地撕开一道空间裂缝,将二人裹入其中。同时庞博更是感觉到自己脑海中蓦地多了一段信息,正是夏阳从青帝十九世孙处所得的妖帝古经。

    “走吧!”送走叶凡和庞博二人之后,夏阳衣袖一挥,便卷起了段德,进入了黑潭之中。

    这座黑潭的温度之低,一般人进入其中,只怕瞬间就会凝结成黑色玄冰,不过对夏阳而言却还算不得什么,一进入寒潭中,立刻便就有一个气泡笼罩在他和段德的身前,令潭水不但不能浸湿二人的衣衫,甚至就连那冰冷的寒气,也被强大的空间力量隔绝在外!

    以夏阳如今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这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手段罢了。

    “无量那个天尊,这样也行?”段德心惊万分,对眼前的神秘青年再也提不起任何反抗之念。

    二人在气泡的包裹中笔直而下,虽然周遭光线昏暗,但即便以段德的修为,亦能看清楚潭下里的每处细节。

    寒潭尽管从上来看下去漆黑无比,但下面实际上却是清澈无比,透过上面折射下来的光线,他们能看到潭底的画面十分瑰丽,就像是一副画卷。

    段德惴惴不安的同时也不禁发出感慨,若是他独自下来,不被这冰冷的潭水冻个半死才怪,哪能像现在这样悠闲,见到这美丽如画的潭下景象?

    夏阳面容如常,眨眼间便驱动气泡下潜了数千米,见到了一块破损的石碑,上面刻划着两个大字:“冥潭!”

    “冥潭?”看到这两个字,段德面色微变,此处乃是妖帝阴坟所在之地,又以“冥”字为号,不问也知绝非善地。好在想到夏阳那深不可测的恐怖实力,他倒是稍稍安心了一些。

    夏阳稍稍停留片刻,便继续下潜,直到来到了一层散发着青色微光的薄膜之前,方才停下。

    “前辈,这层结界之下,应该就是妖帝阴坟,只怕下面有着极强的禁制或是防护手段,我们如何进去?”段德望着那层青色结界,心惊之余,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以他对各种宝物的执着,又岂会对妖帝的坟墓没有兴趣?若是真能进入下方的阴坟,必能得到无穷好处,到时只需从夏阳这个神秘强者的指缝中随便漏出点什么,就足以让他发家致富了。

    “自然是破进去。”夏阳脸色如常,就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随即他并指一点,便径自戳破了那层青色结界。

    “哗啦啦!”

    薄膜一破,深潭之内顿时水花翻动,一队身穿黑色铁甲的阴兵立刻显现而出,手中皆持有乌黑的阴刀,死气沉沉。

    “嘶……”见到这一幕,段德当即倒吸一口凉气,惊呼道:“前辈小心,妖帝阴坟下面有守坟者!”

    只是他的话音未落,便见一辆辆残破的古战车载着一车车的阴兵,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来人全部身披钨铁甲胄,全身各处都被覆盖,手中或持有黑色的阴刀,或端着黑色的冥戈。

    黑色的寒潭之下,浪花翻涌,残破的古战车像是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上面布满了刀痕剑孔,碾压黑水,乘风破浪而来。

    “真是邪门了,已经过去上万载岁月了,妖帝阴坟居然还有守坟者,真是太离谱了,不可想象!”段德面露惊骇之色。

    “嗖!”

    就在他愣神之际,一支黑色的箭羽快速射来,箭头上有冥火在燃烧,箭尾涌动出浓烈的黑雾。

    “哼!”

    夏阳冷哼一声,屈指一弹,寒潭下方登时空间碎裂,无数空间之力撕扯,散发着莫名波动,只是刹那间,所有的战车,连带着上面的阴兵,都被震为齑粉。

    那根箭羽也是一样,只在半途中便已化为粉末,消失不见。

    “前辈您别急啊,留下一个让贫道研究研究,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段德见夏阳还是一如既往的眨眼灭敌,不由有些懊恼地开口道。对方动手的速度实在太快,一个眨眼不到,就将所有阴兵全灭了,他根本来不及开口说话。

    “可以。”夏阳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段德翻了翻白眼,有种无力吐槽之感。

    “轰”!

    就在这时,冰寒的黑潭之下又有声响传出,一个浑身乌金战甲的妖将,生有一颗狼头,快速破开水流而来,透着浓重的死亡气息,比那些阴兵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并且在妖将之后,还有数千阴兵跟随。

    “这是昔年战死的妖将,也被利用了起来!”段德这次并没有惊慌,而是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妖将逼近过来,身体同时散发出一股黑雾,将潭水搅得漆黑一片,滚滚翻涌。

    “覆海印!”夏阳五指一张,大手一抡,便有神光在他掌心之中绽放,顿时覆盖了整座冥潭,将那股黑气驱散。而神光照耀之处,无论是妖将身上的宝物,还是妖将的身体,都开始湮灭!

    最先受到毁灭性打击的是那名妖将,被神光一照,身上的乌金战甲瞬间瓦解,全部湮灭散去,消散于无形,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彻底灰飞烟灭。

    至于那数千阴兵也紧步后尘,不过这一次夏阳留下了不少,并没有让它们尽数尸骨无存。

    见到夏阳这般手段,饶是段德早已见怪不怪,也不由感到强烈的震撼,对方一掌下去,几乎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灭,当真是恐怖无边!

    过了好一阵,他才回过神来,上去将阴兵身上的乌铁甲胄撕开,意图观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只是让他目瞪口呆的是,撕开阴兵甲胄后,里面竟然流出了一股细沙,根本不是有生命的物体。

    随后,他终于寻到几个不是细沙的阴兵,仔细检查后现竟然是野兽的尸体,被冰封了而已。

    “怎么回事……”段德惊异不已的道:“难道是道纹在支撑着他们?”

    他快将这些那些细沙拨开,果然在原处发现了一块小木牌,上面刻印着复杂的“道纹”。

    “果真如此,撒沙成兵,聚尸成将,好手段啊。”一边说着,他一边兴奋地喃喃自语道:“这些都是万载前的道纹,说不定可以研究出什么。”

    他快速将尸身上的细沙抖干净,然后将几具尸骨震裂,把所有木牌都收集了起来,打算稍后仔细研究。

    继续潜行下去,很快他们就渐渐逼近了真正的阴坟之地,而所遇到的阴兵阴将也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开启了灵智,甚是恐怖。

    只是在夏阳面前,这些阴兵阴将就如土鸡瓦狗一般,根本不堪一击!

    夏阳一路横扫下去,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拦,所过之处但凡有阴兵拦路,俱都化作齑粉。

    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寒潭的底部,见到了那座必杀之局的阵势,也就是真正的阴坟之地,妖帝之墓!

    那里布满了无数道纹,在感应到了外来者的闯入之后,阵势便彻底激活,诞生出无穷阴兵阴将,试图消灭来犯之人。

    “你去破阵,本座为你护法。”夏阳看着那座时刻都在诞生阴兵的道纹大阵,面无表情地开口。

    “是!”段德看着那片密密麻麻的阴灵,心中的惊惧可想而知,不过想到夏阳那恐怖无匹的实力,他倒也安心不少,硬着头皮上去破阵。

    ……

    不知道击杀了多少波来犯之敌,这座道纹阵势就像是永动机一般,不断在诞生演化出新的阴灵来,一般来说,即便是强者,也不可能一直抵御下去。

    但夏**本就不能以常理来推断,那些阴灵诞生一波,他便击杀一波,仿佛永不停歇。在他的保护之下,段德开始有有所担忧,不过很快就彻底麻木,专心致志地研究起道纹大阵来。

    足足过去十多日后,他终于破了眼前的必杀之局。

    道纹阵势一破,阴兵随即不再诞生,然后他们顿时便见到了一座九重古塔!

    “荒塔!”

    段德在见到那古朴的塔身之后,立刻就惊呼一声,叫出了那个名震万古的至宝之名。

    这件传说中的至宝,总算是出现在了二人的眼前。

    在夏阳和段德的面前,一座古塔矗立在这冥潭的底部,立地而起,塔身共分九层,像是流淌了无穷岁月,充满了时光之感,上面霞光万道,仙气缭绕,即便是夏阳,亦能在其中隐隐感受到一股令他感到忌惮的力量。

    “无量那个天尊!我……我居然有幸看到了……荒塔!”段德大声惊呼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