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天地岁月提前重生
    ,!

    奈何桥过去便是忘乡台,传说在这里,预备投胎转世的鬼魂只要喝下一碗忘魂汤,便会忘记生前所有记忆,忘却所有烦恼,以及爱恨情仇。

    如有刁钻狡猾,不肯喝的鬼魂,它的脚底下立刻就会出现钩刀绊住双脚,并有尖锐铜管刺穿喉咙,强迫性的灌下,没有任何鬼魂可以幸免。

    过了奈何桥后,毛小方指着前面一栋高楼道:“那里便是望乡楼,里面每个房间都有一座望乡台,新任孟婆金宝就在那里。你们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找她!”

    看着那栋现代化的高楼,夏阳略有几分怪异之感,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不过如今已经转为了现代化办公的地府,的确远远不是过去靠纸笔记录时的效率可以相比。

    听到“汤金宝”这三个字,马孝神情霎时间变得复杂万分,如今的他自然知道,汤金宝乃是自己的母亲。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接替孟婆职务的汤金宝,那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青春靓丽的女子。

    而汤金宝见到他们也十分惊讶,望着毛小方道:“地藏代理,你怎么来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没事,是他找你有事。”毛小方指了指后面的目光闪烁的马孝。

    马孝没有说话,而是发呆地看着汤金宝,如果夏阳没有骗她的话,对方就是自己的母亲了,只是那一声妈妈,他却怎么都喊不出口。

    夏阳同样没有说话,他这此下来地府,仅仅只是参观游览,他已经帮了马家很多,接下来的一切,都要靠马孝自己了。

    他开口道:“vincent,你自行去望乡台蓉记忆吧,本座就不陪你了。”

    “汤金宝,你也去一趟望乡台吧。”毛小方也开口道。接着阻止了面露惊愕,想要发问的汤金宝道:“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这是当年地藏王的安排,一切等蓉你生前的记忆再说。”

    说完,他带着两人来到了望乡楼的管理处,郑重地对那管理员说了一句:“我以地藏代理之权限,命你开启马孝和汤金宝的特殊档案。”

    管理员点点头,在面前电脑上操作一番之后,便起身带着他们各自前往了一个房间。

    毛小方先是安排了汤金宝,将她带到一个房间前:“你生前的一切记忆都在里面,进去吧。”

    汤金宝默默点头,走进了那间房门。所谓的望乡台,其实就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六角亭,当鬼魂走进亭中,生前的一切记忆就会自动涌入脑海,便像是重新经历了一回,许多自己已经遗忘的事,此时都会巨细无遗的回忆起来。

    马孝的身份乃是地府绝密,另有特殊安排,所以并不在此处,毛小方随后便将他带去了独属于地藏王的那间房。

    约摸两三个小时之后,马孝才重新从房间里出来,而此时的他整个人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气息变得深沉了许多。

    “怎么样?蓉了地藏王的记忆后有什么感觉,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夏阳笑着问道。

    “只有自卑。”马孝轻叹了一声:“我怕我学不了地藏王那种救世慈悲的胸襟。”

    夏阳摇摇头:“这你大可不必担心,你本来就是地藏王,无所谓学不学,这都是你的本性。”

    马孝沉默了一阵,才抬头问他:“那我若是开启了地藏密令,拿回了地藏王的法力与智慧,那到时我到底是马孝,还是地藏王?”

    “这个问题谁也说不清楚,不过不管马孝还是地藏王,都是你自己,无论谁主谁次,你们就是同一个人!”夏阳静静地道。

    这时,毛小方带着神情无比复杂的汤金宝再次现身了,感受到马孝身上那熟悉的气息,他态度更加恭敬地道:“地藏王,是否要开启地藏密令?”

    马孝看了汤金宝一眼,略作犹豫,神色便已变得坚定无比,背负起双手道:“开启吧。”

    “是。”毛小方点点头,当即捏起印诀,口中诵念着法咒,以地藏代理的身份,喝念一声道:“地藏代理官毛小方,请求开启地藏密令!”

    敕令生效,顿时虚空中就凭空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漩涡,而马孝则是毫不犹豫,直接就将手伸进了漩涡之中。

    而下一刻,却见马孝突然间如遭雷击一般,浑身开始不停颤抖,汤金宝不禁惊呼了一声,目光瞬间变得担忧起来。

    毛小方连忙安抚她道:“不用担心,地藏密令,本就是地藏王元神所化,现在只是跟马孝形神合一,完成之后,他不但可以恢复地藏王的所有记忆,更可以拥有地藏王的全部力量。”

    片刻之后,马孝已经彻底接收完地藏密令,只见他默默转过身来,看了夏阳一眼:“我们终于真正见面了!”

    “好,既然你已经彻底苏醒,本座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接下来马家的事就交给你自己去解决,本座这就告辞了。”

    夏阳轻笑一声,也没有打扰他和汤金宝相聚,留下一句话之后,便自返回了阳间。

    回到人间,马孝的家中一切正常,马大龙依旧处于沉睡,他二十几年没有睡过觉,这一觉短时间内肯定不会醒来。

    夏阳倒也没有任何担心,随手下了一个保护性质,等他醒来就会消散的封禁,便离开了马孝的家。

    不过就在他返回嘉嘉大厦的途中,突然在附近看到了一条灯火通明的宽阔巷子,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不由停下脚步,趋步走了进去。

    这条巷子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灯光,透发着一种十分梦幻的气息,而在巷子深处,坐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裙,连头上都包着黑色纱巾的诡异女人,正静静的翻着一本书。而她面前摆着一张桌子,上面还放着一颗水晶球,看上去就像是西方替人占卜的巫婆一样。

    夏阳一下子就想起了对方的身份,只是没想到在他消灭了命运之后,对方还会出现在这里。

    他饶有兴致地走进去,在她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淡淡一笑:“女娲座下的五色使者黑雨,什么时候也干起了替人算命的行当?而且你要替人算命,能不能专业一点,用这本早已不准确圣经密码有什么用?”

    黑裙女子闻言,浑身一颤,顿时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夏阳:“你是什么人?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身上有命运的气息,你见过她?”夏阳没有回答她的话,反问道。

    “命运?什么命运?”黑雨面露疑惑,不明所以。

    “看来你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和命运打过交道。”夏阳嘴角微翘,跟着说了一句:“皇极惊世书!”

    听到他的话,黑雨神色再次大变:“你怎么知道?”

    “果然如此。”夏阳一瞬间心中了然。

    在黑雨的身上,除了有着命运独有的气息之外,也让他想起了在原剧当中,对方曾经分别见过金未来、王珍珍、马小玲三人,意思是告诉她们要认命,还要懂得如何接受命运。这种口吻和命运的那一套,实在太过相似。

    “本座是什么人你迟早会知道,我猜你应该很久没有回去见过将臣了吧。”夏阳笑道:“本座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不过我想告诉你,以后不会再有命运存在,你那本圣经密码已经可以扔掉了!”

    说完,他才注视着黑雨,问道:“说说你在什么时候见过皇极惊世书吧。”

    黑雨难以置信地看着夏阳,不明白这个神秘人为什么会说出那样一番话来,但是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对方所说都是真的。而且在这神秘男子的问话中,还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威严感,所以她在神色一阵变幻之后,便沉声开口道:“很久之前,我曾经见到过一个人,是他将这本圣经密码交给我,告诉我密码中的一切将会逐一变成真实,并告诉我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要按照他的话去做。而你说的皇极惊世书,我的确见过,也是那人交给我,要我将它交给一个人!”

    “南方毛氏的何有求?”夏阳接着她的话说道。

    “你怎么知道?”黑雨登时满脸惊疑不定之色。

    夏阳轻笑一声,一切果然如他所料,确是黑雨以某种方式,将皇极惊世书交给了何有求,或是通过某种途径让何有求得到了它。而所谓的圣经密码,根本就是命运弄出来的产物。

    他摇了摇头道:“这一点你不用管,总之本座能告诉你的,就是天地岁月已经提前重生,你主人的灭世之举也不会成功,因为太多人会阻止她,本座亦是其中之一!”

    夏阳顿了顿,又道:“至于你,乃是女娲所创造,是世间怨恨的集合体,更被她赋予了监察怨恨的天职,本座目前虽然无法让你解脱,但这个问题等女娲苏醒过后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只要女娲解除了你们五色使的司职,你也就不必沉浸在怨恨之中,可以去人世间开展新的生活,一切重新开始,直到找到生存的意义!”

    “你说的……都是真的?”闻言,黑雨满脸震撼之色,怔怔地看着夏阳。

    “本座所言是真是假,稍后你自然会知。”夏阳说完站起身来,在临走前只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不管命运跟你说过什么,一切就此作罢,本座言尽于此,你自己好自为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