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马灵儿
    ,!

    由不得明日不激动,毕竟命运乃是他们盘古一族最大的敌人。为了消灭对方,更是早在这一劫之初,就已经布下了捕捉命运的计划,为此甚至不惜牺牲全族!

    而这样一个与他们斗争了千万年的宿敌,如今竟然真的已经被人所灭,又如何能够让她不喜?

    明日又惊又喜地看着夏阳:“没想到原来不久之前,长老们忽然感应到地书异动竟是真的,真是天书易主所致!”

    惊叹了半晌之后,她才收敛了笑容,向夏阳问道:“既然如此,那夏先生这次通知我族,不知道有何要事?”

    明日这次来到人间,除了是要查证命运是否当真已经被人消灭,同时是受了长老所托,想要知道这个本不该在世间出现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因为夏阳的出现,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他们盘古族定下的计划,所进行的许多布置也已经被彻底打乱。如果不是对他的来历一无所知,又对他的实力有所忌惮,只怕早已出手制止他了。

    好在他们的布局虽然被夏阳搅得一团乱麻,但他们的最终目的,始终都是大敌命运,如今既然已被对方给收拾掉,也等于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总算是意外之喜。

    所以盘古族如今对夏阳并没有任何敌意可言,而对他在人间的行事,也基本采取了放任的态度,如果不是夏阳这次从人王伏羲那里取得了他们的联系方式,明日也不可能现身人间。

    夏阳平静开口:“本座打算集齐天地人三书,现在天书与人书尽在我手,唯剩你们盘古一族手中的地书。如今本座替你们解决了命运,地书已经于你们无用,便将它交给本座如何?作为交换,我会替你们解决女娲的事。另外你们盘古一族对永恒国度知晓多少,知不知道它如今究竟在哪个时空?”

    “你想要得到天地人三书,还有永恒国度?”

    听到他的话,明日刹那之间神色大变。

    要知道,这几样东西,全都是命运志在必得之物,也正是为了阻止它,他们盘古一族才走上了和命运对抗的道路。而眼前这个神秘人竟然也是为了相同的目的,这让明日在一瞬间就提高了警惕,更是将眼前的夏阳视作了第二个命运!

    看到她的表情,夏阳又岂会不知道她产生了误会。毕竟自己的意图和命运实在太过相似,只好耐心地开口道:“放心,本座集齐天地人三书,并非是要像命运那样主宰万物生灭。而寻找永恒国度,也不是要将它据为己有,只是为了从中得到一门技术。总而言之,本座和命运不同,你们不必担心我会对你们盘古族,还有天地苍生产生威胁!”

    明日在听完他的话后,脸上紧张的神情稍虞,不过她不敢肯定夏阳所说的就一定是真话,凝重地看了他几眼之后,才道:“好,夏先生的要求,我一定会如实向长老汇报。”

    “那就希望明日小姐下次带来的是好消息了。”夏阳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同时悄然在她元神上布下了一道追踪气息。

    他这次提前通知对方,已经是先礼后兵,如果盘古一族知情识趣的话倒也罢了,要是敢在背后耍什么花样,那到时候就莫要怪他不客气了。

    明日轻轻点头,不再多说,当即身形散发金光,最后化为一点金色光电,然后消失在了酒吧之中。

    远处的大咪见到这骇人的一幕,忍不住走了过来,震惊地道:“夏先生,那位小姐……她走了吗?”

    “嗯,她走了。”夏阳笑了笑道:“刚刚你看到的只是她的元神,看来盘古族还是有它的独到之处,呵呵,希望她不要让本座失望。”

    说完,他径自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

    是夜,嘉嘉大厦,况天佑家中。

    况复生从冰箱中拿出了一个口服液大小的瓶子,揭开盖子一饮而尽,然后才一屁股做在了沙发上,冲况国华笑道:“况大哥,没想到夏阳大哥研制的这血天使,真的可以让僵尸克制血瘾,以后我们再也不用喝那些又腥又臭的过期血,真是太好了!”

    “是啊。”况国华也十分感慨:“老实说,过期血的味道的确不怎么样,希望以后再也不用喝血了。”

    一旁的况天佑则是笑道:“爷爷,复生叔,你们放心吧,夏先生已经将血天使的制作方法教给了求叔,你们和莱利先生他们以后都不用再喝血了。”

    不过说完之后,他又直直地望着自己爷爷况国华道:“不过爷爷,今晚你还得再喝最后一次人血才行。”

    况国华嘴角扯了扯,然后将目光放到了桌上的一小袋血包之上。那里面装的是马小玲的血,听夏阳所说,只要喝了马小玲的血,就会让他记起前世的事,这也是化解马家诅咒的唯一方法。

    而同一时间,在马小玲的家中,何应求,还有马丹娜的魂魄,这两位南毛北马传人此时齐聚一堂。再加上马小玲本人,目光都是直直地集中在夏阳身上,马丹娜更是紧张地再三确认:“夏先生,真的确定不会有意外?”

    “放心吧,就算是马小姐真的失忆了,本座亦能唤醒她的记忆,区区忘情咒,算不上什么。”夏阳淡淡地道。

    在考虑了这么些日子之后,马小玲终于决定要解决马家的诅咒,是以他直接就安排况国华在今晚喝下马小玲的血,而马小玲这边则是让马灵儿的怨念苏醒,帮他们彻底解除这个诅咒。

    “放心吧姑婆,既然他说没问题,就肯定不会有事,不用替我担心。”马小玲现在对夏阳的本事也十分信服,只是口头上并不如其他人对他那般尊重而已。

    接着,她才转头对夏阳道:“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吧。”

    夏阳点点头,道:“安心吧,就当睡一觉好了。”

    说完,他直接拿起马家的失忆棒,催动了其中的忘情咒。

    失忆棒一时间光芒大盛,一股白光顿时笼罩了马小玲,随即没入了她的眉心。

    “走,出去吧,等她一觉睡醒,马灵儿自会醒来。”夏阳摆了摆手。

    ……

    次日清晨,马小玲房间内,床上的女人缓缓睁开双眼,坐起身来,只见入目全是一片极其陌生的场景。

    客厅之中,感应到她醒转过来的夏阳笑了笑,对其他人道:“马小玲已经醒了,大家进去看看她吧。另外国华兄,你准备好了吗?”

    沙发上,况国华沉默不语,昨晚喝下马小玲的血后,他已经彻底清楚了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

    事实上,他并不是回忆起了前世的记忆,而就像是将属于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强行塞进了他的脑海一样。虽然他现在知道了所有事情,但对于能否成功说服马灵儿,他实际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只是既然答应了此事,以他的性格,自然不会退缩,闻言也就默默地点了点头。

    很快,一群人就涌入了马小玲的房间,此时马小玲已经起身,正在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房间中的物品,见到一大群人进来,她不由冷冷地道:“你们是什么人?”

    “小玲,是我,珍珍啊,你不记得我们了吗?”王珍珍说着便打算走上去。

    何应求连忙拉住了她:“她现在是马灵儿,不是小玲,珍珍你小心一点。”

    果然,马灵儿一脸冷漠地摇了摇头:“不记得。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她便已经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况国华和况天佑两爷孙,霎时间目光一寒:“况中棠?你们两个……到底谁才是况中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