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说服
    ,!

    听到他丝毫不留情面的话,女娲沉默了下来,而将臣也同样没有说话。他知道夏阳的本意并不是要威胁她,只要女娲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他就不会出手。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过了好一阵之后,女娲才脸色难看地问道。

    “因为你没资格!”夏阳再次重复了刚才的话。

    他顿了顿,道:“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他的生命尽管来源于父母,但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即便是做父母的,也没有权利剥夺孩子的生命。而何况你创造了人类之后,有教导过他们一天么?生下孩子,却从不教导,最后孩子学坏了,你又嫌他不是好人,要杀了他,请问你凭什么,有你这么做母亲的吗?”

    女娲脸色难看至极,但她却找不到任何反驳夏阳的话。的确如对方所说,她只是创造了人类,但从未教育过人类一天,这一刻,她的心乱了。

    “咳咳……”感受到了女娲的难堪,将臣不由轻咳了两声,示意夏阳不要把话说得太重了。

    夏阳摇了摇头,像女娲这么偏激的人,有时候要给她下点猛药才行,他继续道:“我们人类有句俗语,叫做生而不养,不如鸟兽,养而不教,愧为父母。若说教化人类,人王伏羲比你做得更好,人类能有今时今日的局面,虽然不至于尽善尽美,但他绝对功不可没。而你昔日创造人类,也是奉了盘古旨意,你要灭世,问过人王和盘古的意思吗?恐怕你还不知道吧,盘古已经得知了你要灭世的举动,若你再执迷不悟下去,就算是将臣也保不住你。还有人王虽然在沉睡,但要是知道你想灭世,恐怕第一要出来找你拼命的人就是他。所以莫要以为本座阻止你,就是要与你为敌,本座这是在帮你。若真要与你为敌,恐怕还轮不到本座!”

    “什么?盘古已经知道了?”闻言,女娲神色顿时大变。

    要知道,她所做的灭世决定,乃是打算先斩后奏,并未知会过盘古。一旦盘古知道了此事,又否决她的决定的话,甚至很有可能剥夺她大地之母的身份!

    夏阳看了将臣一眼,心道你还不知道你身边就有一个盘古族人吧。不过他知道,将臣对于自己的身份并没有什么认同感,也绝不会听从盘古的命令行事,这个秘密,还是留待他日后自己去揭晓的好。

    他平静地道:“现在你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你的灭世计划注定不会成功,若是一意孤行下去,就只有形神俱灭一个结局!”

    听到这里,将臣的脸色也终于变了,连忙开口道:“夏先生,帮帮我们!”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知道了盘古为何物。虽然为了女娲,他敢与任何人为敌,但他的本意,仅仅只是要保护她。

    “放心,只要她肯主动放弃灭世,本座担保她不会有事。”

    说完,夏阳又转向女娲道:“如果说你是人类的母亲,那么人王便是人类的父亲,他对人类,还有对这个世界同样很失望,但是至少他曾做过无数的努力,直到元朝之后,才心灰意冷,选择了沉睡。不过他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毁灭这个世界,孩子长大了,自然有孩子自己的路要走,父母无法,也无需去干涉,人类的未来,何不交给人类自己来决定!”

    这一次,女娲并没有开口反驳,而是脸色一阵变幻。夏阳也知道,在自己,盘古,还有人王的三重震慑之下,她必然会重新考虑灭世之事。

    他淡淡地道:“女娲,你不妨真正的入世一次,试着真正去了解人类,人不仅仅只有自私、怨恨、嫉妒的一面,也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比如亲情、友情、爱情,只有当你成为人类之中的一员,才能真正了解人类。等你想通了之后,再来找本座,到时候我会帮你!”

    这一次,女娲沉默了许久,将臣见她一直没有说话,还以为她是脸面上过不去,便拍了拍她的肩膀,附到她耳边低声道:“走吧,是时候该回去了。”

    在他的搀扶下,女娲茫然地站起身来,向着外面走去。只是没走出几步,她突然转过身来,用一种低沉的语气道:“如果告诉你,灭世已成定局,连我自己都阻止不了,你有办法帮我吗?”

    将臣闻言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说?”

    “那是因为她受了命运的蛊惑,没有给自己和人类留后路,连她自己也无法阻止灭世。唯一阻止的办法,就是要消灭她的元神。”夏阳说出了一番让将臣勃然色变的话。

    “不行!不可以这样做!”将臣下意识地将她挡在了身后,一脸戒备地看着夏阳。

    “放心,本座既然说了可以帮她,自然不会让她去死。”夏阳摇着头道:“她只是将自己的肉身寄托在了陨石之中,以元神为引,让陨石撞击地球而已。最简单的方法,只要提前毁灭了陨石,便可自然化解,不过这样一来,你的肉身恐怕是保不住了。而另一种方法,就是你告诉本座陨石的方位,由本座先将你的肉身取出,再将其打碎即可。总之,办法有很多种,即便到了最坏的局面,就是你形神俱灭了,本座亦能为你重聚神魂,你安心就是!”

    粉碎真空的境界,就有为人重聚念头,收拾神魂之能,更不要说他早已超越了这一层次。

    “好,我知道了。”女娲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听到这里,她哪里还会不知道,自己的灭世之举无论如何都没有可能成功。

    而将臣在听到即便情况去到了最坏的地步,夏阳也有办法让女娲复活过来,终于彻底放心,向他郑重地道了一声谢,然后才带着女娲离开了fortitbar。

    “虽然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听懂,但看样子,你应该是说服女娲了。”

    等将臣和女娲离开之后,马叮当才松了一口气道。

    夏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淡然笑道:“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现在只是让女娲有了顾忌而已,未必是她心甘情愿的放弃。若要她自己主动放弃这个念头,还是要将臣那里努力才行。”

    马叮当闻言,神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黯淡,她自然听得懂夏阳的意思。

    夏阳也有些感慨,除了男女之间的感情之外,比起他们任何人而言,将臣都要比他们更像一个“人”,他身上的人性,甚至比夏阳自己都要强,这也是他能领悟出“爱”这一终极力量的原因。

    某种意义上来说,将臣也是一个值得夏阳学习的对象。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之后,他便站起身来,临走之前,倒也没有忘记对黑雨道:“这段时间你就留在这里吧,等女娲改变心意之后,我自会让她给你解脱。”

    说完,他便径自离开了fortitba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