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至宝动人心
    ,!

    青蛟虽然比不上传说中的神龙,但也是极其强大,近乎站在兽类顶端的生灵,照样强大无比,实力堪比妖族中的大妖!

    而来人竟以九头青蛟作为战车,排场之大震撼人心,可想而知在姬家的身份绝对不低,如何不让人心惊?

    夏阳身后,段德和庞博都是脸色剧变,只有叶凡对自己这位大哥充满了信心,没有任何担忧。

    九头青蛟异兽咆哮连连,踏天奔腾而至,那辆通体金黄的古战车瑞彩万道,神霞缭绕,甚是不凡。而驾车的是一名中年修士,此人目光中充满了桀骜,刚刚说话的人也是他,在看到平静站立的夏阳,知道他就是杀害姬家族人的真凶之后,当即眼神一冷,一挥缰绳,九头青蛟发顿时出沉闷地咆哮,口鼻之中喷勃出妖气,就像九块巨石形成的磨盘,轰隆隆向夏阳碾压过去。

    “哎,此人得罪了姬家,只有死路一条,实在是不智啊!”

    “不错,他们身份尊贵,态度有些傲慢,行事肆无忌惮也是很平常的事。本来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但此人却丝毫没将他们放在眼里,一再狠下杀手,这下有理也变成了没理。而挑衅姬家,又岂会什么有好下场?即便他是中州来的高手,也必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甚至动辄更要失去生命。”

    有人叹息,为夏阳感到怜悯,也有人幸灾乐祸,惟恐天下不乱。

    夏阳却是平静至极,依旧风轻云淡地站立在那里,不闪不避,也没有任何退让之意。事实上,即便是有仙台境界以上的人物亲临,他也不会放在眼里,更遑论一个区区化龙境的修士,在没登上仙台之前,根本没有资格称之为大能。

    面对那九头青蛟蛮兽的冲撞碾压,夏阳轻哼一声,再次甩出一巴掌,只见光芒凝聚,又是一只巨大的手掌在虚空浮现,仙华流转,绚烂夺目,径自朝那架战车拍击过去。

    “轰!”

    一声巨响之后,在所有人无法置信的目光中,那架庞大而华丽的战车轰然止步,九头拉车的青蛟全部血肉爆裂,化作了肉泥,就和先前那些姬家的人一样,直接被夏阳一掌拍死!

    九头青蛟虽然全部身死,但战车和那驾车的修士却是毫发无伤,除了夏阳没有下死手的原因之外,很明显那战车的车神也是一件不凡的宝器。而那中年男子惊怒交加地望着夏阳,满脸都是错愕之色,似是不敢相信夏阳竟然还敢动手。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

    “他到底是谁?竟将姬家大人物拉车的异兽全都拍死了,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他这是摆明了不给姬家的面子,要和对方死磕到底啊!”

    围观的所有人都沸腾了,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难道他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成名?某些自命不凡的修士修行有成后,便会挑战成名人物,以期踏着他们一举成名天下知,这样的情况时长会发生。”

    “名利害死人,为了出名,挑战强者可以理解,但直接捋姬家这等势力的虎须就太不智了,即便有其他大势力看上他的实力,也不会冒着和姬家交恶的风险来庇护他。”

    “笑话!无惧姬家之威,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自身必然也是一位大人物!”

    “肯定如此,不是来历非凡,又岂敢和一个圣地抗衡,就不怕给自己和门派都带来灭顶之灾吗?”

    围观之人,不管是人族和妖族都议论纷纷,陆续赶来的另外四家圣地和古世家之人也没能避免。这一次妖帝墓开启,至宝出世,以及姬家族人被杀的种种消息,必将迅速传扬出去,在整个东荒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你是什么人?恃着实力高强,敢与我姬家为敌,难道你就不怕连累自己的亲人朋友,还有身后的门派吗?”或许是顾忌夏阳的力量,战车中的大人物终于开口出声,那是一个听上去极为苍老的声音,语中带有浓浓的威胁之意。

    “刚刚那些人对本座不敬,死有余辜。”夏阳面容平淡,静静说道:“本座看在虚空大帝的份上,不欲与你们这些后辈为难,刚刚已经手下留情,识趣的速速离去。若是还要纠缠,休怪本座不留情面!”

    “好大的口气,与我姬家为敌,还敢口出狂言,不杀你不足以维护姬家的威严,就让老夫送你上路吧!”听到夏阳的话,战车中的大人物也怒了,身躯化作虚影从战车中飘出来,身形极快,瞬间来到夏阳上方,大手直朝他的天灵盖拍落下来,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就这种德性还是大帝的后人,傻子都知道我大哥不好惹,还敢对他出手,这老头真是嫌自己命长,主动上去送死?”叶凡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那名姬家老者。

    “啊……”不过下一刻,那名老者却是当场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下来。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布满他的心间,让他感受到了此生从未体验过的大恐怖,仿佛不懂水性的人落入海中,四周尽是无边汪洋,连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生命终结,最后彻底死于非命。

    “天啊,发生了什么?”见到这一幕,众人不禁惊呼起来,不明所以。

    “我也不知道,只是好像和先前一样,那人就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姬家的大人物就已经死了。”

    “嘶!”

    看你一眼,你就死了……这样的手段令所有人都是震惊无比,忍不住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那莫非是什么神通,或者重宝?”许多人都心惊胆颤。

    “你……你……你竟然杀了他?”那位驾车的中年修士脸上尽是惊骇,死死地盯着夏阳:“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他疯狂地大叫几声之后,当即弃车逃离了此地,看样子是报信去了。

    夏阳并未阻止那人逃走,若是姬家还不肯善罢甘休的话,他说不得要大开杀戒,屠尽在场姬家之人了。

    眼见姬家的大人物身死,这下害怕的人更多了,姬家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们继续留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受到殃及。

    霎时间,很多人当即朝着四面八方逃去,想要离开此地。

    不过还没等他们飞离,这片妖帝墓冢的周围便传来了一阵奇异的波动,众人赫然发现前路被截断了,迷迷蒙蒙,看不到尽头,有阵阵诡异的雾气笼罩在前方。

    “暂时封闭废墟,任何人都不得离去!”有大人物在山川地脉上刻下无尽道纹,截断了前路。

    另一个方向,九头麒麟兽拉着一辆玉辇,腾云驾雾,神威滔天,阻断了东方。同一时间,其他的方位,也传来阵阵相似的喝声,几家圣地的大人物将废墟封锁,不准任何人离去。

    这片废墟顿时一阵喧嚣,众多修士。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不让我们离开?”

    许多散修心中不安,不知道是不是与姬家的人被杀有关。

    “东荒人族至宝一直没有显现,几位大人物慌了!”

    “没错,阻断去路,是怕人携宝而去。”

    有还不知道姬家出事的人替其他人解惑,同时他们也颇为担心,几位大人物显然对宝物是志在必得,如果不能够寻到那件至宝,真不知道要封锁到何时。

    不过很快,姬家大人物被一位神秘青年镇杀的事就传遍了整片废墟,甚至连那几位其他圣地的大人物,都收到了这个消息。

    “什么?姬家的那位……出事了?”

    “那人是中州来客?”

    “是因为姬家向人索宝,所以被人杀死?”

    “疑似是东荒人族至宝?”

    剩下的四大圣地强者惊愕万分。

    不过他们很快就相信了这一消息,毕竟刚刚他们也听到了有人杀死姬家族人之事,所以姬家老者才匆匆而去。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有人得到了东荒人族至宝,被姬家的人发现,这才遭到了灭口。

    “我就说,东荒人族的至宝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原来是已经有人得手。”

    四名圣地的大人物互相交流,他们并没有密语,根本无需掩饰。

    “荒塔当真已经有人得手?”

    “你没听说吗?连姬家的人都被杀了,应该是真的!”

    远处,众多修士震惊开口,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虎口中夺食。而更让人惊骇的,则是连姬家的大人物都已经为此丧命!

    许多大派的修士议论纷纷,谈论着至宝的事。

    “想不到,荒塔居然被中州的人得到了。”

    “据说,荒塔存在无尽岁月了,到底是从什么年代流传下来的,根本不得而知。”

    “相传与东荒同在,在这片浩瀚无垠的大地上刚有生灵时,荒塔就存在了。”

    “荒塔到底什么样子?”很多修士都不是很了解。

    “顾名思义,自然是塔身,九重荒塔具有浩瀚莫测的伟力,万古不朽,可镇压世间一切强者!”

    “有这么恐怖吗?”

    “纵然是你神威盖世,睥睨东荒,也挡不啄塔的镇压,不然怎么会被称为东荒人族至宝。”

    “自古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盖代强者饮恨在荒塔之下,没有什么人可以挡啄塔的镇压。”

    虚空中,四大圣地的大人物听到其他人的话语,也是面容凛然,其中一人冷哼一声:“我东荒的至宝,何时轮到中州之人来取,不管到底是谁,都休想带走荒塔!”

    “不错,纵然是中州的人,也无权到我东荒的地界上耀武扬威。”

    “走,咱们这就去会会那中州来人。”

    “等等,在这之前,先让姬家的人出去送信,他们这次死了一个长老,必然会发飙!”

    四人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当即便在拦截的阵势上撕开了一条口子,放姬家的人离去,同时也暗中传讯给后辈门人,让他们回去报信。接着才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

    “走走走,我们也跟上去看看。”见那几位大人物赶去,有人提议道。

    “不错,荒塔出世,虽然会掀起无尽的腥风血雨,但也是一锄缘,至宝的归属,可不是他们几家圣地就能决定的。”有人附和,冷笑连连。

    实际上他们很清楚,无论是几大圣地,还是那杀死姬家的神秘青年,都有轻易灭杀他们所有人的能力,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向来都是颠之不破的真理。至宝动人心,谁又不想浑水摸鱼呢?

    紧接着,无数道神芒冲天而起,纷纷朝着夏阳所在的方位而去。

    不过在看到那座山头上所站立的夏阳,还有他身后叶凡等人,灵墟洞天的掌门和诸多长老不禁面色齐齐大变,全都在心里狂呼起来:“竟然是他!”

    那位神秘强者在他们灵墟洞天呆了将近一年之久,而且在他身后的庞博,更是他们灵墟洞天重点培养的仙苗,他们又岂会不识?只是夏阳的身份在他们眼中一直都是一个谜团,没想到此人如此生猛,竟然斩杀了姬氏的族人!

    莫非,东荒人族的至宝,那座传说中的荒塔,真的落到了他的手上?灵墟洞天所有识得夏阳的高层,心脏都是重重地跳动起来。

    不过想到对方最先出现的地方,乃是那神秘莫测的荒古禁地,拥有此等实力倒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就是不知道,对方是否真是由中州而来?

    “阁下就是中州来的人?”

    “是你夺得了荒塔,击杀了姬家长老?”

    四大圣地的大人物联袂而来,齐齐凝视着夏阳,向他发出质问。

    更有一名男子目光冰冷,冷哼一声:“交出荒塔,留你全尸!”

    “本座并非中州之人,荒塔也没在我手上!”

    以夏阳的修为,又岂会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丝毫没有在意,摇了摇头,平静地望着诸人道:“你们要是现在离开的话,还可以活命,否则莫怪本座手下无情!”

    “阁下好大的口气!”摇光圣地中的一名老者眼神冰冷,紧盯着夏阳:“你以为随口一句话,我等就会相信于你?荒塔乃我东荒至宝,断不可能让你们中州得到,即便你实力超凡,也无法同时与我们东荒诸多圣地为敌!”

    “不错,你刚才杀死姬家的族人和长老,已经和一个圣地结成了死仇。此刻你若是再冥顽不灵,执意与我等为敌,届时天上地下,都将没有你的生路。”另一个圣地的长老沉声开口:“老夫奉劝你还是尽快交出至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两大圣地的大人物同时发声,试图用言语令眼前的青年知难而退,荒塔乃是东荒人族的至宝,实在太过重要,他们绝无放弃的道理。况且他们都是出自圣地,就算夏阳真是自中州而来,实力惊人,但强龙毕竟不压地头蛇,他们也断无退缩之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