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没资格
    ,!

    酒吧入口,只见一男一女,沿着楼梯缓缓走了下来。

    “女娲?”马叮当凝视着将臣身边的女人,口中呢喃了一声。

    如果不是夏阳说起,又有将臣在她身侧,恐怕没有人会想到,那个一脸冷傲孤高的女人,就是让将臣等待了千万年,传说中创造了人类的大地之母,女娲!

    而在看到女娲的那一刻,黑雨的目光中立刻就露出了深深的怨恨以及强烈的杀意,即便夏阳早已跟她说过要助她解脱,但她对女娲这个主人早已恨之入骨,又岂是那么容易克制?

    女娲先是环视了吧内之人一眼,便径自走到了黑雨面前,冷冷地道:“想杀我就动手吧!”

    黑雨双手握紧了拳头,尽管她知道自己不是女娲的对手,更别提还有将臣这位僵尸真祖在侧,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杀得她。但数千年来积压的怨恨,已经直接在她见到女娲的那一眼,轰然爆发。

    就在她中杀机一闪,打算不顾一切地出手之时,夏阳却是突然伸手在她肩头拍了一拍,示意她不要动手。

    同时将臣也是一把拉住了女娲的手臂,冲她摇了摇头。

    在这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下,马叮当却是不徐不疾,让大咪倒了两杯红酒,端到了女娲和黑雨面前,淡淡说道:“如果想喝酒的话,我可以请你们喝,但如果想打架,请到别处去。”

    黑雨在冷静下来后,倒也想起了夏阳在这之前跟她说过的那些话,沉默了一下,便一语不发地端起了那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见女娲没有动,马叮当笑道:“连酒也不肯喝,看来我们没机会做朋友,那或者就是敌人了。”

    女娲轻蔑一笑,充满了傲慢地道:“你们的敌人是你们自己。”

    马叮当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对将臣说道:“我能不能单独跟她聊几句?”

    “好!”将臣笑了笑,然后坐在了夏阳边上,对大咪说道:“麻烦给我一杯啤酒。”

    而马叮当和女娲,却是走到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坐下,两人对视了一阵之后,才由马叮当率先开口问道:“你有没有妈妈?”

    听到这句话,将臣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夏阳同样的嘴角一抿,马叮当就是马叮当,果然是个厉害的女人!

    女娲没有答话,或者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乃是天地灵气汇聚而生的神灵,并非如人类一样繁衍孕育而来。

    “对不起,我问得不好,重新问。”马叮当喝了一口酒,又问:“大地之母就是所有人的妈妈,为什么剩下孩子之后,却要亲手杀了他?”

    “你应该问那孩子做错了什么事,才会令妈妈要杀了他。”女娲面无表情地道;“其实要杀自己的亲生孩子,最痛心的是妈妈自己。”

    马叮当点了点头:“我知道,不过毕竟是亲生孩子,你连一次机会也不给他,似乎过分了一点吧。”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给他机会?”女娲目光转冷。

    “那也不差再多给一次机会,我想你也不会吃亏吧。”马叮当笑道。

    女娲嘴角动了动,定定地望着她:“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吗?”

    马叮当闻言微微一怔,脑袋中一下子便浮起了当初将臣告诉她,自己最爱的人是女娲时的种种情景,不置可否地道:“算有一点体会吧。”

    女娲摇了摇头:“我说的是真正的绝望,是经历了千世万世,由无数次失望累积成的真正绝望,当你体会过之后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不肯再给一次机会了。”

    “这样看起来,长命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马叮当挑了挑眉。

    “所以灭世,也算是一种慈悲。”女娲总结道。

    见无法在言语上辩论得过对方,马叮当并没有放弃,沉默了一下,又道:“你有没有试过爱上一个人,而且是死心塌地的那种?”然后没等女娲回答,她便自顾自地说道:“如果你试过,就会明白这个世界只要还有爱,就还有希望。”

    只是等她说完,看到女娲仍是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马叮当就知道自己这些话都是白说了,不由无奈一笑:“真希望你可以做一次人,可以真正的去感受爱和恨,我想到时也许会改变你的看法。”

    女娲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这场两个女人之间语言上的交锋,终究还是她胜利了,她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道:“如果你有机会做我,我想你也会坚持我的想法。”

    感受到她那种坚持,和势在必行的坚决,马叮当终于认真起来,双目凝重地看着她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乱来,因为我还不想这么短命。”

    女娲不屑一笑:“你还没有资格阻止我,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你一定会后悔!”

    看到她身上的偏执和傲慢,以及一种形近歇斯底里的疯狂,马叮当很是失望,传说中的大地之母,也不过如此。她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其实你只是个很可怜的女人。”

    而这句话,和马叮当话语中那股怜悯的意味,就像是一把利刃一样,刺中了女娲的心脏,她眼中不禁杀机一闪!

    将臣神情一变,连忙放下酒杯站了起来,倒是夏阳忽然“呵呵”一笑,突兀的笑声,蓦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女娲也同样被他笑声所引,转过头去,冷冷地开口道:“你笑什么?”

    “我和她一样,都在笑你可怜。”夏阳轻笑一声,毫不在意地道。

    “你说什么?”女娲面若寒霜,周身气机骤然一凝,一时间杀气大盛。

    “哼!”就在这时,夏阳口中猛地发出一声轻哼。

    而这道轻斥声,就像是一道惊雷般,在女娲的耳边炸响,令她瞬间面容大变,娇躯一颤,仿佛堕入了冰窖,遍体生寒。

    将臣眉头一皱,立即看向了夏阳,而他则是淡淡一笑,道:“放心,我只是让她好好说话,没想对她怎么样。”

    闻言,将臣神色倒是松懈了许多,连忙来到了女娲身边,扶住了她颤抖的身躯。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好半晌后,女娲才压下心头的恐惧,惊慌地望着他道。

    “将臣应该告诉过你我的身份吧。”夏阳平静说道。

    “不可能!无极大帝……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你不可能拥有比神还强的力量!”女娲一脸不可置信地惊呼。

    “这就是所谓神和人的区别!说起来,你们神也并未比人高贵到哪里去。你虽然身为大地之母,人类由你一手创造,但你的子女,却有超越你这位母亲的潜力,你又有什么资格灭世,决定人类的命运呢?”夏阳摇着头道。

    女娲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你说什么?我,我不相信!”

    夏阳嘴角一咧,笑了笑道:“这有什么不信的?你们这些神灵,虽然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也局限了你们的成长,几乎没有任何进步空间可言。而如本座一样的人类,可以一步一步通过修炼强大起来,拥有无限成长的可能,所以就算老板娘没有能力阻止你,本座却有!”

    “你要与我为敌?”女娲强压着震惊之意,死死地盯着他。

    “你还不够资格成为我的敌人。”夏阳摇了摇头,实话实说。“这个世界的生灵虽然由你所创,但却不属于你,你也没有资格去决定它的生灭。”

    女娲的面容阴沉无比,眼中满是对眼前此人的顾忌,但却依旧不肯示弱,强自说道:“不!这个世界既然由我所创,是否让它继续存在,自然该由我来决定。”

    “本座说你没资格,你就没有资格。”夏阳神色平静地道:“莫说是你,便是盘古,也没有资格决定左右这个世界的未来。你若是一意孤行,本座也可以保证,你一定会后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