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在劫
    ,!

    血神,乃是金国士兵自甘奉献全身精血,不惜死后堕入无间地狱,永不超生,以魂魄与狼魔签订下灵魂契约,再辅以血神邪咒炼制而成的灵体武器,专吃敌人魂魄。

    六个时辰,即十二小时之内,血神即便被消灭打散之后,要不了多久又会重新凝聚起来,可以说得上是不死不灭。但在十二小时之后,便会沉入无间地狱之中,永世受苦。

    面对这凶猛无比,杀人不眨眼的血神,岳家军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死伤大半,即使再义无反顾地扑上前去,也只是在做无谓的牺牲。

    半空中,箭头挥舞着自己的长刀,不断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弧线,斩向那漫天飞舞的血神,可那些血神基本无穷无尽,就算他靠着武者的气血之力逼退了一批,很快又会有一批新的血神扑上来,永不停歇。

    没多久,箭头就被从几只后面冲过来的血神抓住了手脚,而在空中的他无处借力,根本挣脱不了它们的束缚,只能硬扯着往更高的空中飞去。

    而岳银瓶此刻正在与完颜不破交战,根本无从救援,就在此时,所有人都听到了天空中传出了一声幽幽长叹,接着一只遮天巨手出现,而且还在不停的上涨,将整个朱仙镇上空的天际全部盖住,那些血神则是被尽数被笼罩在其中。

    见此异变,所有都呆愣在了当场,心中更是涌起了一股无边的恐怖之感!

    在这惊变之下,正与岳银瓶激战正酣,甚至一度占据上风的完颜不破,便在出神之际,被岳银瓶磕开了大刀,长枪直接贯胸而过。

    完颜不破也未想到事情会是这般结局,就在他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不断流逝之时,他还是凝聚起最后一点未散的真气,用尽余力斩了下去,不求伤敌,只求劈开岳银瓶脸上的面罩,一窥这位生平宿敌的真正面目。

    他最终还是成功了,岳银瓶脸上的面罩与头盔,被他一刀劈得四分五裂,三千青丝被劲风吹起,娇美的容颜无遮无拦的映入完颜不破的双眼之中。

    完颜不破双目圆睁!心中狂吼着:夜叉,夜叉,原来你竟然……这么美……

    “很好……能死在你夜叉的手中……我完颜不破……死而无憾!”完颜不破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的笑容,然后才缓缓倒在了地上。

    岳银瓶小口微张,惊愕之下,满脸的难以置信,似是不敢相信不可一世的金国大将完颜不破,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手中。这一刻,她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怅然。

    而那只遮天大手出现得突兀,消失得也快,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无踪,同时那漫天的血神,也是一扫而空,被那只大手尽数摄拿。

    片刻前,宋金双方还在进行惨烈的厮杀,而一个呼吸之后,敌人却是一扫而空,岳家军之人不由面面相觑,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骇之色!

    谁也忘不了刚刚那只遮天大手是何等的神威,只是一下,便将那些恐怖凶厉的血神尽数清空,连一只都没能剩下来。

    箭头充满震惊的落地之后,忙跑到岳银瓶身旁,关心道:“先锋,你没事吧?”

    “我没事。”岳银瓶摇了摇头,接着连忙抬头仰望天空,抱拳开口:“敢问是何方高人出手相救?我夜叉代岳家军,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不必客气,岳元帅为了天下百姓,身先士卒,死而后已,本座仰慕已久,区区小事,不值一提。”

    那个声音淡淡地道,话音落下,又接着说道:“夜叉先锋,本座尚有要事与你相商,请上来与我一见,如何?”

    “前辈有命,晚辈自当遵从。”岳银瓶点了点头,正要询问对方身在何处之时,便感到一股大力猛地托起了她的身体,将她带到了虚空之中。

    心惊之下,她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惊呼,便感到自己已经重新站定,而在她面前,竟然是一个看上去无比年轻,而穿着却无比怪异的年轻人。

    年轻人正是夏阳!刚刚也是他出手,替岳家军解决了血神。

    他之所以这样做,不为其他,只是为了让如今这个命运不存的时空,按照重组之后天书的记载进行下去。

    在原本的剧情中,来到八百年前的人是马小玲,而在他改变了剧情之后,马小玲不会出现,而就代表着岳家军会尽数死在血神的手中,全军覆没,或许连箭头和岳银瓶也不会例外。

    而马小玲不出现,盘古封印即使被冲破,盘古一族设在朱仙镇中天柱也一样会启动,无论是谁吃下瑶池仙桃,最终都会死在净化红尘之下。

    不过夏阳此次乃是为了永恒国度而来,而永恒国度的线索,就藏在岳银瓶手中的永恒心锁之中,所以他自然不会任由对方死在金国血神的手上。

    至于完颜不破,比起要成为一只僵尸而言,或许让他就此死在岳银瓶手上,也算是一个更好的归宿。

    “你……你就是……刚刚出手的那位前辈?”岳银瓶瞪大了眼睛,惊声问道。随着她四下张望,竟发现自己如今竟然置身在虚空之中。只是在她脚下,就仿佛有一块土地一样,可以支撑她的身体,不至于掉下去。

    “不错,正是本座。”夏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见她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神情,夏阳右手微微一张,便见他掌中漂浮着一团血雾,全部都是由血神组成。

    “这就是刚才的那些血神?”岳银瓶惊诧地问道。

    “没错,血神咒法是利用活人的生魂为代价,所炼制出来的灵体武器,用来攻击敌人虽然十分有效,不过它们的生命却十分短暂,最多到明天就会消失。而施咒者也会遭受天谴,死后会去到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而成为血神的人则会化为恶灵,在地狱异世受尽折磨!”

    夏阳简单地为她解释了一下。

    见识到他如此骇人听闻的手段,又听到他的话,岳银瓶倒也确定了他就是刚才出手救了岳家军的人,不由再次向他郑重致谢,然后才疑惑地问道:“不知前辈有何事要与晚辈相商?”

    夏阳微微一笑:“准确来说,本座并非是要找你,而是要找你那位师傅,不知你可有办法与他联络?”

    “找我师傅?”岳银瓶愣住了。

    而就在这时,她手中的永恒心锁突然发出一道耀眼光芒,一道无比空灵的声音顿时在虚空中响起:“无极帝尊,你终于来了!”

    “无极帝尊?是这个前辈的名字么?”岳银瓶内心震惊到了极点。

    而听到这个声音,夏阳却是笑了:“你便是在劫吧?没想到你竟然知道本座!”

    “自从帝尊跨越时空来到这里,我便知道你是为我,或者说了为了‘昆仑’而来。”在劫同样笑了起来。

    听见对方知道自己到来的目的,夏阳倒也并没有感到意外,淡淡一笑道:“你既然肯主动出现,那看来必不会让本座失望了。”

    “帝尊能消灭千万劫来无人能之对抗的命运,成为成功逆天改命之人,我又岂敢令帝尊失望。”在劫轻笑了一下,道:“帝尊愿意登上昆仑,乃是我昆仑之幸,何况以帝尊之能为,足以成为昆仑之主。”

    昆仑,乃是永恒国度的别称,不过夏阳却是摇了摇头:“成为昆仑之主,本座并没有兴趣,你们所向往的永恒乐土根本就不存在。须知天地尚不完美,何况是这片红尘?更遑论你们要舍弃情爱,这与本座所求之道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