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阴阳双坟
    ,!

    面对这些圣地和世家的威胁,夏阳神色丝毫不为所动,而是转头望向了其他围观的门派以及散修,不置可否地开口:“你们也不走?”

    闻言,那四名大人物不由面露冷笑。在荒塔这等至宝面前,即便是他们几大圣地,也未必能驱赶得走那些人,更何况是你一个不知底细的孤家寡人?

    事实也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夏阳目光所及之处,被他注视到的人顶多只是目光低垂,却没有一个人退去,直到他的视线扫到十几名美丽女子,那群全是由女子组成的瑶池圣地弟子所在之处。

    那十余名女子个个容貌出众,气质空灵而又飘逸,清丽出尘,见夏阳视线看来,似是不想参与这场至宝的争夺,全都向后退去,为首的一名女子轻启樱唇:“阁下不要误会,我等只是路经此地,并不想争夺妖帝遗宝。”

    瑶池圣地一向与世无争,说出来的话颇有信服力,夏阳自然无意为难这群女子,点点头:“既是如此,那就速速退去吧。”

    接着,他又将目光移到了灵墟洞天等人处,这才停留下来。

    灵墟洞天的一众高层见他望来,身躯齐齐一颤,掌门更是连忙开口道:“前辈,我等实力低微,不敢惦记宝物,这就告辞了!”

    除了是没有实力争夺宝物以外,他们更加不敢让人知道夏阳这个煞星和他们灵墟洞天的关系,否则在场之人即便奈何不了夏阳,他们灵墟洞天也必有灭顶之灾。

    眼见瑶池圣地和灵墟洞天的人退去,倒也有一部分有自知之明,或是谨慎胆小的人跟着离开,他们知道自己无望那等名东荒的至宝,相比起来,还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

    剩下的在场众人,包括四大圣地和诸多门派,以及一干散修在内,都是死死地凝视着夏阳的动作,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待有人率先出手,他们立刻就会发动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向对方围攻过去!

    夏阳面容平淡,环视了一眼虽然离去不少,但依旧存在着无数人的场内,目光渐渐变得漠然起来,既然这些人不肯退去,那就不要怪他兑现自己的诺言了!

    不过就在战机一触即发之时,突然间远方有龙吟之声响起,只见九头全身布满鳞片,通体泛着寒光,样貌极其凶煞的蛟龙,就像是从幽冥地狱而来,拉着另一架战车划破苍穹而来。

    驾车的人依旧是先前那名中年修士,他再次驶着姬家战车来到此间,然后站在车前望着夏阳狞笑道:“我姬家大能已携帝兵驾临,敢杀我姬家的长老和族人,你纵有通天之能,这次也死定了!”

    “就是你杀死了我们姬家之人?”

    这时,车上响起了一道充满无尽杀机的声音,以一种无比冷漠,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交出荒塔,自废修为,否则必将你挫骨扬灰,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听到车中之人的话,便是那四大圣地和世家的大人物面色也变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姬家竟然派出了一个登上仙台的大能,并且还带来了极道帝兵。

    就是他们,即便不论大能的战力远在他们之上,仅是在极道帝兵这样的可怕武器面前,也只是蝼蚁,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其余的人同样震惊到了极点。

    “姬家的人怎么来得这么快,竟然连极道帝兵都带来了?”

    “这下那中州之人死定了,帝兵出世,除非圣人亲临,否则没有人可以抗衡!”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真是聒噪!”

    听到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之声,夏阳的耐性终于耗尽,冷哼一声之后,身形终于动了。

    他自那座山头之上一步跨出,来到虚空之中,面上全无表情,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便从他的体内发出,撼动万古,神威无敌,一身澎湃的气血鼓鼓荡荡,径自一掌朝那姬家大能的战车拍去!

    脚踩虚空,傲立苍穹,夏阳一个巴掌,径自将那庞大的战车连人带兽一起抽飞,眨眼消失在了天际之外。

    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错,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架载着姬家大能的神车,并且在有极道帝兵镇压的情况之下,直接被夏阳一掌拍飞,不知道落到了多远以外的地方。

    “怎么可能……姬家的大能,还有那架战车,竟被一下拍飞……甚至连帝兵都没来得及祭出?”

    一位圣地的大人物见到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心灵危险笼罩了下来,他心中大骇,立刻就准备闪避,但是已经迟了,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吞噬了他的身体。

    扑哧!

    一道神光流转,下一刻,只见血液迸溅之间,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神光腾腾,可怕的波动直达苍穹深处,星空摇曳,万千星辰似要坠落,威势太过可怕。

    “既然不肯走,那就全部留下来吧!”一巴掌将携帝兵而来的姬家大能拍飞之后,夏阳再不留手,神光一起,凌空一扫,便将一个方位的圣地之人尽数席卷进去,变成了粉末。

    在场的修士尽皆为之骇然,这个神秘的年轻男子,竟然有这般可怕的实力,难怪连几家圣地和荒地世家都不放在眼里。

    夏阳青衫猎猎,漫步虚空,就像是一尊镇压四海八荒的九天神王,一般每一步踩下去,便有一道神光落下。下方仿佛化为了九幽炼狱一般,所有的修士还未来得及逃离,便成为了尸体倒下,鲜血弥漫,碎肉无尽。

    各大圣地,门派,人妖两族的修士不断倒下,夏阳所过之处,血肉俱裂,尸骨横陈,生命如草芥般倒下。

    “走走走!此人太过恐怖,我等非是其敌……”

    看到这可怕的一幕,剩下的人彻底胆寒。

    “撤!”

    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幸存之人再也没人敢惦记所谓至宝,连忙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仓皇而逃。

    那神秘青年连手持帝兵的仙台大能都不惧,可想而知修为是何等的恐怖,若再不走,只怕连命都保不住,至于荒塔,他们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现在才想走,晚了!”

    夏阳抬手之间,五指一合,凝固空间,停滞时间,神光封锁周遭时空,粉碎一切。

    在那神光笼罩之下,所有人就像是被无形之力凝固了身体,任凭修为再高,也没有任何办法抵抗那封印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躯粉碎,须臾间彻底消亡!

    片刻之后,天地之间一片寂静,再无一人存活,这场纷乱才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夏阳大开杀戒,于眨眼之间拍飞姬家大能,灭杀了所有未曾离去之人,天地之间只剩一片血雨,伴随着骨灰洒落下去。

    之所以没有再杀姬家的人,是因为他们毕竟是虚空大帝的后人,打杀几个不开眼的小辈,小惩大诫倒也罢了,没必要连大能一起灭杀。

    虚空大帝乃是人族先贤,一生不弱于人,以无限虚空证道,掌控空间之极尽,平黑暗动乱,镇不死山,战域外诸神,斩无上存在,化解人族灾厄,一生都在为人族奋战搏杀,从未退缩。

    哪怕到了晚年,气血衰败,甚至放弃了再活一世的机会,他将自己葬入无限星空中诈死,引出了不死山的四位至尊,在星空中展开了一场决斗,最终同归一尽,把自己葬进九重棺,在无限星空中漂流。

    这位盖世人物在死亡之后,肉身飘荡在了地球之上,从而诞生了神袛,化身成为了轩辕,证道准帝,在黑暗动乱来临之时,依然不惜守护地星,拼杀至尊。

    如此英雄人物,便是夏阳亦感敬重非常,不愿意将事情做得太绝。

    在他身后,叶凡及庞博,还有那无良道士段德都是目瞪口呆,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谁都知道夏阳很厉害,但举手抬足镇杀所有人,这样可怕的画面,还是超过了他们所能想象的极限。

    尤其是段德,望着夏阳的背影,他简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他眼中,眼前的青年不是人,而是最为恐怖的神魔,他的生死,全系于这尊神魔的一念之间!

    他浑身冷汗直冒,心中更是惴惴不安。刚刚自己坑了他的后辈,也不知道会不会顺手宰了自己?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夏阳并没有把他怎么样,只是挥了挥手,便解除了他身上的禁制,然后对叶凡两人招了招手,示意让他们跟他走。

    段德不敢多说,更不敢多问,连忙跟在叶凡等人身后,随着夏阳来到一座黑幽幽,寂静如石,没有一丝波澜,透出阵阵让人心悸的寒气的深潭之前。

    “大哥,你带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不久前的恐怖画面依然历历在目,叶凡至今还没有回过神来,用无比复杂的目光望着夏阳。

    “妖帝坟冢有阴阳两座,外面显露出来只是阳墓,现在我要去探一探下面的阴坟,或许用得上这道士。”夏阳说着,又平静地看了段德一眼,淡淡说道:“若你能助本座进入真正的青帝之墓,本座便放你离开,如何?”

    “什么?”

    段德本来心中正十分担忧,闻言忍不住惊呼一声,立即向四周望去,看到了远处的活火山,又瞥了一眼眼前的黑色寒潭,然后才怔怔开口:“不错,果然是阴阳双坟!”

    震惊之下,胖道士段德连对夏阳的恐惧都暂时压了下去,浑然不去理会其他,全神贯注地在地上划刻了起来,将活火山与黑潭标注在地上,而后又将周围的地形按照一定的比例全部描绘了出来。

    “无量他娘个天尊,果然是这样!一阳一阴,抱守太极,力量源泉心脏葬于阳墓,真正的冰冷尸身葬于在阴坟。”过了一会,段德脸色阴晴不定。

    他背着双手,皱着眉头,走来走去,自语道:“妖帝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设下阳墓与阴坟两座坟冢,此地……是他故意留下的破绽吗?”

    胖道士惊疑不定,盯着远处的活火山,又凝视近前深不可测的黑潭,两道眉毛快拧到了一起,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座阴坟大不简单,下面一定布下了必杀之局,进去多少人死掉多少人……”

    “你尽管破阵便是,有本座在,保你无事!”夏阳淡然道。

    段德有些迟疑,道:“这是一个必杀之局!阳墓是妖帝故意留下的破绽,将妖族至宝以及他的力量源泉留给后人。而这里才是他的安息之地,不容外人打搅。泄露阳墓,是为了掩盖阴坟r许,还有其他的妙用,一阴一阳,抱守太极,玄而又玄。这位……前辈,敢问东荒人族的至宝当真在你手上?除非是那件至宝在手,不然的话纵然有盖代强者可以破解必杀之局,但也无法定住阴坟,它会冲入东荒大地之下,如龙归大海,将无迹可寻。”

    “试过才知!”夏阳不置可否地道:“你去破阵,本座来镇压下面的阵势,放心,只要你尽了力,本座绝不会怪你。”

    本来以他在易数之上的造诣,加上未来之主的推算之力,破阵并非难事,但他不知道青帝在下面布置了什么手段,是以破阵之事,还是让这胖道士来更为稳妥。

    段德这个无良道士的身份可不简单,第一世乃是劫渡天尊曹雨生,是遮天纪元之初证道的一位天尊。第二世为冥尊,于冥土建立地府,之后又有两次轮回,每次都是强大的存在。如今已是第五次轮回,成了爱挖坟的胖道士段德,手段绝不如表面看上去那般简单。

    听到夏阳的话,段德立刻就知道对方根本就没有得到那件至宝,刚刚那些人只是一再纠缠,咎由自取,这才白白送了性命!

    “这……好吧。”段德犹豫片刻,便答应下来。

    他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的神秘青年虽然可怕,但身上却流露着一股正大光明,目空一切的气质,以他这样的实力,弹指便能杀人,根本就不屑于欺骗自己。

    就在他迫于无奈,准备下水之时,“轰”的一声巨响,黑色的寒潭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条狰狞的恶兽沉沉浮浮,出现在黑水中,它浑身漆黑,像是乌金浇铸而成,透着一股妖异的气息。

    它的形状怪模怪样,生有三只头颅,正中的头颅形似人猿,左右两颗头颅分别是鸟头与蛇头,躯体如乌金浇铸而成的“冥马”,它通体没有羽,被黑色的鳞甲覆盖,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显得强大而有力。

    这是一头长达十几米的巨兽,在水中咆哮,出低沉的嘶吼。

    段德面色一变,有些凝重的低喝道:“居然真的有这种东西,栖息在天下极阴之地,吼声可以震碎人的灵魂,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异兽,名为乌金猿……”

    这头浑身乌光闪闪、狰狞而又巨大的异兽,虽然生有三颗头颅,但只有正中的猿头有灵智,左右的鸟头与蛇头可以施展神通,但却没有思想,以中间的猿头为主,因此被称作乌金猿。

    不过也有传说,犹如乌金浇铸的鸟头与蛇头也是可以开启灵智的,一旦乌金猿进化到那种境界,就非常恐怖了,除非绝顶高手出手,不然根本无法将其斩灭,到那时它将法力滔天。

    但在他和叶凡等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夏阳只是屈指一点,一眼看了过去,那乌金猿便发出一声惨叫,随即身躯寸寸崩溃,化为了齑粉!

    一指之下,乌金猿直接身死,甚至来不及催动它的神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