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融合三书
    ,!

    听到夏阳毫不犹豫的拒绝,在劫忍不住遗憾一叹。

    的确,从来道不同,不相与谋,既然双方的所求不同,那也不便勉强。

    夏阳也并没有打算说服对方,虽然这个在劫乃是永恒国度的子民,脱离了天书记载的范畴,推算不到对方的具体跟脚,但据他猜测,对方很有可能乃是上一劫的幸存者。而他们那些人也真是够执着的,从上一劫找到现在,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千万年,依旧还不肯放弃。只可惜事与愿违,真正的永恒乐土根本就不存在,注定要让这些人失望了。

    在夏阳看来,永恒国度根本就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忘情弃爱,固然可以摆脱命运,但若是失去了人性,成为了一个只有理性的生命,就算让他成为大道之主,他也不会有半点媳。

    这也是他始终要保留自己人性一面的原因!

    只是在劫有些不解:“既然帝尊不是为了登上永恒国度,那不知道帝尊所为何来?”

    “本座不是命运,并没有掌握永恒国度之意,仅仅只是为了其中创造盘古族人的技术而来。”夏阳平静说道。

    “创造盘古族人的技术么?”在劫微微一愕,似是没有想到以对方超越盘古族人的修为实力,竟然还会想要得到这一技术。

    只是在沉吟了一下之后,他却是开口道:“帝尊想要创造盘古的技术并不是问题,只是如今想要再造盘古,已经不可能了。”

    “为何?”夏阳不禁皱眉。

    在劫静静开口:“因为创造盘古,需要以一种神血作为主材料,而那种神血,早在创造盘古一族之时就已经用尽,所以盘古族人的数量一直十分稀少。”

    “神血?”夏阳面有惊诧之色,沉声问道:“什么样的神血?”

    “我们也不知道那种神血的具体来历,只知道是上一劫的前人意料获得。”

    在劫道:“这么多年,我们也一直想查出神血的来源,只是时隔了这么久,始终没有线索。不过根据永恒国度中有限的资料记载,那种神血,似乎与一个‘巫’字有关!”

    “巫?”夏阳闻言,霎时间瞪大了眼睛!

    “不错,国度中与神血有关的记录,除了极少的描述之外,就只留下了一个‘巫’字。据后来的人推测,或许是在无数劫之前,有一个姓巫,或者名巫的神秘存在,在身殒之后所遗留。”在劫并没有任何隐瞒,径自将自己所知的种种悉数告知。

    而此刻在夏阳的心里面,却是猛地掀起了轩然大波,似乎一下就联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此世的人或许不知“巫”为何物,但他又岂有不知!

    巫,从“工”从“人”,“工”的上下两横分别代表天和地,中间的一竖,表示能上通天意,下达地旨,在加上“人”,就是通达天地,中合人意的意思。其中的“人”,不是孤立的人,是复数的“人”,是众人。所以自古以来,能与天地鬼神沟通的人,便称之为巫。

    当然,此巫非彼“巫”,纵观诸天万界之中,有能力通过血液衍生出盘古一族的“巫”,恐怕就唯有一个,那就是传说之中的巫族!

    盘古一族,乃是上一劫之人所创造出来的完美神灵,而根据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能力,除了巫族之外,恐怕不另作多想。而且最起码,也得是大巫,甚至是传说之中的祖巫这个级别,才能诞生出如此得天独厚的种族来。

    并且巫族原本就是由真正的盘古大神血脉所化,称之为盘古一族,倒也无比贴切!

    夏阳几乎是一瞬间,就对那种神血作出了自己的推断。很有可能是上一劫的人类,不知道从何处得到了巫族中的绝顶强者,至少也是大巫,乃至是祖巫的精血,再加上独有的技术,才创造出了这个世界不受命运掌控的盘古一族!

    另外,应该是他们所得到的精血并不多,所以创造出来的盘古族人数量极少,如今精血耗尽,无法再造,却也在情理之中。

    夏阳很快就释然了。巫族在这个位面并不存在,永恒国度之人一无所获再正常不过,而他可以穿梭诸天万界,要得到巫族精血的概率远比他们大得多,只要掌握了技术,到时候自然有希望将母亲和妹妹改造成盘古族人。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再度开口道:“没有神血也无妨,只要你们将创造盘古的技术交于本座即可,若需要什么条件,尽可开口。”

    在劫闻言虽然意外,但也没有多加犹豫,便给予了夏阳答复:“帝尊替苍生消灭了命运,已经是对我昆仑有恩,何况区区一技术,也算不得什么,又何需条件?帝尊且稍等片刻,三日之内,在劫必将帝尊想要的东西交于你。”

    “好,那就多谢了。”夏阳倒也没有与他客气,笑了笑又道:“你这弟子命中本有一段情缘,不过如今业已斩断,也算得上与你昆仑有缘,若她愿意的话,不妨渡她上去吧。”

    在劫哈哈一笑:“帝尊所言正是,银瓶本就与昆仑有关,否则我也不会收她为弟子,现在命运不存,自然无需再逆天改命。不过要登上昆仑,还需要她真正舍弃情爱方可,只要她领悟了这一点,就一定能进入永恒国度!”

    说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已经切断了和永恒心锁的联系。

    “师傅?”

    岳银瓶看着暗淡下来的永恒心锁,连忙大叫了几声,可惜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夏阳笑道:“不用叫了,刚刚你应该听到你师傅的话了吧,只要你肯舍弃情爱,自然可以在昆仑见到他。”

    岳银瓶一时有些难以置信,惊疑不定地盯着夏阳道:“听我师傅称前辈为无极帝尊,莫非前辈和他一样,也是一位仙人?而且比他还要厉害?”

    从刚刚对方镇压那些血神的手段来看,根本就和传说中的神仙已经没有什么两样!

    “你可以这样认为。”夏阳并未纠正她的说法。

    岳银瓶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默然了片刻之后,才坚定地道:“你们刚刚说什么舍弃情爱才能去昆仑,这话师傅先前就曾经跟我说过,但我早已经回答过他,我从未想过要去什么昆仑。除了我不知道昆仑到底是什么地方之外,我还要留在我爹身边,助他击退金国,光复大宋河山!”

    夏阳闻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面容平静地道:“岳姑娘,如果你是抱着这个念头的话,本座劝你还是放弃的好,因为你父亲以及岳家军的结局早已注定,在未来他会成为历史中的英雄人物,至于你所希望的事,本座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在历史上并不会发生。”

    “你知道我父亲的结局?”岳银瓶惊呼了一声之后,却也想起对方乃是仙人,拥有凡人所不能想象的神通,预知未来也是常理,连忙追问道:“无极帝尊,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爹和岳家军最后怎么样了?”

    夏阳考虑了一阵,方才开口道:“根据后世的史书记载,南宋绍兴十年,完颜兀术毁盟攻宋,你父岳飞挥师北伐,先后收复郑州、洛阳等地,又于郾城、颍昌大败金军,进军朱仙镇。然而宋高宗赵构,以及奸相秦桧一意求和,连下十二道金牌命你父退兵,岳飞被迫班师回朝。随后在宋金议和的过程中,你父遭秦桧,张俊等人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他谋反,与长子岳云和部将张宪同等人于风波亭被害。至于你岳银瓶,史书中并没有你的记载,这说明在历史上,你是消失的。”

    岳银瓶听完夏阳的话,脑海中顿时一片轰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见她神情剧变,心更是彻底乱了,口中喃喃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父兄一生精忠报国,为光复大宋河山奔波,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夏阳轻叹一声,安慰道:“你无须难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你爹虽然被奸佞小人害死,但很快就被赵构之子平反,改葬于西湖畔栖霞岭,追谥武穆,后又追谥忠武,封鄂王,更被后世之人尊为民族英雄!你父虽然冤死,但却令他青史留名,流芳百世。后世无数人纪念岳王爷,而秦桧则是被人做成一个下跪的铜像放在了你爹墓前,永世在你爹灵前忏悔。想来即便他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也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你不必太过伤心了,反而应该为你父感到骄傲才是。”

    听到这番话,岳银瓶的的脸色稍稍平复下来,但依旧皱着黛眉,紧咬银牙问道:“那我现在已经提前知道了结果,难道就不能改变吗?”

    夏阳摇了摇头:“改变历史,造成的后果就是历史混乱,以你的能力,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即便你做到了,亦要承受极重的因果,便是以本座之能,亦不愿轻易沾染。所以前往昆仑,才是你最应该选择的路。”

    岳银瓶沉默了好一阵,仍然态度不改,十分坚持道:“多谢帝尊好意,但银瓶依旧想试一试,我绝不能让我爹无辜惨死!”

    夏阳却也没想到她性格如此坚决,沉吟了一下,便点了点头:“你要尝试也可以,此去见你父最后一面,好好话别却也未尝不可。本座还是那句话,人生匆匆数十载,终有一日会尽归黄土,能青史上留名,你父也算是不枉此生。”

    他倒没有强行阻拦岳银瓶,毕竟她只是一介凡人,并没有干涉天道运转的能力,无论她打算做些什么,最后的结果也一定会回到原来的轨迹上。

    摆摆手,将她送回到下方的朱仙镇后,夏阳念头一动,天地人三书便浮现在了他的面前。如今僵约位面诸事已了,他已经准备开始进行自己计划的最后一步,那就是融合三书!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打算再做一件事,那就是度化被他镇压在掌中的血神。

    夏阳望着手中的那团血雾,自忖道:“你们如今化为恶灵,注定为天地所不容,下一站乃是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不过你们今日遇到本座,也算是一桩造化,在本座彻底融合三书之前,便将你们超度了吧!”

    本来以血神身上的滔天业力,是断然无法超度的,即便是地藏王亦无能为力,它们就算不入无间地狱,也会沉沦到地狱异世之中。不过夏阳在得到天地人三书之后,还从来没有正式使用过,此刻便打算要学一学地藏王慈悲济世的胸怀,给这些血神一个机会。

    随即,他将一点元神灵光融入人书之中,便直接先行催动了人书的力量!

    “本来战场之上,各为其主,只有立场之别,并无对错之分。然而尔等金兵受命死守朱仙镇,自甘化为血神,虽属大错,本该堕入无间地狱永世受苦,但也算得上其情可悯。何况天道至公,总给人留一线生机,本座今日在融合三书,掌控天道之前,便给你们一个机会,望你们来世多加行善积德,以弥补今日之罪孽,才不枉本座赐予你们一线生机。”

    自顾说完这段话,他面前的天地人三本奇书同时光芒大作,笼罩了他掌心中的血雾,将所有血神全部覆盖在内。受到三书力量的影响,那一团血雾再次分散开来,由一只只如飞鸟一样的血神,竟逐渐重新转化为了人类的灵魂。

    夏阳给他们的机会,就是以人书的力量,抽走了血神身上的业力,同时以天书和地书之力修改时间,让他们回到了血神咒法发动之前,刚刚自杀,还未化为血神时的状态。

    能做到这一点,也多亏了他们成为血神的实力并不久,不然除非是夏阳成功融合三书,掌控了天道,否则也不可能做到。

    很快,所有的血神便全部转化为了正常的魂魄,一众金兵的生魂排着标准的队列,齐齐在这虚空中对着夏阳拜了下去。

    “多谢帝尊垂怜,我等生生世世,都将感念帝尊之恩德!”

    夏阳丝毫没有在意,挥手之间便已经打开了地狱之门,对他们道:“来世好好做人,便是对本座最好的回报。好了,都投胎去吧!”

    一众金兵再次向他深深施了一礼,这才依次进入了地狱之门。

    做完这一切,下一刻,夏阳眼中精光一闪,便有一股混沌之力包裹住了他面前的天地人三书,然后开始相互融合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