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入世
    “就像以前那样。”

    女娲看着将臣,脑海中一下就浮现出了千万年前,对方一直默默跟随在他身后的美好感觉,脸上也终于露出了自她苏醒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说完,她转头看向红潮道:“红潮,我要借你的肉身一用。”

    红潮迟疑了一下道:“我怕主人离开五色精魂太久,会有损灵体。”

    “有将臣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女娲淡淡道。

    “是。”

    红潮知道主人的决定没人可以改变,当即应了一声,便将自己的元神收敛在了识海深处,交出了自己的身体控制权。

    而女娲的元神则是发出了朦朦的光芒,进入了红潮的肉身,光芒散去之后,红潮的外形已经变成女娲。

    “等等,我要先带你去个地方。”

    两人离开通天阁之后,将臣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对女娲道。

    “去哪儿?”女娲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时装店。”将臣轻笑一声。

    没错,他已经想到了女娲入世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带她去逛街,换一身符合这个时代的衣服。

    两个小时之后,将臣手中提着几个袋子,带着已经换上一身现代的连衣长裙,戴上了一身靓丽首饰的女娲从商场走出。

    “怎么样,喜不喜欢?”将臣笑着对女娲问道,就像一般的男人给自己女朋友买了新衣服,问她喜不喜欢一样。

    女娲或许是有些不习惯,一直整理着自己的新衣服,微微皱着眉头道:“你真的不觉得怪吗?”

    将臣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摇头道:“不会。不管你穿什么,我都觉得一样漂亮!你原来那身圣衣虽然也很好看,可都穿了千万年,早就是时候该换换了。”

    听到将臣发自内心的称赞,女娲闻言不由自主的笑了。只是她自己却并没有意识这种反应的涵义,也不明白为什么将臣称赞自己,就会有开心的感觉。

    “你似乎连人类虚伪恭维的陋习,也沾染了不少。”女娲虽然十分受用,但她本能并不想承认,径自向前走去。

    将臣失笑地摇了摇头,只好快步跟上,边走边说道:“有一点吧,要了解人,首先就要站在人的角度,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得到的经验,也是实话实说。”

    女娲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了一下,眼中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光芒。要了解人,就要站在人的角度,这个简单的道理,她似乎从未想到过。

    而且她突然发现,人类虽然由自己创造,但是她似乎,对这个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生物一点都不了解。

    将臣见此,略有深意的笑了笑,然后揽上了女娲的腰肢,道:“走吧!车在那边。”

    开着车,带着女娲行驶在公路上,将臣见她出神地看着道路两旁的种种景象,随口问道:“有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会变成这样?”

    女娲看了看将臣,不置可否地道:“变是自然的定律,问题是变好还是变坏。”

    将臣点点头,表示认同她这一观点,然后又问道:“那现在你眼中,觉得‘人’变得怎么样?”

    女娲面无表情地摇着头:“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连他们开不开心也不知道。”

    将臣笑了笑,道:“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找自己应该走的路,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终于会找到自己的目标。”

    十字路口,将臣突然停下了车,女娲不解的看向将臣,“你为什么要停车?”

    将臣指了指前方,理所当然的道:“看到那里没有,这是人类发明的红绿灯。绿灯表示车可以通过,行人不能走,红灯则代表着车要停,人可以通过。如果我不停车的话,就会撞死人。”

    女娲沉吟了一下,开口道:“为什么要制订出这种规则?是不是因为人走的时候不停车而撞死过人?为什么明知会撞死人也不停车?”

    说着她转头望着将臣,眼神微微收缩了一下,道:“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这个世界根本就不需要红绿灯?”

    将臣同样转过头去看着女娲,若有所思的道:“你的意思是,人根本就是在自寻烦恼?”

    女娲回过头,看着前方来来往往的人们,冷冷地道:“我发现现在的人根本就和红潮一样,他们充满了迷茫,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所以才需要红绿灯来告诉自己,该走,还是该停。”

    将臣知道女娲已经对人类有了偏见,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扭转过来的,不由有些无奈地道:“你不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太悲观了吗?”

    女娲微微挑了挑眉,平静地道:“你问我对现在的人有什么感觉,这就是我的感觉。对了,已经绿灯了。”

    将臣闻言,则是无奈一笑,继续开车向前。

    将车停在一座公园之后,两人来到了一片森林之中,而女娲在与其中花草树木交流了一番之后,女娲的脸色不禁难看到了极点。

    过了半晌,她才对将臣道:“我从没见过它们这么生气!”

    “谁?”将臣微微一愣。

    “花草树木,天风地海,它们都发出了愤怒的控诉。”女娲强抑着心中的愤怒,沉声道:“人是大自然所孕育的,他们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将臣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明白,人类要发展,破坏大自然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只是在女娲眼中,她根本不可能理会这些。

    所以他有些无可奈何地道:“他们开始知错,所以在保护生态环境方面,他们花了不少功夫。”

    “太晚了,它们已经开始报复了!”女娲失望地摇着头。

    “虽然是晚了点,不过最重要是有心去做。”将臣宽慰她道。

    “可惜这个世上的有心人太少了。”女娲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往公园外面走去。“走吧,带我去见见你那位朋友。”

    将臣抬头看了看某个方向:“好吧,我那位朋友这段时间都住在一个叫做嘉嘉大厦的地方,我们这就去见他。”

    将车开到嘉嘉大厦之后,将臣带着女娲敲响了夏阳的房门,只是并没有人开门。

    “他好像不在家。”将臣有些尴尬地摊了摊手,又道:“等等,我问问有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说完,他径自走到隔壁,按响了况天佑家的门铃。

    开门的人是况天佑,今天他在家休息,没有回警局上班,见门外站着一对陌生的男女,不由疑惑问道:“你们找谁?”

    将臣深深地看了这个和况国华长得一模一样的孙子一眼,道:“我们找夏阳,但他好像不在家,请问你知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找夏先生?”况天佑好奇地看他一眼,便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我也不知道,打电话帮你问问吧。”

    “谢谢。”将臣礼貌地点了点头。

    很快,电话接通之后,况天佑先是打了两声招呼,接着便抬头向将臣问道:“先生,夏先生问你叫什么名字。”

    “姜真祖。”将臣报上了自己在人类世界的名字。

    “哦,知道了。”况天佑又说了两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对将臣笑了笑道:“夏先生说他在一个叫fortitbar的地方,还说姜先生你应该知道那里,让你直接过去找他。”

    将臣闻言,先是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接着苦笑了一下:“好的,谢谢。”

    而在电话那头,fortitbar中,夏阳放下手机之后,抬头对坐在他旁边,依旧将全身包裹在一件黑纱当中的黑雨笑了笑道:“你主人和将臣正在过来的路上。”

    黑雨脸色一变,没有说话。

    而另一边,马叮当也只是眉头一动,抿了一口红酒,同样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黑雨的脸上忽然露出惊恐之色,坐在凳子上,身躯不停地发抖。

    “夏先生,她怎么了?”酒吧里唯一的侍应大咪见到她这个样子,不禁诧异地问道。

    “女娲来了。”

    夏阳平静一笑,目光转向了门口楼梯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