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金页到手
    ,!

    “走,过去凑凑热闹。”

    夏阳提起叶凡,当即一步跨越虚空,来到了那片庞大的废墟深处。

    这是一片早已湮灭在时光中的古建筑群,从其密密麻麻,占据极其广阔的面积来看,可以想象到当年的规模。

    而最让人吃惊的是,这连绵无尽的古建筑群,竟然围在一座火山的周围,那里火光冲天,环形山口内竟然有滚滚岩浆在沸腾,不断沿着火山口向外涌动,将半边天空都烧红了。

    一座宏伟的古殿,在岩浆中震动,漂浮在虚空,它光灿灿,通体晶莹,一道道繁复玄奥的妖纹若隐若现,流淌着岁月的气息。

    夏阳自然知道,这里便是当年远古天庭的旧址,曾经的一代大帝——青帝之坟墓。当年青帝曾经想要在此重立神话时代的天庭,不过最后还是以失败为结尾,只留下了这片偌大的废墟。

    在无穷岁月以前,灵墟洞天同样属于这片废墟,被后人清理一番,便成为了一处洞天福地。可以说,灵墟洞天历史悠远,如果向上追溯,这片古地可延伸到荒古时代。

    原始的废墟极其庞大,似乎连绵无尽,灵墟洞天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在洞天之外,还有无比广大的地域没有被清理出来。

    在那片废墟上,古木参天,各种珍禽异兽时时出没,更生有很多珍稀的药草,每年灵墟洞天的长老都会带领弟子去那里历练,不仅是一种磨砺,还能增长这些弟子的见识。

    “隆隆隆!”

    火山摇动,宏伟的古殿镇压在火山口,耀眼的光芒照亮了这片古地,犹如白昼一般,甚至连天上的星辰都全部黯淡了下去,五色神光缭绕。

    “去吧,那里有属于你的机缘,自己小心行事!”夏阳将震惊的叶凡放在了一处安全之地,冲他嘱咐了一句。

    “有我的机缘?”叶凡愣了一下,正待要问什么,但下一刻,夏阳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虚空之中,夏阳静静而立,并没有急着出手。他此趟的目标,唯有那一页道经轮海卷的金页,至于其它宝物,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那古殿的门口,灵墟洞天来了将近二十位老人,在他们对面则是一群妖族,双方正在进行紧张的对峙,都是为了岩浆中的古殿而来。

    而那群妖族之中,一个两米高的大汉,双臂上覆盖满了鳞片,在岩浆的映照下,灿灿生辉。在他旁边还有一名少女,她没有双臂,只生有一对金色的羽翼,此外满头长发也如金丝一般,闪闪发光。

    与他们平起平坐的还有一条巨蛇,头上生角,腹下生有利爪,完全超出了蛇的范畴,已经算是传说中的蛟。

    诸多强者全都紧张的注视着火山口,那里岩浆沸腾,神辉闪烁的古殿沉沉浮浮,像是有时间的力量在流转,让人感觉到了一股荒古的气息。

    只是夏阳的神念,很快便在下面感应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庞博的。

    不知是剧情的惯性,还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他虽然没和叶凡一起,但还是出现了这里,并且才刚进入废墟,便碰到了一具具干尸,又有一团黑雾将他笼罩住,两团绿幽幽的光芒便进入了他的身体,夺舍了他的肉身。

    不过就在那幽光夺舍庞博的身体,跟着蓦地释放出一股狂风,打算飞离此地之时,虚空中突然传来了一股庞大的吸力,将其不由自主地拉扯到了天空之上。

    “什么人?”

    被附身的“庞博”只感到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牵扯着他,猛然一惊,双眸中顿时便散发出了慑人的神光,跟着口中大喝一声:“妖帝九斩灭形!”

    两道银色的眸光,所过之处虚空塌陷,试图要挣脱那股力道的束缚。

    只是这种程度的力量,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下一刻,他便已经发觉自己身处于高空之上,而在他面前,竟站立着一个无比年轻的青年男子。

    “你……你是什么人?”庞博目光中充满忌惮,死死地盯着眼前男子,声音无比低沉。

    青年自然是夏阳,他一把将庞博摄拿过来,然后平静开口:“离开他的身体。”

    “休想!”庞博森然一笑,眼中满是警惕,威胁道:“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具肉身,要是离开只有死路一条。不管你到底是谁,我劝你最好莫要轻举妄动,否则别怪我拉他一起陪葬!”

    他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男子的强大,毕竟能有实力将他强行抓过来,并且让他无法反抗的人,又岂是会普通人?

    “离开这具躯体!”夏阳负着手,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静静地道:“还有,只要你肯交出青帝古经,本座可以赐你一副新的肉身,令你重获新生。”

    “你想要我族圣经?”闻言,那俯身庞博的大妖霎时间惊怒交加,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男子为什么会知道他的身份,但却是忍不住怒极反笑:“就凭你也敢打圣经的主意,简直是不知死活!”

    身为青帝的十九世孙,如果不是他的实力还没恢复,对夏阳有所顾忌,光凭刚才那句话,便注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夏阳冷哼一声,也懒得与他啰嗦,五指伸出,往前一抓,便直接将两团幽光从庞博的身体里剥离出来。以他超越阳神境界的元神造诣,要做到这一点根本费不了什么力气。

    “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青帝古经,否则莫怪本座将你神魂俱灭!”夏阳握着那两团幽光,轻轻一捏,便让其融合在一起,变回了青莲的本相。昔年青帝为一株混沌青莲得道,此妖是他的十九世孙,灵魂本体自然也是青莲之相。

    “啊……”那名大妖本就是一道残魂,如今被打回原形,立刻就发出了一声惨叫,惊恐地望着夏阳,颤声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莫非是仙台之上的王者?”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本座的名字!”夏阳淡淡开口:“本座的条件依旧有效,只要你肯交出古经,本座便赐你一具身体,另外连带下面那颗妖帝之心也可给你。是生是死,一言可决。”

    “我祖之心?”

    听到夏阳的话,再感受到对方大手上传来的浓浓死亡威胁,那名大妖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咬着牙道:“好,只要你将先祖的心脏交给我,我便给你古经!”

    “一言为定。”夏阳微微点头,接着手上一挥,便将还未清醒过来的庞博送到了下方的一脸错愕的叶凡处。

    “咚咚咚!”

    很快又是接连三声闷响,间隔很短,火山口内岩浆汹涌,一道道炽烈的光芒冲上了高天,黑夜仿佛一下成了白昼。

    在这一刻,岩浆汩汩,自火山口流了出来,那座光灿灿的古殿直接浮了上来,透发出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

    灵墟洞天的掌门以及众多巨妖都向火山接近,逼近古殿,同时还不断进行着言语上的交锋,想要迫使对方离开。

    “咚……”

    古殿内不时发出沉闷的声响,纵然是几名大妖以及灵墟洞天的掌门等人,在如此近距离内也有些承受不住,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沸腾的岩浆,红的异常妖艳,不断向外涌出,如鲜红的血水一般,那座光灿灿的古殿缓缓升起,渐渐将要离脱离火山口。

    古殿上遍布妖文,果然如妖族所言,这里是妖族遗址。

    有大妖更是暴喝:“事实证明,这里正是我妖族大帝所留,你们还不离去。”

    “这里的确是妖族最后一代大帝所留,不过我更不能离开了这里有我人族重宝。”

    灵墟洞天掌门仔细观察了妖祖古殿之后十分激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妖族众人惊愕,有些更是向前逼近,要直接武力解决。

    不过灵墟洞天掌门丝毫没有退意,一步不退,完全无惧妖族中人。

    接着,众多大妖与以灵墟洞天掌门为首的人族交战在一起,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如今妖帝墓现,既然双方都不肯退去,口舌交锋自然变成了生死之争。

    “哧哧哧”!

    光华闪烁,各种武器吞吐神光,不断交击,出阵阵铿锵之音,妖族强者与人类修士挤在五色古殿前,战斗再次爆,谁都不想让对方捷足先登,都想第一个冲进去。

    宏伟的古殿前,光华耀眼,妖气冲天,双方打出了真火,这一次是生死之战,所有人都不留后手,妖帝之墓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

    炽烈的光芒在闪烁,天空都在颤栗,各种武器吞吐神光,纵横冲击,杀气贯冲霄汉,神力涌动,古殿前近乎沸腾了。

    只是转眼间,灵墟洞天便陨落了一名长老。

    而两名妖族之人同样被灵墟洞天掌门吸入了一座紫色铜炉中,当场炼化。

    一头阔口獠牙的人形凶兽,生有半尺多长的兽毛,看起来非常狰狞,当场将一名长老撕裂为两半,鲜血飞溅,碎尸坠落,惨不忍睹。

    旁边,一名灵墟洞天的长老祭出斩妖刃,将一头凶禽立劈为两半,数十米内都是寒光,斩妖刃光华四射,鲜血淋淋,横在空中,甚是血腥。

    一头闪电鸟冲天而上,探出金色的利爪,当场将一名长老祭出的神鼓抓裂,俯冲而至时更是带动来数百道雷电,密密麻麻,雷声阵阵,电光烁烁,像是一根根长达数十米的闪亮刀刃坠落了下来。

    “咔嚓”!

    灵墟洞天的那名长老驾驭神虹冲起,但依然无法避过,根本快不过数百道闪电,被电的浑身焦黑,颤抖了几下,坠落进火山口内,被汹涌的岩浆吞没。

    这场大战充满了血腥与杀戮,人类与妖族互有伤亡,全都在搏命,都想最先冲入妖帝坟冢中。

    古殿前的战斗越的激烈,殿门在不经意之中,已经被推开,而双方则在大殿门前激战,灵墟洞天的掌门还有两名大妖甚至都跨进去了一只脚。

    “杀!”

    “挡住他们!”

    就在这时,其他几位大妖全都出手,这里顿时妖气冲天,杀气直冲霄汉,妖力汹涌澎湃,如瀚海在起伏,惊涛千重,席卷高空。

    同一时间,灵墟洞天的四位太上长老也全都向前迈步,苦海内神力源泉沸腾,通体神光绚烂,照亮了整片天空,将冲击至近前的妖气全部绞散,四大强者同时出手。

    这里妖气纵横,神华冲天,几位大妖与人类强者大战连连,霞光四射,各种武器漫天飞舞,让夜空亮如白昼。

    神鼓、仙灯、铜炉、金剑、八卦镜、血刀、蛟鳞刃等,像是有生命一边,吞吐神光,挤在一起,不断碰撞,铿锵之音不绝于耳,每一次都是神力的较量,让天空都在轻颤。

    “轰!”

    随着最后一声剧震,一道道繁复玄奥的妖纹若隐若现,但已经不能禁锢古殿,任它浮起。

    妖帝之墓现世!

    妖族众人与灵墟洞天的一众强者立刻停止争斗,全都向着宏伟的古殿冲去,都想第一个打开殿门,进入里面,得到妖族大帝的传承与神藏。

    在这群最强只有道宫修为的修士之中,速度最快的,是那个一头金发的妖族少女,她双翼扇动,天空中像是有两道金色的闪电划过,第一个冲至古殿前,伸手向着紧闭的五色大门推去。

    “哧!”

    一片五色神光冲出,当场将她掀飞了出去。

    而后冲击过去的人,也纷纷被那神光扫飞。

    整座古殿由五色神玉祭炼而成,像是从荒古划破时空而来,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时间的沉淀,还有历史的气息。

    晶莹闪闪的古殿,在其根基处刻有不少古老的文字,龙形文字苍劲,凤形文字飞扬,玄龟形文字沉凝,麒麟形文字大气,如龙似凤,如龟似麟,铁钩银划,磅礴有力,正是荒古前的妖族帝文。

    这些文字具有神秘的力量,众人几次冲击,都被它们流转出的五色神光震飞,难以接近,不能推开古殿之门。

    “咚”!

    就在这时,殿宇中的沉闷声响再次出,远比先前更加猛烈和强劲。

    “噗!”

    灵墟洞天的两名长老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当场大口咳血,踉踉跄跄退了出来。而一条手臂粗的银色蜈蚣,则浑身龟裂,似白银浇铸而成的虫体,寸寸断裂,自古殿口坠落了下去。

    还有一头体似莽牛、生有狮子头、浑身密布青色鳞片的凶兽,高达十几米,像是小山一般冲上半空,但刚接近古殿就被沉闷的声响震动的大口喷血,一颗碎裂的心脏当场被咳了出来。

    “咚”、“咚”、“咚”……

    沉闷的声响不断响起,最开始冲进去的妖族众人以及灵墟洞天的强者全都椅着身体倒退了出来,皆七窍流血,身受重伤。

    实力稍弱的几人还有几头凶禽蛮兽,更是直接死在了里面,胸膛裂开,鲜血喷溅,未能退出古殿。

    宏伟的古殿在摇动,里面的人在激战,几名大妖在喝斥,灵墟洞天的掌门与太上长老也在长啸。

    “砰”!

    一道金光突然飞了出来。

    随即,一个个高手也冲了出来,去争夺那金光。

    这是一张金色的纸张,上面流转着无尽的神辉,绚烂夺目。

    “杀!谁敢阻挡,一律格杀勿论!”灵墟洞天的掌门疯狂了起来,大袖挥舞,有蒙蒙紫气弥漫而出,如怒海般汹涌澎湃。

    “这是我东荒人族的仙典,我们一定要收回,你们妖族还不快快退去!”灵墟太上长老也满目杀机。

    “绝不能让人族得到道经,拦住他们!”有大妖双眼红了,妖气阵阵。

    “杀!”

    一时之间,妖气纵横,神华冲天,一场旷世大战又要拉开序幕。

    “等了这么久,《道经》终于出世了么?”

    虚空中,夏阳双目绽放精光,当即隔空一抓,将那页金色纸张捏在了手中。

    名震东荒,传说中的仙典,令灵墟洞天的众多强者与妖族高手生死搏杀的《道经》,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带来的震撼,几乎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在一阵愣神之后,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认定是对方所做的手脚,不禁更加惨烈地厮杀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我祖当年所夺来的道经?”

    青帝十九世孙震惊不已,心中更是涌起了深深的恐惧,眼前之人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夏阳手握着金页,脸上则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页金色的纸张,甚至比起一般的金属还要沉重,上面密密麻麻,正反凉面足足刻下了上万个的古字,微小的几乎不可观看,每一个古字都像是一颗星辰在闪耀,绽放着璀璨神华,非常刺目。

    这便是《道经》的轮海卷,无上修行之法。其中记载了玄而又玄的修行法门,从修炼生命之轮与苦海开启,到贯通天地神桥,达至彼岸,进入身体内的下一个修炼秘境,全都有详细的讲解。

    可以说,这部《道经》便是对这个世界修炼体系最详细的讲述,而这一页轮海卷,则是此世基础法则的完整说明书。

    他心神一动,神念登时笼罩整页金书,那密密麻麻的小字,立刻便在他的元神中化为了一颗颗星辰,光芒大放。

    在这一刻,夏阳沉浸在了浩瀚的大道法则中,他面带欣喜,如痴如醉地吸收着种种知识。《道经》的轮海卷,四大境界,苦海、命泉、神桥、彼岸的秘密,很快便被他彻底洞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