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不自量力
    ,!

    “果然是主角!”夏阳心中感慨连连。

    什么是主角?

    纵观各个位面的天地主角,哪个不是人在家里坐,宝从天上来?

    这块绿铜无疑也是如此,没有付出任何代价,便直直地掉落在叶凡这个气运之子的脚边,正好让夏阳伸手接住。

    这块绿铜有着极大的来头,乃是成仙鼎的一块碎片,孕育着成仙的希望,当年羽化神朝护送的就是它!

    在北斗星域时,个别古籍中有记载,羽化神朝在二十几万年前时执天下牛耳,曾拥有一座绿鼎。

    而事实上,这座绿鼎的起源更早,是古天庭时期的秘器,为帝尊所造,依靠昆仑为核心的诸祖脉降临于多颗古星而孕养,与成仙契机有关,同荒塔、仙钟齐名。

    后来天庭崩溃瓦解,成仙鼎曾为不死天皇所掌,但却破损于神战,被羽化神朝运送至地球修复,但依旧尚有碎片留在北斗。

    那座仙鼎,可以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漫长的岁月,涉及了多少颗古星,从古天庭延续至今,仍旧没有结束。

    如今这块碎片,就掌握在夏阳的手中。

    这块绿铜看似乎普通,就像是一片废铜,但在夏阳的神念感知之下,却能清晰地感应到它是从某尊器皿上碎裂下来的残片,并且流传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韵味,给人以一种充满了无尽古朴,还有沧桑大气的感觉。

    “道纹?”夏阳若有所思,心中忽然生出了这么一个词汇。

    道纹,乃是古时大能们感悟天地自然,所悟得之后“摹刻”下来的东西,一如之前九龙拉棺的那副青铜巨棺中,就布满了无数神秘未知的道纹。

    道纹博大精深,涵盖的方面非常之广,有些深奥的道纹更拥有不可揣度的神异伟力,刻印下去后,能改变万物属性与结构,调节生机与死亡,甚至涉及时空的力量。

    还有些玄奥的道纹,一旦将其刻印在某种阵势之上,进行精密无误的排列后,如果再能为其提供强大的神力,便可以贯穿天地,横渡虚空。更有纷繁复杂的道纹,可以凝聚出强大的“天势”,具有难以想象的变化与力量!

    寻常修士,根本无法接触到这一领域,唯有实力达到一定境界后,才有资格涉及到道纹的研究。

    而在这块古朴的绿铜上,有着许许多多神秘的道纹,并且不是分布在表面,而是在断口处,密密麻麻,细纹密布,纷繁复杂,深奥莫测,虽然玄而又玄,但却充满了大道法则的韵味。

    神念覆盖手中绿铜,夏阳细细摩挲着,无数道纹便即浮现在了他的元神之中。

    眼中无穷神光闪烁,映入绿铜之中,上面断口处的纹路顿时变得生动起来,仿佛画面一样呈现在了他面前。三四个呼吸之后,夏阳已经将所有的道纹记录在了元神之中。

    一块小小的绿铜碎片,内部蕴含着上百道神痕,每一道神痕纹络,都是玄之又玄的法则与至理,构成了至高无上的——大道!

    “这样的法则和道理,即便是我,也感到晦涩难明,需要细细体悟方有所得。”夏阳回过神来,目光中充满了苍茫古老的韵味,似有无数星辰在他眼中生灭。

    随后,他不禁有些感慨起来,仅是一块碎片便已拥有上百条道纹,可想而知完整的成仙鼎,该是何等的强大!

    而且手握这块绿铜,看着里面的道纹,也让夏阳一下子就想起了《道经》中所记载的修器之术。

    依据《道经》所述,修士可以依法修炼出一种“器”,这种“器”若是足够强的话,甚至可以做到一器破万法!

    而强大的“器”,莫不是四大境界合一所成,也就是说想要得最强之器,苦海、命泉、神桥、彼岸,只祭炼一种“器”,而非四种。

    这就是所谓的“大器晚成”,一旦成功,就可以一器破万法,我花开后百花杀。

    在整片东荒大地,只有几部古经记载有这种四境界锤炼一“器”的深奥秘法,一般的修士根本没有机会触及。

    但是《道经》自然不在其列。

    不过普通的修士,大多都是将“道纹”祭成各种形状,如飞刀、匕首等,可以放出体外杀敌,比“道纹”更有效。

    也有些人会花费不少时间与心思,将原始的“道纹”祭成飞剑、小盾、神戟等,对敌时威力会高出不少。

    而一些不怕复杂与玄奥的盖代高手,则会反复锤炼道纹,将其祭炼成更加的复杂的“器”,可以发挥出更加强大的神秘力量。

    传说,极个别的修士以“道纹”祭炼成的“器”,到后期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在“器”的内部交织出道的轨迹,具有不可揣测的威力。

    当然,这种概率非常低,只有那些天赋异禀、极其强大的修士才可能会有这种际遇。

    夏阳十分清楚,遮天界诸多“器”之中,最为强大的“器”,莫过于“鼎”、“钟”、“塔”、“镜”等天生充满意境和道之韵律的器物,而成仙鼎、仙钟、荒塔、虚空镜,正是其中的代表!

    “这东西是一件至宝的碎片,也是属于你的机缘,拿去吧。”

    夏阳在将绿铜上的道纹记忆下来之后,便将它随手抛给了叶凡。

    “什么?至宝的碎片,什么至宝?”叶凡惊愕无比。

    一旁听到这话的无良道士段德也是震惊不已,拼命转动眼珠,想要看看叶凡手中的事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把它收到你的苦海里,运起苦海中的能量就知道了。”

    夏阳并没有过多的解释,成仙鼎的来历太大,现在不知道的话,对叶凡反而是一件好事。

    闻言,叶凡不由内心一喜,毕竟能让他大哥都称之为至宝的东西,不问也知道绝对是真正的宝物!

    紧接着,他连忙运转在灵墟洞天所学的玄法,指尖射出一缕缕金丝,冲向这块绿铜。

    然而,任他不断祭出金色苦海中的微薄神力,以及催动人仙武道中的气血,绿铜都没有丝毫变化,依然古朴无比,寂静无声,他并不知道要如何将绿铜块收入苦海之中。

    “将它放在你的怀中便是。”夏阳平静说道。

    叶凡对于夏阳的话自然信服,立刻就将铜块放入了怀中。

    “咝!”

    下一刻,叶凡猛地一惊,只感觉脐下突然一凉,然后便感到自己的苦海中像是多了什么东西。

    “这……”

    那块绿铜果然出现在他的苦海中,静静的沉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亘古如一的磐石,沉稳而又大气。

    两个拳头大的金色苦海,如灿灿明月悬在黑暗中,里面除了一页极其微小的金书外,此刻又多了一块古朴的绿铜,它居于中央,并且还将那页金书挤到了一边,直接占据了命泉的底部,威严不可侵犯。

    《道经》的金色纸张虽然神华道道,流转出星辰般的璀璨光芒,但是却难以撼动那绿铜分毫,只能被挤在泉眼的边缘地带。

    “这……这是怎么回事?大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叶凡心中非常震惊,仔细内视金色的苦海,发现古朴的绿铜上,赫然出现许多神秘的“神纹”。这块毫不起眼,不知其来历的铜块,竟然直接将神泉底部占领,享受着最好的待遇,将金色书页挤到一边。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会这么强大,比记载《道经》的书页还神奇?不愧是大哥口中的至宝!”叶凡又惊又喜。

    “难道那就是神秘的东荒人族至宝?”段德神色不断变化,心痒欲狂,恨不得立刻将其夺过来,据为己有。

    就在这时,两名衣着华丽地青年修士降落在他们身前,满脸傲然地指着夏阳,开口道:“你,刚刚交给那孝的是什么东西,识相的赶快拿来!”

    “滚。”夏阳一脸冷漠,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哼,不识抬举!不要以为你能杀了那些废物,就有本事能与我们作对。”其中一人冷笑道:“我们乃是东荒圣地姬家的人,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刚刚所得之物,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你以为抬出姬家的名号,就能吓到本座?”

    听到他的话,夏阳瞥了那人一眼,面无表情地道:“看在虚空大帝的份上,趁本座耐性还未耗尽,速速滚开!”

    “大胆,该对我们姬家不敬?”另一名青年脸色阴沉,死死地瞪着他,抬手就要朝他发起攻击。

    “找死!”夏阳闻言,当即冷哼一声,眼中一道金光闪过。

    二人看他如此态度,刚要含怒出手,接着便听见“砰砰”两道声音从自己的身上响起,随后两人的身体直接爆碎成血雾,死得毫无征兆,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远处见到这一幕的众多修士,尽皆心中骇然,那神秘青年的力量简直强得可怕,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只是用眼神,就杀死了一干修士,甚至连姬氏的人也不例外。

    “那……那人竟敢杀死姬氏的族人?”

    “敢杀姬家的人,姬氏又岂肯善罢甘休?他死定了……不管他是什么人,这下都死定了!”

    看到先前那一场景的人,全都忍不住惊呼起来。更有不少胆小的人,连忙飞离此地,生怕一会姬氏的人赶到,殃及他们这些无辜的池鱼。

    果然,很快就有数道神虹从天而降,全都眼神冰冷,充满杀机地看着夏阳:“就是你杀了我们姬家的人?”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段德虽然不能动弹,但刚才的一幕却是尽收眼底,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姬家在东荒是何等的存在,他是再清楚不过,那可是虚空大帝的后裔,得罪了姬家,任你上天入地,也只有死路一条!

    见夏阳没有说话,反而一脸云淡风轻,不以为意的样子,姬家几人怒火更炽,均是用一种看死人的表情看着他:“好大的胆子,竟在我们面前如此无礼,敢不敢报上名来?”

    “没想到虚空大帝的后人,竟然堕落至此,实在是见面不如闻名。”夏阳淡然开口,道:“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本座的名字,刚才那两个家伙对本座不敬,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们如果想替他们报仇,就先做好死亡的准备吧!”

    “你找死!”夏阳话音刚落,围观之人皆是震惊之极,姬家的人更是直接暴走,一齐朝他发动了攻击。

    “呵,不自量力。”夏阳眼神一冷,直接右手一扬,一巴掌拍了过去。

    “啪!”声音非常响亮,便如一道惊雷炸起,响彻四方,一只恐怖的巨掌在空中生出,空间碎裂,震出道道涟漪,强大的掌力便如飓风横扫而至。

    “啊……”

    在夏阳的大手之下,那几个姬家的高手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如先前两人一样,一声未吭,被直接拍成了一滩肉酱。

    “这……怎么可能?”

    “他是谁?姬家的高手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这是什么人,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东荒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个此等强者?”

    周围很多人都露出异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神秘青年,一巴掌拍死了姬家的众位强者,让人不得不吃惊。一来是心惊于他竟敢打杀姬家的人,二来也是在猜测他的身份。

    “东荒各大门派和圣地,我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也没听说过这么一位年轻强者。”一名见多识广之人惊声开口:“莫非并不是我们东荒的修士,是从中州来的?毕竟传闻中州的至宝也在妖帝墓中,难道是他们也得到了消息,专程赶来?”

    “听他自称本座,难道他竟是某位老古董,返老还童?”有人在暗自猜测。

    “看姬家的人会是什么反应吧,想必那位姬家的大能很快就会收到消息,马上就有好戏看了。”也有人早已看不惯姬家长期以来的横行霸道,幸灾乐祸的道。

    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没一会工夫,远方便传来了一股海啸般的恐怖波动。

    数十道神虹在前开道,九头形似麒麟般的荒古蛮兽拉着一辆神霞缭绕的玉辇,腾云驾雾,发出阵阵惊雷声响,快速冲来。

    “什么人如此大胆,敢杀我们姬家的人?”

    一道充满杀意的冰冷之音,滚滚如雷,从那辇车中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